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朱健国:“李金玉热”再祭四千万饿殍——从“七千人大会”五十年看中共逆淘汰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3月02日 转载)
    朱健国更多文章请看朱健国专栏
    
     (博讯 boxun.com)

    
     回顾“七千人大会”的新浪花
    
    龙年春节前后,一部名为《县委书记李金玉》的长篇纪实文学,成为新浪网文化读书频道和天涯易读网的热点——“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中国有一个县委书记为了保护百姓免当饿殍,挺身而出犯上受难,这个人就是1955年至1965年时任湖北洪湖县委书记的李金玉。网民盛赞李金玉有两个第一:文革前全国唯一抗拒上交公粮而保本县百姓不饿死一人的县委书记,改革后全国最早公开揭露本地区(湖北荆州)饿死近10万人和发生人吃人惨剧的处级官员。
    这一“李金玉热”实为“七千人大会”五十年回顾的一朵新浪花。 2012年1月16日起,凤凰台在《凤凰大视野》专栏播出五集系列述评《七千人大会始末》,其中最为添彩的,是叙述了时任国家主席刘少奇在大会上脱稿直言:“三年自然灾害”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警告毛泽东“饿死这么多人,历史要写上你我”。此外网上还有纪录片《七千人大会——身边的刘少奇》,电子书《变局:七千人大会始末》(张素华);更有一些媒体纷纷采访“三年自然灾害”的亲历者:2月15日《南方都市报》推出了 “安徽饿死五百万人”—— “七千人大会”安徽代表团的幸存者马维民(时为安徽省滁县地委常委兼凤阳县委第一书记)冯希仁(时任安徽第一纺织印染厂党委书记)访谈录,四天后凯迪网又转载了一部《四川大饥荒》书中的“四川饿死一千万人”——原四川省政协评论廖伯康访谈录。
    在这些借“七千人大会”五十年回顾而举证“大跃进”饿死四千万人的新潮中,《县委书记李金玉》的贡献是,提供了一个比焦裕禄更符合民意的县委书记榜样——既在当年敢于拖延“大办钢铁”以“独立王国”保本县百姓生命的当代青天,又在后来大胆揭秘连鱼米之乡荆州也饿死近10万人发生人吃人惨剧。其道德水准,比毛泽东树立的“学毛著积极分子焦裕禄”,不知要高多少倍。只可惜,民间五十年来对李金玉的歌颂,始终被朝廷压制。
    
     李金玉的故事
    
    早在2005年2月,《山西文学》2005年第一期就发表了笔者的《世间已无李金玉——关于“京钟荆饿死近10万人”的背景故事 》,2008年12月,《国家历史》杂志又发表了记者白伟志的人物特写《洪湖有个李金玉》。此次《县委书记李金玉》集李金玉研究之大成,让李金玉形象更加细致丰富。
    李金玉履历平常:一九四0年八月在山东省掖县参加革命,一九四六年九月加入中共,在当了十年洪湖县委书记后,一九六五年七月以“洪湖反党集团头子”下放农村劳改十五年,一九八0年十一月“半平反”后调至荆州地区长江修防处任副处长。二00二年十月八日病逝于荆州,享年八十。
     李金玉的故事却震撼人心。
    2002年9月14日,李金玉在病逝前24天,于病床上对记者披露了隐藏在心中42年的秘密:“大跃进”时,鱼米之乡的荆州地区也饿死10万人并发生人相食。在此之前,全国没有一个县委书记公开证实“大跃进”造成饿死人和人相食。其原话实录如下——
    “(1955年从监利县委书记调任洪湖县委书记后),我跟荆州地委书记薛坦的极左观念有矛盾。薛坦原来在省委组织部当副部长,当时的荆州地委书记是孟筱澎,但省委(王任重为首)一直对他在合作化运动中的谨慎态度不满意,……为了扭转荆州局面,省委就在1955年调薛坦当荆州地委第一书记。……
      “我本来在地委办公室当主任,薛坦说我是孟筱澎派,我就搞不成了,先到监利县搞县委书记,又调到洪湖当县委书记。因为洪湖县比监利县小,算是又降一点。……薛坦还没有本事发明什么,他主要是积极贯彻中央‘毛爷爷’的那一套,……比如,薛坦叫我们洪湖到几百里外的长阳县去大炼钢铁,要上几万人。我就只派去了几千农民,不去那么多,拖拖拉拉的,我不争那个先进。我觉得他那一套不行,……由于我们洪湖县委有这种‘消极态度’,才使洪湖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没有饿死一个人。而薛坦在全区大搞‘大跃进’的极左新生事物,结果使京山、荆门、钟祥以至江陵等县,半年内饿死了将近10万人。这是有文献的,那时地委有内部通报,钟祥县还饿得人吃人啊。……钟祥县委就此事给地委打了报告,薛坦当时拿它没当个事,但省里晓得这个事情了,追查这个事,薛坦才没得办法,派了地委宣传部部长张绍武去钟祥检查,检查以后,事实确凿。地委就搞了个内部通报,……监利县、沔阳也出现过这个问题,公安也发生了,江陵县也发生了。……后来中央也晓得了,省里为了保薛坦,只好派省委秘书长王玉真(音)来兼第一书记,薛坦降为第二书记,这事就这么阴消了下去。但不久薛坦又官复原职。”
    
     从李金玉、薛坦看中共逆淘汰制
     
    许多史料表明,当年洪湖成全国唯一没饿死人的县,关键是李金玉创造性地实行了“坛坛罐罐装满”——李金玉说:“我知道农民吃不饱,那时队里分口粮,每月一分,农民每月都缺二、三天甚至四天的口粮。所以我就想了个办法,给农民多分点自留地,要农民在自留地里种粮食,尽管当时中央文件不许自留地里种粮,我也只当没那个文件。我对农民们说,想办法把自己家的坛子罐子装满……就是这么个‘坛坛罐罐招’,后来成是我复辟资本主义的纲领。”
    奇怪的是,李金玉在受到“工资由14级的138元降为只发生活费26元”,下放劳动15年处分后,平反时却无反可平——当年定他为“反党集团”头子的文件,省委居然说从没有见过这一文件,整个处理过程也始终没有一份正式材料让李金玉签过字。这种整人不留下文字的绝招真是中共的自主创新(今日对媒体的管制都是“电话通知”,由来已久)!1980年,得知李金玉平反,洪湖县人民代表一致选举五十八岁的李金玉为县长,却遭到省委强硬否绝——此时的薛坦贵为省委常委、省委组织部部长,不久更升官省委副书记——强令李金玉离开洪湖到荆州地区长江修防处当第六副处长赋闲。
    李金玉与薛坦的不同命运,再次证实,亡中共者,必是中共自己——早期中共以民主自由旗帜召来不少俊杰,建国后却都被中共自己赶尽杀绝阉割——全国唯一保护了一个县不饿死一人的优秀县委书记李金玉,逢毛惨遭迫害,遇邓依然以假平反受压;而制造饿死10万人和人相食惨剧的地委书记薛坦,却是左右逢源,毛邓两朝皆升官。如此颠倒黑白自毁忠良的中共,怎么能真正实现改革呢?再看胡耀邦、赵紫阳等三十年来的各级改革者,哪一个有好下场?不是冤死就是永远受压!
    只要中共不公开认罪“大跃进”饿死四千万人,李金玉就不可能彻底平反,刘少奇、彭德怀也就永远含冤,而中共也就继续走在“七千人大会”的逆淘汰不归路上,让人担忧,十八大能否保证十九大?
    
    2012年 2月22日于深圳 早叫庐
    
    (《争鸣》2012年3月号)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05603025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胡锦涛的希特勒情结/朱健国
·朱健国:胡哥复辟周厉王——仿周“专利”与“监谤”致大陆民变蜂起山河污竭
·朱健国:请移“九十大庆”到洪湖
·朱健国:“九十大庆”为何判“公民社会”死刑
·朱健国:《东方》与“十二五”唱对台戏 ——从献礼片《东方》看中共相当于异族统治者
·朱健国:亚运是一场贿赂盛宴(图)
·朱健国:“曹丕术”引发全国连锁巨灾
·朱健国:“打错门”再证胡温以黑治国
·朱健国:“新三国”隐喻“新中国”——政治腐败到极端必现相互屠杀的“三权相斗”
·朱健国:今年“七一”很难过——“张宝顺现象”捅破“政党崇拜”
·朱健国:中国新政的愚乐危机--温家宝的角色错位
·朱健国:一个人的16个常识(1)—用“健与疾”取代“善与恶”
·朱健国:国家气象局长许小峰对"雪灾"腐败的举报
·朱健国:广东“两会”的倒退潮
·朱健国:《2009-2011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实施方案》远未成功
·朱健国:《2009-2011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实施方案》远未成功
·朱健国:“08宪章”引领中国进入“象棋残局”
·朱健国:汪洋倒粤与吴芝圃毁豫
·朱健国:汪洋失广东与马谡失街亭
·朱健国:请建六大新特区大赦天下——促“两会”代表提交“大赦天下”提案
·朱健国:胡逐余杰“十八大”添丑
·朱健国:车碾女童赠胡锦涛绿领巾 ——“六中全会” 弥天大谎证实“中华民族到了最缺德的时候”
·朱健国:“文改”保腐败拒政改——中共十七届六中全会推行“文改”的阳谋
·朱健国:深大运折戟胡“方伯”——深圳大运会内扰外霸又黄粱
·朱健国:“高铁之乱”:又一次甲午战败——“救人第一”意在先救胡总
·朱健国:习亦难逃“两政”苦——中共九十年的“两政”祸将延续十八大
·朱健国:《建党伟业》激发民间组党造反
·朱健国:《旗帜》中的顶江压胡玄机——“九十大庆”的主导在江系
·朱健国:“全国食品皆有毒”三大根源
·朱健国: “春运难”是一面照妖镜
·朱健国:中共正式向孔子投降——胡锦涛打着向孔子投降的白旗访美
·朱健国:“深圳城市化原罪”—政治腐败致深圳出现50万栋违建房
·朱健国:“胡内部”的维腐誓言
·朱健国:神州掀起倒“稳”潮
·朱健国:深圳庆典正式终结邓氏政改梦
·小熊:“新反右”限制沙叶新朱健国等人博客
·朱健国:温家宝再劝汪洋勿添乱
·朱健国:《命运》再为梁湘袁庚翻案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