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冼岩:反对中国民主化的三个理由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3月09日 来稿)
    首发
    我承认民主(以自由选举为标志)是普世价值,我也相信中国将来会走到这一步。但是,我反对中国在现阶段推行民主化政治改革,理由有三:
     (博讯 boxun.com)

    一,由于中国社会积累了太多矛盾,尤其是民间对政府、对政权的不满,一旦开放民主程序,权力结构从由上到下建构转换成由下到上建构的过程,必然会引发一种“天下大乱”。这种“大乱”,极可能打断正常的社会和经济秩序的有效运转。由于中国人口太多,可以保障基本生存的自然生态系统极其脆弱,一旦发生“大乱”,其惨烈程度,绝非当年俄罗斯以及南美、东南亚一些国家转型时期可比。正由于“乱”的代价太大,在没有找到避免大乱的有效操作方案以前,不宜轻启民主化进程。那种为了某种理念、主义,而置亿万人实际生活甚至生命于不顾的实验,中国人已经没有必要再去尝试了。
    
    二,中国的这个体制、这个政权现在还有效率。无论是从经济增长还是社会秩序的角度衡量,在当今世界,中国都可名列前茅。一旦开始民主化转型,在新的效率机制没有建立起来之前,原有的效率必定会失去,而且还可能遭受前面所说的动荡之险,可说是未见其利,先蒙其弊。虽然民主本身就是一种独立的、值得追求的价值,但民主并不是一切,仅此一得不足以弥补前面几失。
    
    更重要的是,从国际竞争角度而言,中国现在确实处在关键时期:挺过经济转型这一关,中国就真正站稳了,可以稳居于世界强国之林;挺不过,不但前功尽弃,还可能被一路挤压到底。如果后一种情况发生,不知道中国的国力、国民的生活将跌落到何种地步?中国又什么时候才能再等到下一次崛起的机会?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因此,在此关键时刻,中国决不能自乱阵脚,决不能陷入内耗中不可自拔。邓小平当年强调的“不争论”,对今天仍然有意义;胡锦涛所说的“不折腾”,也可以从这个角度理解。
    
    三,应该看到,现在在官方体制内推动民主使劲最大的,往往是那些臭名昭著的腐败分子。可见,他们所设想的民主,究竟是什么样的民主,那必定是能够保障和扩大他们特殊利益的“民主”。可见,这些人觉得,只要启动“政治改革”,他们就有把握将中国导向他们所需要的“民主”方向——那就是叶利钦时代的俄罗斯,以及南美、东南亚、非洲一些国家一样,完全由权贵和资本掌控的“民主”时代。
    
    如果仅从对民权保障的角度来看,或许即便是那样的民主,也并不一定就比现状更糟,甚至可能还要好一些。但是,对民权的保障不是一切。如果再加上前面所说的损失和风险,为了这可能的一点点改善,就行险一搏,显然不是明智选择。当然,对于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来说例外。
    
    同时,在现行体制下,并不是已经没有改善民权保障的空间。当下中国在寸进方面的积累,有心人不难看到。进一步的积累,需要所有关心民众权益的人,利用网络等新技术手段,坚持不懈地进行努力和抗争。
    
    有人总喜欢说:历史早已证明,在专制条件下,人权不可能有大的改善。这种推论过于简单。两百年前,飞机还不能上天呢——当其他条件发生变化时,结论自然也可能改变。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41940415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冼岩:无须怀疑佐利克欲搞垮中国的用心
·冼岩:吴敬琏,无廉耻?
·冼岩:薄熙来是怎么剥夺重庆人的“幸福感”的
·冼岩:王立军事变后,薄熙来或再出奇招
·乌坎是胡锦涛设定的胡江隔空角力战场,汪洋被绑上战车/冼岩
·广东模式全面破产,重庆模式全面胜出/冼岩
·薄熙来有什么不同?/冼岩
·冼岩:汪洋急了?
·凡美国人都没有资格谈人权/冼岩
·冼岩:中共的文化体制改革还没开始,已经惨败
·冼岩:为什么外资能够掌控中国股市的节奏?
·冼岩:异哉所谓“国企领导任免新规”者
·冼岩:六中全会决议“文化体制改革”之真义
·自由主义为什么敌视民族主义?/冼岩
·用屁股也能想到所谓“香港媒体披露朱镕基私下谈话”是假冒/冼岩
·冼岩:胡锦涛很委屈
·冼岩:博源的精英们为什么害怕“得而复失”?
·刘源进不了“第五代”/冼岩
·胡锦涛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冼岩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