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马英九执政四年在两岸关系上的进与停/张亚中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28日 转载)
    
    来源:《领导者》 作者:张亚中
    
    四年执政的马英九要再次接受检验了。有两个主轴事件会影响选举成败。一是内部的治理能力,简单来说,即人民对于政府的施政是否满意,人民的幸福感有无增加;另一个就是对外的成果,对台湾来说,就是人民对于政府在两岸、外交、国防方面的施政是否赞同。
    
    在台湾,不论是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几乎每一件事都与两岸关系脱不了关系。大陆成为台湾最为重要的利益关系者,两岸关系发展几乎影响到了台湾的每一个层面。因此,两岸关系能否良性发展,是台湾每一个领导人必须认真面对的问题。
    
    由于篇幅,本文不对马政府的内部治理能力做讨论,而将重点放在马政府四年来在两岸关系上的成果分析。了解马政府在四年内做了哪些突破,又有哪些仍有停滞不足的地方,并从中了解,为何马英九在四年前以七百多万高票当选,如今却陷入苦战的部分原因所在。

马英九所承接的两岸关系政治遗产
    
    在两岸关系方面,马英九前面三任领导人各自留下了自己的政治遗产。在讨论马英九四年的两岸政绩以前,我们来简单回顾一下马政府以前的两岸政经互动情形,以让我们有一个整体的宏观。

(一)蒋经国的两岸遗产:开放两岸连结
    
    蒋经国从其“行政院长”任内开始以“革新保台”做为对内政治经济的大政方针,在政治上面临退出联合国、与美国断交等外交冲击后,加速台湾的民主化,用民主来取代其因为失去国际地位而可能丧失的政权正当性,在经济上面临全球石油危机时,加速十大建设,为台湾奠定了亚洲四小龙的地位,因而得到人民支持,从而巩固了国民党在台湾的地位。
    
    1979年,北京与台北最重要的战略盟国美国建交,同时发表《告台湾同胞书》,自此不再以武力解放台湾做为主要选择,“和平统一”做为大政方针。蒋经国的回应是“在任何情况下绝对不与中共政权交涉,并且绝对不放弃光复大陆解救同胞的神圣任务,这个立场绝不会变更”。这一段话后来被简化成为“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的三不政策。
    
    面对中国大陆,虽然台北在国际间是一个挫败者,但是蒋经国坚持与北京争“正朔”的立场并未动摇,在其遗嘱中坚持“三民主义统一中国”,与他的父亲蒋介石一样,他们逝世后均未下葬台湾,而只是暂“奉安”于慈湖。
    
    蒋经国在其去世前,为两岸做了一件大事,这或许是他无法实践他父亲承诺带着百万军民回乡的补偿,或许是他看到如果再不开放两岸互动,人民之间的情感会更为疏离,更可能他看到,作为一个台湾的最后强人,只有他有绝对的权威可以开放两岸互动。
    
    从1949年起,两岸近四十年来的分隔,政治的台湾海峡似乎没有尽头,但是血缘的台湾海峡并不宽广。1987年11月蒋经国开放台湾民众赴大陆探亲。两个月以后,蒋经国走到生命终点。人的生命有限,民族的血缘一经接连,就是连绵无限。“老兵返乡”这个水闸一开,两岸交流的洪流就此展开。闸门一开,新的挑战自然产生。
    
    政治没有接触,但是民间互动已启,“三不政策”的第一个“不”已经松动,但是“绝对不放弃光复大陆”的立场与任务这个“不”却是蒋经国至死而不放弃的坚持。

(二)李登辉的两岸遗产:一族两国
    
    蒋经国逝世,李登辉诚惶诚恐地接任大位,为了凸显他的正统性,他毫不保留地宣示接续蒋经国的方向。1988年2月,他在继任后的首次记者会上说:“只有一个中国而没有两个中国的政策。只有一个中国,我们必须以三民主义统一中国。”
    
    1989年到1991年间,国民党高层陷入了台面下的权力冲突,李登辉渡过了惊涛骇浪的1990年“二月政争”,最后在任命郝伯村担任“行政院长”后,稳住了局势。为了取信于“非主流派”,1991年召开“国家统一委员会”,制订《国家统一纲领》,坚持两岸要走向统一。
    
    《国统纲领》坚持一个中国的立场,让两岸交流互动取得了一个基本的共识。1992年两岸对一个中国达成口头各自表述的共识(后被称为“九二共识”)。1993年两岸事务性的协商--“辜汪会谈”得以开启。
    
    1992年,国民党赢得了“立法委员”选举,李登辉的地位得到巩固,国民党再也没有人能够挑战他的权威。作为武士道的信仰者,当他在国民党内权力已经巩固时,他开始遂行其个人的政治信仰。他一方面运用台湾本土意识巩固其威望,以进入联合国为手段来激起台湾人民对中国大陆的敌视。另一方面重新诠释“一个中国”的定义,用以拆解《国统纲领》的统一目标。
    
    1993年起,李登辉开始了他的新两岸关系论述。首先就是透过尼加拉瓜等中美洲国家,在联合国正式表示要争取参与联合国。李登辉自然知道,只要北京反对,台北就无可能进入联合国,但是他更知道,推动参与联合国必然会引发北京打压,而北京的打压可以激起台湾人民对于北京的敌视,两岸认同将可以快速地撕裂。
    
    在认同上,日本名字为“岩里正男”的李登辉始将国民党定位为“外来政权”,他不仅要用两岸敌对来巩固其权力,更要用激发“本土化”来维系他在台湾的权威。
    
    1994年4月在面对日本司马辽太郎的谈话时,李登辉发表“身为台湾人的悲哀”,他以波斯尼亚为例称:“生为台湾人,也有过不能为台湾尽一份心力的悲哀”,“到目前为止,掌握台湾权力的,全都是外来政权。最近我能心平气和地说就算是国民党也是外来政权。只是来统治台湾人的一个党,所以必须成为台湾人的国民党。以往像我们七十几岁的人在晚上都不能好好的睡觉,我不想让子孙们受到同样的待遇”。
    
    李登辉的策略的确破坏了两岸的认同。台北方面陆委会所做的民意调查显示,从1994年开始,自认为是中国人与支持统一的比率开始快速下滑迄今,并从来没有再回到原点。(请参考后面的图1)
    
    事后看来,李登辉从来就没有相信当时是权宜谋略下的《国统纲领》,《国统纲领》是他欺骗国民党的产物。在权力巩固以后,李登辉开始重新诠释“一个中国”。
    
    1994年“行政院大陆委员会”公布的《台海两岸关系说明书》,是李登辉任内首份,也是唯一的一份大陆政策白皮书。这份由当时的主委,日后的台联主席黄昆辉所公布的白皮书,不再依据“九二共识”的原意,而是将“一个中国”定义为“历史、地理、文化、血缘”上的中国。“一个中国”从此从政治法律意涵上的中国,转变为民族概念的中国。李登辉已经给了暗示,他要追求的是“一族两国”。
    
    一般人并没有足够的政治或法律知识来判断“一族两国”与“台独”之间的相似性。从表面上来看,“一族两国”指的是“一个中华民族下的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与“台湾共和国”的“台独”自然不同,但是在“主权独立”这一个概念上,两者却是相同的。
    
    在建立论述以后,李登辉在经济政策上也开始出手。1996年李登辉提出“戒急用忍”。这项政策在名义上是为了限制台湾在大陆投资,但是也间接地阻碍两岸的快速经济连结。事后看来,李登辉企图取而代之的“南向政策”并没有成功,反而是因为“戒急用忍”的保守政策,台湾要成为亚太营运中心的目标落空。
    
    1999年李登辉在接见德国记者时说得更清楚了,两岸是一种“特殊的国与国”关系。在李登辉的定义中,所谓“特殊”是指两岸有共同的民族血缘,这是“一族两国”的另一种表述。从法律与政治关系上来说,他主张两岸已经是相互独立的主权国家了。

(三)陈水扁的两岸遗产:一边一国
    
    2000年执政的陈水扁,虽然在上任之初提出“四不一没有”,但是两年以后的2002年陈水扁提出“一边一国”论,2005年北京通过《反分裂国家法》,2006年,陈水扁宣布国统会终止运作,《国统纲领》停止适用。2007年陈水扁推动“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的公投案,国民党也提出“返联公投”。
    
    陈水扁任内,两岸关系进展缓慢,仅完成了以下几件事:2001年开放金门马祖小三通,2003年开放两岸项目包机直航,2006年开办两岸四项项目包机。
    
    大陆在2000年开始的十年间,经济发展快速。遗憾的是,台湾方面因为自我设限,并没有抓住这个历史的机遇期,自2004年起,又因为两颗子弹的选举纠纷,造成台湾社会不安。对外缺少与大陆有制度的连结,内部又纷乱四起,台湾经济施展不开,在陈水扁执政后期,台湾已经从原来的亚洲四小龙之首变成尾巴了。

马政府在两岸物质性的交流上成果丰硕
    
    民进党政府的贪腐,以及两岸关系上几近于锁国政策的做法,无法得到台湾人民支持。2008年马英九以七百多万票接任大位。马英九上任以后接续了蒋经国有关连结两岸的政治遗产,大幅开放两岸交流。

(一)16项协议带来庞大商业利益
    
    两岸在“九二共识”的基础上开始了事务性交流。马政府上任后,随即恢复中断近9年的两岸两会协商,在上任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旋即签署了“海峡两岸包机会谈纪要”及“海峡两岸关于大陆居民赴台湾旅游协议”,为两岸制度化协商及两岸合作交流,奠定了重要的基础;迄今为止两岸两会已签署16项协议及1项共同声明。
    
    这16项协议分别为:大陆居民赴台湾旅游协定、空运协定、食品安全协议、海运协议、邮政协议、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空运补充协议、金融合作协议、农产品检疫检验合作协议、标准计量检验认证合作协议、渔船船员劳务合作协议、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知识产权保护合作协议、医药卫生合作协议、核电安全合作协议。
    
    依据这些两岸协议,从2008年7月开放观光,到2011年11月30日止,陆客来台已破292万人次,陆客来台观光已带来1500多亿元的消费金额。透过两岸经贸交流,提升台湾产品销往中国大陆的数量,强化两岸经贸合作;实质上所带来的正面效益甚大,难以估算。
    
    举例来说,因为两岸签署“海峡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让台湾诈骗猖獗的情况大幅改观。根据统计,2010年诈欺案件发生数,较2009年下降25.73%,减少民众遭诈骗金额达41亿余元;2011年1至8月,又较2010年同期下降19.15%,为民众再减少14亿元的损失。
    
    2010年8月20日开放陆生来台,这项措施让两岸青年在台湾有同时受教育的机会,台湾的大学内,因此多了不少来自大陆的同学,不仅对于两岸大学生的相互学习与了解贡献甚大,对老师上课的陈述方式也产生了影响。
    
    此外,因为两岸关系的改善,台湾的“外交关系”与国际空间的拓展,都有显著的成长,包括台湾三度成功受邀参与世界卫生大会,台湾参与APEC领袖会议层级连续四年皆由卸任“副总统”层级出席,台日签署“台日民间投资协议”,松山与东京羽田机场直航,台湾免签证或落地签证国家从民进党执政时期的54个大幅增加到124个国家与地区,未来甚至连美国都可能成为免签证国家之一。这些“外交”及台湾参与国际空间的成果,是不可能在两岸关系冲突对峙的情势之下实现的。

(二)ECFA创造台湾内外经济效益
    
    在两岸交流中,最最具有特殊成就者就是两岸经济协议(ECFA)的签署。ECFA签署生效迄今确已一年半,惟货品贸易之早收清单实为自2011年1月1日起才开始执行,实施迄今近一年。2011年降为零的产品仅76项,2012年1月1日早收清单内则将有90%的货品享有零关税,预估未来效益将更为明显。
    
    目前早收实施初期已初显成效,依据中国大陆海关统计,2011年1~10月台湾对中国大陆出口总额为1036.20亿美元,较去(2010)年同期成长9.17%,其中大陆方给予台湾早期收获清单内货品之台湾出口额约为166.87亿美元,较去年同期成长12.64%,较总体出口额成长为高,且获减免关税已达约1亿256万美元。从以上统计可以看出,ECFA发挥了两岸区域内的贸易效果。
    
    ECFA也对台湾对外经贸联系产生了正面的效果,有助于台湾提升与其他国家的经贸关系,亦加快了与其他国家洽签经济合作协议的机会。在对外洽签自由贸易协议(FTA)方面,签署ECFA之后不久,台湾即与新加坡于2011年就洽签“台星经济伙伴协议(ASTEP)”展开谈判,另于10月25日与纽西兰(即新西兰--编者注)共同宣布就洽签经济合作协议(ECA)展开可行性研究。由于星、纽皆在“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扮演重要角色,藉由与星、纽签署经济合作协议,将可促进台湾经贸更进一步自由化,为台湾未来加入TPP创造有利条件。此外,台湾也与印度及东协(即东盟--编者注)主要国家进行经济合作协议之可行性研究。
    
    由于ECFA的签署,已促使日本认真思考透过台湾参与大陆经贸的另项利基,2011年9月22日与日本签署之“台日投资协议”,对鼓励日本企业在台投资有极为正面的促进作用,亦可带动台湾经济的活动,扩大台湾的就业市场。
    
    两岸经贸交流是一切交流的基础,但是只有两岸经贸物质性的往来、只有人员的互动能够增加两岸从李登辉及陈水扁时代所逐渐拉开的认同吗?我们不妨来看看两岸这几年来认同的一些变化。

马政府在强化两岸认同上的却步

(一)没有能够扭转“独台”/“台独”史观
    
    马英九虽然在两岸关系上继承了蒋经国“连结两岸”的遗产,但是,很可怕的,他却没办法扭转李扁执政所留下的独台或台独史观。以及“一族两国”的政治遗产。
    
    历史是死的,但是历史教育却是活的。教科书即是史观认识与建构最重要的一环。马英九上台以后,有关高中历史教科书课纲修订部分,虽然在一些观点上做了修正,但是并没有做结构性的调整。教科书课纲的脉络结构仍然是延续民进党时期的“同心圆史观”,即先讲台湾史、再讲中国史,将台湾放在世界与东亚,而不是放在中国史的脉络中来讲授。
    
    在这个史观脉络里,1949年以前的中华民国是放在中国史,1949年以后是放在台湾史。这表示1949年以后的“中华民国”已经不属于中国史,而是台湾史。史观上的“一中一台”因而成形。
    
    或许有人会说,台湾史不就属于中国史吗?如果放在一般国家的历史来看,先教地方史再教国史或许并没有错,但是对于一个处于分治以及认同在逐渐拉远的两岸而言,这样的史观陈述方式就值得争议了。
    
    对于原先的设计者而言,“同心圆史观”的政治意涵就是“被殖民史观”,依照台湾史教材的顺序,在原住民以后,荷兰、明郑、清、日本,乃至国民党都是一个外来政权,台湾是个被殖民者,在他们看来,只有台湾全面民主化了以后,台湾才有了真正的本土政权,因此,视1949年来台湾的国民党政府为一个流亡政府。
    
    马英九在2008年上台以后,没有剑及屦及地处理民进党时代留下的课纲问题,反而是继续承接。与民进党唯一诠释不同的只在于,国民党认为,明郑、清治期间与1949年迁移到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都不是外来政权。
    
    国民党没有调整的部分在于,在中国史部分,1949年以前谈的是中华民国,但是1949年以后的“当代中国”篇所指称的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一部分教科书介绍的是毛泽东党国体制的建立和发展、邓小平格局下的政治经济发展、中共外交政策和海峡两岸关系的演变。就史观来说,未来的新历史课纲已经放弃了“中华民国”对于整个中国的正统地位,这与两蒋时期的立场是完全相左的。
    
    新历史课纲将中华民国1949年以前的历史放在中国史,1949年以后的现况放在台湾史。换言之,从历史教科书的陈述方式来看,“中华民国”已经等于台湾了。
    
    新的课纲仍然称清朝统治下的台湾为“清领”时期,意指“清朝占领台湾时期”,却称日本统治台湾为“日治时期”,意指“日本治理台湾时期”,而非站在中华民族观点的“日据时期”。
    
    马英九执政期间,虽然在马英九的私人好友、新课纲委员王晓波的努力下,在一些史料部分做了补强,但是却没有改变民进党所设定的“同心圆史观”结构,简单来说,只有“拨乱”,而未“反正”。王晓波在社论《拨乱反正乎?为德不卒乎?》中最后写到:“李扁乱政二十年,世人企盼马政府能拨乱反正,但以‘新课纲草案’而言,‘拨乱’或有之,但‘反正’则不全然,或许‘反正’也是不能‘一步到位’的,而空留为德不卒之憾。所以,马政府还必须继续努力才行”(《海峡评论》,239期,2010年11月)。其实这岂是王晓波的个人能力问题?领导人如果有正确的认识与强烈的使命,怎么会改不回来呢?

(二)政治定位的论述方式已经改变
    
    史观形成论述、论述形成政策。“史观”、“论述”与“政策”之间,三者是有相互连动与影响关系。
    
    马英九政府这四年以来,对于两岸政治定位的表述方式已经发生改变。2008年选举以前,马英九的政见还包括推动两岸和平协议、建立两岸军事互信机制,为此,胡锦涛在2008年底也做了回应。但是到了2009年中期,马英九的态度开始转变了,“中华民国是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台湾前途由2300万人共同决定”等言词经常出现在马政府团队的口中,“先经后政”事实上却是“只经不政”。针对2012年的大选,“两岸和平协议”已经不再是马政府的竞选政见,而是与一般人民共同表达期望而已。不仅如此,2011年10月19日,马英九又为“两岸和平协议”加了“公投同意”这个条件。
    
    自2004年起,国民党均反对用“公投”来于处理两岸关系。2008年的“返联公投”也自我诠释为只是避免与民进党直接在“公投”议题上交锋所做的权宜之计,日后在投票时也的确用消极的方式让“入联公投”与“返联公投”均未能通过。但是这次在还没有讨论“两岸和平协议”应有的内容前,就将之与“公投”挂勾,将两者挂勾的政治意涵就是担心在未来和平协议的协商过程中,主权会受到人民质疑,因而先打预防针。
    
    但是这种以“公投”方式来维护主权的思维,其实就是“中华民国主权独立”思维下的标准反应,可以看成是“偏安”或“独台”(即“中华民国主权独立在台湾”,与以往“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的“台独”表述方式有别)认识下的行为。而这种行为,又会回馈再强化“独台”论述。
    
    马英九以“不统、不独”来陈述其立场。所谓“不统”,马英九自己的解释是“任内不谈统”,可是从文字上来看,“不统”是指“不统一”而非“不谈统”。所谓“不独”,马英九是指“不主张台湾独立”,但是马英九却主张“中华民国是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因此,所谓“不独”并不是指不要“主权独立”,而只是“不要台独”。
    
    为了让自己的论述更为完整,在学者的建议下,马英九从2010年底起,在“不统、不独”的论述前又加上“在中华民国宪法下”等字眼。如果我们了解七次修宪后(李登辉任内六次修宪,陈水扁任内一次修宪),“中华民国”的宪法已经是个几近于“独台”的飘浮宪法,马英九的论述其实更趋近于“以独台为基础下的不统、不独”,是一种“以中华民国主权独立在台湾为基础的不谈统与不台独”。简单来说,这就是“独台”的思维。
    
    更何况,国民党内部对于“一中”的解释也出现分歧,有的认为“一中”是指“一个中华”,“两岸同属一中”可以解释为“两岸同属中华民族”,这是完全承袭李登辉的“一族两国”论述。
    
    更有国民党的发言人否认“一中”。2011年11月3日,国民党发言人陈以信即表示:“马总统一向坚持中华民国主权立场,对于两岸和平协议,他第一项保证就是要以中华民国宪法为架构;但民进党却硬要抹红,硬说是为以‘一中’为前提,硬是要栽赃倾中卖台。”或许是这位发言人太年轻,或许是对宪法与两岸关系知识有限,但是他的发言等于是否定“中华民国宪法”为一中宪法,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这些年轻的朋友,心态与认知上已经完全成为“独台”的论述者了。
    
    由于国民党的领导群目前还坚持那一根让宪法得以飘浮而没有断裂的细线,还主观性地认识自己的宪法为“一中宪法”,我们因此可以用“隐性独台”来界定国民党的主张,所谓“隐性”就是让“独台”论述还蒙上一层薄纱。不过,这一层薄纱极有可能随时会破,也或许会在民进党强劲的大风下被吹落。
    
    马英九团队为了竞选连任,一味地尾随民进党对于国家定位的“主权独立”、“前途自决”、“公投”等论述,而使得国民党已经失去了自己应该有的理想与目标。在这一核心问题上,马英九并没有延续蒋经国对于“一中”立场的政治遗产,反而是接续了李登辉“一族两国”的政治遗产。

(三)结果是两岸认同的持续分歧
    
    由于马英九在史观与论述上没有脱离李扁二十年所设下的“台独”或“独台”框架,因此,虽然两岸经贸关系发展迅速,但是两岸的认同却是持续拉大。
    
    如下图1显示,民进党陈水扁执政末期,2007年,主张自己既是中国人也是台湾人的认同为44.7%,台湾人的认同为43.7%,中国人的认同为5.4%。但是马英九执政以后,这个趋势没有更改,认同中国人的继续下滑至2011年6月的4.1%,是中国人也是台湾人的降到39%,是台湾人的则逐年增加至54.2%。
     
    图1:
    马英九执政四年在两岸关系上的进与停/张亚中


    在有关统独的选项方面,如图2显示,马政府执政四年间,虽然在支持统一、台独或是维持现状之间的比率并没有交叉性的改变,但是相较于2008年前,在马政府执政四年任期内,主张“永远维持现状”、“偏向独立”的比率均有上扬增加趋势。在2011年6月,台湾民众支持维持现状以后再做决定的约33.3%,永远维持现状的26.8%,“维持现状以后独立”(偏向独立)的17.4%,“维持现状以后统一”(偏向统一)的10.6%,“尽快宣布独立”的有5.8%,“尽快统一”的有1.4%。
    
    图2:
    马英九执政四年在两岸关系上的进与停/张亚中



(四)经济“和中”、政治“亲美”
    
    美国基于本身的亚太战略,一方面希望两岸不要战争,所以反对台独,但是另一方面又希望两岸不要走得太近,所以并不鼓励两岸进行政治性的安排。“离而不独、和而不合”可以说是美国对两岸关系的最高战略指导原则。
    
    在这样的战略构想下,美国自然要协助台湾拥有一些象征的防御性武器,一则可以让两岸持续存在着军事上的对峙,再则又可以为美国军火商带来庞大商业利益。台湾方面也把武器采购视为得到美国愿意保护的意愿象征。
    
    马英九四年执政期间,对美军购数额超过了民进党时期。2008年到2012年台美官方公布的军购总计为近200亿美元。分别为:2008年10月3日公布的AH-64D第三代阿帕契长弓攻击直升机,爱国者三型射击模块与飞弹,F-5E/F、C-130H、F-16A/B和IDF战机的备用零件,E-2T预警机升级至鹰眼2000,鱼叉第二代飞弹,标枪发射模块和导弹,总共64.4亿美元。2010年1月29日公布的黑鹰多用途直升机,爱国者三型射击模块与飞弹,C4ISR项目(博胜)第二阶段,鹗级海岸猎雷舰,鱼叉遥测训练飞弹,总共63.9亿美元。2011年9月21日公布的F-16A/B型战机升级改良、飞行员培训,F-5E/F、C-130H、F-16A/B和IDF战机的备用零件,总共58.5亿美元。
    
    从马政府四年来的行为来看,美国仍然是台北在推动关系时必须在意的国家。在2008年大选前,马英九的竞选政见包括签署两岸和平协议与建立两岸军事互信机制。在马英九大胜之后,两岸交流重新大幅开启,2008年底胡锦涛先生的“胡六点”也传达了两岸可以开启和平协议商谈的讯息。
    
    但是,马英九对两岸政治互动的态度,在他就任一周年前夕就改变了。2009年4月22日,马英九在台北通过视频联机与美国智囊机构“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在华盛顿举行的研讨会中表示,美国继续承诺对台军售,对美台关系非常重要。台湾的国防预算将不会低于国民生产总值的3%,台湾同中国大陆建立军事互信机制目前为时还早。这是马英九第一次否决了两岸军事互信机制的可能。马英九政府上任以来,国安会为此所做的各种研究方案,也就注定要束之高阁。
    
    马英九态度的改变,发生在2009年的中期,同年5月9日在接受新加坡媒体专访指出,若能在2012连任,不排除触及两岸政治议题的协商。但是马英九在5月11日接受中视专访时旋即又表示,“不排除并非一定要做”。至于两岸建立军事互信机制一事,马英九也再度表明他已经改变了原本的立场。7月初在访问巴拿马时说“应该做,但时机还没到”。10月5日陆委会主委赖幸媛再称,两岸建立军事互信机制的条件还没有成熟。这些谈话显示,马英九在和平协议与军事互信机制两件事的立场上已经退却。
    
    在论及台北与北京及华府的关系时,曾经担任“国安会”秘书长的苏起在其任内提出“和中、友日、亲美”的论述。“和中”表示与中国大陆要“和平相处”,“亲美”则是“亲近美国”。“和”与“亲”两个字所代表的意涵足以彰显台湾在面对中国大陆与美国时不同的心态。
    
    四年以来,马英九的立场很清楚,在两岸关系上,对外的说法是“先经后政”、“先易后难”,但是实际上却是“只经不政”、“寻易避难”。马英九政府四年来,的确为两岸关系改善良多,也为台湾累积了不少的经济利益,但是在定位上并没有跳脱李登辉在1999年所设下的“特殊国与国”的关系结构,甚而在论述上渐渐向民进党靠近,造成逐渐“偏安化”与“独台化”的现象。

寄望未来四年既能拨乱也能反正
    
    两岸分治已有六十余年,如果再加上日据台湾五十年,除了1945~1949年两岸同属一个中央政府以外,其余一百多年,两岸人民均在不同的治权政府下生活。再加上美国等国际势力的介入、两岸幅员人口的差异、制度不同,两岸之间存在着太多复杂的问题,需要两岸共同解决。
    
    在李扁有心分离两岸二十年以后,马英九在2008年执政,面对的确实是一个两岸在认同上已渐撕裂的局面,所幸两岸快速的经贸交流、人员往来,使得李扁二十年去中国化教育与政治行为所造成的危害得以暂时止血。不过,马英九在认同、立场等大是大非问题上的游离退却、消极、甚而有些媚俗的作为,使得他并没有将两岸关系的成果转换为他的政治资本与能量,这是马英九在2012年大选陷入苦战的最主要原因,也会是日后国民党愈来愈难选的因素。
    
    毕竟,如果国民党在观念上与民进党完全趋于一致时,两者就没有多大差别了,在这样情形下,人民或许会认为,既然是相似的论述,不如选择民进党。如果马英九在2012年不幸败选,他应该了解,当一个政党失去立场、原则、价值上的理念与论述时,失败是完全可以预期的。
    
    如果马英九能够获得大选,我们期待他不仅能“拨乱”亦能“反正”,在第二任的四年能够重新调整历史教科书的史观,重回“一中论述”,避免再有可能引发“独台”疑虑的论述,强化两岸共同认同,勇敢地面对两岸和平协议,为两岸和平发展奠定一个可长可久的基础。
    
    (张亚中为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两岸统合学会理事长。)
    
    本文来源: 共识网-《领导者》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819390223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致马英九先生的第三封公开信/叶家林
·致中华民国总统马英九的第二封公开信/叶家林
·黑格祝贺马英九当选 英财政大臣赴港、京访问
·马英九选胜连任 欢呼后的忧虑/刘国凯
·祝贺马英九的胜利连任/常雄发
·台湾总统选举观察(三)马英九勉强及格/吾尔开希
·看衰马英九,中国调整政策/林保华
·致中华民国总统暨国民党主席马英九先生的公开信/叶家林
·解龙将军:马英九为什么自己不退选?
·马英九之后的国民党 /林保华
·马英九祭孔所为何事? /林保华
·马英九VS习近平,中国民主立马实现/郭永丰
·林保华:她连“马英九”三个字都没出口
·郭永丰:马英九,您太伟大了
·蚂蚱集团:从维基解密谈马英九诚信问题 /林保华
·美国挟持马英九总统是好事/林保华
·马英九:九二有共识吗/徐光
·马英九加强箝制媒体/凌锋
·两岸新论:马英九谈话显示中华民国“中招”?/华夏
·常雄发:祝贺马英九的胜利连任
·马英九胜选,国台办巨资介入两岸经贸受嘉奖/博讯独家
·都是新年祝辞 胡锦涛和马英九两个味道 (图)
·国台办否认助选马英九 重申不介入台湾选举
·北京首次对马英九两岸和平协议表谨慎欢迎
·台湾立委再呼吁马英九关注陈光诚 (图)
·朱筱超:致马英九总统一封公开信
·新华网歪曲报道大陆女游客熊抱马英九事件
·马英九提“两岸分久必合” 国台办发言人回应 (图)
·马英九卖台的对美“三不” /林保华
·马英九:茉莉花争取人权民主自由
·陆港网友讥评北京保钓不如台湾马英九
·大陆和香港民运人士在台北发表致马英九公开信
·大陆这样新闻报道:马英九和蔡英文的辩论,却、、
·马英九与温家宝隔空对话捍ECFA(图)
·新闻总署震怒:温家宝总理在马英九省长陪同下视察台北
·马英九题字:满族加油!(图)
·李喜阁:给马英九先生的一封公开信函
·太子党朱云来拒绝出席马英九主持的企业大会
·马英九抓共谍 萧万长不知道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