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俄国革命史》句读(六之上)/王澄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2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2月18日我们首先观看了前苏联电影《静静的顿河》第一集,对1917年以前的俄国农村生活有些感性认识,这样有助于学好《俄国革命史》。
    下面是小组讨论纪要,[ ]中是托洛茨基的原文。
     (博讯 boxun.com)

    第五章 宫廷革命的思想
    
    [统治阶级既然想避免革命,究竟为什么不企图除掉沙皇及其周围的人呢?他们曾经这样想过,但是不敢。他们既对自己的事业没有信心,而且也缺乏决心。宫廷中革命的思想悬在空中,一直等国家革命来把它淹没。]
    小组讨论:我们绝不对中共内部的“宫廷革命”作任何期待,我们不关心也不评论。我们认为只有人民推动的国家革命才能够完成这次中国革命的目的,即革命后使中华民族有显著的价值观念的提升,即改朝换制。
    
    [在战争的紫色背景里,在地下震动的明显的辚辚声中,特权者并不片刻拒绝生之欢乐,相反的,他们贪婪地吞咽着这些欢乐。]
    小组讨论:中共特权者没有一天不在腐败。
    
    [危险性是从局势的本身的逻辑中发生出来的,因为宫廷不能不从单独媾和中找到得救之道,所以局势愈危险,它就愈加坚决地要单独媾和。以后我们还会看到,自由主义以它自己的领袖为代表,曾企图保留单独媾和的机会,以便自己将来踏上政权。但正因为如此,它便进行猛烈的爱国主义的鼓动,用以欺骗民众与恐吓宫廷。]
    小组讨论:当年俄国和德国交战中,有人想要单独媾和,俄国自由主义派的做法很像当年袁世凯的做法,一面和革命军打,一面和革命军媾和,目的就是要恐吓清廷,同时和革命军谈条件,让袁世凯当总统。
    
    [事实上有这样的阴谋存在吗?没有东西能证明它。它太广泛了,这“阴谋”,包括着太多与太杂的方面,以致无法成为阴谋。]
    小组讨论:中共把大陆上发生的所有的人民反抗行为都称之为“海外敌对势力的侵入”,真是自欺欺人。
    
    [传说在历史科学中是多么容易地与巩固地取得一个地位。]
    小组讨论:革命的进程中给人很多想象的空间,对于市民百姓来说,凡是自己不知道的事都可以用想象来补充。
    
    [俄国的自由主义在比较年青之时,常用金钱与同情支持革命的恐怖主义者,希望借用他们的炸弹,将皇朝驱入它的怀抱。]
    小组讨论:俄国的自由主义并不是真正的革命者。是阶层利益集团。人类的价值取向分为五类:一。为了世间万事万物的利益。二。为了全人类的利益。三。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四。为了他人的利益。五。为了自己的利益。我们中国民主党人把这次革命的基点放在第三,为了中华民族的利益上。这是能够发动中国革命的先决条件。
    
    [拉斯布丁的被杀起了很大的作用,但这绝不是那些暗杀的参加者与起意者所算到的作用。它不是减弱了危机,而是加剧了它。到处:在宫廷中,在司令部中,在工厂与农舍中,都谈论着这次暗杀。结论自然而然地得了出来:要反对患瘫病的宫廷近幸党,便是大公爵们也除了毒药与手枪之外别无他法了。诗人勃洛克关于拉斯布丁的被杀写道:“结果了他性命的那颗子弹,正落在统治皇朝的心坎。”]
    小组讨论:对中国革命镇压的“那颗子弹”,一定会落在中共统治者的心坎。
    
    [罗伯斯比尔有一次曾提醒立法会议道,贵族的反对派削弱了王朝,唤起了资产阶级,而在它的后面却跟着民众。]
    小组讨论:俄国的贵族的反对派相当于中国目前的既得利益者,比如红二代,他们反对腐败,这中间有人民的声音,但是他们是揪着自己的头发上天,毫无意义。
    
    [俄国在1905年,尤其在1917年又表示出反对专制与农奴制度的因而是反对贵族的革命。在它的初步,总得到不仅是普通贵族的,而且有上层贵族中最特权分子的,甚至有朝廷中人的无系统的、矛盾的但很真实的合作。这一个显著的历史现象,仿佛与社会的阶级学说相冲突。但实际上,它只与该学说庸俗了解相矛盾罢了]
    小组讨论:这就是彻底革命和阶段革命的区别,彻底革命是为了全民族的利益和全民族的进步,而阶段革命只是为了某些阶层的利益。
    
    [革命发生于社会的一切矛盾达到了最高度紧张的时候,但这时候所造成的局势,甚至对于旧社会的各阶级,即命定着要破灭的各阶级也是不能忍受的。我们虽不愿把生物学的比喻看得比它所应得的意义更重,但还是值得提起这一类比喻。分娩这个行为在某个时机,无论对于母亲的机体或它的产儿,都同样地不可避免,特权阶级的反对派,表示出他们的传统社会地位与社会继续存在的要求间之不能相容。]
    小组讨论:革命发生在“传统社会地位与社会继续存在的要求间之不能相容”的情形之下。
    
    [贵族看出一切不幸的原因,在于皇朝之盲目或失去了理智。特权等级不相信已根本没有能调和新旧社会的政策;换句话说,贵族不肯自安于它的末运,于是把死前的苦恼,转变为反对旧制度最神圣的力量,即反对皇朝的一个反对派。贵族反对派的尖锐性与无责任性,原因在于历史对于上层贵族的溺爱,以及它之不能忍受自己在革命中所感觉到的恐惧。贵族佛龙特派之无系统性与矛盾性,要用这个理由来解释,即这一反对派的阶级是没有出路的。正和一盏灯相似,在它熄灭之前,发出一下光亮的、虽然带烟的火光,——贵族在消逝之前,也发出了反对派的闪光,它给自己的死敌帮了极大的忙。这样就是那个过程的辩证法,它不仅与社会的阶级学说相符合,而且也只有这学说才能加以解释。]
    小组讨论:中国既得利益者对“末世”的尖锐感觉,原因在于历史对于他们的“溺爱”,以及它之不能忍受自己在革命中所感觉到的恐惧。
    我们深信,会有很多阶层在中共垮台之前有些反对中共的举动,“正和一盏灯相似,在它熄灭之前,发出一下光亮的、虽然带烟的火光,——(贵族)在消逝之前,也发出了反对派的闪光”。但是,对不起,我们革命党不买既得利益阶层的帐。
    (未完待续)
    
    (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2012年2月18日参加讨论的有,全委会主席王军涛,美国委员会主席宋书元,还有张玉红,陈立群,张成亮,曹晗,徐国鑫,彭咏言,顾笑颜,张开利,张万哲,郑永进,陈洋,邢星,范奉涛,解荣久,石恩晓,王海燕,陈涵涛,张健,曹以康,段秋明,王澄。)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0302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俄国革命史》句读(五之下)/王澄
·胡适当年西学不足,耽误了中国人/王澄 (图)
·《俄国革命史》句读(四)/王澄
·孔孟之道和阿奎那的本性法之比较/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三之下)/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三之中)/王澄
·王澄写给中国哲学界的信
·《俄国革命史》句读(三之上)/王澄
·中国人弄错了,不是“自然法”是“本性法”/ 王澄
·中华民族全部解放的三阶段论/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二)/王澄
·王澄:中华民族思维能力重大缺失/视频
·《俄国革命史》句读(一)/王澄
·王澄写给邓晓芒的信
·2011年回顾:楚虽三户能亡秦 /王澄 (图)
·“太平天国和这次中国革命”问答/王澄
·黑格尔对孔子、易经、老子的负面评论(5/5)/王澄
·黑格尔对孔子、易经、老子的负面评论(4/5)/王澄
·黑格尔对孔子、易经、老子的负面评论(3/5)/王澄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