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为何要冒死举报特大被精神病事件?/葛树春
请看博讯热点:被精神病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29日 转载)
    
    各位网友大家好,我叫葛树春、新书《民间维权人手记》作者,2011年我在检察日报社主办的方圆杂志社期间曾和同事采访过一起特大被精神病事件。江苏镇江丹阳市上访女子姜和娥因为上访被关在精神病院10年,我的稿子几次上版之后却都因故被枪毙。近日,我接到被精神病者姜和娥家属的求助说姜和娥危在旦夕,从今天起我将冒死举报这起特大被精神病事件,希望各位媒体记者和有正义感的人士关注此事,通过这件事情,我有一个很深刻的想法,在这个社会,我们人人都有可能被精神病。关注姜和娥,就是在关注我们自己。有媒体同仁欲采访此事,请联系本人办公电话01087836605
     (博讯 boxun.com)

    以下是被枪毙的稿子:江苏丹阳女子举报粮管所长被关精神病院近10年
    
    从1988年至今,江苏省丹阳市粮食局职工姜和娥的日子过得很是悲哀。姜和娥因为举报粮管所长至今未嫁,还因“越级上访” 被关在镇江市第四人民医院精神病科近10年...
    
    年近五旬的姜和娥已不再年轻,但她却还没有自己的丈夫和孩子。她渴望离开那关她近10年的镇江市第四人民医院精神病科,但她和她的家人却无能为力。
    
    中国反腐维权网调查发现,姜和娥被强行关到镇江市第四人民医院精神病科并没有经过姜家人同意,姜的家人甚至连最起码的精神病诊断结果和鉴定结论也没有见过。
    
    2011年7月8日,中国反腐维权网随同姜和娥的弟弟姜治荣在镇江市第四人民医院心理卫生中心5楼见到了姜和娥本人。期间,姜和娥在一张用过的A4纸上郑重写下:“我没有精神病,请放我出去!”。落款:姜和娥,2011年7月8日。
    
    当天,丹阳市第四人民医院相关工作人员告诉姜和娥的家人,姜是被其单位(丹阳市粮食局)送治的,姜的家人没有权利将姜和娥接出医院。
    
    举报粮管所长
    1982年5月,年仅20岁的姜和娥经身体检查合格后正式接替了父亲的班,进入丹阳粮食局司徒粮管所工作。在全家人看来,姜和娥有着美好的未来。
    
    “我父亲退休时我的大姐已经出嫁,我和我的三姐、四姐年纪太小,所以接班的重任落到了我二姐姜和娥的头上。”姜和娥的弟弟姜治荣告诉中国反腐维权网。
    
    工作后的姜和娥用实际行动完成了单位的各项工作,然而,命运却和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这要从姜和娥发现她的领导张荣金贪污说起。
    
    1987年,姜和娥在工作过程中发现丹阳粮食局司徒粮管所长张荣金利用职务之便贪污粮食,日积月累后姜和娥发现张荣金贪污粮食已有40万斤。
    
    “我曾提醒张荣金不要贪污并与其理论,但张并没有理会。后来,他便在工作中给我穿小鞋,这正是我举报他的原因。”姜和娥说。
    
    据了解,姜和娥在司徒粮管所负责签票工作,由于姜和娥年轻能干,包括粮管所长张荣金在内的不少人曾给姜和娥介绍对象,但都被姜回绝。
    
    对于被张荣金“穿小鞋”一事,姜和娥表示可能也与拒绝张荣金为其介绍对象有关系。“我认为,他给我穿小鞋主要是因为我知道并理论他贪污的事实。”
    
    1988年,姜和娥认为张荣金给其“穿小鞋”已经到了让她忍无可忍的程度,于是便开始给镇江市粮食局局长写信实名举报张荣金贪污。
    
    姜和娥的举报并没有让张荣金受到应有的制裁,有关部门接到姜的举报信后也曾进行调查,但最后都认为姜的举报没有证据支持,举报不实...
    
    然而,姜和娥却认为自己有充分的证据,她更认为自己的实名举报行为是在保护国家财产。“举报不实”的说法也彻底激怒了姜。
    
    艰难的上访
    1989年,为举报张荣金,姜和娥放弃自己的工作,专程到江苏省会南京和首都北京上访。几年告状无果后,姜和娥毅然于1993年正式常驻北京上访。
    
    姜和娥的弟弟姜治荣说:“我姐姐有自己的信念,她放弃优越的工作专门举报张荣金,起初得到了家人的支持,但全家人也为她捏了把汗,我姐几次被遣送回江苏,我和我父亲曾去南京和徐州接过她几次。”
    
    在家人看来,姜和娥有着顽强的毅力。姜和娥的弟弟姜治荣十分佩服姐姐敢于面对并举报腐败的勇气,姜治荣虽然没亲眼见到姐姐在北京上访的场景,但姜和娥在北京吃大白菜、住桥洞的消息曾一度传入其耳中。
    
    从1993 年常驻北京上访到1997年,姜和娥用常人难以想象的方式在北京度过了4年。虽然艰苦,但姜和娥认为这4年她过得很快乐,因为她的目的很简单,即通过举报将涉嫌贪污粮食的张荣金绳之以法。
    
    除此之外,在北京上访的4年里,姜和娥还结识了数位患难之交。王小枝(化名)就是其中之一。在王小枝眼里,姜和娥为人实在、不畏强权,尤其是姜和娥能说会写帮了王小枝和其他上访者很大的忙。
    
    “4年里,我们一起走部门,一起住桥洞,天为被地为床,我们一起去工地打工,与姜和娥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我们都期盼着有一天我们的冤屈得以昭雪,但不幸的是我被多次拘留,姜和娥也被丹阳市的人抓回去关进了精神病院。”王某告诉中国反腐维权网。
    
    仍在坚持上访的王小枝认为姜和娥那耿直的性格毁了她的一生。她清楚地记得,1997年姜和娥被带回丹阳后没多久就被强行关到了精神病院,因为她的上访行为触怒了丹阳市甚至镇江市领导。
    
    近10年“精神病”
    1997年,长期驻京上访的姜和娥被抓回后,第一次被关进镇江市第四人民医院精神病科,从那以后姜和娥便和“精神病”结下了不解之缘。14年后的今天,姜家人甚至认为姜和娥的余生可能会在镇江第四人民医院里度过。
    
    1997年8月30日,对姜和娥和她的家人来说是个重要的日子。那天距召开中共第十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不到半个月。
    
    姜和娥的弟弟姜治荣至今仍能清晰地回忆起1997年8月30日及8月31日所发生的所有场景:菜刀、警察、包围、抓人、失踪...
    据姜和娥和她的家人叙述,1997年8月30日晚上,来了几个人说姜和娥是危险分子要抓她走,姜弟手持菜刀要与来抓姜和娥的人拼命,姜和娥才没被抓走。那一夜,姜家的院子被十几个身份不明的人包围。
    
    次日一大早,数十名人一拥而进冲到姜家二楼将姜和娥和姜治荣抓走。“我被带到当地派出所被警告不许去北京,而我姐姐却下落不明。”姜和娥的弟弟说。
    
    姜和娥对14年前发生的那一幕也记忆犹新。她说自己被抓走后直接被关进了当地横塘精神病院。在横塘精神病院的遭遇,姜和娥则用生不如死来形容。
    
    “他们不对我做任何检查便直接给我打针,打完针后我感觉身上有很多蚂蚁在爬,难受得要死,最后昏了过去。醒来时,他们已把我送到镇江市第四人民医院精神病科。”姜和娥回忆。
    
    在镇江市第四人民医院精神病科,姜和娥的病友们告诉她被人送进之后昏迷了三天三夜。“我不知道他们在横塘精神病院到底给我打的什么针,到镇江四院之后便每天被强迫吃两粒不知叫什么名字的药物。”
    
    姜和娥被强行关进精神病科后,姜和娥的家人一度不知道姜和娥的下落,直到很久以后,姜和娥的家人才知道姜和娥被关进了镇江第四人民医院精神病科。
    
    对于姐姐姜和娥有精神病被强行关在镇江市第四人民医院精神病科一事,姜治荣认为这只不过是丹阳市有关人员无法忍受姜和娥长期上访的借口。
    
    “我们家族中没有精神病遗传史,我姐姜和娥也是经过体检合格进入粮管所工作的,说我姐是精神病其实是不让我姐去上访,即便真有精神病也是被他们给逼出来的。”姜和娥的弟弟说。
    
    据了解,姜和娥被关进精神病科之后,姜的家人为了让姜和娥尽快脱离险境,姜父多次出面与丹阳市粮食局等有关部门理论,最终姜父代姜和娥签了息访协议保证不再上访,72 天后,姜和娥结束了第一次被精神病之旅。
    
    然而,好景并不长。2001年,姜和娥的父亲因病去世,祸不单行,2002年姜和娥又面临被单位
    要求下岗的境遇,丹阳市粮食局的做法再次激怒了姜和娥。
    
    “之前签的息访协议保证不让我姐姐下岗,如果没有这次下岗就没有我姐的上访,更没有我姐被关精神病院近10年这件事。”姜治荣说。
    
    2002年, 中国共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前夕,姜和娥再次踏上了去北京的路程。也正是因为这次上访,姜和娥被第二次关进了医院。
    
    姜和娥回忆,2002年11月8日被人从北京抓回之后直接被关进了丹阳市花园大酒店,20天后,姜再次被关进镇江市第四人民医院精神病科。
    
    她说:“再次被关精神病科后,他们说我病得不轻,每天强迫我吃药,2003年发现得了子宫肌瘤和乳腺肿瘤,我要求做手术,但遭到医院的拒绝。”
    
    对于姜和娥得子宫肌瘤和乳腺肿瘤一事,姜和娥的妹妹姜晓春则表示知道姜和娥得了子宫肌瘤之后全家人多次到丹阳市粮食局和镇江市第四人民医院理论,院方却拒绝为姜和娥做手术。
    
    “从2003年到2005年,我姐姐的子宫肌瘤已经长到4.6斤,乳腺肿瘤也发展得迅速,但丹阳市粮食局和镇江市第四人民医院的人却无动于衷,所以我和我的另一个姐姐于2005年7月赴京告状。” 姜的妹妹姜晓春说。
    
    姜家姐妹赴京告状很快便有了起色,2005年8月2日,院方终于答应为姜和娥做了子宫肌瘤切除手术,但费用需要姜家人支付。手术后,姜和娥得以回家休养。
    
    姜的家人对镇江市第四人民医院和丹阳市粮食局拒不支付手术费的做法深恶痛绝,姜家人甚至怀疑丹阳市粮食局和镇江市第四人民医院的人希望姜和娥早点死掉。
    
    2005年9月18日,手术愈后的姜和娥带着新仇旧恨再一次赶赴北京上访,这次,姜和娥除了控告张荣金贪污外,被强关精神病院也变成了她所控告的内容。然而,姜和娥的上访行为最终让她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2006年3月全国两会召开期间,在北京上访的姜和娥再次被抓。姜和娥于2006年3月8日被从北京抓回之后,在姜家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直接关进了镇江第四人民医院精神病科至今。
    
    截至目前,姜和娥的家人告诉姜总计被关在镇江市第四人民医院已近10年,姜的家人还为笔者统计姜和娥被关的时间段。
    
    经统计,姜和娥被关进精神病科的时间段分别为:1997年第1次被关72天,2002年11月28日到 2008年8月10日第2次被关2年零8个多月,2006年3月9日至撰写本文第3次被关6年零4个多月。
    
    家属的权利
    从2002年至今,姜和娥的家人几度要求接姜和娥回家,但医院工作人员却称姜和娥的家属无权擅自将姜和娥从镇江市第四人民医院接走,因为姜和娥是被丹阳市粮食局送来的。而近两年来,身陷精神病院的姜和娥怀疑自己得了乳腺癌。
    
    (姜和娥和弟弟姜治荣)
    
    2011年7月8日,笔者跟随姜和娥的弟弟姜治荣到镇江市第四人民医院办公室,医院办公室一工作人员闻听姜和娥的事情感到诧异后遂将笔者和姜治荣介绍到医院医务部。
    
    医务部的一吕姓工作人员表示自己曾管过姜和娥,“姜和娥是被她单位送进来的,她中途出去过一次但又反复了,精神病人最大的问题是不吃药反复,很多长期出院的病人因为回去后有人看着吃药,像姜和娥这种情况回去后不可能有人一天到晚24小时看着她,吃药不规律的话很容易就会反复。”吕说。
    
    期间,姜治荣还向吕讲明姜和娥反映患上了乳腺癌这一问题,吕表示不清楚,表示要姜治荣和笔者去病房向医生了解情况,“如果要出院,需要两方面,第一姜和娥要有监护人,第二需要单位同意。当时单位签了一个什么东西过来的,所以必须要有单位同意。”
    
    姜治荣的家属向吕姓工作人员表示要看姜和娥的病历,被拒绝。吕说:“病历不好看,医生写的病历,病人都不可以复印。”吕再三强调姜和娥出院后不吃药很容易反复,“她得的是重型精神病,姜和娥得的是精神分裂症,而精神分裂症就是重型的精神病。”
    
    “如果接出去之后,监护权就转移到家属身上,病人做违法的事情,家属会承担相应责任,至于姜和娥的具体情况还要问精神病科。”随后,姜治荣和笔者被推至精神病科。
    
    在精神病科,姜和娥的主治医生鲍某说:“姜和娥现在吃药呢,她对以前的做法没有认识,她的工资一分钱也不要,医药费都是单位出的。我们会定期给姜和娥检查身体,以前曾给姜和娥开过一次刀,她有乙肝,乳腺有良性腺瘤。”
    
    几番交谈之后,鲍对笔者的身份表示质疑。“姜和娥没有人来看她,我管她最少3年,只有过年的时候家人才来看。现在已经给姜和娥的乳腺和子宫都开过刀,我们一般3个月给她检查一次,包括 B 超等。”
    
    对于姜是否能出院,鲍某表示必须和姜的单位商量。她说:“单位曾答应给姜和娥起几间房子,但姜和娥没同意硬要去北京上访,姜和娥的意志力很强,她说单位领导迫害她,她到北京去上访。就是贪污也要有证据,她甚至在北京吃大白菜。”“没有病我们不会关她的,现在都是有法的。如果要接姜和娥出院要去找粮食局。”鲍某特别强调。
    
    在精神病科的卫生间,随行女记者特意查看了姜和娥的乳房,姜的乳房上除了有一个做过手术的刀疤外,用手捏明显感觉到有肿块,轻轻一挤就有液体流出,不同于母乳的白色,更像是水的颜色。
    
    姜和娥向弟弟姜治荣表示近期不断咳血。7月8日下午,姜和娥弟弟姜治荣决定找粮食局负责人理论,笔者也跟随姜治荣到丹阳市粮食局。在粮食局内,笔者发现姜和娥是一个名人,从粮食局办公室到人秘科无人不知。
    
    丹阳市粮食局一副局长也表示同情姜和娥的遭遇,他称姜和娥出来对大家都好。但他称能不能放姜和娥出去,粮食局做不了主。该副局长承认姜和娥的所有费用都是粮食局出的,姜治荣与该局长交谈了近半个小时之后,这位副局长表示“出院需要和公安局协调,因为当时是公安局抓的人,粮食局只是出面送进医院。” 最后,姜治荣被推到了丹阳市公安局。
    
    傍晚时分,姜治荣告诉记者,他去丹阳市公安局找分管治安的副局长,却被门卫拦住,门卫告诉姜治荣:想见局长需要周四局长接待日再来。“现在已经不是能不能放我姐出来的问题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姐没病也被他们折磨成精神病了。”姜治荣如是说!(撰文/摄影 葛树春)
    
    附:姜和娥大事记
    1982年,姜和娥参加工作。
    1988年至1993年在江苏省内上访举报领导张荣金涉嫌贪污。
    1993年至1997年在北京上访4年。
    1997年8月第一次被关镇江第四人民医院精神病科72天。
    2002年8月再度赴京上访。
    2002年11月28日被关镇江市第四人民医院精神病科。
    2005年8月10日因做子宫肌瘤切除术出院。
    2005年9月18日再次赴京上访。
    2006年3月9日被关镇江市第四人民医院精神病科至今。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5021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杜绝“被精神病”需要学术和审判独立
·中国人民有免于被精神病的权利和自由/姚小远
·为避免“被精神病”,应尽快出台《精神卫生法》
·“被精神病”别成为捂口封口新招
·林云海:今天上访的被精神病,明天抗议的也会被精神病
·“我要摘帽”—民生观察就被精神病问题给两会的议案
·北京维权人士李金平谈被精神病的噩梦200天/视频 (图)
·武汉被精神病者徐武最新消息
·武汉被精神病者徐武在京被人抓走
·被精神病者钟亚芳诉桐卢公安:我要摘帽 我要赔偿
·秦永敏呼吁国际社会关注被精神病的钟亚芳女士
·“毛泽东的孙子”陆柏权和上海访民吃饭,谈被精神病以及毛家的事/视频 (图)
·核污染受害人、上访被精神病非法羁押受害人钟亚芳 “核爆炸”的结果 血与泪的举报
·联合国控告团新成员呼吁释放“被精神病”七年的上海被强拆户洪玲玲 (图)
·5名“被精神病”受害人致信全国人大法工委
·5名“被精神病者”致信人大 建议修改监护制度 (图)
·武汉秦鑫安、越战二等功臣,上访被精神病 (图)
·王万星:“被精神病”能否成为历史?
·大陆立法禁“被精神病”事件
·中国审议精神卫生法草案 “被精神病”问题再引关注
·精神卫生法首审 防“被精神病” (图)
·五旬护工被精神病人打死 已不止一次遭病人殴打
·武汉马秀云被精神病 行政起诉状
·武汉邹斌“故意伤害案”将于9月20日开庭 重残病人疑“被精神病” (图)
·被精神病钟亚芳给浙江省司法厅赵光君厅长血泪投诉书 (图)
·被精神病钟亚芳年迈父母致杭州市上城区法院的严正声明书 (图)
·致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控告书/被精神病钟亚芳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