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5283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锦涛出访归来 到机场迎接他的是令计划还是周永康/昭明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3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兼答官场观察工作室的立场问题

    
     官场观察工作室 昭明 (博讯 boxun.com)

    
    2012年3月26日至27日的首尔核安全峰会,胡锦涛不得不去,因为要会见美国总统奥巴马,事关朝鲜半岛核安全。但是在过去一周里中国传闻政变,各种消息满天飞,以胡派释放的不实消息居多,颠倒黑白,混淆视听,大有炸平首都北京,停止地球运转之趋势。问题在于胡锦涛为期8天的韩国、印度、柬埔寨亚洲三国之行后,回到首都北京机场,迎接他的会是谁,是他的亲信中办主任令计划,还是政变传闻中他的死敌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
    
    在回答这一问题之前,先来解决另一个问题,那就是有关官场观察工作室的“立场”问题。因为关心此问题的读者较多,有说官场观察是胡派的,有说官场观察是江派的,有说官场观察是先胡派后江派,有说官场观察对两派都失望了的,有说官场观察“很有立场,但是否站对了,就只有天知道”,总之什么都有,看来对于“立场”这一问题到了有必要作一下澄清的时候了。不澄清,就要产生思想混乱。
    
    首先,官场观察根本就没有“立场”,所以在当初用的就是“观察”二字,所谓“观察”就是旁观者的意思,即不是胡派,也不是江派,什么立场也没有,只是忠实地将幕后发生的事、双方极力掩盖的事披露出来,变政治暗箱操作为透明,仅此而已。当然,有人会说,没立场本身就是立场。
    
    其次,官场观察虽然没有立场,但是有原则,有原则就必然有信仰。官场观察相信,宇宙万物运行都可以用数学来表达,方程式左边要等于右边。然而,在任何数学系统中,只要其能包含整数的算术,这个系统的相容性就不可能通过几个基础学派所采用的逻辑原理建立。简单地说,就是在任何系统中,总有些真理是游离于逻辑之外的。因变量足够多,当方程式失衡时,官场观察的功用就是去寻找游离于逻辑之外的真理,努力使系统恢复均衡。站在中共党内权争层面来解释,就是当江派强于胡派时,官场观察就要给江派降温,所以看起来是站在方程式右边胡派的立场;然而事物不是一成不变的,当胡派强于江派时 ,官场观察就又要给胡派降温,所以官场观察看起来就好像是变换了立场,似乎又是倾向于方程式左边江派。总之,为了维护系统均衡而去寻找游离于逻辑之外的真理,才是官场观察的任务,所谓“立场”问题,根本就不在官场观察考虑的范围内。
    
    第三,站在思维意识形态的层面看,官场观察认可毛泽东思想的三分之一弱。毛泽东思想,就是斗争的哲学。老毛认为,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而官场观察,不敢与天斗,不敢与地斗,只认可与人斗,但谈不上其乐无穷。党内胡、江 两派大搞权力斗争,官场观察没有理由反对。但斗争要有个斗争的章法,不能失了规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否则就总会有人企图借助外来变量,试图打破系统平衡,引狼入室,勾结外国敌对势力插手党内斗争,造成系统之分裂、中共党之分裂、国家之分裂。总之,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要阳谋,不要阴谋;要实事求是,不要嫁祸于人,更不要借刀杀人。一句话,官场观察注重的不是政治权力斗争中的哪一方获胜,而是关注权斗中的游戏规则,关注系统运行的法则,官场观察起到的是系统运行法则维护者的作用。
    
    比如说曾庆红同志,十六大上以政治局常委身份透过中央书记处控制了政法、组织、宣传、中办、军队政治思想、中纪委等工作,无论是主观上还是客观上,都造成了胡、温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局面。十七大上,曾庆红搞了“一下三上”,再政治局常委会内形成了有利于江派习近平接班的6:3绝对优势,搞得胡锦涛什么事都通不过作不成。江派因曾庆红的存在而太强势了,系统方程式一度严重偏向江派,所以官场观察曾经出手痛击江派。但曾庆红同志搞的不是阴谋,是阳谋,所有事情都是光明正大斗争得来,没有违背组织程序,都是争得了胡派的同意,交易而成,所以尚在规矩方圆之内,党内斗争规则是允许的。然而反观胡派,以前韬光养晦,十七大之前与上海陈良宇斗争过程,也称得上是阳谋,但十七大之后搞的全是阴谋,这就违反了党内权斗的规则。首先,使用阴计离间薄熙来、王立军。其次,在王立军绝望求助时,推离不管,并安排人暗中引诱协助王立军逃往美驻成都领馆,将事件升级为叛逃、叛党重大涉外政治事件。第三,胡派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达成交易,获得支持,借美国情报界、众媒体嫁祸周永康、薄熙来,诬陷周、薄二人要联手整垮习近平。第四,嫁祸周、薄的目的,是为了借刀杀人,是要借习近平之手将周、薄二人打成反党集团,最终达到拿下习近平的接班人地位。胡派获得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支持,但没有获得中国近邻日本的支持,所以日本媒体无论是产经新闻,还是朝日新闻,都如实报导薄熙来免职,对同是太子党的习近平十八大接班十分不利。
    
    3月26日,美总统奥巴马与胡锦涛会晤的开场白是“家里最近怎么样?”这是典型的外国敌对势力别有用心的问候,透露着奥巴马幸灾乐祸、“亡我之心不死”的祸机。美领馆在第一时间释放王立军,就是为了在第一时间为中共党内权斗提供炮弹,帮助胡派制造嫁祸周、薄的口实,是为了加剧中共内斗,看似是帮助胡派打击江派、习近平,但其最终目的是看到中共(国)分裂,不愿意任何一派作大,而没想到胡派们甘心情愿上了美国人“趁火打劫”的当。让奥巴马这么幸灾乐祸的一语双关,胡锦涛的人丢大了,不仅丢的是共产党的面子,更丢的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的面子。
    
    美国的思维方式,是如何保持美国在全球中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领域的领先地位,也就是霸权了。所以这就注定美国在中共内斗中不会雪中送炭、助人为乐、无私奉献,必定是趁火打劫。当然美国这么思维这么做不对,最终对美国自身也不利,但美国自身思维方式决定了他看不到这种不利,这就是“寡不道而欢成”的道理。但在谈到美国时,还是应该将美国政客们的心理动机,与美国民主制度的先进性区分开来。
    
    纵观胡派在王立军、薄熙来、周永康事件上的作法,完全搞的是阴谋诡计,不是阳谋,不是光明正大,玩弄的通通是嫁祸于人、借刀杀人,尤为不能允许的是胡派里通外国,勾结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以比尔戈茨这个所谓的情报专家为代表,西方媒体是一面倒地帮助胡派们嫁祸周、薄二人),嫁祸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同志。这已经远远超出一个专制政党党内斗争的底线规则,是无论如何不能允许的,这已经不是反党的问题,而是在性质上是同王立军叛逃一样的“叛党”行为,是敌我矛盾,所以现在轮到胡派们犯错误的时候了!王立军的问题,中央的同志们怎么处理他都不过份。要是不严肃处理,以后党的干部就经受不得委屈,如果受了哪怕一点点委屈,就经受不住考验,都往美国领馆里跑,那这个党还怎么领导,那就要亡党!而薄熙来的问题仅仅是“反党”,所谓反党,还是在党的内部进行,这只违反了党的潜规则,毕竟薄熙来没有像胡锦涛一样求助于外国敌对势力介入党内斗争,这在党内斗争规则中还是许可的。
    
    曾庆红同志与胡锦涛的区别在于,在党内斗争中曾庆红搞的是实力,以政治、军事实力逼对手妥协交易退让,这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霸道”,以力服人者“霸”。所以可以用“霸”字形容曾庆红,“阴”字只能留给胡锦涛,不论是阴谋,还是阴柔,通通是胡派的作风。只可惜庆红同志只通“霸道”,不通“王道”。所谓王道,以德服人者王。如果王、霸双通,那庆红同志就不得了。
    
    我们现在再看擅长阴谋、阴柔术的胡派在技术操作层面的表现
    
    胡派先是在网络释放烟雾,说是周永康带武警到中南海首先发难政变抓人,但一开始就被反制、被抓捕,妄图作实周永康谋反的罪名。其次又放风,说是江泽民定性周永康是个“叛徒”,强迫江泽民接受这个定性。后来又讲,王立军是因为调查薄熙来太太谷开来的经济问题而与薄熙来闹翻,所以才被薄熙来从重庆政法口拿下。前文中谈过,所有这些个政治借口太牵强,难以服众,站不住脚,且自抽嘴巴,自绝退路。
    
    近日,胡派又借英国《金融时报》释放出温家宝提‘平反六四’的消息,说是反对最激烈者就是政治局委员薄熙来。胡派这么一手实在是拙劣,完全不符合我们党内组织生活程序。首先要想把“平反六四”这么重要的提案交到政治局去讨论,提案就必须先通过政治局常委会的讨论。然而薄熙来只是政治局委员,他哪有资格在常委会中“激烈反对”!不提别人,只讲薄熙来激烈反对,似乎政治局里每个人要么同意平反,要么弃权,就薄熙来一个人反对。如果稍微了解我们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那“平反六四”的提案早就应该通过了,他薄熙来一个人哪来这么大本事一个人否决政治局里绝大多数委员的意见?!说谎说到毫不脸红的地步,“栽赃”技能什么时候能提高进步一下?
    
     一招不成,又来一招。胡派们又声称,王立军爆料,薄熙来在重庆大搞对中央领导人的窃听。搞窃听,大概80% 的可能。胡派们还真有长进,这一招管用。但还是不能深究,因为在党内相互搞窃听早就不是秘密。毛主席时代,中办主任杨尚昆根据刘少奇、邓小平的指示,对毛主席搞窃听,让毛主席性伙伴发现了,毛主席搞了个“彭、罗、陆、杨反党集团”。89年六四后,党内、军内各派系大搞窃听,总参、总政、中纪委、公安、国安、中办相互间大搞窃听,最后把窃听都搞到江泽民同志的专机上去了。所以在党内搞窃听,人所皆知,薄熙来搞是有可能的。但论窃听的能力与技术,薄熙来的水平远远比不上现今中办主任令计划。令计划的角色相当于当年的杨尚昆,知道每个领导人的行程与落脚点,现在党内权斗激烈程度远比毛时代厉害,毛主席威望是那么高,杨尚昆都敢搞,那就不用说现今的令计划了。搞起窃听来如果说薄熙来的能力、技术、可能性是80%的话,那么中办主任令计划则是100%。所以如果深究搞窃听的话,只恐怕最后搞到胡派自己的第五代接班梯队的核心人物令计划。
    
    所以胡派们还有什么伎俩,尽管往上报,王立军已经是拿捏在手里,你让他怎么说他会怎么说,就是让他承认他亲娘老子是杀人强奸犯,他都会认。这一点,凡是经历过党内双规程序的党的干部,都心知肚明。看来这回轮到王立军与薄熙来被“黑打”了。
    
    胡派们作局离间薄、王二人,至少有两三年的时间,而去年故意透过香港媒体发布江泽民死讯消息逼江露面,则是对江派发起总攻将周、薄二人打成反党集团前,对军委首长江泽民的身体状况作全面评估最后一次总试探。要知道,在胡派与江派过招的过程中,老江深藏不露,还没有出手。老江一旦出手有所动作,必定是摘去胡锦涛的乌纱帽,将胡派通通打成反党集团,因为胡派们借刀杀人的目的最终是要对接班人习近平下手的,保习近平这才是老江的底线。所以请胡派们不要跳得太高,到时候等胡锦涛出访归来,去机场迎接胡锦涛的就不是令计划,而是周永康。直接将胡锦涛从机场拉到政治局扩大会议,在军委同志们的列席下,恐怕每个人都要与胡锦涛划清界限。当然,胡锦涛不是完全没有胜算的可能,但那要依靠军委首长江泽民同志生命的终结这一“阴阳之变”来完成。现在的胡派们完全可以考虑找个大气功师什么的,给老江发发功,这一计谋可以在王立雄政治预言小说《黄祸》中可以找到。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4517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试问余杰:为何不反胡锦涛?/樵夫
·胡锦涛“形左实右”路线导致了薄熙来事件/陈维健
·看山:胡锦涛是中共党内最大的改革派
·薄熙来消费胡锦涛/德孤
·陈维健:胡锦涛是制造西藏问题的罪恶魁首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曾节明
·三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陈智淙
·胡锦涛是刘协,还是亡国的朱由检,白痴的司马衷?/史镜 (图)
·胡锦涛欲借习将周、薄打成反党联盟,遭遇江泽民坚决反对/昭明
·问责胡锦涛/叶国柱 叶国强
·胡锦涛,像王新亮这样的黑白两道人物谁来打?
·效仿毛泽东拉林打陈,胡锦涛拉习炮打周、薄/昭明
·焚书与活埋:胡锦涛时代的两个关键词/余杰
·薄熙来、王立军反目相残,胡锦涛的四怕四不怕/昭明
·呼应胡锦涛攻击西方文化的雅俗两派/余英时
·胡锦涛闭口不谈政体改革/独臂杨过
·黑龙江维权人士刘杰致胡锦涛主席关于改善访民人权的建议书
·胡锦涛选择引爆民族冲突危机/梁京
·评胡锦涛的讲话/傅申奇
·藏人自焚骇人场面曝光 抗议胡锦涛出访 (图)
·胡锦涛会见美国总统奥巴马
·胡锦涛抵韩国首尔参加核安全峰会
·樵夫:胡锦涛为何不赞成政改?为何不积极反腐?
·郭伯雄要求部队与中央保持一致 听从胡锦涛指挥
·胡锦涛晤吴伯雄:两岸未统一但主权领土未分裂
·薄熙来被押到北戴河 胡锦涛大秘亲自执行 (图)
·胡锦涛将出席首尔核安全峰会
·广东披露:胡锦涛在两会期间向党员负责人作讲话
·胡锦涛即将出席首尔核安全峰会
·录音:胡锦涛的亲自部署处理王立军事件
·法媒:胡锦涛决定了薄熙来的命运
·薄熙来记者会成导火线 胡锦涛强令撤换
·胡锦涛下令撤换薄熙来
·网友对胡锦涛所谓“军队接受党绝对领导”的反应
·凤凰网再放大胡锦涛演《东方红》弦外有音 (图)
·胡锦涛强调军队反腐暗示严惩王立军 (图)
·胡锦涛: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
·胡锦涛出席解放军代表团全体会议 (图)
·致胡锦涛一封控告信/谢金华、马海明 (图)
·两会期间给胡锦涛总书记的公开信/上海颜芬兰
·写给胡锦涛的第三封公开伩/哈尔滨市刘占利
·胡锦涛总书记你把我们骗了/吉林邓志波
·写给胡锦涛的第二封公开伩/刘占利
·写给胡锦涛的一封公开伩/刘占利
·胡锦涛,救救你的人民——中卫市冤民胡淑珍
·给胡锦涛总书记的第二封公开求救信
·吉林省蛟河市残疾人瞿超给胡锦涛总书记的第二封公开求救信 (图)
·吉林访民赵云侠公开给胡锦涛一封冤民信
·杭浩东在夏威夷等候胡锦涛主席递诉状 (图)
·吉林省蛟河市二级残疾人瞿超给胡锦涛总书记的第二封公开求救信 (图)
·杭浩东夏威夷恭迎胡锦涛 (图)
·给胡锦涛总书记的第二封公开求救信/瞿超 (图)
·胡锦涛:背井离乡的冤主们为你准备了臭鸡蛋和烂西红柿为你接风/艾福荣 葛丽芳 (图)
·胡锦涛:我们中国冤民——联合国控告团预约在希尔顿饭店门口见 (图)
·美国访问学者蔡新: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军嫂付楠给胡锦涛、习近平、郭伯雄、徐才厚主席的信
·德国康纳尔就企业资产被侵吞再次写信给胡锦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