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俄国革命史》句读(七之下)/王澄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3月14日 来稿)
    
    《俄国革命史Trotsky’s History of The Russian Revolution》
     (博讯 boxun.com)

    我们为什么要学习托洛茨基的《俄国革命史》?我们问自己一个问题:列宁和托洛茨基为什么可以发动起人民革命,我们为什么还不行?
    
    下面是小组讨论纪要,【】中是托洛茨基的原文。
    题目:第七章 五天(1917年2月23日至27日)
    
    【士兵在那几天的感情虽没有工人的那么积极,但并不较为浅薄。让我们再记一记吧:卫戍军主要是由那些各有几千名的后备营组成的,他们已被决定调上前线去补充队伍了。这些人,大多数是一家之父,在这战争业已失败,而国家已经破产的时候,将要走进战壕。他们不愿战争,他们心想回家,要回到田场去。他们很知道宫廷里干些什么,他们对皇朝并没有丝毫依恋,他们不想跟德国人作战,更不愿跟彼得堡的工人作战。他们仇视首都的统治阶级,这阶级在战争的时候享乐。】
    
    小组讨论:没有哪一个武警和军人生活在人类社会之外。我们相信所有的普通武警战士和普通解放军官兵都从心里仇视共产党。这次中国革命的任务之一就是推倒1800年的皇权统治,专制统治的国体,她将给13亿中国人带来新生。
    
    【把士兵这种深刻的而还不曾公开暴露出来的革命的不满之情,变成为公开的哗变行动,或者至少在第一时期变成为哗变性的抗命行动,——这就是任务之所在。】
    
    小组讨论:把军队里不曾公开的不满情绪变成公开的哗变行动,是任务所在,但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跟他们在一起的,还有女工,妻子,母亲,姊妹,爱人。是的,正是在这个时候,人们这样地常常在角隅里窃窃私语:“但愿大家在一块儿……”在这极度痛苦的时机,在想起行将来到的那一天而感到难堪的恐惧之时,士兵们对那些强迫他们当刽子手的人怀着闷郁的仇恨,这时在营房里响出了公然愤怒的第一声,而在这些声音——总是无名氏的声音——中,整个营房带着一种轻松与狂欢之情认识了自己。罗曼诺夫皇朝崩溃那一日的太阳,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中升出了大地。】
    
    小组讨论:游行的人民群众中就有武警和军人们的亲人,这才是最有可能产生策反的力量。
     
    【最先哗变的是伏伦加斯基团的士兵。早在晨间七时,一个营长便打电话去惊扰哈巴洛夫,以便报告他一个消息:教导队,亦即特别想赖以从事镇压工作的部队,拒绝出营,它的队长被杀,或在军队的前面自杀;不过第二种说法马上被否认了。】
    
    小组讨论:拒绝出营是武警和军队非常明智之举。
    
    【在27日早晨的数小时内,工人们所设想的暴动任务的解决,比实际上的解决期要无限的远些。更确切些说,他们以为这任务差不多还完全留在前面,而其实那时它的十分之九业已落在后面了。工人对营房所施行的革命压力,与业已完成的士兵上街的革命运动适相符合。在这一天的过程中,这两股有力的洪水汇合在一起,以便把那一所旧建筑开始漂去屋顶,其次推倒墙壁,再次毁坏基础,终于把它冲洗得无影无踪。】
    
    小组讨论:当军队和武警倒向人民群众一边的时候,中共反动政权开始断气,生命只剩几个小时了。
    
    【胜利的喜讯前后相继传来:自己的装甲车出现了!上面插着红旗,它们在各区向一切尚未投顺的人们施行威吓。现在再不必在哥萨克的马肚子的下匍伏了。革命已经全身地站立起来了!】
    
    小组讨论:“自己的装甲车出现了!上面插着红旗”,“ 革命已经全身地站立起来了!”
     
    【在这团之后派出的几连人,也消失得无影无踪。那将军开始在宫殿广场之上编组后备军,但“没有子弹,而且也无从获得”。这一切都是从哈巴洛夫在临时政府调查委员会上所作的真实口供中摘引来的。究竟用以镇压暴动的队伍弄到哪里去了?这是不难猜度的:他们一经出发,马上就沉没在暴动中了。工人,妇女,小孩,哗变的士兵,从四面八方围绕着哈巴洛夫的队伍,或者把他们当作自己人,或者拼命使他们变作自己人,不让他们走其他任何道路,只有跟这广大无垠的群众走在一起。要想和这密集的,业已无所忌惮的,无有竭尽的,无孔不入的群众斗争,那是很少办法的,正好像在面糊堆中舞剑一样。】
    
    小组讨论:游行的每一个人都要把做好武警和军队的工作放在一切工作的首位。不需要指导的,随时随地的,自发的,有效的,及时的去做武警和军队的工作。89年六四时我们已经练习过。
      
    【这是一个粗野的视觉上的错误。混乱只是表面上的。在这些混乱现象的下面,进行着一种群众围绕于新轴心的不可抗御的结晶运动。这不可计数的群众还不曾明白地规定出他们所要的东西,但他们对于那所不要的东西,却怀着一种极度仇恨。在他们的背后是一种不可收拾的历史的雪崩。向后回去的道路是没有的。纵使有人驱散了他们,那么他们又会在一小时后重新集合起来,而第二次打岸的浪涛,将比第一次更凶狠与更加流血。】
    
    小组讨论:托洛茨基的这段话是对群众运动的精辟描写。不是智者看不到那么深刻。
     
    【27日向晚时,士兵,工人,学生与市民连绵不绝地涌到陶立特宫去。在这里,他们希望找到那些什么都知道的人——去获得消息与训令。军火从四面八方一抱一抱地拿进宫来,贮藏在一个业已变成兵器库的房间里。夜间,陶立特宫里的革命司令部开始办公。它派出队伍去保卫各个火车站,派出斥堠哨到任何可能发生危险的去处。士兵们热心地,毫无怨言,虽然是极其纷乱地,执行着新政权的命令。只是他们每次都要求一道书面的命令罢了。】
    
    小组讨论:人民对于新政权抱有热情。
    
    【革命开始搜索敌人。全城在捕人,“专横地”捕人——以后自由派人士会责备着说。但是整个革命就是专横的。一批批被捕的人给押解到陶立特宫来:枢密院院长,一些大臣,秘密警察的侦探,“亲德派的”伯爵夫人,整批的宪兵长官。有几个大官,像泼老讨包包夫,则自己跑来自首,因为这里反而比较安全。“厅堂的四壁,以前回响着赞美绝对主义的歌声,现在却只听见啜泣与叹息了,”那位伯爵夫人恢复自由后这样写着,“一个被捕的将军无力地瘫坐在近旁的椅子里。几个国会议员殷勤地献给我一杯茶。将军被震撼到灵魂的深处,激动地说道:‘伯爵夫人呀,我们眼见着一个大国家的死亡!’”】
    
    小组讨论:大革命后,对于中国共产党的审判不是一件小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当家家拿出血衣的时候---
    (全文完)
    
    (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2012年2月25日参加讨论的有,全委会主席王军涛,美国委员会主席宋书元,还有张玉红,陈立群,董成,吕岩,刘路,顾笑颜,陈涵涛,李程乾,吴桂森,张开利,吴红花,黄巧月,陶红波,周青秀,耿倩,石恩晓,张成亮,段秋明,于磊,冯荣洽,张万哲,邢星,张寿凤,范奉涛,王澄。)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19406121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俄国革命史》句读(七之中)/王澄
·王澄:阿奎那的本性法/视频
·王澄博士在全委会的演讲 (图)
·中国人为什么没有天理?/王澄
·中共违反“天理”/王澄
·杜威思想和中国人的弱智/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七之上)/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六之下)/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六之中)/王澄
·王澄:《中华民族四重智障》辅导课/视频
·(美国)中国民主党人对中华民族的全面否定/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六之上)/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五之下)/王澄
·胡适当年西学不足,耽误了中国人/王澄 (图)
·《俄国革命史》句读(四)/王澄
·孔孟之道和阿奎那的本性法之比较/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三之下)/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三之中)/王澄
·王澄写给中国哲学界的信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