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本拉登之死看《韩非子》的“备内”思想/谢选骏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3月11日 转载)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一、本拉登被自己的众妻妾出卖
     (博讯 boxun.com)

    英国《独立报》说,拉登被曝死前已经被迫“退休”,并因众妻争宠而遭到出卖。
    
    本拉登,是基地组织的首领,被指为美国2001年“911袭击事件”的幕后总策划人,并被放在美国联邦调查局通缉名单的首位,被广泛认为是“世界上最大的通缉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拉登一直被普遍认为藏身于阿富汗与巴基斯坦边境一带。2011年5月1日晚,拉登被美国海豹突击队在巴基斯坦境内击毙。
    
    综合媒体2012年3月8日报道,巴基斯坦退休军官卡迪尔(Shaukat Qadir)近日披露称,他一直在独立调查拉登(Osama bin Laden)被击毙的真相,借助与军方的联系,他罕见地获准进入拉登被击毙时居住的大宅,并且获得了拉登最年轻妻子阿迈勒(Amal)的审讯记录。此外,他还采访了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官员和一些“基地”组织成员,逐渐将拉登在阿伯塔巴德(Abbottabad)与世隔绝的生活勾勒出来。
    
    卡迪尔称,在拉登被击毙前,“基地”组织已经强迫他从领袖位置上“退休”。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拉登已经被自己一手创建的组织隔离,他还接受了这样一个事实:自己某一天可能被某个亲近的人背叛。拉登当时被三个争吵不休的妻子围绕,最终他最年长的妻子卡伊里哈(Khairiah)因为不满他对最年轻妻子阿迈勒的偏爱出卖了他。
    
    根据阿迈勒的证词,卡伊里哈是2011年初到达阿伯塔巴德的,当时拉登和他最宠爱的妻子阿迈勒住在同一间卧室,卡伊里哈对此十分不满。阿迈勒等人都认为,卡伊里哈最终出卖了拉登,或者至少早已有此打算。而拉登也已经接受了会被身边人出卖的命运,因为当时疾病缠身的他将死亡视为一种解脱,他甚至曾劝说除卡伊里哈以外的两个妻子带着孩子离开,但是他们拒绝离开他。
    
    
    二、本拉登没有读过《韩非子》
    
    本拉登被自己众妻妾出卖的新闻,使我想起了《韩非子》“备内”思想的教训。所谓“备内”,就是“防备内部威胁”,尤其是防备来自家庭内部的威胁。
    
    韩非(前280——前233年)告诫帝王说,妻子很近,孩子很亲,但即使如此也是无法完全信任的,因为任何人都为自己,都会为自己来算计你。所以世界上的人,彼此都不能信任。
    
    在《韩非子》五十多篇著作中,第十七篇《备内》专门阐述了这一思想,其余各篇也略有散见。
    
    《备内》篇指出:
    
    君主的祸患在于相信别人。相信别人,就受到别人控制。臣子对于君主,没有骨肉之亲,只是迫于权势而不得不侍奉。所以做臣子的,窥测君主的意图,没有一会儿停止过,而君主却懈怠傲慢地处于上位,这就是世上出现劫持杀害君主事件的原因。做君主而非常相信他的儿子,奸臣就能利用他的儿子来实现自己的私利,所以李兑辅助赵壬最终饿死了主父。做君主而非常相信他的妻子,奸臣就能利用他的妻子来实现自己的私利,所以优施帮助丽姬杀死太子申生而改立奚齐。即使是像妻子和儿子那样亲近的人还不可相信,其余人就没有可相信的了。
    
    再说,大大小小国家的君主,他们的原妻正配所生嫡子做了太子的,还有盼着自己的父君早死的。怎么知道会是这样的呢?妻子,没有骨肉的恩情,宠爱就亲近,不宠爱就疏远。俗话说:“母亲美的,她的孩子受宠爱。”那么与此相反的话,就是母亲丑的,她的孩子被疏远。男子五十岁而好色之心不减弱,妇女二十岁美貌就衰减了。用色衰的妇女侍奉好色的男子,自己就会被疏远卑视,而怀疑儿子不能成为继承人,这正是后妃夫人盼望君主早死的原因。只有当母亲做了太后而儿子做了君主以后,那时就会令无不行,禁无不止,男女乐事不减于先君在时,而独掌国家大权无疑,这正是用毒酒杀人、用勒索杀人事件产生的原因。所以《桃左春秋》上说:“君主因病而死的不到半数。”君主不懂得这个道理,奸臣作乱就有了更多的凭借。所以说,认为君主死亡对自己有利的人多,君主就危险。所以王良爱马,越王勾践爱民,就是为了打仗和奔驰。医生善于吸吮病人的伤口,口含病人的污血,不是因为有骨肉之亲,而是因为利益所在。所以车匠造好车子,就希望别人富贵;棺材匠做好棺材,就希望别人早死。并不是车匠仁慈而棺材匠狠毒:别人不富贵,车子就卖不掉;别人不死,棺材就没人买。本意并非憎恨别人,而是利益就在别人的死亡上。所以后妃夫人、太了的私党结成了就会希望君主早死;如果君主不死,自己权势就不大。本意并非憎恨君主,而是利益就在君主的死亡上。所以君主不能不留心那些利在自己死亡的人。所以日月外面有白色光圈环绕,毛病就在内部;防备自己所憎恨的人,祸害却来自所亲爱的人。所以明君不做没有验证过的事情,不吃不寻常的食物;打听远处的情况,观察身边的事情,从而考察朝廷内外的过失;研究相同的和不同的言论,从而了解朋党的区分,对比通过事实所作曲验证,从而责求臣下陈言的可靠性;拿事后的结果来对照事先的言行,按照法令来治理民众,根据各种情况来检验观察;官吏没有侥幸受赏的,没有违法行事的;诛杀的一定得当,有罪的不予赦免。这样一来,奸邪行为就无处容身了。
    
    徭役多,百姓就困苦;百姓困苦,臣下势力就发展起来;臣下势力发展起来,免除谣役和赋税的人就增多;免除徭役和赋税的人增多了,权贵就富有起来,君主坑害百姓而使权贵富有,就给臣下扩张势力提供了条件,这不符合国家的长远利益。所以说,徭役轻,百姓就安定;百姓安定,臣下就没有大权;臣下没有大权,他们的势力就消灭了;他们的势力消灭了,恩惠就全归君主了。现在看来,水能灭火的道理也够明白的了,然而用锅子把水和火隔开,水在上面沸腾以致烧干,而火在下面却烧得非常旺盛,这是因为水失去了灭火的条件。现在拿治国措施中的禁止奸邪来说,道理比这更加明白了,但执法大臣起了锅子那样的阻隔作用,那么,法律只在君主心里明白,却已经失去了它得以禁奸的作用了。在上古的传说中,在史书的记载里,违犯法律、叛逆作乱而篡权夺位的人,从没有不属于尊贵大臣的。这样一来,法令要防备的,刑罚要惩办的,通常是地位低贱的人,因此百姓感到绝望,无处可去申诉冤屈。大臣相互勾结,串通一气蒙骗君主,暗地里互相要好,表面上相互憎恶,以便表示没有私情。他们互相作为耳目,等待着钻君主的空子。君主受着蒙蔽,无从了解真情,有君主之名而无君主之实,大臣垄断法令而独断专行;周天子正是这样。君主权势旁落,上下也就换了位置;这就是说,君主不能把自己的权势让给臣下。
    
    [
    
    原文如下:
    
    人主之患在于信人,信人,则制于人。人臣之于其君,非有骨肉之亲也,缚于势而不得不事也。故为人臣者,窥觇其君心也,无须臾之休,而人主怠傲处上,此世所以有劫君杀主也。为人主而大信其子,则奸臣得乘于子以成其私,故李兑传赵王而饿主父。为人主而大信其妻,则奸臣得乘于妻以成其私,故优施传丽姬杀申生而立奚齐。夫以妻之近与子之亲而犹不可信,则其余无可信者矣。
    
    且万乘之主,千乘之君,后妃夫人、适子为太子者,或有欲其君之蚤死者。何以知其然,夫妻者,非有骨肉之恩也,爱则亲,不爱则疏。语曰:"其母好者其子抱。"然则其为之反也,其母恶者其子释。丈夫年五十而好色未解也,妇人年三十而美色衰矣。以衰美之妇人事好色之丈夫,则身见疏贱,而子疑不为后,此后妃夫人之所以冀其君之死者也。唯母为后而子为主,则令无不行,禁无不止,男女之乐不减于先君,而擅万乘不疑,此鸩毒扼昧之所以用也。故《桃左春秋》曰:"人主这疾死者不能处半。",人主弗知,则乱多资。故曰:利君死者众,则人主危。故王良爱马,越王勾践爱人,为战与驰。医善吮人之伤,含人之血,非骨肉之亲也,利所加也。故与人成舆,则欲人之富贵;匠人成棺,则欲人之夭死也。非舆人仁而匠人贼也,人不贵,则舆不售;人不死,则棺不买。情非憎人也,利在人之死也,故后妃、夫人太子之党成而欲君之死也,君不死,则势不重。情非憎君也,利在君之死也。故人主不可以不加心于利己死者。故日月晕围于外,其贼在内,备其所憎,祸在所爱。是故明王不举不参之事,不食非常之食;远听而近视,以审内外之失,省同异之言以知朋党之分,偶参伍之验以责陈言之实;执后以应前,按法以治众,众端以参观。士无幸赏,无逾行,杀必当,罪不赦,则奸邪无所容其私。
    
    徭役多则民苦,民苦则权势起,权势起则复除重,复除重则贵人富。苦民以富贵人,起势以藉人臣,非天下长利也。故曰:徭役少则民安,民安则下无重权,下无重权则权势灭,权势灭则德在上矣。今夫水之胜火亦明矣,然而釜鬵间之,水煎沸竭尽其上,而火得炽盛焚其下,水失其所以胜者矣。今夫治之禁奸又明于此,然法守之臣为釜鬵之行,则法独明于胸中,而已失其所以禁奸者矣。上古之传言,《春秋》所记,犯法为逆以成大奸者,未尝不从尊贵之臣也。然而法令之所以备,刑罚之所以诛,常于卑赋,是以其民绝望,无所告诉。大臣比周,蔽上为一,阴相善而阳相恶,以示无私,相为耳目,以候主隙,人主掩蔽,无道得闻,有主名而无实,臣专法而行之,周天子是也。偏借其权势,则上下易位矣,此言人臣之不可借权势。
    
    ]
    
    如果关于本拉登的最新报道是可靠的,那么显然,他没有读过《韩非子》,所以“备内”不够,栽在这个上面了。
    
    
    三、“备内”思想并非《韩非子》专利
    
    秦晖《韩非为真正的性恶论者》一文认为:韩非为真正的性恶论者:
    
    “我们会问,在中外的思想史上,无论在事实判断还是在价值判断上,最彻底的性恶论者是谁呢?照我看,不是霍布斯。因为霍布斯讲的“人对于人是狼”,大家可以看看他的原著,其实首先他讲的只是陌生人之间的关系,陌生人之间通常是自利的,因为他们没什么感情的联系。但是霍布斯从来没有把这个东西推到熟人之间、亲人之间甚至骨肉之间。霍布斯从来没有说过,妻子对于丈夫是狼,儿子对于父亲是狼。
    
    可是,我们中国有的思想家的确就是这样说的。这位思想家就是毛泽东非常崇拜的先秦法家的代表人物韩非。韩非在他的著作中就专门讲过,专门教导、告诫当时的人,实际上是告诫当时的帝王。因为《韩非子》这部书本来就是给帝王看的。我国历朝历代,都不提倡老百姓看韩非。这个《韩非子》写的是帝王自己看的东西。
    
    ……
    
    老实说,把性恶论作为一种事实判断,推到至亲骨肉之间,就我有限的阅读而言,还没有看到过第二个人。在西方,我没有看到这样的理论。霍布斯也不是这样的。”
    
    秦晖在这里把“备内”思想当作《韩非子》的专利了。
    
    不过,这是错的。
    
    例如《圣经·旧约·弥迦书》(Micah)第七章就明确宣告了“备内”思想说:“不要倚赖邻舍;不要信靠密友。要守住你的口;不要向你怀中的妻提说。因为,儿子藐视父亲;女儿抗拒母亲;媳妇抗拒婆婆;人的仇敌就是自己家里的人。”
    
    其前言后语援引如下,以免断章取义的嫌疑:
    
    “哀哉!我好像夏天的果子已被收尽,又像摘了葡萄所剩下的,没有一挂可吃的;我心羡慕初熟的无花果。地上虔诚人灭尽;世间没有正直人;各人埋伏,要杀人流血,都用网罗猎取弟兄。他们双手作恶;君王徇情面,审判官要贿赂;位分大的吐出恶意,都彼此结联行恶。他们最好的,不过是蒺藜;最正直的,不过是荆棘篱笆。你守望者说,降罚的日子已经来到。他们必扰乱不安。不要倚赖邻舍;不要信靠密友。要守住你的口;不要向你怀中的妻提说。因为,儿子藐视父亲;女儿抗拒母亲;媳妇抗拒婆婆;人的仇敌就是自己家里的人。至于我,我要仰望耶和华,要等候那救我的神;我的神必应允我。”
    
    《弥迦书》是先知弥迦的作品,先知弥迦和先知以赛亚生活在同一时代,大约在公元前750——680年,比韩非子要早四五百年。所以,并非“没有第二个人”具有备内思想,而且这个人比韩非子还早。《圣经》作为“西方”文明的来源之一,不能说见于圣经的思想不算是“西方”的吧。
    
    再者,《弥迦书》的备内思想不是孤立的,一直绵延到了《新约》。
    
    《马太福音》(Matthew)第十章说:“你们不要想我来,是叫地上太平。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因为我来,是叫人与父亲生疏,女儿与母亲生疏,媳妇与婆婆生疏。人的仇敌,就是自己家里的人。爱父母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爱儿女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不背着他的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配作我的门徒。得着生命的,将要失丧生命。为我失丧生命的,将要得着生命。”
    
    《路加福音》(Luke)十四章:“人到我这里来,若不恨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门徒。凡不背着自己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能作我的门徒。你们那一个要盖一座楼,不先坐下算计花费,能盖成不能呢?恐怕安了地基,不能成功,看见的人都笑话他,说,这个人开了工,却不能完工。”
    
    这些言论,按照秦晖教授的看法,到底是性恶论的呢,还是性善论的呢?
    
    韩非真是“最彻底的性恶论者”吗?
    
    当然,韩非不算“最彻底”的性恶论者。
    
    不过,韩非思想毕竟和圣经不同。因为韩非主张自己作主、自己申冤、自己备内;而圣经却把这一切的权柄交给了耶和华上帝。但我们现在的研究却不能据此就得出片面的结论说“把性恶论作为一种事实判断,推到至亲骨肉之间,就我有限的阅读而言,还没有看到过第二个人。在西方,我没有看到这样的理论。”
    
    说完了秦晖教授,回过头再去看本拉登同志,他不仅没有读过《韩非子》,连圣经也没有读过,不仅没有读过新约,连旧约也没有读过。
    
    孙子兵法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本拉登不读圣经,也就无法了解自己一心要打倒的对手,结果不得不走向了失败。
    
    如果本拉登读了圣经,知道自己的老婆可能比美国的突击队还要危险,他至少不会以如此窝囊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谢选骏全集:
    
    http://xiexuanjun.blogspot.com/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0810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警惕美联储的社会主义倾向
·谢选骏:德国主导的欧盟不再是欧盟
·巴菲特学毛泽东死不退休/谢选骏
·谢选骏:这是中共救亡图存的最后法宝
·谢选骏:Google 不是一个完整的搜索引擎
·谢选骏:第三中国论第二篇
·谢选骏:中国要对美国进行社会主义改造
·谢选骏:《第三中国论》第一篇
·连环杀手的教养/谢选骏
·谢选骏:佛朗哥道路能解中国死结吗
·谢选骏:网络自由是全球政府的基础
·谢选骏:韩寒杀父还是父杀韩寒?
·谢选骏:苹果公司的乔布斯生前涉嫌违法犯罪
·谢选骏:社会主义入侵美国企业
·毛泽东是潘金莲的好学生/谢选骏
·解龙:环球时报跟谢选骏先生鹦鹉学舌
·谢选骏:全球政府的雏形正在金融危机中出现
·谢选骏:伊斯兰主义正在瓦解
·谢选骏:蔡英文终于承认了南北朝理论
·《南风窗》揭露孙中山卖国得罪了谁?/谢选骏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