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奚落嘲笑如何诋毁得了方励之与政治流亡人士/陈维健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4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四月六日早晨,中国民主运动的先驱、启蒙大师、天体物理学家方励之先生,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家中猝死。消息传出后,网上悼文如潮般地涌来,中共当局迅速封锁了这一消息。三天后,“人民日报”属下的“环球时报”才泡制出一篇社论:“顺历史而行,个人的力量才能激活”。以奚落嘲笑的口吻诋毁方励之与去国他乡的政治流亡人士:“他曾经是中国有名望的科学家,后来因从事政治对抗,受到美国驻华使馆的庇护。他于先后去美的政治对抗者,后来都一事无成,渐渐被中国社会遗忘。”并称“顺其势,个人力量才能激活,逆其行,个人的才干和生命只能空耗,最终被这个时代淹没”。 (博讯 boxun.com)

    “环球时报”这样的说法,是中共二十多年来第一次对海外政治异见人士作了另类解读。在他们看来,这些海外流亡的政治异见人士,如果不与中共作“政治对抗”,那么他的个人才干就会得到发挥,个人事业就会有所成就,不会空耗生命。首先,“环球时报”把追求民主的异见人士与中共的专制政治斗争,错看成了个人与政府的“政治对抗”,并庸俗实利地看待流亡人士的处境与成就。不错,如果从市侩的价值观来看,异见人士流亡在海外前前后后二十多年与在国内的同辈相比,既无显赫的头衔,也无豪宅华车,更无左抱右揽的美眉,大多没有混出个模样来。但是政治异见人士有着一套完全不同的价值标准。他们不以个人地位上、财富上的得失,作为衡量个人成就的标准。在他们看来,人不能没有良知而活着,人不能为了地位而无视正义,人不能为了财富而牺牲公平。虽然他们在海外生活得很辛苦,很艰难,但也很充实,因为他们有着一份坚持,有着一份追求,他们把实现中国的民主看成是自己的终身目标。为了这个目标二十多年来,他们不为有关方面发出的利诱所惑,也不为有关部门发出的威胁所动,即使他们被 剥夺了亲情,回国到父母病榻前,守一守孝,死后在墓前,烧一支香,但是他们还是忍住自己,不向政权低下头颅。更有老一辈的流亡人士,临终前渴望叶落归根,但当局开出条件时,他们毅然拒绝,宁愿客死他乡。这样一种“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品质、品行,是不顾廉耻,到处钻营,得一官半职而威风凛凛,捏几个大钱而得意洋洋的营营苟苟者所不能理解的。而同样被视作“政治对抗者”的达赖喇嘛、刘晓波,虽然一流亡,一坐牢,但他们获得诺贝尔和平奖那份被世界公认的荣耀,又岂是中共高官厚禄所谓事业有成者可以望其项背的。
    
    一个人的事业、功名有无成就,要看他是站在历史正确的一面,还是站在历史错误的一面。如果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为一个腐朽的、没落的、为民众所唾弃,所仇恨的政权服务,那么事业越是成功,对国家、对人民、对民族造成的危害就越大,最终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如果站在历史正确的一面,为现代文明,普世价值,为民众所渴望的公平正义,自由民主服务、贡献,即使事业还没有成功,但在事业的道路上已经在推动历史的进步,个人的功名也已在其中了。这个功名不是一时的得失,不是量化为多高的官衔,多少的钞票。他可以二袖清风,身无半职,但它的功名却与伟大的民主事业连在一起了,必定有一天,“在专制暴政的废墟上刻上他们的姓名和字样”(普希金诗“致恰达耶夫”)。民主代表了正确的一面,代表了历史的潮流,它是人类从几千年的毁灭与生存中,总结出来的历史经验。当你把个人的才干,投诸于民主自由时,你的事业便是千秋大业,你的功名便是万代功名。方励之在八十年代,在百废待兴的中国,以一个科学家的身份,看到中国的希望依然在于民主,他站在了历史的高度,成为当代中国的民主的先驱与启蒙大师。诗曰“赛先生、德先生、方先生”。这样的功名,对于一个自由知识份子夫复何求!
    “庄子,逍遥游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蜩与学鸠笑之曰:我决起而飞,抢榆枋而止,时则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适莽苍者,三餐而反,腹犹果然;适百里者,宿舂粮;适千里者,三月聚粮。之二虫又何知! ”而“环球时报”对方励之与民运人士的诋毁,一如蜩与学鸠之讥笑。“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这是历史给予的唯一答案。
    (此文献给所有坚持理念的海外政治流亡人士)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51935114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80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到胡耀邦墓祭奠为那般/陈维健
·揭毛批毛是改革不可跨越的前提/陈维健
·改革何不从中共分左右两党开始/陈维健
·平反“六四”真诚忏悔 走出政治改革第一步/陈维健
·胡锦涛“形左实右”路线导致了薄熙来事件/陈维健
·温家宝最后一课:薄熙来下台与恶法出台/陈维健
·陈维健:胡锦涛是制造西藏问题的罪恶魁首
·中共谈政改:“下面呢?下面没有了”/陈维健
·中共二代抢劫民财 土匪的儿子还是土匪/陈维健
·习近平访美 老调老规矩/陈维健
·朱虞夫:一首即兴诗 七年有期刑/陈维健
·乌坎的选举朱虞夫的诗----中国是时候了/陈维健
·“不合作”走出西藏的困境/陈维健
·“活埋”中共图穷匕首见/陈维健
·台湾大选吓煞共产党羡煞老百姓/陈维健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陈维健
·曙光在前头 / 陈维健
·乌坎村代表了中国民主的方向/陈维健
·金正日死、中共哀伤、人民欢庆/陈维健
·王立军拉响了中共爆炸的引擎/陈维健
·为西藏自由而燃烧的绛红色名单/ 陈维健
·中共九十周年“红歌”唱进中南海 / 陈维健
·智悲双运一肩负荷天下众生 --达赖喇嘛七十五岁生日敬献/陈维健
·陈维健:不能相信的罪恶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