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闲话:驳肖鹰“韩寒反智论”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3月14日 来稿)
    
    一、
     (博讯 boxun.com)

    倒韩派主将、清华教授肖鹰直指韩寒反智。在“从张铁生到韩寒:中国文化的主潮是反智”一文中,肖鹰把韩寒与“白卷英雄”张铁生并举,说他们代表了中国文化的主潮。
    
    这种教授的大文,读起来真是苦不堪言,原因大概是我也应该列入肖鹰教授所谓的“反智者”行列吧。
    
    教授文章,貌似气势如虹,实质陈腐空虚,拿腔拿调,是49年后形成的“党八股”的样板。
    把肖鹰教授夹七夹八的高雅文章与社会青年韩寒的“粗痞化”(肖鹰语)的后期博客文章放在一起,判断一下谁更“智慧”、谁更有健全的“理性”,并不需要太高的眼力。
    
    只会写这种又长又臭的“党八股”文章的教授,居然指控能写灵动活泼文章的韩寒是“反智”,真是太有喜感了。
    
    莫非,“智慧”、“知识”就等于陈腐?
    
    二、
    
    肖鹰断言“中国文化的主潮是反智”,魄力很大。
    
    中国主流文化中有“愚民”传统,即孔老夫子的“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而反智却从来不是中国文化的主流(老庄的道家有反智,但这与肖鹰批判韩寒的反智不是一个层次的)。相反,主流文化是“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在有上千年科举取士传统的中国,出身科甲是很重要的,如果不是正统科班出身,官当得再大,也要矮人三份,为同僚轻视的。
    
    这一风流余韵,至今未绝。方舟子、肖鹰们如此鄙视“七门挂科退学的特差生”韩寒,不正是这一传统存在的最好注脚吗?
    
    张铁生者,当年称为反潮流的“英雄”。反潮流者,不是主流,而是逆流也。即使在文革当中,“白卷英雄”仍属逆流。即使权势想扶正为主潮,无奈力不从心,彻底失败。
    
    韩寒引起轰动,正说明其另类乃至异类。正如所谓的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韩寒的价值只是在说明,蜀道虽难,毕竟是一条能走通的路。但世上坦途多多,正常人为什么一定要去走蜀道呢?
    
    那些担心韩寒坏影响的父母,尽可放心。韩寒出道十几年,有几个效仿者?相反每年中考、高考、公务员考试,那次不是赶考者如过江之鲫,浩浩荡荡。象韩寒这样高中退学者不说绝无仅有,也确实是异数,哪有成为主潮的资格?
    
    当下的年轻人清楚得很,韩寒不过是饭后茶余聊天的谈资,而不是效仿的对象。肖鹰教授所谓韩寒的“蛊惑力”,是一个已被十几年历史所证伪的假设。
    
    反智,是中国文化的异数。张铁生一时借助权势成为弄潮儿,有了点主潮的模样,而韩寒却始终是个不可模仿的个体。
    
    
    三、
    
    说韩寒反智,也不是一点没有道理。
    
    比如没有能力、或者没有意愿应付应试教育,导致高一重读,七门挂科的悲剧,
    
    比如说他是文科偏才吧,他偏还不当回事,说自己不喜欢中外文学名著,连中国的四大名著也没有看完。只喜欢那些非主流作家,如钱钟书(当时在民间也算主流),甚至非文学性书籍。还竟然说“文坛算个P,大家别装B”。 全然是一付对圈内人不买账的小流氓态度。
    
    再比如,既然是文人,也有作品了,那就好好写作吧,却去赛车、泡妞,真是太不把作家当回事了。
    
    老实讲,韩寒真是扶不起的阿斗。你好心想给他个名目,树他个“典型”,但这小子软硬不吃,不仅不领情,还公开出来否定。真是塌尽了文人的台,扶也扶不起。
    
    主流无法收编韩寒,这正是肖鹰教授们所苦恼的。
    
    在传统视野中韩寒似乎是“反智”,但只要换一付眼镜,你就可以看到一个真诚、率性、要过自由生活的青年。如果说他“反智”,那也是反依附于权势的“知识阶层”。
    
    四、
    
    据肖鹰教授说韩寒的“反智”表现在韩寒被塑造成“不读书的文学天才”上。
    
    《三重门》出版后,“少年天才”的帽子被戴到了韩寒的头上。如果这时韩寒展示他大量的读书笔记,表示自己如何废寝忘食地阅读中外文学名著,挤进中学生作文中“成功是99%的刻苦加1%的运气”的案例,则韩寒决不会被肖鹰们视为反智的。
    
    但年少轻狂的韩寒居然说不喜欢中外文学名著,连中国的四大名著也读不下去,而写了《三重门》后基本就不读书了。这真是令人痛心疾首呀。这个“不读书的文学天才”,将为青年树立一个什么样的榜样呀。
    
    现在倒韩派,据此已经得出了代笔结论。据倒韩派统计,《三重门》“引用50余部中外学术、文学的历史典籍”,不仅不读书不可能做到,就是一天24小时彻夜读书,也做不到,所以结论是显而易见的,《三重门》不是韩寒写的。
    
    在肖鹰教授眼中,《三重门》“远非上乘之作”,“弥漫着严重的冬烘陈腐”,“严重模仿钱钟书”、没有当代文学的“痕迹”。《三重门》的作者只是一个“书虫式的仿古作家”(肖鹰语),但仍有“巨额知识来源不明”的问题。
    
    我真奇了怪了,当了赛车手的韩寒说自己不太读书(指大部头书,不是不阅读)了,他当年也一定是不读书的吗?引用某部书,一定要全书通读过,而且要完全理解吗?韩寒说他没有通读过四大名著,就是不读书吗?读钱钟书的《围城》、《管维篇》就不是读书?谁规定中国作家必须通读四大名著,并且一定要佩服得不得了?
    
    肖鹰教授通过“不读书的文学天才”这一时空倒错的概念,把韩寒钉在了“反智”的十字架上了。
    
    
    五
    
    肖鹰指韩寒反智的证据之一,是说韩寒宣传“读书无用论”。
    
    我虽然反对“读书无用论”,但也不赞同“读书有用论”。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是最功利的“读书有用论”,肖鹰教授不知是否认同?
    
    二千多年前孔老夫子就感叹“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可见读书之“用”,分别甚大。过份功利的读书目的并不合圣道。培根式“知识就是力量”,孔子式“朝闻道,夕死足也”,才是我们“读书有用”的正途。
    
    说韩寒宣扬“读书无用论”,鼓励青少年不读书,那真是很冤枉的。
    
    因为韩寒是个写书的人,而且出版了好几部书,如果韩寒真提倡“不读书”,那他为什么要写书并要出版书呢?这明显与他的利益背道而驰,颇有自断生计之虞呀。
    
    所以就韩寒是个写手而言,他就不可能鼓励不读书。他可能说读某类书无用,最狂妄说读其他书都无用,但他决不会说读书无用,因为他所写的书,也是书。
    
    
    六
    
    肖鹰教授代笔的指控,是专门针对韩寒早期作品的。而“较同龄作者更为低水平的文学写作能力”的“转青春风格”的文学作品应该是韩寒本人写的,而“从文字到观念上的粗痞化”的“后期博客文章”更应该是韩寒本人所写。
    
    肖鹰指韩寒的后期博客文章“没有提供任何独特的思想和见解,在知性层面传达的只是常识”,这个评价我同意。但在中国这个神奇的国度,宣讲“常识”是最困难的事,原因大概就是肖鹰教授这样的高雅智者太多,所以“常识”总处于“遮蔽”状态,很有必要讲。但因为常识仅是常识,要讲好,讲得别人爱听爱看,也真不容易。老实讲,我对早期的韩寒是一点不佩服的,但对写杂文的韩寒是颇佩服的。那种风趣、灵动、指东打西、插科打诨,虽然离鲁迅的杂文境界还远,但在中国当今的写手中,韩寒也许是离鲁迅风格最近者之一吧。
    
    如果肖鹰教授能抛弃他的学究腔,写出哪怕一篇如韩寒式幽默而灵动的文字,我也会向他表示佩服的。
    
    那么,作为书写常识的意见领袖的韩寒,怎么又反智了?据肖鹰教授说:“不读书的天才韩寒能成为意见领袖”是因为“社会批评理性被媒体传播逻辑取代或操控”,也就是说“不读书的韩寒”成为意见领袖,本身就是反智。
    
    肖鹰教授还从韩寒粉丝的“反智”,倒推出韩寒反智。他说韩寒粉丝对他的“无条件忠诚和捍卫”,“对韩寒的异议者总是给以网络暴力围攻”。韩寒粉丝的具体表现我不清楚,但既然是粉丝,有些狂热是难免的。至少在猫眼,挺韩派的言论总是相对理性,而且很少粉丝,而倒韩者则污言秽语极多。但即使韩寒的粉丝表现有所不堪,这也要韩寒负责吗?肖鹰教授大概没有那么多粉丝,所以少见多怪,但也可以问问方教主,他有没有义务为他的粉丝的劣等表演而负责呢?
    
    
    七、
    
    最可笑的是肖鹰教授指责韩寒在回应“质疑”中“霸道、蛮恨(蛮横,为教授先生改一个错别字,如果这事发生在韩寒身上,教授先生不知又要得出什么结论了)和前后矛盾”。
    
    至少肖鹰教授承认:“粗痞化”的韩寒后期杂文是很符合“不读书”的韩寒身份的,是没有“代笔”嫌疑的。而麦田指控的恰是博客文章的“团队创作”,对于这样的无端指控,我觉得韩寒的反应已经很绅士了。如果同为教授的孔和尚,恐怕三十个“妈”都送过去了。但对于北大教授的“三妈”,肖鹰教授从来没有批评过,却评论社会青年韩寒相当绅士的回应为缺少“文明见识和心胸气度”,这个标准也未免太奇怪了吧。
    
    韩寒面对“质疑”(其实是诬陷)的态度真是太好的。晒原稿、晒私信、晒病历,不断答疑。虽然不太明智,但态度是绝对好的。而相比较方舟子呢,面对抄袭的明确指控,他又是什么态度呢?刘菊花呢,面对论文抄袭90%的明确指控又是什么态度呢?
    
    批评韩寒的起诉为“放弃理性反驳质疑,合理自我澄清的机会”的同一个肖鹰教授,却公开写文章反对对刘菊花论文的审查。虽然刘菊花也“始终敌视质疑,甚至以诋毁污辱质疑者人格的方式回应质疑”,肖鹰教授却要百般维护,这又是为什么呢?
    
    双重标准、前言不搭后语、左右互搏、自打耳光,这就是“智慧”的肖鹰教授显示给我们的“文明见识和心胸气度”。
    
    肖鹰教授说“今天面对质疑的韩寒始终在为13年前的真相撒谎”,也就等于说韩寒是骗子了。,那么既然已经断定韩寒是骗子,还有必要苦逼骗子开口吗?骗子的话你就能相信?
    
    这种预设罪状,逼人自证清白的把戏,肖鹰教授玩得挺溜呀。
    
    提醒肖鹰教授一句,《质疑鲁迅》一文并非“无主”, 此文是在猫眼看人首发的。原作者把鲁迅作为最不可能受代笔怀疑的人。他的“质疑鲁迅”,无非是运用方氏质疑大法,说明方氏质疑大法构陷的实质而已,没有质疑鲁迅的意思,也没有把韩寒比作鲁迅的意思。我当时还提醒此文作者,鲁迅在猫眼不受待见,容易让别人以为他真要质疑鲁迅,当时此文作者还很惊讶地问鲁迅不受待见的原因何在。
    
    
    八、
    
    肖鹰教授最后预言了“网络的文明和理性开发”。“不读书”的韩寒要退位,方舟子“所代表的学者和文化人士”将上位,当然也包括这位肖鹰教授。他乐观地认为这是“中国网络文明进步的证实”。
    
    我却没有信心。因为文明和理性的代表,总应该有起码的感受性吧,但从肖鹰的这篇大作中,我只看到预设结论后的倒推。前后矛盾、自设标准、双重标准,真是举不胜举。这种文章明显透着前现代的有罪推定的观念,与自证清白的逻辑,一点也不“文明与理性”。
    
    大多数学者还具有基本的感受能力,所以他们能体悟到韩寒杂文的魅力,但肖鹰教授无疑是那后宫中的太监,对于遍地的美女一无所感,而且要奇怪为什么他们觉得这些是美女。别人告诉他这个美女是瓜子脸,所以美,另一美女是柳叶眉,所以美,于是肖鹰教授就按图索骥,所以他找到的美女往往是丑女,原因就在于缺乏真正的审美感受力。
    
    如果一个人丧失了本能的美丑分别能力,试想会是一番如何可笑的光景。拿着一把尺子,说美女的眼睛应该几公分长,嘴巴应该几公分宽,鼻子应该几公分高,这样能鉴别出美女吗?
    
    所以我对肖鹰教授们把持下的网络是一点信心都没有的。
    
    
    九、
    
    方舟子真是一个大人物。据通时务的人说,大人物与小人物的区别在于:小人物关注别人在做什么,而大人物是被别人关注在做什么。按这样的标准,方舟子每日言论在网上都有归纳总结,颇类似于古代皇帝的起居录,确是大人物无疑了。
    
    我不是方舟子的粉丝,没有兴趣关注方舟子的微博,虽然现在正在与方舟子“对垒”,按照中国知彼知己,百战不殆的古训,我似乎有追看方舟子微博的必要,但奈何兴趣缺如。要不是这些“方子起居录”之类的东西,我真不知道方舟子最近的动向。
    
    最近方舟子言论中最有喜感的是,3月9日方舟子在微博中指清华学生拥韩反智,惊呼“清华也有那么多学生崇拜一个七门挂科退学的特差生啊?真是反智无所不在”。同时赞某地铁阿姨的挺方言论,评价道“水平比围攻肖鹰教授的那些清华学子强”。
    
    地铁阿姨,其真实身份不明,也许是“方舟子”这样的海归博士也未可知。但从引文来看,方舟子显然是把地铁阿姨定位为普遍民众一类,所以才会感叹地铁阿姨水平比清华学子高。
    
    但是方舟子这么一“叹”,就叹出了问题。
    
    说地铁阿姨(普罗大众)水平比清华学生(社会精英)高,这是明显的反智主义的言论。一般人可以这样说,但追随肖鹰教授反“反智主义”方舟子决没有这样说的权利,否则就是自打耳光。
    
    关于方舟子与肖鹰们的双重标准,左右互搏、自打耳光的事,我们已经说得不要再说了。但是他们屡屡重犯,真怀疑他们自诩的“智”在哪里。
    
    
    十
    
    写到这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毛时代所谓“活思想”者,那就是:方舟子找韩寒打假真是找对了。
    
    我也曾经说过韩寒将是方舟子的滑铁卢,必将导致方舟子打假的信誉破产。但现在看来,我是太幼稚了。
    
    宗教都讲“奇迹”,正是在貌似不可能的事件中,才会受到最广泛的关注,才能获得教主般的信仰。
    
    曾经在一部社会心理学的书中读到过这样一个例子:美国有个地下的神秘宗教团体,声称世界末日即将来临,在某时某刻地球毁灭,只有加入他们的教会才能得救。当时一位学者冒充信徒混进了这个宗教团体,进行参与式观察。他发现正是因为教宗如此公然大胆的预言,使信徒队伍迅速扩大。因为一般人也认为,如果教宗不如此确信,他如何敢这般预言。在声称地球毁灭的那一天,教徒们都聚焦到教堂中,等着他们得救的那一刻。当然,那一刻确实到了,但什么奇迹也没有发生。更出乎学者意料的时,当教宗的预言破产后,那些因教宗的胆大妄为的预言而加入的信徒不仅不离开,他们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解释预言破产的原因,而且成为更虔诚的信徒。这一宗教团体不仅没有崩溃,而且更加团结。
    
    学者提出了一个社会心理学的解释,当人们狂热地投入到一件事件中时,即使最后的结果证明了他们是错误的,他们也不会接受,因为这意味着否认自己,人们更愿意找理由来使人觉得他们是一贯正确的。
    
    我极佩服那位教宗的胆大妄为,他敢以一件可以被证伪的事来预言。
    
    但读过《圣经》的人都知道,这位教宗所玩的也不是什么新花样。耶稣当年曾指着一座山说:如果你真信,那么你就能让山移动。《圣经》中有许多奇迹,什么处女生子呀,什么死后复活呀,不信者以此为基督教虚妄的证明,而信者却以此为基督教神圣的证明。
    
    现在我相信,方舟子打韩寒,不管打对打错,都会奠定他领袖的地位。
    
    (完)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22122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曹长青:挺韩公知们,请帮韩寒一把!
·韩寒与廖祖笙的幸运与不幸 /徐沛
·道德法庭对韩寒造假案的审判书
·曹长青∶从韩寒事件看真实的价值高于意识形态
·曹长青:韩仁均给韩寒代笔多少?
·逻辑与韩寒逻辑/杜君立
·忽悠的原理和技巧——以对韩寒《求医》一文的分析为例
·曹长青:要做韩寒的兵马俑吗?
·支持韩寒,支持一个非我族类/李海鹏
·裤裆里捉俩蛋 韩寒父子没得跑
·语文老师眼中的韩寒被咬/老才
·韩寒与雷锋:两个假货
·李钟琴:勘破韩寒“代笔”门/李钟琴
·善变的韩寒/独光达
·从张铁生到韩寒:中国文化的主潮是反智 (图)
·也过一把考证瘾--方舟子和韩寒共同的错误
·曹长青:韩寒是石头,不是金子
·韩寒把上海文艺出版社推进了油锅/何哲
·“韩寒”是谁?/老愚
·韩寒:我觉得我的屁股是干净的
·焦点之外看韩寒
·差生韩寒:这世上写文章李敖第一我第二
·钱钟书去世后韩寒对全班宣布:以后世上写文章 我第二 (图)
·韩寒懊恼论战回应得不好:表现似猪让朋友们失望 (图)
·韩寒最新博客文章呼吁中国直选市长
·韩寒受中宣部禁令保护 “韩五毛”之说得到确认
·韩寒删另一神秘被告集中诉方舟子 不希望累及普通网友
·方舟子称韩寒“代笔”官司胜负无碍打假
·《质疑鲁迅》网络蹿红 学者:光恶搞鲁迅帮不了韩寒 (图)
·《咬文嚼字》考察方舟子韩寒文史水平:方严谨韩犀利
·韩寒以调整内容为由从法院取回诉方舟子材料 (图)
·韩寒:我这次有些失态 其父:请“还我清白”
·上海普陀区法院正式就韩寒诉方舟子案立案 (图)
·韩寒父子就新概念一等奖系作弊言论再次起诉方舟子
·韩寒正式起诉获法院证实 称退出口水战
·韩寒"代笔门"谢幕词感动网友:我不在任何神坛
·韩寒论战收笔 称口水战毫无意义
·上海普陀法院:已收到韩寒诉讼材料 7个工作日内答复
·韩寒、方舟子、罗永浩与麦田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