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希望薄熙来不要做狗熊/右志并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3月11日 来稿)
    在中国改革派都不会有好下场,清末的六君子因改革泪洒刑场;即使握有重权的邓小平也不得不用腐败换取保守派对改革的认同,反过来他又反对新的变革,而赵紫阳胡耀邦因改革引火烧身,革官软禁郁闷而死。
    
     这种历史现象是中国传统政治的必然结果,正是因为“宁可亡国于腐败也不丧权于改革”,使中国社会总在历史发展的关键时刻发生戏剧性的悲剧。“王立军事件”明显是一种政治陷害。利用人的污点诱导你再犯错误,迫使你犯罪。 (博讯 boxun.com)

    
    而薄熙来面对针对自己而来的政治陷害,所采取的态度实在不让人满意,想明哲保身反面会身败名裂,没有勇气揭露事件真象,公开表明自己的真实态度,而是委曲求全于对手,走官场用权谋抺平此事,给人的感觉薄不是枭雄而只是一个奸雄,这样的做法也违背了他自己为改革不成功则成仁的初衷。
    
    想一想前苏联高官叶利钦在历史的紧要关头,走向街头,站在坦克上振臂高呼的感人场面激荡出民众压抑胸中多年的正义感,没有这种可歌可泣的壮举也换不来民主改革的成功。
    
    应该承认薄熙来是当今政界最优秀的政治人物,即使他是一个再出格的人,但也不可能使薄突破这代人所固有的时代局限,如果把这种局限性说成是中国社会的现实也不使然,排除政治资本的包袱不谈,时代烙印可能也是重要成因。回想“六四”,在戒严部队中,有多少年青战士反戈,与学生站在一起反腐败反专制,这些70后出生的战士不认同专制者的权威,他们的出格行为也是必然的。
    
    中国体制内的改革为什么不会成功,主要原因在于中国的民意没有真正形成震慑威力,不舆论开放,不废除特权,当权者是不会改革的,他们会要永远摸着石头过河。没有街头改革,就不会有政坛改革。
    
    薄熙来创建的重庆模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不管他的政敌怎样搞臭薄,但薄赢得了民心,没这个无形的政治资本的支持,薄不会有今天。我希望薄能走得更远些,走宫庭路线,可使薄颐享天年,也断送了薄的政治理想,也验证了反对者的正确“薄是个野心家,改革为谋取高权”。薄也可走另类道路,树起公开公正的旗帜。薄是一个聪明人,面对现实私利与历史荣誉,他会痛苦地决择。
    
    在历史上做英雄做狗熊的人都有,不知薄公想做什么!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219406121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薄熙来会更加坚强/右志并
·从邓小平的帝王之尊到薄熙来的事过境迁/右志并
·中国正式进入软独裁时代/右志并
·共产党想要不垮台,必须接受“妥协”/右志并
·汪洋的民主有点血/右志并
·左右之争中国理论认识发展的癌症/右志并
·我不希望薄熙来能拿到诺贝尔和平奖/右志并
·薄熙来上位只能走政治改革之路/右志并
·薄熙来上位能否推动政治改革/右志并
·薄熙来政治野心是平庸贪官的软肋/右志并
·胡锦涛上位窝囊,下位能否潇洒?/右志并
·左的解析看重庆/右志并
·薄熙来智慧,胡锦涛平庸无能/右志并
·胡锦涛裸退和差额选举应成为十八大的亮点/右志并
·看薄熙来的亮点智慧/右志并
·不给胡锦涛恋栈权力的机会(二)/右志并
·不给胡锦涛恋栈权力的机会,习近平为法制要顶天立地/右志并
·“团派”是何方神圣/右志并
·为什么要支持薄熙来/ 右志并
博客最新文章:
  • 台湾小小妮花蓮很遠、美國很近
  • 谢选骏香港居民就是废青与暴徒吗
  • 台湾小小妮農家院
  • 谢选骏谁从香港抗议中受益最大
  • 徐文立贺信彤徐文立:为钟闻兄《审判毛泽东》代序
  • 谢选骏共产党中国人不是中国人
  • 台湾小小妮遙橋古堡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黑警
  • 谢选骏共产党中国人不是中国人
  • 倪玉兰的博客这个问题绝对能挑战你的高智商
  • 谢选骏共产党里的好人
  • 吴倩你们的耶稣:你们求就会得到。要是保持沉默,三缄其口,我
  • 穿越精神的戈壁现今福音事工的进路与承传
  • 谢选骏港督就是共产党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无相思维
  • 陈泱潮大兵壓境,香港人民2019與神同行英雄樂章三部曲
  • 高洪明支持中央及港府确保香港一国两制下由乱到治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