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和薄熙来的根本分歧是什么?/张鹤慈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3月19日 来稿)
     今天中国在改革开放后,经济发展,社会多元化,已经从毛泽东的极权主义过度到今天的后极权主义。
    
     极权主义和后极权主义的区别,可以借用储安平的话,就是自由从有无的问题变成多少的问题 (博讯 boxun.com)

    
    今天中国的统治者中心任务是维稳,是保持政权的稳定,今天威胁稳定的如腐败横行,分配不公;非正义非公平竞争下的贫富不均;权力侵犯无权力者的利益。
    
    一切对现实不满的老百姓,都可能是薄熙来的基础。
    
    薄熙来是为了帮助这些对现实不满的小百姓?是为了解决社会矛盾,解决腐败,官商勾结?
    
    薄熙来不乏社会支持,今天对中国现实不满的人都可能是薄熙来的社会基础;腐败,社会不公,贫富高度不均等中国问题是红歌的基础,中国人的杀富济贫,均天下等被毛泽东加入了马列主义,以阶级斗争的新包装曾经在49年主导了中国,今天再一次主导了中国左派舆论舞台。
    
    下面是我在微博中的四个回复:
    
    薄不是【作为地方官短期内需要化解一些民间积怨】。如果按照你说的薄熙来在重庆打黑是化解一些民间积怨,他曾经任大连市市长;辽宁省省长。作为大连和辽宁的地方官,为什么他不去打黑,去化解当地的民间积怨?
    
    【市民直呼感觉安全】就可以违反法律的黑打?刑事犯出狱后再次犯罪的比例西方一些发达的国家的重新犯罪率,少则20%、30%,有些高达50%、60%以上。中国的数字应该不比这个小,把刑事犯关一辈子或干脆杀了,市民一定更会直呼感觉安全,你赞同杀吗?
    
    【人民需要打黑】?人民需要就可以不要法律?先弄清楚了什么是人民。如果把人分为人民和敌人。一部分人可以任意剥夺剥夺一部分人的产出生命;再踏上一支脚,你就得先祈求你和你的家人别被排除与人民之外
    
    你认为中国的问题就是因为有一个文强?薄在大连辽宁时就没有当地文强?无法治,无权力制衡,无监督,无新闻自由;文强是杀不完的,而黑打式的打黑就是打掉了法治,权力制衡,监督,新闻自由
    
    后面一个回复是我要谈的重点:
    
    今天中国社会,法治,权力制衡,监督,新闻自由,仍然存在严重问题;但和改革开放前,特别是在历次政治运动中,特别是文革中;已经是有了巨大的变化。
    
    薄熙来的打黑唱红,实质上是走回头路,再一次回到文革的无法无天的状态。
    
    斗争地主时的农民面对自己的土地,可能会非常满意,感激,但可以废除法律搞土改,就可以可以废除法律搞人民公社。失去自己土地的农民只能是满意和感激。
    
    打黑后的老百姓可能会对社会治安非常满意,感激,但允许违反法律的黑打也会有一天打到老百姓的头上,这个时候你们可能只能是非常满意,感激了
    
    和薄熙来的分歧是进一步改进法治,向透明,公开,独立的方向努力,还是以权代法,搞公检法一家,公然背弃司法独立。上依靠大官整小官,皇帝整大官的人治,下依靠群众运动的民粹;杀富济贫的阶级斗争。
    
    和薄熙来的分歧是用发展,开放;多元化,公民社会变革中国,争取中国民主化的软着陆,还是后到毛泽东时代,搞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搞运动。
    
    唱红打黑打掉的是法治,打黑不是弱化而是强化了国家机器,就是强化了镇压民间的力量;打掉了已经1非常微弱的民间制衡力量;和大黑和唱红都是强化了舆论一律,只能有一个声音时不可能有新闻自由。
    
    
    和薄熙来的分歧是向前走还是回到毛时代的问题,是从后极权主义走向自由主义,还是走回极权主义的问题。
    
    张鹤慈 17.03.2012
    
    
    附:墨尔本薄熙来的问题是和中央对立和折腾
    
    李源潮“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中央决定上来”,
    张德江“不动摇、不懈怠、不折腾,坚持改革开放”。
    点出薄的问题是和中央对立和折腾;唱红是借用毛的正统挑战邓的改革,打黑借用民间的不满玩民粹;目的是个人出位的政治赌博,简单一句话就是折腾
    
    温家宝谈文革批评薄的幕后词:但是长期封建专制主义在思想政治方面的遗毒仍然不是很容易肃清的。。。。这就提供了一种条件,使党的权力过分集中于个人,党内个人专断和个人崇拜现象滋长起来,也就使党和国家难于防止和制止‘文化大革命’的发动和发展命’的发动和发展
    
    法治社会不能杜绝黑社会,但可以限制黑社会的胡作非为;警察盯着这些人,不断的打击黑社会的犯罪行为;关键是法治社会要求的程序正义。不能以目的正确就可以不择手段。
    
    主张依法治国,按照法律,当然要要打击黑社会,但不能是公检法一家的打黑和运动式的打黑。
    
    意大利的黑手党只有在墨索里尼统治时才被镇压,没有黑手党的西西里是安全了。但你愿意要墨索里尼的统治?
    你同意薄的打黑,就是选择了废除法治的墨索里尼的解决办法。打黑可以取得明显效果,但你满意社会治安好转的同时,会不满意你的自由没有了
    
    墨索里尼被推翻了,黑手党又死灰复燃了。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道理很多人不懂。希特勒可以消灭失业。文革前中国也可以,城市没有职业的算无业游民,被公安强制就业了,北京过去是公安局13处管,比劳改强不了多少,名称是强劳
    
    
    
    如果说官商勾结也是正面变化,可能绝大多数人反对,过去官商合一,没有官商勾结的可能和必要。官商可能勾结,也就可能冲突,经济多元化,私有制出现,权力也或多或少的多元化;如果说官匪勾结是正面变化几乎没有人不反对,官需要黑社会说明官权式微,官不得不利用黑社会只能是增加统治的成本。
    
    民权没有上升官为什么要使用黑社会?使用黑社会不只是增加了经济成本,还增加了政治安全的成本。拆迁使用黑社会就是因为民权上升。大跃进后几千万城里人回到缺衣少食的农村,1961 - 1963 年间 ,压缩下放 2500 万城镇人口 ,精减职工 1833 万人 ,只需要一声令下可以成功就是没有民权,
    
    薄熙来能够打文强,关键是薄熙来的官比文强大; 这样的打黑,基于清官的官比贪官的官大,或者是清官后面有皇帝的支持。利用权力的打黑而不是利用法律和自由舆论的打黑,就是支持人治而反对法治。
    
    先不管薄熙来的动机,利用专政打黑的结果是没了人权,法治和自由 打黑,特别是打黑社会的保护伞,贪官污吏,当然会让老百姓的日子好过一点。 但利用专政手段,利用运动的打黑的结果,只能是打掉了人权,法治和自由。
    
    不论薄熙来是马克思原教旨主义者,真的相信阶级斗争,不论薄熙来是野心家,想利用打黑赢得政治资本,也不论薄熙来是一个真正为老百姓利益的人,他的利用专政手段打黑都只能是危害中国的民主化。更何况薄熙来在打黑的同时唱红,利用毛的幽灵明目张胆的走回头路。
    
    2010年2月5日,我写了为什么”我反对薄熙来的打黑”,2011年4月我写了“唱红歌是党内野心家和中国民粹结合的一次政治赌博”
    
    我不是落井下石,在薄熙来气势逼人时,我就指出薄熙来是对中国民主化最具有威胁的人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56025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欢呼薄熙来倒台的右派死穴在哪/落基山人
·胡温对薄熙来的突然袭击是十足的文革手段/右志并
·薄熙来还有翻盘可能?/看山
·薄熙来事件及其人的正版解读/山野一村夫
·北京观察:薄熙来及其路线危矣
·温家宝、薄熙来 俩人同样的宿命/韩武
·看山:薄熙来一事还有翻盘可能
·“左”派薄熙来只有死敌 没有死党
·可叹薄熙来未能直选重庆市长 败于官场权斗
·薄熙来下台 令人叵测的十九个小时/李昌玉
·温家宝最后一课:薄熙来下台与恶法出台/陈维健
·关于薄熙来 重庆发生了什么事?/幽幽鹿鸣
·投机本性决定了薄熙来的下场——不厚的两步臭棋/山野一村夫
·薄熙来下台对中国政局的四大冲击
·公正解读薄熙来现象/伟达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姜维平
·看山:温家宝政改讲话对薄熙来是重大利好
·温家宝国际求援向中共施压,打击薄熙来
·春秋戈:关于文革期间的薄熙来,习近平
·郑恩宠:薄熙来免职传上海人心大快!
·铁流:从薄熙来倒台,看中国“政改”走势
·从薄熙来事件看中国改革困境 (图)
·传录音指王立军寻庇护 查案牵涉薄熙来家人
·法媒:胡锦涛决定了薄熙来的命运
·薄熙来去职 “红色频道”重现商业广告 (图)
·南方周末揭贺国强为薄熙来通风报信 (图)
·传薄熙来拘长子,堵前妻18大前爆料 (图)
·黄奇帆出卖主子:薄熙来要下令让军队进京
·两任妻子关系曝光 传薄熙来下手非常狠 (图)
·重庆市民谈重庆原市委书记薄熙来
·杜导正谈薄熙来事件
·坚决去薄熙来 胡温确立反左路线
·如何处理薄熙来?胡温意见有分歧
·薄熙来目前处于某种形式的软禁中
·北京火速拔下薄熙来党职引全球瞩目
·重庆媒体:各界纷纷表态,无人提及薄熙来 (图)
·“一句话”成骆驼背上稻草 薄熙来被禁京城
·进监狱?任副主席?薄熙来前途难料
·重庆1695人及1045户访民给市委薄熙来书记, (图)
·林保华:薄熙来成了外国老鼠/薄熙来迫害法轮功
·薄熙来主政的辽宁省坚持惩罚“反腐英雄”周伟
·司法局长随意奸污因未婚同居被劳教青年,在薄熙来任内步步高升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