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请评判中共政权行为与民众抗议罪在何方/叶国强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3月21日 来稿)
     1、陈诉人:叶国强,男,现年52岁持有证件视力残疾人,满族,小学文化,户籍所在地:原北京市宣武区光明里九楼七号,家庭成员:妻子宋秀琴,现年52岁同是持有证件重度智障的残疾人;我儿叶明华,现年25岁初中文化,因家境遇政府:“行政强制拆迁”被扫地出门,我夫妻原经多部门批准依赖生计自建的两处证照齐备经商用房又被政府强拆,失家丧业的我夫妻无钱继续供养其读书而被迫辍学。至今仍因我是上访维权被政府枉法歧虐例定:“重点监管人”株连在家待业。一家三口人现靠政府提供(每人每月520元)最低生活保障生存,共同居住位于新西城百顺胡同39号的廉租房。
    
    2、叶氏家族原居住情况:拆迁前我叶氏三户,户口全部落在我父亲承租的光明里九楼七号三间房里,我兄叶国柱长子占有一间我和妻子孩儿占有二间,我兄早年另购得翔达公司三间平房与小儿子居住,且早已分户居住。由于我和兄长各自成婚,并各有其子,父母为照顾儿孙住在70年代自筹工料,自建位于九楼周边的空闲地的三间住房里,至此关于我叶氏三家独立户与共有九间住房情况说明,可到天桥派出所查证,更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03高刑终字第685号裁定书)庭审质证确凿的事实为凭据。
    
    3、拆迁事实经过:原宣武区政府在非典肆虐之时(以奥运危改实施先拆迁后安置政策)挂幌张榜公告,开展南中轴路“危改整治工程”。定于03年3月28日中午12时至5月7号12时之前完成实质是拆迁移民的搬迁。众所周知危改整治与圈地移民原本意义不同,所补偿款和安置条件自是相差甚远。但政府个别权贵为了功利,竟然不顾人民生命安危,就这样苛政独裁实施愚民政策。
    
    一、原直属宣武区政府产业(宣开公司拆迁员区政府法制办主任之子李雨石)第一次与我委托洽商拆迁事宜的我兄谈话,我兄回家后向我转达:“先以我的名义带头拆除九楼东口处自建房,剩下的两间在逐一解决,说是为了照顾我双残人家庭,我考虑到配合政府工作,且逐一解决我也能在当时购买一套两居室,所以我同意了该办法,即与拆迁办达成了(编号为3-7-083的北京市住宅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书)请核证白纸黑字的协议,注明补偿只是一间自建房(计玖万伍仟玖百捌拾伍元)由此也昭彰出北京市高法裁定,杜撰上诉人叶国强在与拆办签订了其三间自建房的补偿协议,其从拆迁办领取了人民币11.5万余元的补偿费后,继续坚持无理要求的荒谬!
    
    二、由于我父亲承租的三居室和我兄名下的三间平房,与拆迁办未能达成货币补偿,我兄再与政府人员协商,请求用我父亲租赁的三居室加我兄三间平房,并退回我领到的一间补偿款,计六间私有房屋和一套三居室安置调换全家三户三套两居,绝非宣武区政府公然以身作则编造伪证请看(北京市第十二届人大二次会议第599号建议的办理报告)中诬裁陷害我们坚持在三环路内安置全家现房三套三居室和商业用房…….政府人员言明回去开会研究,可第二天清晨政府亲率公安等部门把我家团团围住,拉上警戒线撵走我家人,架出我年迈的父母对我家实施了行政强拆,可怜我那耄耋的父母在没有家人陪护下被胁持同政府扣押我三家财物到朝阳三间房大队,当朋友和我姐夫找到三间房大队,见到我老父亲已头破脓肿奄奄一息,慈母也已一天水米未进,即刻给我兄打电话,全家人看到老人如此惨境痛楚万分,并得知政府强拆我家时,财产没拉完,房子就被大型机器扒倒了。
    
    三、时至08年10月15日我兄于“寻衅滋事”罪坐牢四年,刑满未出监狱再次同因当年向公安局呈递抗议暴政申请游行事由押解回京逮捕后,在官方和他交谈暗示下,为了家人生命安危担忧他无奈与政府签订城下之盟,拖着被警方酷刑摧残的身躯取保侯审。政府终于为让拆迁后没有得到政府任何安置或补偿艰熬六年之久的我父亲在丰台村野提供93年落成已陈旧不堪的一套三居,为我兄提供96年入住的二套一居室,虽承诺都由政府代办办理过户和产权证,但期盼至今政府又推宕未履约兑现。
    
    四、我是在国家机关拒绝受理政府强拆案诉求无门悲伤下跳金水河自杀未果,被法院违犯国家宪法和刑法第293条定性论罪判“寻衅滋事“坐牢两年刑满释放后,与因满口牙齿几乎被阻禁我依法申诉的狱警打光,相见不敢认我的爱妻,孩儿一起到政府部门申请低保,经政府部门认真核证符合了:“先用拆迁款生活,用完后方可申请低保”的政策,于05年底我一家三口开始享受低保待遇06年5月住进政府提供的廉租房。并于政府解决我父母,兄长拆迁安置的同时,为方便亲情照顾政府与我签订了一式五份的协议为证,也为我和兄长同楼提供了一套一居,但条件是自入住之日起退出不再享受现居住的廉租房。印证出政府尚未重新安置或补偿当年强拆我的两间私有住房和另外两处经商用房,此乃我坚持上访争取公民合法权益正当理由之一。
    
    4、请政府本未详述:公示强拆全程录像,依据有当事人签字符合法规的财产保全清单归还扣押我三家财物,是我仅管身负颠覆国家政权罪仍不懈上访向政府追索的宿愿。
    
    一、我和兄长本都愁愁守法热心公益事业的公民,东城区检察院在公诉我兄材料中提到(强拆中在我家捡到现金若干交由当事人)现场没有我家人,更没有我家人签收,可见我家大量的现金及珍贵财物已进入强拆联军口袋中,政府犯罪以罚之?我们不追究,原审我兄的判决书第37条,宣武区公证处证明强拆中对我家财产进行清点并公证,现场制作了现场纪录及物品清单,并摄像。可推倒我家房屋后废墟中怎么还尚有我家大量财产不知作何解释。(原邻居洪和亮妻子及拾荒者都从我家捡到大量物品有照片为证)也是周边居民皆知的事实,我们也放弃追究责任; 还有我家由政府拉至三间房派人看管若干车的物品,到09年包括一个已被盗空的皮箱在内仅仅剩下十三物件,我们不给现届党和政府添麻烦,再行施大度。但我们被政府行为迫范流离失所中去世的老父母留给我和兄长祖传的斗鸡碗,紫檀花架,海南黄花梨条案,老人的照片等是我所有家人的念想,我兄拥有的多样式古币铜钱,我留存的十多万斤粮票及工业券,还有因我救过一位老人性命,其子感恩赠送我一把他家祖辈传下来当作留念的茶壶那可都是我们心爱的鉴赏,故恳请党和政府无论如何帮我们找回,以了结我们厚德宽容胸襟也是我和家人最大心愿。
    
    5、热望政改:灭绝文革式地富反坏右株连九族伤害无辜时局
    匡纠冤案我已境遇家破人亡悲凄,亟待司法公正还我清白
    
    一、我一介草民向党和政府陈述个别职权人严重枉法,残害弱势百姓事实,敬待青天为民释冤已苦熬十年,不愿再提徒托空言甚作诱致我蹲监坐牢的民主人权与残疾人保障法。谁是谁非显而易见,就看执政党立场观点是真心立党为公执政为民,还是不惜人民切身权益,结党营私,庇护对民众极端残暴同僚以往我已邮发给各级党和政府诉求信件两万余封可均石沉大海,唯祈祷此次能幸运崇尚正义体恤百姓疾苦的人民公仆,还我清白与财产,让我不再做专制政体下的“煮人”重新依法受益过上正常百姓生活,从而终结生命难卜的维权之旅!
    
    
请评判中共政权行为与民众抗议罪在何方/叶国强

    
    联系电话:13611075281 北京市西城区维权人:叶国强 2012年3月20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7040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问责胡锦涛/叶国柱 叶国强
·泣诉朝庭 渔家傲/叶国强
·《沁园春 血 》/叶国强
·一党府两院城狐社鼠家 人民如牛马驱使总由权/叶国柱、叶国强、王玲
·揭示独具“一言堂专制政体”的特色中国/叶国柱、叶国强、王玲
·中共政体不改革 民主人权是梦幻/叶国强
·我陈述悲愁诚望点拨消释冤屈/王玲 叶国强
·昔日中共的鹰犬今天落荒的叛徒/叶国强
·投桃报李回馈中共首脑/叶国强
·盼望执政党将枪炮转向同僚的贪官污吏/叶国强、王玲
·专制政体镇压抗暴维权图存民众株连九族/叶国强
·基督教徒忠诚博爱宽恕誓愿定将唤起正义/叶国强
·献给以胡锦涛为首中国共产党的诤言/叶国强
·公民委屈窝憋 纵死问责党政/叶国强
·北京维权人士叶国柱和叶国强的城下之盟
·诚致党和人民政府请愿书/叶国强
·祈盼:水落石出拨云见日/叶国强
·叶国强:诚致党和政府的公开信
·诚致党和政府的公开信/叶国强
·北京叶国强抗议腐专制腐败 (图)
·叶国强去北京治安总队问询申请游行 (图)
·区长接待日 强拆户叶国强到北京西城区政府 (图)
·北京叶国强为被捕的周莉等维权人士请愿/视频 (图)
·人权日前夕,访民看望叶国强/视频(图)
·视频:北京访民叶国强重返上访的激文
·北京老维权人士叶国强为父亲离休待遇鸣冤/视频(图)
·叶国强:被迫自杀未遂者的醒悟倡言
·叶国强:生计窘迫 急盼救济
·北京维权人士叶国强致信即将来华的美国总统奥巴马
·别再梦寐以求指望党政为民伸冤吐气/叶国强
·弱势民众向党告状请愿/叶国强
·控诉声讨政府“特权约法虐杀百姓”/叶国强
·北京老访民叶国强的刑事诉讼状
·官吏枉法公民屈辱,家破人亡政府坐视/叶国强
·阐明诉求理由 盼党偿圆民愿/叶国强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