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的控诉(二)/刘振君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3月06日 来稿)
    
    一九六三年六月十二日午时我来到时间,一个新生命的诞生。按照传统的习惯,该家庭应该喜气洋洋。当我呱呱坠地,虽然是一年之际万物复苏春夏交际的黄金季节,可是刘家窝棚却没有一点欢乐气氛。父亲脸上依旧是眉头紧皱。因为父亲是戴着地主帽子的被管制分子。父亲知道,运动来时,他又多了一个恐惧,他怕我今后又会成为贫下中农批斗他的又一个赔偿杀场的靶子。当时,父母曾商量将我过继给出生贫下中农母亲的弟弟。由于爷爷的坚决反对,道出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迫使父亲放弃了将我无偿送人的企图。我就名正言顺的成了刘家在抚顺三家乡的第三代地主阶级的孝子贤孙了。
     (博讯 boxun.com)

    一九六三年,在中国大陆正是伟大领袖毛主席退出一线,东山再起,提出千万不要忘记阶级和阶级斗争的第二个年头,父母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确,从我记事那天起,厄运就伴随了我。一九六八年中国人民在经历了史无前例的大动荡、大分化、大改组的文化大革命后,进入了斗批改阶段。所谓的斗批改就是对我们这些地主、富农、反革命,及中央认为的坏分子、右派分子实行彻底的剥夺一切人生权利。无产阶级群众专政大军,也就是革命干部、革命知识分子、红色军人、工人、农民出生的人组成的非公安人员、非检察院人员、非法院人员。将我们集中起来学习劳动,美其名曰“帮我们脱胎换骨”。分给我的任务就是扫雪。父亲为了不让我冻坏身体,一天早上没有叫醒我,被群众专政大军发现了我还睡在集体住宅地。不由分说,将我从床上拉到外面站住。试想,从温暖的被窝一下子站到雪地,那是什么滋味?冻僵的双脚被寒风撕开一道道的冰口。血没有,但脚象被刀子割一样的痛。这就是贫下中农的台山村二队长对我这个地主孩子脱一层皮肤、换一身新骨的启蒙教育。从此,但启明星还在天空闪烁,当别人还沉浸在甜美的梦中,当雄鸡尚未晨歌时,我和我的父亲却已铲雪在台山乡的大路上。因为是地主崽子,就得比他人更早的经受风霜雪雨的洗炼。那是我六岁。
    
    学校是传到授业解惑的启蒙殿堂,学校是一个人了解、熟悉、融入社会人生的第一课堂,学校是儿童最向往的幸福天堂。哪里书声朗朗,那里歌声嘹亮,那里笑声绵绵不断。同学最亲,老师最好。我相信大多数的人都认同这个观点。可是我上学发萌正处在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发疯的横扫一切牛鬼蛇神阶段。因为我是黑五类子女,理所当然的成了由红五类子女组成的红卫兵、红小兵专政的目标。
    
    攻击我这个另类是一九七二年,那时中国大陆的文革爆炸了最震撼大陆老百姓心灵的事情,写入中国共产党党章的中国共产党的接班人。由于最高副统帅林彪元帅被最高正统帅毛泽东用导弹击落,葬身于蒙古高原的温都尔汗,全国掀起了批林批孔批周公(周恩来)的大批判运动。林彪是乘飞机,又是被周恩来亲自指挥二炮部队甲导弹打下来,是名符其实的空对空。而我们学校的老师XXX认为大批判要落实到单位、人头,不能搞空对空。于是指导红小兵把斗争矛头对准了我班上的黑五类子女。记得是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全班开每周例行的民主生活会。红小兵甲首先站起来说,刘是我们班上的小林彪。红小兵乙和红小兵丙这两位早就坐在我左右的同学就将我押上了讲台。我被他们按下头,双手被往上伸直,接受一个个同学的批判。有的说刘振君伪装积极是为了麻痹革命小将,有的说我爷爷家里还藏有枪支,有的说我爸爸写有变天日记。当我实在经受不住他们这种喷气式飞机长时间的折磨之时,刚一抬头、伸起腰杆之时,就被老师一脚从后踢倒在地。我还没有来得及爬起来,红小兵丁、红小兵寅等等也冲上来对我拳打脚踢。事后,他们告诉我,是老师事先召开了会,宣布必须和我划清界限,批斗会上的态度就是分水岭。当我鼻青脸肿的回到家中,父亲嘴里喃喃的抖着说,儿子,怨你爸爸,我们不该生下你。妈妈抱着我,轻轻的给我擦洗着伤口,安慰我说,认命吧,谁叫你错投了胎,跨入了地主的门槛。望着母亲眼泪像一条线的直往下淌,我强忍着痛,对双亲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才是要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父母听了我的话,更加伤心。我们三人抱成一团,泪水像泉一样的涌。因为是地主,再伤心也不能放声大哭。贫下中农积极分子知道我们痛哭,断定我们又是在想,复辟资本主义,又想反攻倒算。就会吃不了兜着走,就会再踏上一只脚,就是拒不接受改造,就会再一次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清宁,永世不得翻身。学校的斗批政果是将我这个地主崽子扫地出门。“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伟大胜利”是是我这个黑五类的孩子没有幸福的童年,文化大革命的又一硕果是我这个九岁的少年被剥夺了读书的权力。因为是地主的孩子,当然要有更多的磨难。
    
    学校不容我上学,正符合了台山大队贫下中农协会主席兼台山二队长官的意愿。队里又多了一个义工。生产队以优待未成年人改造政策,交给我27只羊喂养。放羊虽然是迎着晨曦出,伴着月亮归。但面对的是动物,不是人白眼。只要把羊管好,我就太平无忧了。离开了与人斗的漩涡,我游弋在鸟语花香的树林边,涉猎于山高水清的自然风景画中,乐得自在,好不愉快!可是好景不长,一九七三年冬天,一只我亲手助产下的羊掉进沟里摔断了腿,由于是我抱着它长大的,当时我也难过得掉下了眼泪。时值文革割资本主义尾巴高潮,我又理所当然地成为破坏生产的典型,在社员大会上成为斗争会上年纪最小的重要角色。结果是一年工分全部泡汤。尽管羊受伤不是我的过失,但在那黑白颠倒的年代,整人是正业。我的罪名是对抗可资本主义尾巴运动,而且是顶风作浪,会上当众宣布撤销了我在中共统治下唯一一次单人的领导职务,从27只羊发展到35只羊的队伍羊司令。紧接着被送入公社的看守所蹲了7天监狱,然后是进了强制劳动队开始没有刑期的服刑。在中共占领下的政治生活、斗争是残酷的,劳动改造是冷酷无情的。我这个不满十岁的孩子干的活是上山给生产队割夹条来卖。任务是每天要交50公斤。采伐这种夹条本身就是一个非常艰巨的活。这种夹条是生长在悬崖峭壁之上,割它必须从山下爬到夹条的根部,用锯条锯断,然后卷成一圈圈。山上荆棘丛生,稍不注意就被刺破手脚,血流不止。每天我和成人一道来回四十多华里的穿行、割条、挑回队。我一个孩子夹在十几个成人的牛鬼蛇神队伍中,感谢叔叔、伯伯们给予了我的多多关照。冬天,他们脱下自己的衣服给我披在身上。盛夏,他们用树叶做成帽子让我顶在头上。山陡,大人们走在小路的外边,用身体挡着我,不让睡意朦胧之中的我摔下山脚。路滑,打扰你们就接过我肩上的担子。幸运的是几年的劳动改造我没有一次因完不成任务而留在山上继续的割条,同财狼为伍与野猪抢食。是因为我有地主父亲的无私大爱。不知多少次,父亲为我攀上山顶为我割条。不知多少回,父亲完成任务返回山里帮我挑担回家。不知多少次受罚,父亲为我顶替受罚。亲爱的爸爸为了保护他的儿子,过早的花白了头,累弯了腰。落下了养老疾病。是父亲让我遇难呈祥,是父亲保护了我逢凶化吉。父亲是山,他为我撑住了压在头上的乌云。父亲是墙,他挡住了中共红色暴风雨对我的摧残。是啊,谁叫台山大队劳改营的爪牙们适得其反呢?他们原本想在同一所地方折磨我们父子,可以更快的使我们屈服,更多的羞辱我们。没想到我们父子彼此相助、相爱、相帮,使它们的如意算盘落空。
    
    人生是变幻的,在沉重的体力劳改中,我逐渐从一个不谙人事的小孩成长为一个标致的帅哥。在我情窦未开的心灵中,一个奇特的念头于心中萌芽。1979年,中共为了延缓他政权的崩溃,推行了改革变良的开放政策。趁村里放松了对我看管的关头,我又翻出了祖辈的木工工具,跟着别的父辈学习木工。在走街串巷的手艺活中,尤显出了我这个地主崽子的聪明才智。此时村中一个姓李的姑娘撞入我的脑中,她也中意了我。正想向我们漫步河岸杨柳树下,憧憬步入神圣大婚殿堂,又遭阶级斗争新动向棒打鸳鸯。贫下中农协会主席的儿子也同时被李姓姑娘迷上。虽然李姓姑娘本意不从,无奈文革余热尚存。在我被革命干部台山村二队队长的儿子纠集武装民警以莫须有的罪看押期间,李美人的父母将她嫁入了生产队长家中。权利大于爱情,因为是地主的后代,导致了我初恋的失败。让我记起了爷爷对我的临终遗言,走,才有出路。打着改革开放的幌子,借外出不要证明的空子,带着家乡在我身上的伤痕累累,我踏上了我自己的三百六十五里路程。
    
     2012年 3月1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719407111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香港居民就是废青与暴徒吗
  • 谁从香港抗议中受益最大
  • 徐文立:为钟闻兄《审判毛泽东》代序
  • 共产党中国人不是中国人
  • 共产党中国人不是中国人
  • 共产党里的好人
  • 港督就是共产党
  • 港督就是共产党
  • 支持中央及港府确保香港一国两制下由乱到治
  • 支持中央及港府确保香港一国两制下由乱到治
  • 香港权贵资本家觉得已经闹够了
  • 香港权贵资本家觉得已经闹够了
  • 中国的大饥荒大杀婴对于科学研究的贡献
  • 中国的大饥荒大杀婴对于科学研究的贡献
  • 中国政治反对派:我的认知和言行
  • L’AVOCATLEPLUSCOURAGEUXDECHINE
  • 博客最新文章:
  • 曾节明“8.19”事件的再反思
  • 谢选骏中国式社会主义军事管理全球开花
  • 李芳敏1440002求你留心聽我,趕快拯救我;求你作我堅固的磐石,作拯救
  • 谢选骏什么是坏政府
  • 台湾小小妮229
  • 胡志伟紀念抗日名將胡宗南逝世44週年
  • 台湾小小妮九命怪貓
  • 谢选骏狗比狼更凶残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浑沌元初
  • 台湾小小妮百旺公園:低碳公🚗
  • 滕彪大陆网军抹黑香港示威者 推特和脸书暂停大量中国帐号
  • 璋㈤夐獜鏂囬泦涓浗璐㈠瘜閮芥槸鍊熸潵鐨
  • 吴倩救恩之母:《拉沙乐特*》和《法蒂玛*》预言要应验的时刻已
  • 谢选骏天才是一种命运
  • 李芳敏1440001耶和華啊!我投靠你;求你使我永不羞愧,求你按著你的公
  • 张杰博闻大陆民众告香港同胞书
  • 徐沛兩岸關係的實質
    论坛最新文章:
  • 特朗普支持俄罗斯返回恢复G8
  • 中国涉港大外宣秀软实力:豪车 国旗···飙脏话
  • 驻港领事馆员深圳被拘 港民集会吁英国救人
  • 中国将制裁美国售台F-16战机企业
  • 新天皇“8.15”致辞为什么耐人寻味?
  • 港币卷入社会动荡漩涡
  • 阿里巴巴因香港动荡而推迟股市挂牌日期
  • 美国务院批准售台66架F-16战机等军备
  • 传郭阵营已制联署APP 郭办仍否认将脱党参选
  • 日中韩外长会谈同意为12月召开首脑峰会合作
  • 美吁北京应续履行认为“已是历史”的中英联合声明
  • 女记者被袭前老板李泽楷谴责并负责医疗开支
  • 陆男美驻港使馆喷墨“中国必”还未“胜”已判刑
  • 香港警员凌虐病人过程全录 打脸警方发言人
  • 特朗普:对华贸易战有必要 短期影响不重要
  • 蓬佩奥指上无含混信号 任正非说在危亡关头
  • 蔡英文:香港例子证明民主与独裁势不两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