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占领(惠普)股东大会的艺术/赵京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3月28日 来稿)
    
    高中时读伏尼契的革命浪漫小说《牛虻》,没有完全理解,但打开了我心灵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主人公保尔以外的窗口。其实,牛虻这个词的英文gadfly被广泛理解为“对现存体制不断发起挑战、批判的个人”,来源于苏格拉底的人格典型。
     (博讯 boxun.com)

    占领华尔街运动从去年9月自发兴起,虽然在意料之中,也引起我们的关注,期待朝更广泛的社会运动发展。与1989年天安门运动和目前的阿拉伯之春一样,占领运动的实质就是在决定我们生活的公共空间确保我们的发言权,其中之一就是占领决定全球化走向的各大公司的股东大会。我因为无法亲自赴会,赶快与占领洛杉矶的人士联系,让他们去占领10月15日在洛杉矶举行的新闻集团股东大会。可惜,尽管有数百人(包括从英国飞来的议员)在会场外抗议,也可以用我的股东证明代表我“合法”入场,却没有一个“牛虻”直捣会场。看来,占领运动还需要技巧和艺术。
    
    我那时(10月10日)刚完成与HP惠普公司的第一轮对话,以后催促进一步深入[1],没有得到回复。今年3月6日在英特尔的外部人权专家会议上意外遇到对话时的惠普人权项目经理,就再次发电邮给惠普,收到惠普的投资关系主管的敷衍回答,说没有时间在人权问题上entertain(招待)我了。这样,唯一剩下的机会是在股东大会上与董事会的对话了。
    
    3月21日举行的惠普股东大会除了法定的3项公司提案外,只有一项来自股东的提案,提案者正是在2010年新闻集团股东大会上宣读我的人权提案的老朋友John Chevedden。他只有80股,几乎不够价值2000美元的提案标准,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牛虻”股东活动家。与我一样,Chevedden也没有钱专门为了宣读提案飞来出席股东大会,就请在硅谷本地的我代读。我很早赶到会场,向“老相识”副总裁兼副总律师Ritenour“报道”[2]。他很客气地解释说惠普并不拒绝和我交流,并把我引到会场的前排入座。
    
    我迅速浏览Rules of conduct会议行为规则,好笑不已,一看就知道是针对Chevedden和我设计的:”A proponent of the proposal will be given the opportunity to present the proposal. There will be no questions and answers during the presentation of the stockholder proposal.本会要表决一个股东提案,一个提案的支持者将有机会宣读提案,在提案宣读期间将不允许问答。”(这是因为我2009年占领谷歌股东大会的插曲[3]。)”There is a time of two minutes per stockholder during the question and answer session. In addition, there will be a limit of six minutes per general topic.问答期间一个股东只有两分钟时间,而且,每一个总题只有六分钟时间。” ”Inappropriate conduct: Conduct which is not in compliance with these rules or which is not appropriate, including derogatory reference to individuals or comments that are otherwise in bad taste, will not be permitted and may be a basis for removal from the meeting.不适当行为:不符合以上规则或不适当的行为、包括对个人的贬损或坏品味的评论,将不被容许并可以被驱逐出会场。”(这可能与我2008年在思科股东大会上的争执有关[4])
    
    Chevedden的提案内容本身已经火力十足,我只需读完提案就严厉谴责以Whitman为首的董事们了;否则,拥有30多万员工的惠普不至于在股东大会上这样如临大敌。我走到麦克风前,宣读要求公司管理层保持一定量股票的第4号提案,包括以下内容:“The Corporate Library, an independent research firm, rated our company "D," with "Very High Concern" in executive pay" and "High" in Governance Risk Assessment.(把我们公司评为“D”、管理层报酬“非常令人担忧”、公司治理风险“高”)”“Our named executive officers were given discretionary bonuses of $1.6 million.(管理层官员一律拿走1百60万美元奖金)”“The Economist, September 17, 2011 article titled, "The Doofus Factor" said the directors of HP, a stumbling Silicon Valley giant, were accused of serial ineptitude spanning the appointment and dismissal of Carly Fiorina, the firing of Mark Hurd, and the selection of Léo Apotheker.(董事会一系列无能的任命和解雇执行长的行为)”“Apparently HP hired Apotheker without his ever meeting the full board.(显然,惠普在所有董事并没有面谈前就任命了Apotheker)”“Our new CEO Margaret Whitman made a fortune by taking eBay public. But Ms. Whitman flagged badly as eBay grew into a mature business—as it became more like HP is now. She also failed when she tried to translate her corporate celebrity into a political career. She lost miserably despite spending $100 million of her own money.(新执行长Whitman靠eBay发财,但eBay与惠普一样,成为大企业后就不行了。Whitman也没法把她的企业成功转换成政治职业,她花掉了1亿美元个人资产还是失掉了州长选举。)”(这比以往的总统选举花费还多。读到这里,我停顿了一下,打量主席台上的Whitman。)“The corporate Library reported that Director Lawrence Babbio received 38% in negative votes. And directors Kennedy Thompson and Sari Baldauf each received 22% in negative votes.(董事Babbio得到38%、Thompson和Baldauf各得到22%的否决票。)”当我读这些事实时,会场鸦雀无声。我想到将来有一天,中国的民众也可以占领人民大会堂等公共空间宣读类似的提案。
    
    在问答期间,那个我很熟悉的白人老头第一个走到麦克风前咒骂Chevedden是个要搞垮美国公司、搞臭甲骨文执行长Ellison这样的富豪的活动分子。这真是难得的殊荣!虽然我不是富豪的敌人,但为这样的战友感到欣慰和自豪。我提出惠普的人权实践问题,指出虽然公司已经有不错的人权政策,但关键在于如何有独立的机构确认其执行。Whitman果然老练,以“惠普不能撤离中国”把议题转移了(我过去在eBay的股东大会上第一次见识过她的手法)。我指出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知道下一步只能向Chevedden那样,诉诸股东提案了。
    
    令人欣慰的事,Chevedden的提案竟然得到24.4%的股东赞成。当代美国的股东毕竟比古代雅典公民更懂得自己的权利,我们的“企业治理”事业毕竟比被雅典法庭毒害的苏格拉底和被美国法庭判处22年监禁的伯克曼有较光明的前途。
    
    [赵京,2012年3月21-28日,中日美比较政策研究所]
    
    --------------------------------------------------------
    
    [1]赵京:“推动惠普公司的人权政策改变的第一步”http://cpri.tripod.com/cpr2011/hp111010.pdf
    
    [2]赵京:“惠普HP公司面对人权提案的黔驴之计”http://cpri.tripod.com/cpr2010/hp.pdf
    
    [3] 赵京:“专横卑鄙的Google(谷歌)2009年股东大会”http://cpri.tripod.com/cpr2009/google-c.html
    
    [4] 赵京:“Cisco思科公司股东大会关注中国人权”http://cpri.tripod.com/cpr2008/cisco.pdf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31102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综合灾难后仙台法庭对日本企业不当行为的判决/赵京
·足球比赛的政治经济学/赵京
·参加硅谷人权会议后记/赵京
·日本政府的信用等级/赵京
·简评美国新的国防战略指导/赵京
·随感:日本帝国海军最后的大将井上成美/赵京
·鲍敬言语录/赵京
·支持巴勒斯坦的联合国成员国地位/赵京
·济州岛会成为第二个冲绳吗?/赵京
·国家权力的统治现实与无政府主义的乌托邦/赵京
·什么是所有权/赵京
·当代人类学的力作:山地东南亚的安那祺史观 /赵京
·被我不幸而言中的新闻集团的企业病 /赵京
·《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的方法论局限/赵京
·莎士比亚剧作的人性描写/赵京
·安那祺主义社会革命从西班牙内战悲剧中的教训/赵京
·陈独秀:问题、思想以及“复兴”的可能/赵京
·美国政治的安那祺主义传统/赵京
·安那祺主义者袁振英对创立中国共产党的独特贡献/赵京
·回忆1980年的清华学生会选举/赵京
·中国无政府主义资料(赵京编)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