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殴打王扣玛的保安装伤是惯用的手段/上海闸北杜阳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3月01日 来稿)
     将王扣玛殴打致伤的保安,在中共的庇护下不仅没有受到应有的处罚,反而倒打一耙,以事后伪造的伤情,企图把水搅浑蒙混过关。
    当时的保安群殴王扣玛是在市信访办人大窗口,众目睽睽之下行凶作恶,没有上级的指令、这些保安一是没有胆量,二是没有必要对王扣玛行凶。我们在上访的路上,尤其是中共成立专门针对访民的9.30指挥部后,被中共豢养的走狗殴打的事件数都数不清,轻者伤筋动骨,重者一命呜呼,段惠民、杜永林都是有据可查被中共活活打死的,尤其是段惠民家族被中共直接和间接害死了五条人命。
     中共政权利用所谓的敏感时期,尤其是两会期间对访民的监控,千方百计地罗列罪名,明明是政府故意违法犯罪地侵犯人权,在政府利用权力运作的结果,往往是有罪的反而逍遥法外,受害者被制造冤假错案。打人的与被打的颠倒了。 (博讯 boxun.com)

    随便举几个例子就足以证明这种贼喊捉贼的把戏是中共惯用的唆使手段,而且是屡试屡验、得心应手。
    维权英烈段惠民的妹妹段春芳夫妇两人在菜场买菜,十几名警察强行将两夫妻隔离开,将段春芳绑架扭送看守所,段春芳是个弱不禁风的亚健康女子,中共走狗故意违法犯罪后倒打一耙,说段春芳打伤了六个如狼似虎的警察。
    在闸北法院访民周敏文发现有两位法警穿同一警号的警服,敏感地感到其中有一人是假冒的,为了取证,用手机拍下两人的警号,被法警殴打并抢去手机。田宝成指责这种野蛮的行为被拖到房间里群殴致伤,为了掩盖罪责反而将田宝成司法拘留15天。
    如果说其他人的事情仅仅是通过耳听眼看了解的,眼见为实可能也会出现偏差,那么我通过亲身经历的受害经过,控诉中共用同样的手法制造伪证。
    2006年3月15日我被芷江西街道政法委书记陈忠,故意违法犯罪关在黑监狱达一月之久并被非法灌肠, 4月14日晚8时被释放,15日上午到市信访办递交了控诉材料,下午赶到新华分社向媒体反映,在新华分社门前,我被政府唆使的佩戴城管标记的走狗陈光杰殴打,事后陈光杰当场向我认错,我也没有把此事往坏处想,时隔数月后中共连锁店检察院居然倒打一耙起诉我殴打陈光杰,在证人不出庭,没有任何物证、没有司法鉴定的情况下,仅凭伪证的陈光杰证词,检察院起诉书,闸北法院我二年半有期徒刑。
    全国有多少类似我这样的冤假错案,就是这样被颠倒黑白炮制出来了。殴打王扣玛的保安是群殴,王扣玛根本没有还手,保安怎么会受伤?如果打人太狠扭了手胫那是活该。
    王扣玛被打将近一月,当初并没有听见此保安有伤情,现在突发伤情栽赃王扣玛,这种愚蠢的手法又是政府提供和教唆的,至于时隔许久的伤情证明,在一切向钱看的现实中国,没有丝毫职业道德的医卫系统,良心被狗吃了的大有人在。伪造一份伤情证明太容易了。明眼人一看就看出来了,是政府唆使此保安逃避罪责,倒打一耙、混淆是非,牵制王扣玛的主攻方向,把政府行为引导到个人恩怨里。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4133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我为王扣玛担忧/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王扣玛:是“敲诈勒索”,还是以权代法?
·王扣玛被上海市政府信访办保安殴打第八天,警方迫于压力作司法鉴定(附视频、多图) (图)
·视频:上海访民2月1日看望并声援被市政府保安打昏迷的王扣玛
·访民王扣玛在上海市政府信访办被打昏迷 政府无意追究凶手(附视频) (图)
·紧急关注:上海维权人士王扣玛生命危急(多图) (图)
·上海王扣玛:闸北法院枉法判决 法官心虚相互推诿(附图) (图)
·视频:上海王扣玛祭奠母亲藤金娣 (图)
·冯正虎到王扣玛家做客,被警察以“赌博”名义带走
·冯正虎在王扣玛家吃饭被国保带着警察抓走
·上海王扣玛等探望冯正虎被警察传唤
·图片:上海访民王扣玛到处申冤的足迹 (图)
·上海访民陈国贵、王扣玛等在京被关押
·紧急关注上海维权人士王扣玛的人身安全
·紧急关注上海访民王扣玛
·王扣玛致中国残联公开信 (图)
·上海因参加茉莉花散步的访民谈兰英、王扣玛获释
·上海残疾访民王扣玛本周日遭警方威胁殴打(多图) (图)
·王扣玛被警察张广宝殴打,血压超200
·上海访民王扣玛被带走 葛蓉遭拘留 (图)
·紧急关注:上海王扣玛被警察带走
·王扣玛在黄埔中心医院的遭遇/上海闸北维杜阳明
·王扣玛上访被殴打记
·王扣玛祭奠母亲的行为要大书特书/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王扣玛祭奠母亲的行为要大书特书/杜阳明
·上海访民王扣玛带老母遗像到市政府门口喊冤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