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重庆与文革/李春光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4月05日 来稿)
     (本文作者为北京中央音乐学院退休教师)
    
     一 (博讯 boxun.com)

     温家宝总理以凝重语气告诫警惕文革遗毒,重提三十年前“历史决议”,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甚至轰动,立即成为头条新闻,其声响动静盖过叙利亚炮火。奇怪啊,文革不是早就被“彻底否定”了吗?这是1981“历史决议”郑重宣布的,凭藉着“普世价值”,早成了“普世共识”。而且,虽然共产党做“决议”乃自家事,但是,对这“彻底否定”,普世非共乃至反共人士也很拥护,众口一词,舆论一律,这种景象很新奇。以此观之,总理指示就缺少新意了,人们何以如此大惊小怪一惊一乍呢?这是一个谜。我猜,或许因为“彻底否定”这大题解得并不“彻底”?
    
    二
     2007年7月间,我曾列席一个“研讨会”。有位学者严密论证“彻底否定”,我临时请求发言获准。我意见是:
    
     第一,不赞成文革有所谓“大民主”。仅就亲身经历而论(未做专门研究,没资格侈谈“历史”,只能说点身边琐事),1969—1976间,我曾三度被拘,多遭谩骂凌辱拳打脚踢,略尝野蛮专制不讲理。说文革是“浩劫”,是“灾难”,我相信,因为我曾亲历。
    
     第二,但是,我不赞成“彻底否定”。理由:
    
     一,“彻底”一词有“文学气”。用之于诗词歌赋,政治鼓动,它很给力:“坚决彻底干净全部消灭一切反动派!”口号是可以这样喊的。
    
     然而,研究历史,讨论学术,这个词就要慎用。
    
     “彻底”,“底”在哪里?要有明确界定,否则将不知所云。
    
     毛主席喜欢引用《庄子》“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意在说明物质无限可分。无限——无“底”。他多次同物理学家饶有兴味地讨论这类问题。毛若在世,必不赞成“历史终结”论,这不合他的有限-无限观。他也不认为历史将“终结”于共产主义,他说:人类总得有所发现,有所发明,有所创造,有所前进。阶级、政党、国家都将消亡,不可能“万寿无疆”,然而,矛盾永远存在,斗争不会止息——它将“万世不竭”——无“底”。毛的意见对吗?
    
     二,这个口号很虚伪:否定文革,肯定反右(“历史决议”如是说),但是,若无反右,何来文革?显然,所谓“彻底”,提出之初就不彻底。“彻底”云云,实属假冒伪劣,不可信以为真。
    
     三,文革期间的一切事情都错了?都要“彻底否定”?赤脚医生,合作医疗,(学生)学工学农……都错了?医疗、教育……唯市场化方合普世精神?毛主张“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否则卫生部就改“城市老爷卫生部”,又说文化部改“帝王将相才子佳人部”,“中宣部是阎王殿,要打倒阎王解放小鬼”,教育主旨在于培养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不要追求高分,不要以偏题、怪题刁难学生,把学生当成敌人……这些都是胡说,没有一点道理?更有反对“官僚主义者阶级”,反“走资”,反贪腐,警惕“新生资产阶级的兴起”,警惕“官僚与资本的结合”,警惕“国内资产阶级和买办与跨国垄断资本的合流”,警惕“工人阶级和贫农下中农社会地位的急剧下落”…… ——这些,难道不是今天人们身历目睹的铁血事实?越来越多的人们正为毛的洞见所震撼、警醒!
    
     四,“彻底否定”不会止于文革,其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不可抗拒的、必然如此的逻辑发展,是否定一切:全盘否定毛,全盘否定中国共产党,全盘否定中国革命,全盘否定社会主义,甚至全盘否定中国历史:并不存在外国月亮是否比中国圆的问题——中国压根儿没有月亮,否则怎么会有文革浩劫?中国人如果想见月光,避免文革复归,唯一办法是努力争当多少年殖民地……
    
     当年批判“两个凡是”,现有新的“两个凡是”:凡是同毛、同共产党、同革命、同社会主义、同中国传统沾亲带故,必是坏的;凡是同美式“民主”“自由”能扯上点关系,定是真理——赶紧国际接轨。这类非历史之论能否成立?实践中将导向哪里?以此轻薄之态谈论“学术”,敢问其价值几何?
    
     然而,这新“凡是”在学界居然很是时髦。有人说,今日中国,已然“学之不学”。果真如此?
    
     忽然想起学界闻人辛子陵先生,他以党史权威、理论大腕名世,新著层出。若以一句话概述其要,那就是:“罪恶滔天”者,唯毛一人而已。只有一个王八蛋,其余都是好东西。把功劳归于一人,于史不合。把罪过归诸一人,就成了史学权威——煌煌烨烨,俨然“学之时者也”(引《孟子》,换一字。仿鲁迅释“圣之时者”为“时髦圣人”,那就是“时髦学者”——当今学术市场里高声叫卖推销其廉价货品的时尚小贩也)。
    
     然而,此类人物竟在学界享有盛誉。
    
     所谓“学之不学”,其无据乎?
    
    
    三
     很抱歉。说远了。本想讨论重庆问题。
    
     有人说,温家宝总理严厉批评重庆,首要原因就在重庆企图回归文 革。关于警惕文革遗毒,就在通告重庆问题时讲的。
    
     重庆是否企图回归文革,需要加以辨证。此题有讨论价值。
    
     一,所谓“回归文革”,能否不加分析即成毋庸置辩之罪?
    
     我无缘访渝,据媒体报道,那里近年来做了些“缩差共富”之事,诸如公租房,医疗、教育资源城乡一体化——并注意向农村倾斜……据我看,如果把这类事情称之为“回归文革”——“回归”到文革中那些不必、不该也很难否定的有正面价值的东西——并无不妥。那样做是无罪的。
    
     请允许我插叙一则二十三年前小故事:
    
     1989,“六四”之后,纽约,《纽约每日新闻》(New York Daily News)一位记者(绝非“左派”,但很正派)对我说:“共产党不懂宣传。他们并不是一件好事没做啊。七十年代,中国——主要是农村——婴儿死亡率大幅度下降,人口预期平均寿命大幅度上升,这降/升比率,在全世界发展中国家里名列前茅,举世瞩目——我是从联合国报告中读到的。这很了不起……”
    
     这次交谈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对于现在稍年轻的中国人,这恐怕是“新闻”甚至“奇闻”了吧。因为他们所知道的“历史”只有辛先生等苦心经营的“罪恶滔天”(据说又与时俱进升级换代成为“功劳未必盖世,罪恶岂止滔天”了)。
    
     有鉴于此,请允许我多说几句。
    
     就在七十年代(那时文革还没结束),世界银行和世界卫生组织曾把中国农村人民公社“合作医疗”称为“发展中国家解决卫生经费难题的唯一典范”。此非谣言——有案可查。
    
     何谓“合作医疗”?怎么来的?来自毛“(1965)6.26指示”,主要一句是: “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指示”要点:“告诉卫生部,卫生部的工作只给全国人口的百分之十五服务,而且这百分之十五中主要还是老爷。广大的农民得不到医疗,一无医,二无药。卫生部不是人民的卫生部,改成城市卫生部或老爷卫生部或城市老爷卫生部好了。……现在医院那套检查治疗方法,根本不适合农村。培养医生的方法也只是为了城市。可是中国有五亿多人是农民。脱离群众。工作中把大量的人力物力放在研究高难深的疾病上,所谓尖端。对于一些常见病多发病普遍存在的病,怎样预防,怎样改进治疗,不管,或放的力量很小。尖端的问题不是不要。只是应该放少量的人力物力。大量的人力物力应该放在群众最需要解决的问题上去。……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嘛。”)
    
     1968年,毛又批示推广湖北省长阳县乐园公社(“农村合作医疗制度”首创地)的“合作医疗”经验。
    
     此后,农村地区除有五十多万专业医生(大半来自“6.26指示”后由各大城市满腔热情奔赴农村的“下乡医疗队”),又逐渐有了数以百万计的不脱产的生产大队“赤脚医生”、生产队“卫生员”和农村“接生员”。至文革结束,中国人均寿命从1949年前的不到40岁,上升至65岁。
    
     世卫组织所谓“唯一典范”是怎样来的?就是这样来的。“罪恶”是怎样“滔天”的?就是这样“滔天”的。这是记录在案的历史事实,不是“文革毛‘左’”谣言。
    
     从1965到1981,时间过去了一十六年整,社会主义中国的公共卫生事业该有巨大进步了吧?赤脚医生至少该穿上草鞋了吧?(如果皮鞋太贵还穿不起的话。)很遗憾,没有。相反,这创造“唯一典范”——堪称世界奇迹、展示社会主义中国“软实力”、闪烁中华文明灿烂光辉的伟大群体,竟迅速从中国大地消踪无迹。既然庄严宣告“彻底否定”,其存在就成为非法,允许其继续存在就是犯罪——“文革复归”罪。是时也,城里“星级”病室-病院理所当然蓬勃兴起,城市老爷卫生部理所当然与时俱进,国际接轨,换代升级,大张旗鼓明目张胆阔步迈向城市老爷-贵族-富豪-大款-大腕-大师-巨星-名流-天王-土豪-黑帮-强盗-土匪-流氓-恶霸……卫生部了。农民患病怎么办?坐等升天。为什么?因为你是农民——你所代表的,乃是落后生产力。
    
     多亏老天有眼,近年这种状况有所改变。最重要原因之一是“三农”问题引起注意(始于2000年。在这件事上,知识界之良知者【其中或有用心险恶“文革毛‘左’”?】发挥了应有作用。其根本动因则来自亿万人们已经忍无可忍的巨大社会压力)。重庆所谓“城乡医疗资源一体化(并注意向农村倾斜)”,是这种变化中最为鲜明、突出、引人注目的表现之一,是对否定一切的合理再否定,对文革中应当肯定的积极因素的合理“回归”、承续和发展。然而,这竟成了弥天大罪!对此必须提高警惕!这齣荒诞剧是否荒得有些过分,诞得太过离奇?续演下去,能否仅仅止步于“荒诞”?——此岂毋庸疑虑者耶?
    
     恕我啰嗦,再说几句教育。近年有“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此事引起广泛关注。甚至引起日理万机总理注意,他动情地说:“‘钱学森之问’,对我们是个很大的刺痛,也是很大的鞭策。”然而,几年过去,但闻雷鸣,未见滴雨。大刺痛也罢,小刺痛也罢,转瞬事过境迁,天下复归太平。万千大、中、小学教师、学生、家长们依旧在教育改革伟大成果中痛苦煎熬度日如年。“小留学生”越来越多,年龄越来越小,主因就在这里。1994年夏,在一个“研讨会”上,于光远教授说:“教育制度若不改变,一百年后中国人就成‘劣等民族’”。我半开玩笑地批评他“散播盲目乐观情绪,麻痹人民大众——需要‘一百年’吗?你还要说‘以后’。”他说:“我是有意把时间说得长一点,那时我们都死了——‘眼不见心不烦’啊……” 十八年(将近“一百年”的五分之一)过去了,我们可曾看到一线曙光?所见者,唯每况愈下变本加厉而已。
    
     其实,“钱问”之“问”不是首次提出。也许“英雄之见”往往“略同”,毛也曾提出这个问题,表述生动、鲜明、深刻。时在六四-六五年间,文革浩劫前夜,“山雨欲来”“风乍起”。
    
     毛说:“不要把分数看重了”,“不要搞什么五分,……搞个三分、四分就行了”。“中国历史上凡是状元都没有真才实学,反倒连举人都考不取的人有真才实学。唐朝最伟大的两个诗人连举人也没考取。”“要把精力集中去培养、训练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就《红楼梦》出十道题,十题都答对了,没有创见,给六十分;十题中八题没有答,只答了两题,但是有创见,给九十分。反对注入式教学法,要提倡启发式。不要用怪题偏题刁难学生。不要把学生当成敌人。为什么不能开卷考试?考试要允许看书,允许交头接耳,不会答,照别人抄一遍也可以嘛。“要允许学生上课看小说,要允许学生上课打瞌睡。”为什么要“占星期日的晚上开会?”“ 回去以后你带头造反。星期天你不要回去,开会就是不去……什么制度不制度,管他那一套,就是不回去。你说:我就是破坏学校制度。有什么好怕的,最多就是开除。学校应该允许学生造反。回去带头造反!”……
    
     毛这些话同“钱学森之问”有没有一点关系?
    
     两年前,为写一篇短文,我曾从柯蒂斯音乐学院、朱丽亚音乐学院、新英格兰音乐学院、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加州理工大学、普林斯顿大学等七所学校的官方网页查阅其“办学宗旨”(mission),我注意到,其中出现频率很高的词有creative(创造[性])、discover (发现)、explore(探究)、ability(能力)、passion(激情)……自始至终未见高分-低分,也找不到“技术”“知识”之类词语。
    
     看来,毛的教育主张同美国最好大学的“办学宗旨”之间似乎通着一点气?
    
     重庆主张并施行“城乡教育资源一体化(特别注意向农村倾斜)”,错了吗?要说不足,我倒想说,重庆对毛的教育主张还认识不足,“回归”不够。
    
     人们有理由理直气壮地说:文革期间所办好事不能抹杀、抛弃、否定,应该好好继承、发展。毛对“走资”的警告不可忘记。——这当然不意味着企图“全面肯定”文革,企图否认、粉饰“灾难”“浩劫”。二者之间并无矛盾。这样做,不构成犯罪嫌疑。
    
     二,重庆什么事情扯得上回归浩劫?“缩差共富”?“国民共进”?“五个重庆”?还是“十大民生”?即使最有争议的“唱红打黑”,硬要扯上文革浩劫,亦无非欲加之罪,无限上纲,牵强附会(这件事需另文讨论)。这样干,有没有一点“浩劫”遗风?其实,所谓“彻底否定”,就其方法论而言,就无法洗白与浩劫中“打倒一切”的血亲关系。
    
     ……
    
    
    四
    
     信笔写来,杂乱无章,不知所云。不说了。
    
      此文因为一封致友人电子信而起。就从这信摘抄几句以为结束吧:
    
     “……2)你问‘挺薄’何人,我想,若指赞成所谓‘重庆模式’者,可以肯定是‘广大群众’。当然,前提是当初媒体所报属实。我至今相信至少基本属实,即有水分,也不会多,不会是‘注水猪肉’。‘新权威主义’学者萧功秦文可读(http://research.kdnet.net/library/content.php?id=251),他当然不赞成所谓‘新左派’ 。他说起初对重庆有疑,实地考察之后看法有变。怀疑者言,或较可信? 3)若问宫廷斗争中‘挺薄’者谁?薄有无阴谋、野心?他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那就一无所知了。——深宫密谋,吾辈何以知之?但是,即使薄罪大恶极,铁证如山,重庆那些好事也难否定——老百姓不会答应。如今朝廷之中,何人有胆、有能公然对抗亿万百姓? 4)至今所行,仍是宫廷政治,贵族政治,密谋政治,小人政治,不亦悲乎!‘政改’,‘政改’,何不就从这里改起?毛虽‘罪恶滔天’……但毛大概较少密谋,他一再反对在党内使用侦查手段大概是真的。他不屑于装模作样装腔作势,甚至不屑于掩饰其‘狂’-‘谬’,诸如我们就是秦始皇,超乎岂止百倍;核战死人过半还有多少亿,不怕!此事不由我们决定,人家要打,你怕有什么用?也许由此再造一个新世界,也很值得……即使信口狂言率性胡为之时,也坦荡轩昂,有气吞山河威武雄壮之概,根本不需要密谋-小伎俩。 5)政治改革当然迫在眉睫。问题在怎么改?(政-经-学)精英们鼓吹 “普世价值”,那当然主要就是美国价值。但是美国人(亨廷顿Huntington……)说,那是他们家独门绝技, 并不‘普世’, 你也想学?——这叫人想起赵太爷教导阿Q:‘你怎么会姓赵——你哪里配姓赵?’ 阿Q惭愧地用手摸着左颊,明智地尾随地保一声不吭退了出去,从此绝口不提是否姓赵,以免再取其辱丢人现眼。当世精英们不知变通,依旧喋喋,其智商较之阿Q真是‘王太太比玉太太’——还差了一点……”(3月19日,晨,6:52 发出)
    
     2012年4月4日
    
    (本文作者为北京中央音乐学院退休教师)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33085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解龙将军:毛泽东发动文革游街示众的个人原因考
·文革击毁了信仰、荣誉、标准
·重庆问题:“否定普世,必然文革”
·“要文革还是要腐败”是个十足的伪命题
·“重庆出事”无关文革,兼论所谓“中办录音文件”之伪
·“文革”中的薄家/彭劲秀
·北京观察:文革悲剧还有可能重新发生 (图)
·看山:“重庆出事”无关文革,兼论所谓“中办录音文件”之伪
·左派扬帆教授批判文革和极左张宏良
·北京观察:薄熙来倒下,“文革”能绝?
·薄熙来倒下,“文革”能绝?/鲁直人 (图)
·胡温对薄熙来的突然袭击是十足的文革手段/右志并
·春秋戈:关于文革期间的薄熙来,习近平
·文革中的造反与造反派/王在安
·“文革”时期也有潜规则/王彬彬
·我的文革印象/胡小能
·文革,一场远没有结束的革命/胡赛萌
·文革研究之一/造反有理
·上海新民晚报用文革手法挑动民众争斗,转移政府腐败
·曹思源:“文革”受害者反感重庆手段,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刻不容缓!
·王沪宁:着手政改,必须对“文革”有深刻反思
·温家宝忧“文革重演”是危言耸听?
·胡温专横拉开后文革整人的恶幕/右志并
·温家宝影射“文革”·薄熙来离职
·被逼出来的 温家宝为什么警示文革重演
·温家宝批薄熙来搞文革 十八大权力之争昭然若揭
·人大代表郭凤莲:希望文革那个时代再不要来了
·温家宝警告:没有政改,文革或重演 (图)
·温总话里有话:没有政改,文革可能重新发生
·温家宝:文革还有可能重新发生,否薄熙来/王宁
·温家宝:政治体制改革不成功 文革悲剧或重现
·薄熙来向记者引述诗句 网民查考乃是文革语言 (图)
·贺龙之女为洗不白之冤要求网络禁绝文革大字报 (图)
·江西当局“维稳特别优秀的干部可破格提拔” 网友:与民为敌 回到文革 (图)
·蚌埠李文革获释外访须获准 秦永敏分析“茉莉花”后政局
·蚌埠李文革被抄家拘捕 倪玉兰夫妇周四开庭
·蚌埠维权人士李文革被抄家带走
·极左派焚烧《南方周末》,学者指是文革复辟 (图)
·文革在山东机床附件厂的重演
·武汉经租房文革产2011年最后一天
·文革10年的成就空前绝后!
·资产阶级自由化——一个沿用至今的“文革”概念
·否定"文革"的摘桃派就是中共第三代领导人(一)/上海郑恩宠
·文革给我造成一生的惨痛/毋秀玲
·甘肃庆阳:重演“文革”闹剧——主管处长的舅舅秘密优先拿到国有资产?/肖石
·“文革”闹剧还在上演-甘肃庆阳大搞“人人过关”
·我从文革中得到什么?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