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俄国革命史》句读(九之下)/王澄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3月1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俄国革命史Trotsky’s History of The Russian Revolution》
     (博讯 boxun.com)

    下面是小组讨论纪要,【】中是托洛茨基的原文。
    
    第九章 二月革命的离奇现象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那末自由派究竟怎样走上政权的呢?既然他们害怕革命,反对革命,企图镇压革命,而完成革命的又是仇视他们的群众,并且从暴动中发生的工人与士兵的苏维埃,以那样的坚决与勇气而为局势之天然的与公认的主人,那末是谁,以及怎样地,使他们有权在革命之后组织政府呢?】
    
    小组讨论:托洛茨基的书中给我们描绘了几个不同的阶层:(阶次如下)皇朝,大资产阶级,“自由派”,小资产阶级/中层干部(见下文),底层人民群众。这篇文章中对于“自由派”,和中层干部的讨论给了我们很多教诲。
    
    【现在让我们来听听另一方面,那些交出了政权者的话。苏汉诺夫关于二月间那几日写道:“人民不向着国会,对它不感兴趣,也不想在政治或在技术上把它当作运动的中心。”】
    
    小组讨论:人民不信任中共的国会。
         
    【不过在这里,决不要忘记我们所说的小资产阶级,首先一方面是对新的资本主义式的小资产阶级,对工厂商店与银行的雇员,对资产阶级的官吏,另方面是对工人官僚而言的,这些人就是新的中等阶层,就是用了这个阶层的名义,那个并非无名的德国社会民主党人爱德华•伯恩施坦,在上世纪之末修改了马克思的革命观念。为要回答工农革命怎样把政权交给了资产阶级这一个问题,必须在政治的链子上引起中间的一环:苏汉诺夫型的小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者与社会主义者,新中等阶层的新闻记者与政治家。他们教导群众说:资产阶级是敌人;但他们自己最怕群众从这个敌人的指挥之下解脱出来。革命性质与由它产生的政权性质之间的矛盾,是要用横隔在革命群众与资产阶级间的新小资产阶级这个中壁的性质来解释的。在革命事变继续发展的进程中,新型小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的政治作用将彻底暴露在我们之前。】
    
    小组讨论:中共的(小资产阶级)中层干部是与大的既得利益者不同,他们没有向国外逃跑的能力和必要性。他们认为底层人民的革命也革不到他们头上。他们在旧的制度里是受益者,“他们自己最怕群众从这个敌人(共产党)的指挥之下解脱出来”。“革命性质与由它产生的政权性质之间的矛盾,是要用横隔在革命群众与资产阶级间的新小资产阶级这个中壁的性质来解释的。”
    
    中共中层干部的思想具有双重性:他们即恨共产党,又希望继续获得这个政权给他们的好处;他们即同情底层人民,但又不希望底层人民造反,把他们的中层干部的位置弄掉。总之,中共中层干部是革命的反对派。
    
    【但只有极少数工人才懂得布尔什维克与其他社会主义政党间有什么不同。同时,全体工人在自己与资产阶级机关之间,划上了一道严格的界线。这事实决定了胜利后的政治形势。工人们选举社会主义者,即是选举那些不仅反对皇朝而又反对资产阶级的人。】
    
    小组讨论:要教育底层人民,了解这次中国革命的最终目的,特别是农民工一定要保持很高的觉悟,否则这次革命是不能够彻底完成的。
    
    【觉醒起来的军队,以无可测度的更大力量,也在这同一方向加以推动。在暴动的第五日,彼得格勒的卫戍军出来拥护工人。胜利后,他们被号召去选举苏维埃。士兵们轻信地选举了那些赞成革命、反对皇党军官、且能把这个意思说出来的人:这样的人就是志愿军,书吏,医兵,战时知识分子出身的军官,军队中的小官,即就是那个“新中等阶层”的下层。所有这些人,从三月间起,差不多全体都参加入了社会革命党,这党由于思想上的无定形,是最能适合他们中介的社会地位与他们的政治褊狭性的。】
    
    小组讨论:这次中国革命的斗争艺术就是能够把暴力倾向转化为非暴力方式。做好武警和军队工作是首要任务。
    
    【这样便形成了二月革命的离奇现象。政权——操在民主的社会主义者之手。他们并不是偶然间夺取了它的,例如用布朗基式的袭击;不是的,它是由胜利的民众公开付托给他们的。这些群众不仅不肯信赖与支持资产阶级,而且还视他们与贵族和官僚无别。他们把武器只交给苏维埃处置。然而那样容易便做了苏维埃领袖的社会主义者,心里唯一顾虑的问题却是:那在政治上孤立、被群众仇视、与彻底的敌对革命的资产阶级,究竟同不同意从他们的手里拿取政权?必须以任何代价来获得它的同意。因为资产阶级显然不能放弃资产阶级的政纲,那末我们“社会主义者”应该放弃我们的政纲:即关于皇朝,战争,土地,都不能说话,——只叫资产阶级肯接受政权这份礼物。】
    
    小组讨论:皇权倒台后,政权应当归于谁之手,这在当时还是个模糊的问题。因为缺乏一个英明的革命党对于底层人民进行“最终目标”的教育。
    
    【然而我们的“社会主义者”所操心地却不是要把政权从那所谓阶级敌人那里夺过来,而是相反的,要用任何代价把政权托付给他们。难道这还不是离奇现象吗?】
    
    小组讨论:这里说的“社会主义者”不是指的布尔什维克党,是指中间力量。中间力量要把从皇帝手中夺回的政权交给资产阶级,这对底层人民来说是不能接受的。
    
    【实际上呢,小资产阶级是用这种虚幻的不妥协性来掩盖自己在财富、教育、法定资格诸力量之前的屈服。大资产阶级对政权所享有的权利,小资产阶级承认它是与力量的相互关系无关的一种天经地义。在根本上,这也就是使小商人与教员们在火车站或戏院中,一见罗斯切尔德家(Rothschild)[6]的金融巨子便恭恭敬敬向两边退开,以便让他过去的那个本能式的动作。】
    
    小组讨论:中共中层干部“用这种虚幻的不妥协性来掩盖自己在财富、教育、法定资格诸力量之前的屈服”。
    
    【苏维埃却像从地底下发生出来,且在顷刻之间,便比一切后来想和它竞争的其他组织(市政局,合作社,一部分工会)都更要有力到不可比拟。至于讲到农民,这个本性散漫的阶级,则因得力于战争及革命之助,组织得为从来所未有:战争把农民集合成军队,而革命则予军队以政治性质!不下于八百万的农民联合在步兵与骑兵的队伍中,他们立即建立了自己的代表机关,而经过这机关,可以在任何时机用电话叫他们行动起来。这和“散漫性”有相似之点吗?】
    
    小组讨论:革命把人民从松散的状况一下子组织起来,产生了无比巨大的力量。
      
    【可是究竟为什么呢?民主派“社会主义者”既然直接依赖着这样的人群,历史上任何民主派所不曾拥有过的那种群众,而且那群众又具有很大经验,有纪律的与武装的,组织在苏维埃中的,那末这个强有力的、仿佛是不能摧毁的民主势力,怎样能害怕政权呢?这个表面上难解的谜,应该用这一点来解释的,就是民主派并不相信自己本身的支持,害怕群众,不相信群众对它的信赖是巩固的,并且最恐惧的是“无政府”,就是深怕拿取了政权,自己会跟政权一起成为那所谓无拘束的盲目力量的玩具。换一句话说:民主派觉得在革命高涨时期,它的天职不在于作民众的领导者,而是作资产阶级的左翼,成为资产阶级伸入群众里去的一个触角。它自称,甚至还自以为是社会主义的,为的要不仅对群众,而又对自己掩盖着自己的真实作用:因为没有这种自我陶醉,它便不能起这个作用。二月革命之基本的离奇现象,就是这样解释的。】
    
    小组讨论:民主派(可以看做是中共的中层干部和知识精英们)并不相信自己本身的支持,害怕群众,不相信群众对它的信赖是巩固的,并且最恐惧的是“无政府”,就是深怕拿取了政权,自己会跟政权一起成为那所谓无拘束的盲目力量的玩具。
          
    【工人与士兵对社会主义者表示信任之后,却出乎意外地,发现自己在政治上给褫夺了权利。他们迷惘了,惊愕了,但一下子找不到出路。】
    
    小组讨论:这是二月革命一个败笔的地方。完成这次革命的底层人民没有获得他们期待的东西。
    
    全文完
    
    (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2012年3月17日参加讨论的有,美国委员会主席宋书元,还有张玉红,陈立群,段秋明,陶红波,王进礼,王国强,何坚文,耿倩,陈涵涛,石恩晓,孙德林,杨明,于磊,魏泉宝,张成亮,冯荣洽,王澄。)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48115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俄国革命史》句读(九之上)/王澄
·跟公羊要奶喝/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八之下)/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八之上)/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七之下)/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七之中)/王澄
·王澄:阿奎那的本性法/视频
·王澄博士在全委会的演讲 (图)
·中国人为什么没有天理?/王澄
·中共违反“天理”/王澄
·杜威思想和中国人的弱智/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七之上)/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六之下)/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六之中)/王澄
·王澄:《中华民族四重智障》辅导课/视频
·(美国)中国民主党人对中华民族的全面否定/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六之上)/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五之下)/王澄
·胡适当年西学不足,耽误了中国人/王澄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