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冼岩:论东西方两种社会结构方式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3月18日 来稿)
    
    说这个社会是由资本创造的,相信很多人不会认同;但如果说这个社会是由资本组织运转的,认同的人就会增多。资本是我们这个社会最重要的两种结构性力量之一,这是由市场经济体制所决定的。另一种结构性力量是权力。整个社会秩序,都是建构在这两种力量的基础之上,这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最重要特征。不明乎此,就会不能理解很多貌似不合理的现象何以顽固存在,而且还无法根除。
     (博讯 boxun.com)

    西方发达国家有所不同,那是一种建构在资本和权利而非权力基础上的社会。西方普世价值的核心是人权,即公民个人的权利,而不是民主。正因为将人权作为价值核心,整个政治制度都以此为基础进行建构,这样的社会对人权的保障较为充分。所谓现代政治文明,指的就是以保障人权为核心,由权利作为结构性力量建构起来的文明;而以维护权力为核心,由权力作为结构性力量建构起来的文明,则为前现代政治文明。
    
    不同的文明有不同的适应性,并不是在所有情况下,现代政治文明都优越于前现代政治文明。再完善的政治制度,对人权的保障都有其极限。由于还有市场和资本的力量在起作用,当贫富悬殊、强弱力量的对比悬殊时,人权制度也不足以保障贫者和弱者的利益,这时贫弱者就会期盼权力的介入。所谓清官情结,就是由此而来。在上述社会背景下,清官的作用是人权制度所不能取代的。对于这种社会的贫弱者来说,有人权制度固然比没有好,但是还永远不够,他们宁愿选择有清官的权力结构型制度。
    
    在一些新兴经济体和体制转型国家,由于阶层和财富的分化过于激烈,需要经过一次有效的反向调节,社会结构才能走向平衡,人心才会稳定下来。这种反向调节,同样不是建立在人权基础上的政治制度所能实现的,所以此时同样需要清官,需要强权政府。只有完成这种调节和平衡后,社会才有可能走向真正的人权与法治;这一步不完成,社会只能反复在左右中摇摆、颠簸和折腾,永远不得安宁。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46033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冼岩:反对中国民主化的三个理由
·冼岩:无须怀疑佐利克欲搞垮中国的用心
·冼岩:吴敬琏,无廉耻?
·冼岩:薄熙来是怎么剥夺重庆人的“幸福感”的
·冼岩:王立军事变后,薄熙来或再出奇招
·乌坎是胡锦涛设定的胡江隔空角力战场,汪洋被绑上战车/冼岩
·广东模式全面破产,重庆模式全面胜出/冼岩
·薄熙来有什么不同?/冼岩
·冼岩:汪洋急了?
·凡美国人都没有资格谈人权/冼岩
·冼岩:中共的文化体制改革还没开始,已经惨败
·冼岩:为什么外资能够掌控中国股市的节奏?
·冼岩:异哉所谓“国企领导任免新规”者
·冼岩:六中全会决议“文化体制改革”之真义
·自由主义为什么敌视民族主义?/冼岩
·用屁股也能想到所谓“香港媒体披露朱镕基私下谈话”是假冒/冼岩
·冼岩:胡锦涛很委屈
·冼岩:博源的精英们为什么害怕“得而复失”?
·刘源进不了“第五代”/冼岩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