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倒薄呼唤政治改革/苏冀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4月15日 转载)
     中国应如何顺应世界潮流推进政治改革,尽快步入天下为公的现代政治文明。天下不为公,政治不文明,谁都不能担保自己哪天会不会向薄熙来一样,真的成为文革和封建政治余毒的殉葬品。
    
     围棋手筋中,有一杀着,叫“倒扑”,就是先故意扑弃一子,断对方咽喉处,待对方提该子时自紧一气,再将对方数子一下全部吃净。王立军私闯美国领事馆,实际上就是给薄熙来一个“倒扑”,等中央来拿证据,吃定薄谷。借助于互联网信息透明,一场赤膊上阵的政治裸斗,由此拉开了大幕。仅仅几天,扑朔迷离的高层政治,就令全世界眼花缭乱。 (博讯 boxun.com)

    
    虽然没有看见封建专制的刀光剑影,但是,饱受封建宫廷文化熏陶的国人,还是悟出许多政治玄机。最令人震撼的是,满世界的政治谣言,居然一个个变成了中央文件。经历过文化大革命洗礼的新一代政治权贵,台前幕后尽显老谋深算。
    
    中国的政治,应该就是这个样子吗?
    
    看看现代政治文明社会,设想一下,如果薄熙来、谷开来的故事发生在美国,会是什么结果,还是有点意思的。
    
    一、中央高层把赌注压在王立军和海外敌对势力的“谣言” 上
    
    由薄熙来一路亲手提拔的打黑英雄王立军,打到了其政治靠山头上,据说挨了薄熙来一个耳光,被骂成“一条狗”。结果,就如丧家之犬钻进美国领事馆,把薄熙来的黑材料,先向洋人曝了光。
    
    一向被中央高层视为海外反华势力的海外FLG网站,一下子变成了权威“谣言”发布机构,代替了人民日报。所有“谣言”,最后一一被人民日报原版刊出。这种默契,是前所未有的。
    
    显而易见,中央高层不但愿意相信丧家之犬和海外FLG网站的爆料,而且愿意把这些爆料作为罪证,置薄熙来于万劫不复之地。只要有利于政治裸斗,原来意识形态上的敌我,或者叛党叛国,都已经不重要了。
    
    且不谈这样压赌注的政治风险有多大,万一如美国打伊拉克情报失误怎么收场,就假定王立军和海外FLG网站的爆料全部是事实,事情发生在美国,会是怎样的呢?
    
    首先,任何政党,包括执政党,都不能干预司法。司法机关可以接受检察机关或者原告起诉,可以经过法庭判决是否需要拘禁,但是,所有司法决定,不是出于有罪假设,而是出于无罪假设,被告有权聘请律师,保护自己的合法权利。即使是辛普森那样的杀人嫌犯,最后结果也还是令全世界都瞠目结舌。
    
    如此说来,即便英国商人确定无疑是他杀,有证据是某人所杀,也不能断定某人就是凶手,更不能凭利害关系怀疑某人是嫌犯或者主谋同谋。法庭判决之前,任何人都没有权力把被告当杀人犯对待,因为现有证据最后很可能被法庭推翻。
    
    既然是刑事案件,由中央出面,全国上下搞成反腐败、反文革复辟、反分裂割据政治一样的政治斗争,岂不是杀鸡用牛刀?况且,这个鸡是不是该杀,还不清楚,怎么就可以由中央大动干戈、撤职惩办呢?
    
    二、薄熙来的政治“野心”会比奥巴马更大吗?
    
    一个人,如果有能力、有雄心大志为国家、为民族,或者为自己干一番大事,应该是非常难得的。因为干大事很不容易,非常辛苦,不是每个人都能干的。一个进取的社会,一定是鼓励人们干大事的社会,而不是阴盛阳衰,鼓励人们玩阴使邪苦心钻营的社会。
    
    
    批评薄熙来有政治野心的人们,有没有想过,薄熙来的政治野心比奥巴马还大吗?为什么奥巴马可以竞选美国总统,而薄熙来想进中央政治局常委,就不行呢?有什么值得非议的呢?
    
    问题就出在中国的执政党和中国社会政治还不够文明。党内和国家还不允许民主竞选领导人。谁想当领导人,谁就是想争上位、篡权,就必须被搞掉。
    
    去年下半年,本人曾发表文章《天下为公:辛亥革命后中国政治文明的潮流走向》。这篇文章指出,纵观辛亥革命一百年来,中华民族经历了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邓小平时代,政治文明破冰启航,曲折前进,逐步由封建政治向天下为公的现代政治文明过渡。百年间,中华民族为摆脱封建政治的影响,付出了沉重代价。今天,中华民族正在进入建设现代政治文明的历史新时期。展望未来百年,必是中华民族跨入现代政治文明的时代。作为衡量现代社会进步程度的标志之一,政治文明现代化,已经成为中国改革开放新的内容,成为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目标。天下为公,人民可以真正当家作主,享受民主自由的现代政治文明,中华民族不再为政治信仰而流血残杀,不再由于政见不同而遭受监禁迫害,不再无奈于执政集团世袭专制独裁而滋生的严重腐败,已是潮流所趋人心所向。
    
    在探讨中国的现代政治文明之路时,该文特别强调首先必须真正实行执政党内的民主。世界上无任何政党没有内部派系分歧。文明政党的统一和强大,不在于其政治打击束缚能力,而在于其纲领、政策、领导核心对党内外的吸引力和凝聚力。现代政治文明与封建政治的区别在于,处理党派内部分歧,不但要按照党章,而且要遵守法律,不能侵犯党员个人依法享有的政治权利。例如,2002年,加拿大自由党原党魁克里靖与马田两大派系一度尖锐对立。最后,按照党的章程,通过党内民主选举,确定了新的党魁。克里靖与马田,没有任何一方,指责对方分裂党或者反党;也没有任何一方,将对方赶下台后,限制对方的言论行动自由。相比之下,且不论孰是孰非,动用军队或专政工具,把昨天还是同志的党内政治对手,今天就打成所谓反动路线、反革命政变、反党集团、分裂分子、阶级敌人、专政对象,将一个又一个党和国家元勋、政治失势的高级核心领导人长期监禁或软禁等方式,确实很封建很黑暗,落后于现代政治文明,必须依法杜绝。
    
    把自己同志当成敌人对待的历史悲剧,如果还会重演,这样的执政党,一定是需要彻底改造的封建专制式的政治集团。
    
    三、中央集权的政治体制不需要改革吗?
    
    整掉薄熙来,一个更大的罪名是“西南王” ,搞地方割据,对抗中央。
    
    如果按照这个罪名,美国的五十个州长统统都得干掉。因为美国各州,不但有独立的立法、司法权,而且州长民选,不由中央任命,只对本州选民负责,州的财政、税务完全独立于联邦政府。各州的独立自主权,比起重庆,不知道要大多少倍。
    
    因此,如果参照美国体制,薄熙来作为地方官员,独立自主地发展重庆,不但不是错误,而且是代表中国三级政府体制改革的方向。如同《天下为公:辛亥革命后中国政治文明的潮流走向》一文所指出,稳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是一项重大的系统工程,需要精心研究,精心设计,精心实验,精心建设。探讨政治体制改革,过去,人们关注三权分立、党政分开、权力下放、多党制、普选、军队国家化等等,这些都是重要的。但更重要的是政府系统的三级分权体制改革。中央集权,剥夺地方自主管理权限,是封建社会的典型特征,从体制上来看,对地方是非常不公平的。在加拿大、美国等发达国家,天下为公,不为中央所有,政府系统均实行三级分权,而不是一切由中央集权。
    
    联邦、省(州)、市县三级政府各自依法享有不同层次的管理权限和管理内容;三级政府相对独立,政务员(议员)和公务员分离,三级政府议员(政务员)均由不同范围选区的选民选举产生,对自己的党派和选民负责,而不是由上级政府任命;三级政府均有不同税收权,用各自税收负担各自的政府运作和管理,处理不同层次的事务。同中国目前政府系统上下一贯,中央有多少部,省市有多少局,区县有多少科相比,三级政府分权体制,不但各层次权限分明,管理自主,而且不再有上下管理权限交叉,机构重叠,人员臃肿,在精简机构,提高效率方面,具有明显的优越性,值得很好的研究和借鉴。如果按照三级政府分权的方向,进行政府体制改革,中央政府将不再管理地方具体事务,而且只需要财政、人力资源、教育、国防、外交、医疗卫生、环境交通等主要部门。中央政府的大量日常事务,将下放给省市和地方,三分之二左右的部门将得到彻底精简。省、市以下政府机构在分权后,有些权力上交,有些权力下放,职能、人员也将大幅度精简,大大减少纳税人的负担。
    
    那种借整薄熙来整肃地方,“削藩”的思想,实际是中了封建中央集权思想的毒太深。建议国人还是少看一些封建社会宫廷争斗的电视剧,多看看现代文明社会是如何管理国家,处理和改革中央和地方关系的。
    
    四、到底是什么是“文革复辟”?
    
    整薄熙来最初的罪名是“文革复辟”,指的是薄熙来大搞唱红打黑等。
    
    说到文化大革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从总体上看,文革的错误,根本不在唱红,关键也不在于打倒一切,而在于无法无天,用阶级斗争的手段,残酷迫害许多无辜党员、干部和知识分子。文革的失败,关键也不在于天下大乱,而在于毛泽东没有找到人民民主管理国家的正确道路,没有在踢开了党委,罢免了所有腐败官僚之后,建立定期由人民民主选举国家公仆的法律制度,保证每“过七八年再来一次”(人民选举),彻底打破政府行政高官的铁饭碗和终身制。从一定意义上来说,文化大革命,是一次民主政治改革的半截子工程,是一次失败了的反对党内资产阶级化的极左尝试。
    
    把人民民主看做文革,或者把文革看作是人民民主,都是思想误区。拿反对文革复辟,来吓唬平民大众不要民主改革,是封建专制势力和既得利益集团释放的烟雾弹。
    
    在法律制度下,定期由人民民主选举各级政府官员,是根治和控制贪污腐败的最有效措施。本人坚定地认为,腐败是有执政周期、时间规律的。通常,根据民主国家的经验,一个执政集团上台,前三四年,还不会马上形成贪污腐败的上下人脉关系和权力条件。但是,是人就都有自己社会关系的。有了权力,有利可图,亲朋好友得到特殊照顾是人之常情,执政三四年后一定会形成利益圈子,进入腐败过程。一般在西方国家,进入第二个执政任期,许多官员就会越来越贪腐,越来越不得人心。所以,到第二任期结束,鲜有再连选连任的执政党,其道理就在人民不会再给他们腐败的权力条件和机会了。这就是民主政治文明抑制腐败的优越性所在。如果一个执政集团,连续执政十年以上的,要控制其腐败,除了人民选举换政府,官员全部换岗,恐怕连神仙也是没有办法的。靠执政党自己反腐败,自己刀削自己把,根本是没指望的。
    
    薄熙来搞的那些形式主义的东西,与文革的错误有本质不同,与人民民主政治更是相去甚远。所以,给薄熙来戴“文革复辟”高帽子的,手段倒满像文革复辟,实在是抬举了“重庆模式”。
    
    虽然有以上看法,但不等于本人赞成或支持薄熙来。薄熙来及家人,到底干了什么违法乱纪的事,真实情况本人始终看不清楚,身在海外瞎操心也没用,任由中央按党的家法和国法去折腾好了。整对了,薄熙来活该;整冤了,历史会还他清白,整他的人自会被刻在历史耻辱柱上。本人所真正关心的是,撕去了红色遮羞布,陷入政治裸斗格局,执政党应如何民主化,祖国应如何顺应世界潮流推进政治改革,尽快步入天下为公的现代政治文明。天下不为公,政治不文明,谁都不能担保自己哪天会不会向薄熙来一样,真的成为文革和封建政治余毒的殉葬品。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22041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何永全:中国政治改革有多少可能性
·北京观察:从清明节的诡异看中国的政治改革 (图)
·温家宝追求的是什么样的政治改革?/黄秀辉
·平反“六四”真诚忏悔 走出政治改革第一步/陈维健
·也谈中国政治改革
·吴敬琏:中国当务之急是推进政治改革
·温家宝总理推动政治改革已有重大成果/王会
·对“政治改革”与“革命”的探讨/凯雲
·对“政治改革”与“革命”的探讨/凯雲
·“茉莉花革命”说明了政治改革 “瘸腿效应”/朱浩阳
·中组部老干部崔武年:我对政治改革的十三点看法
·经济改革巨人与政治改革矮子张之洞 /史东
·薄熙来上位只能走政治改革之路/右志并
·薄熙来上位能否推动政治改革/右志并
·政治改革要在“党的领导下”进行——胡锦涛政权的“笼中民主化”/朱荣
·雷火丰:中共高层再度发出拒绝政治改革信号
·中国大陆的难局须以政治改革纾解/台湾《联合报》社论
·中国政治改革的核心问题/张雪忠
·中國形象與政治改革/邱立本
·政治改革呼声大 中共怎么办?(一) (图)
·政治改革呼声大,中共怎么办?(二) (图)
·陶铸之女陶斯亮:反腐败是政治改革的突破口
·俞可平:政治改革的合理路径
·“中国发展论坛2012” 政治改革紧迫是共识
·韩志国发最后一篇微博:没有政治改革就没有市场经济
·地方两会进行时 学界吁司法及政治改革
·香港新书预测习近平将启动政治改革 (图)
·柳传志:希望中国进一步经济改革、文化改革和政治改革 (图)
·国庆讲话 温家宝再提政治改革 (图)
·温家宝谈政治改革司法要独立
·政治改革要在[党的领导下]进行――胡锦涛政权的[笼中民主化]/朱荣
·中国民盟副主席张梅颖呼吁政治改革引关注 (图)
·胡锦涛讲话中关于改革开放和政治改革的内容
·温家宝访问马来西亚再提政治改革
·温家宝:中国有必要推动政治改革
·温家宝:中国需政治改革
·呼吁国家主席副主席胡锦涛习近平依邓小平理论设立政治改革特区
·《炎黄春秋》呼吁政治改革 挂出习近平父亲十年前题词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