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最新理论观察视点:中国执政集团内三大派对中华民族复兴进步的影响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18日 来稿)
    
    
     (博讯 boxun.com)

    
    作者:宣昶玮
    
    一. 过去中国知识分子对中国执政集团的理论认识根本就是一笔糊涂帐
    因为中国还是个专制的体制,所以执政集团对中国社会发展的控制与钳制还相当的具有决定性,因此这个集团的对中华民族的发展与命运的影响,就具有异乎寻常的作用。
    而当今中国政治的实际,是改革已经实际上停止,尽管问题成堆,也已经形成一个烂摊子,但执政集团的坚决拒绝继续进行改革,早就成了一种现实中的事实。
    而过去人们往往把这种状况归结为改革过程中形成的“特殊利益集团”的为了保护自己已经到手的既得利益而竭力实行的阻挡继续改革;而到底这个“特殊利益集团”究竟包括哪些人,和他们到底有一些什么样的特殊利益需要以阻挡改革来保护,实际上人们都一概的并不怎么清楚;于是你也讲他也讲,什么“500个家族”、“那些在改革中抢夺国家和人民财富的权贵集团”等等,都是常见的说辞。这些说法虽然不是捕风捉影,但却总让人觉得不甚了了:因为虽然当今确实不怎么再改革了,但似乎这个集团也确实还在为人民做一些事情;如果把这个集团全部说得一钱不值,全是恶魔都是为了坑害老百姓的也似乎不妥:因为事实上并不是这个样子。其他的还有什么“影帝”的说法,一时间闹得谁也分辨不清楚到底中国是怎么回事?到底这个执政集团是人还是鬼?他们的真实面目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便成为分析和把握中国当今政治的关键:如果再不对这个执政集团有更加深入和接近真实的认识,那么许多中国问题都还是不甚明了,就象历来发生过的那样。
    二.因为对执政集团的认识是一笔糊涂帐,依据糊涂认识下的许多分析实际都不得要领,执政者也不屑一顾,因此效果有限
    因为我们迄今为止对中国执政集团的全部理论认识都是一笔糊涂帐,所以我们就会不理解这个集团主导许多事情的真实动机和真实的目的,因此由此而进行的许多分析只能是隔皮挠痒,只能造成似是而非的结论,而这样的结论即使执政集团的当事人看了也轻蔑的一笑:笑你们并没有分析到他们内心动机的真实,你们的分析完全被他们看得一钱不值:因此对他们的触动也只能是微乎其微的。
    这就象一个看病的医生:你说出的症状完全不对路,病人怎么能相信你呢?
    而我们以前的种种对中国前途和时政问题的分析,恰恰许多正是这种根本看不清病机的开方下药。执政集团内的当事人在看了你们开出的药方子之后除了冷漠的对待,就是完全无动于衷:因为你的看病把脉完全不对,你先失去了病人对医生的信任了。
    三.正确的认识应该是:执政集团内存在三大派别,即利益派、信念派和开明派
    所谓信念派简单的讲就是坚持传统的马列主义和社会主义价值信念的派别;而利益派则是信奉自身利益包括自己家族利益至上,其他一切包括整个民族的利益都不重要都应该为自己和自己家族让步的派别;开明派则是思想开明,政治见解完全符合世界和人类主流文明价值观的派别。以上这三个派别的各自特点是:在见识和头脑上信念派比较陈旧和糊涂,头脑的灵活和正确的理解各种事物上信念派赶不上时代,也远远赶不上利益派和开明派的头脑聪明和知识先进;但信念派做人做事情有几分老打老实的,说不好故意的假话和欺骗人民的话,那些在别人看来是假话和欺骗人民的话,其实在信念派自己那里却是含有一部分真心真意说出来的;而利益派则是完全没有道德底线和做人原则、也没有什么正当价值观信奉的派别,他们一切以是否有利于自己垄断权力和符合自己家族的利益为依据,而完全把人民视为草芥和下等,也不惜抛弃民族利益来满足自己家族的利益:总之民族、国家和人民、以及什么马列主义和社会主义统统都是很次要的,在利益派的眼里这一切都是不值钱的,最值钱的就是自己手中的大权和自己家族的飞黄腾达和富可敌国,其他的一切都必须为自己的利益让步;至于开明派,则是知道世界文明潮流是在什么地方,中国的社会主义应该怎么去改良,和知道即使是那些传统的社会主义思想和价值观念,也是应该跟上人类文明主要潮流的。利益派和开明派在见识上、头脑的灵活上远远超过信念派一大截,是认识上清醒的派别,也比较聪明。
    信念派主观上是要为国家、为人民、为民族谋利益的;但客观上却不一定起到了这样的作用,甚至是相反的效果。利益派则在主观上就是先为自己和家族,民族和国家只能放在次要地位。利益派是自己个人和家族的利益至上:自己家族的利益是远远高于民族和国家利益的。
    信念派在主观上是不以人民为敌的,但客观上却可能做出实际对人民有重大伤害的事情;而利益派则恰恰相反:利益派骨子里就是把人民看作下等,实际中也确实对人民采取压迫和迫害的政策。
    信念派主观上根本不具有打算全面阻挡中华民族进步的倾向;而利益派则有这种倾向。但信念派由于看不清许多事情的真实,因此客观上也在帮助利益派实施全面阻挡中国社会进步。
    信念派由于头脑实在和简单,观念陈旧,对执政集团内的利益派无法清醒的认识其真实面目:认为利益派也是为民族、为人民的;却不知党内、执政集团内早就有一大批完全蔑视社会主义和马列主义的官僚分子,这帮人正在做着和信念派完全相反的努力:要蛀空这个国家、蛀空整个民族,因为他们客观上全面阻挡中华民族的任何进步,而只为了自己现在掌握的特权和权力能够千秋万代的保留,只为了自己的家族能大肆的侵害民族和人民:为此他们已经制造出无数的和人民群众的矛盾。同时他们又鼓动和大肆的进行腐败军队、鼓动色情、愚昧民众、试图使整个民族都腐烂:因为他们认为这样人民就不会再关心政治了,于是他们大搞特权和权力封建世袭的时候就不会遭到人民的反对了。而当今中国的信念派对利益派的上述所作所为丝毫也没有警惕,反而认为这些利益派也是变着法子要维护社会主义政权,也是自己的同志;而那些要求民主的知识分子却是社会主义的敌人等等。对于观念陈旧思维不怎么灵活的信念派来讲,把敌人视为同志和把朋友视为敌人都是很正常的现象:他们不是故意要颠倒是非的,而是他们只有这样的分辨能力。利益派也许主观上并没有如此清醒得认识到他们的所作所为是要全面阻挡中华民族的进步,他们实际上可能仅仅是做事情一切围绕着对自己家族和个人的权力垄断有利,但在实际效果上,却出现了全面阻挡民族进步与发展的后果。也就是说主观上他们并不是要与民族为敌,但客观效果上却造成与民族为敌的后果。
    信念派认为那些要求民主的知识分子是受了西方资本主义的鼓动,是当今自己坚持的社会主义制度的破坏势力,这种认识极为糊涂的。
    在这方面民主知识分子也有责任。因为部分民主知识分子也长期的把信念派视为敌人,而完全没有想到其实信念派也是想把民族进步与文明的事情做好的。
    信念派、开明派、和中国民间的民主派知识分子,其实这些完全不同的派别的最终目标都是一致的:都是为了人民的利益和民族的利益,为了使国家达到文明和进步,使人民生活得更好。这几个派别有分歧的,是具体的实现上述国家发展和民族文明进步的道路和方式:原因则是观念认识上的不同造成的;而利益派则和上述的几个派别完全不同:利益派的全部目标是自己家族的长远的特权和家族垄断国家的利益。因此实际上利益派是信念派、开明派、民主派、左派、和一般中国人民的最凶恶的敌人:因为利益派要剥夺所有什么信念派、开明派、民主派、左派、和人民大众的要使国家进步、民族昌盛的良好愿望和期待,而最终把中华民族置于永远停止进步、长期停滞不前的死水一潭的境地,因为只有这样停滞与落后的社会才有利于他们这些特权家族的封建统治和奴役,人民才永远的处于蒙昧状态,才不会起来反抗他们的特权统治。
    信念派在运用他们陈旧的观念与脑筋来分析当今一日千里变化着的社会时,一般不会得到正确的结论。例如明明人们是要求社会民主,而他们却认为人们要推翻社会主义;人们呼吁尊重人权,他们却理解为人们都在反对共产党,等等。因为他们总会错误的解读当今这个变化太快世界的缘故,所以他们不会对这个世界上的许多重大事件作出正确的判断。例如对越南的改革、对朝鲜的权力世袭、对宣扬儒家对中国的影响等等,他们都会得到完全错误的理解。例如把朝鲜的封建世袭理解为“保证社会主义制度可靠的延续下去”云云。因为该派观念陈旧而又不接受新东西的特点,所以他们绝对不会创新、或创造性的去把“社会主义改革出活力”来。他们又必然对当今社会的理解完全错误,因此也不会有什么好的对策能把社会搞好,只能是维持,甚至愈弄愈糟糕而已。这是该派执政的必然结局,是非常正常的结果。该派由于根本不能正确理解社会和理解别人,而别人却可以正确的理解他们,因此获得的批评和指责必然非常多。
    信念派也是道德派:他们一般很注意自己的道德形象的。这一点颇和历史上的那些铁心信奉儒家的道德君子相似。信念派决不会象利益派那样做出突破一切人类道德伦理底线的事情来。但信念派就是人太愚拙、死板、刻板。他们也撒不好谎、造不好谣什么的、不会对老百姓大肆的欺骗;但他们确实也不会创新和把社会、官员都治理得很好、改革得很好;他们也不会理解中国社会上的那些先进的知识分子们的观点和意见,甚至反而认为那些要求中国民主进步的知识分子都是受到了西方资本主义思想的影响和鼓惑云云。
    信念派并不是智力不足,他们的智力在一些方面是相当发达的,而只是他们的头脑具有一种特殊的特点:一旦观念形成,就再也难改变。因此信念派在信念上顽固而陈旧,不会“与时俱进”,但道德上也一样一如既往,也是道德上的君子;而利益派则一切都能“与时俱进”,全然没有任何道德伦理底线:因为他们只为自己家族的利益,而对别的一切都不在乎:因此利益派是非常道德败坏的。当今中国把老百姓看作奴隶和一钱不值,并制造出大量的欺凌与迫害事件的,就全部是利益派的作为。什么黑监狱、奴隶工厂、让政治人士失踪、公开的庇护官员的贪赃枉法等等,都是利益派的典型作为。而信念派则在这些事情上一般是做不出来的。造成信念派和利益派在对待人民和知识分子的方式上如此巨大差别的原因,是信念派是一切依据自己的信念而生活着:信念派有自己认为是正当和高尚的信仰;而利益派则什么信仰也没有:利益派只有金钱和权力的信仰,对道德完全不屑一顾。利益派既不信上帝也不信神仙、也不信有地狱:他们只两眼盯着金钱和美女、家族利益和特权等等,道德非常低劣。
    当今中国的实际情况是利益派放心的作恶,而却让信念派背黑锅;一个很形象的比喻是利益派偷驴而信念派去拔桩:因为人们一概的把利益派以政权的名义所作的恶,压迫和侵害人民利益造成的一切罪恶,统统都加在信念派所要极力维护的他们信奉的社会主义头上、信念派热爱的党的身上去了。开明派明白这一切,所以便呼吁民主和政治改革;而信念派是糊涂蛋,根本不知道这种情况是利益派的作恶造成的;而却认为那些被压迫的老百姓的对执政者和共产党的愤怒,全是受到了西方资本主义势力的反华挑拨而造成的。我们说过信念派因为思想陈旧,在许多事情上都不会正确理解,原因和表现就是这类事情。
    利益派头脑聪明,心机狡诈,对当今中国一般的事情都很明白其前因后果。但利益派却毫无道德和人性,他们为了自己家族能千秋万代在中国土地上奴役人民,能永远骑在老百姓的头上作威作福,于是就利用自己的一切权力和聪明才智来全面阻挡中国的社会进步,企图使中国永远人民愚昧,知识分子糊涂,使中国永远保持在蒙昧落后状态,以使他们不会对自己的特权家族的奴役行为进行反抗;而信念派则头脑陈旧,只知坚持而不会创新,完全看不到利益派的这些伎俩,又被利益派蒙骗的不知东南西北,稀里糊涂的就做了利益派的帮凶:信念派于是也帮助利益派来做全面阻挡中华民族进步的事情来了:具体的阻挡进步行为之一就是阻挡进行政治体制改革。
    信念派所做的典型事情是给农民工讨工资、上西柏坡、为退休工人涨工资、逢年过节到基层看望群众、为贫苦的城乡居民谋划基本保障和救济;利益派所做的典型事情是设立黑监狱、掩护开办奴隶工厂的大小官员、为犯法的官员们公开的开脱、阻止人们追究小学校的房屋质量差而在地震中砸死了孩子、阻止人们追究因为卖血而导致大量的爱滋病传染事件的官员的责任、包庇那些动辄开枪打死无辜群众的警察、组织公开批判普世价值、安排政治打手公开在报纸上攻击执政集团内的开明派的民主改革言论、公开的和暗中鼓励人民淫乱,特别是鼓励大学生淫乱,以削弱他们对政治不民主的注意力、鼓动人民去热中炒卖古董发财,以转移他们对政治的注意,等等。
    执政集团内的利益派如此全方位的阻挡中国社会的政治与经济特别是体制的进步,最后的唯一的结果是:使中国长期保持现在这种千窗百孔和漏洞百出的政治的和经济的体制,腐败透顶而且怨声载道;全面阻止中华民族的复兴与崛起;全面阻止社会体制的任何重大进步;把全国人民全部绑架,无论信念派还是开明派、左派、右派、民主派、中间派、不问政治派、听天由命派、稀里糊涂派等等,全部都要受制于执政集团内的利益派的强力控制与压迫奴役,在他们的“维护社会稳定,防止西方敌对势力的阴谋”借口下,让人民都被强拆、被代表、被下岗、被国有、被结石、被地震、被三聚氰胺、被精神病、被没收、被法制、被城管、最后使人民都被唐福珍、被孙志刚、被赵连海、被杨佳、被邓玉娇;他们也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长期绑架,并盗用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名义,以从事一切为他们谋取封建家族特权利益的不法勾当,并永远把人民置身于水深火热之中。而现在的信念派也被利益派蒙蔽,也作为利益派的合伙人来共同协作,一心一意要把全面阻挡中华民族进步的事情做好:这就是目前中国的实际情况。利益派在千方百计维护自己家族利益的时候已经不知不觉的成为中华民族的公敌;而信念派如果不幡然悔悟和悬崖勒马的话,那么也将成为中华民族的历史罪人:这将是真实的历史评价。
    中国执政集团内的开明派,目前看来是执政集团内头脑最清醒、道德很高尚的派别,至少道德上不比信念派低。因为开明派能真正的看清楚中国政治的实质性问题、中国的制度的病根在什么地方?而信念派由于头脑中观念陈旧、脑筋顽固而死板,因此信念派看不清中国的社会制度的真正需要改进的地方。而开明派则见识超前,思维敏捷,见识和观念上能“与时俱进”:而这一条是信念派所远远达不到的。
    开明派有为国家和为人民、为民族谋利益的愿望和能力;而信念派虽然也有这种为国家和为人民、为民族谋利益的愿望,但却几乎没有达到这种良好目的的能力:因为信念派绝不会创造性的去实现自己的愿望,因为信念派缺少相关的创造性聪明才智和创造力量;而开明派则有信念派所缺乏的这一切聪明才智和创造力量。但现在保守的、僵化的、死板的信念派因为自己的观念陈旧而思考和见识糊涂,于是便对开明派完全不理解,反而认为开明派是要把中国弄得和那些已经和平演变了的国家一样:是要以民主改革的名义把中国的社会制度改变成资本主义一类的制度。信念派反而认为那些早就根本抛弃了社会主义的利益派们的坚定维护专制和僵化的体制,看成是真正的坚持社会主义;而把开明派的想把信念派信奉的制度模式改革得更有活力的企图,看成是在葬送社会主义。因为信念派在许多问题上根本就不能正确的理解,所以他们现在也就不能正确的理解开明派的真正目的了。
    中国执政集团内的开明派现在在体制内是腹背受敌:信念派完全错误理解他们;而利益派则从骨子里就仇恨他们:如果按照开明派的计划在中国实行了政治改革的话,那么腐败必定要消除了,特权也会受到抑制,司法也必须公正和独立,政权变得非常稳固了、社会也大大文明和进步:这样一来利益派的家族要想继续保持特权和奴役人民的愿望就彻底的落空了。甚至利益派以前的腐败还有可能被清算。尽管社会进步了、政权也稳固了:但这些全都不符合利益派的利益所在而是相反。因此利益派是恨透了开明派了。而利益派却对信念派很高兴:因为信念派很糊涂,在许多事情上都在帮助利益派达到自己的目的。由于开明派在体制内受到信念派和利益派的双重夹击,因此目前无法主导执政集团的重大政治决定。这一次信念派又以自己的见识糊涂再一次挖掉了自己信奉的东西的根基。
    开明派具有优秀的创造性的解决中国改革问题的能力,但这种创造性和观念上的“与时俱进”,却恰恰是信念派的顽固脑筋所最看不惯的,因此信念派对开明派非常的反感。但真正的能够解决中国的最困难问题的,却非这些开明派人物莫属。开明派人物常常是才华横溢的人物:而这又是信念派所最看不惯的。
    四.中华民族的前途与复兴现在系于信念派的一念之差:民族的前途现在掌握在信念派手中
    当今中国的情况,是改革发展的主导权完全被信念派和利益派占据了,开明派由于受到上述两派的排挤而处于边缘化状态。
    而信念派是被利益派严重蒙蔽了:而帮助利益派达到利益派自己的最终目的——全面阻挡中国的社会进步,使利益派的家族利益能长期的垄断保持下去。
    而开明派由于被上述两派排挤,则只能在一边干着急。
    如果信念派今后继续帮助利益派全面阻挡中国社会进步,那么他们信奉的社会主义也会最终以失败的命运作为结局。但信念派却至今没有明白过来,还以为他们竭力阻挡中国实行民主,是在拯救中国的社会主义,不使其在民主化过程中最终被资本主义取代;而不知道其实他们这样帮助利益派全面阻挡中国社会改革与进步,最终葬送的还是他们信奉的社会主义。
    但为什么我们说“民族的前途现在掌握在信念派那里”而不说掌握在利益派和开明派那里呢?
    就因为如果信念派不全力帮助利益派的话,那么利益派是无法阻挡中国的改革与民主化的;而开明派如果不受到信念派和利益派的联合夹击,也不会被边缘化。
    因此当今的力量对比非常的依赖信念派的态度:如果信念派支持开明派,则中国的社会将大踏步的进步,社会将变得团结和稳定:因为人心所向是支持社会民主与进步的,而且在实行的过程中绝对不会社会动乱的——这是因为会受到社会各个重要政治势力的几乎一致的支持与维护的;如果信念派仍然象以前历来所做的那样继续联合和帮助利益派去做那些阻挡社会进步的事情,那么中华民族的前途就不会很妙——其实中国现在的情况已经非常的不妙了。
    就因为信念派的作用和地位如此的关键,所以我们说“中华民族的前途与复兴现在系于信念派的一念之差:民族的前途现在掌握在信念派手中”。我们这样说可不是随便说说玩的,而是有充分的分析与根据的。
    至于利益派,由于多年来这个派别是在自己无清醒意识的情况下做了全面阻挡全民族文明进步的坏事,客观效果上已经成为民族的公敌,大概也是他们自己所始料未及的。
    由于信念派的作用如此的重要,因此当今必须对他们进行振聋发聩的猛击与点拨:这就是本文的价值和关键意义所在。
    希望中国文明进步的人士,现在正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试图推动中国社会进步,但却少了深刻的对于中国执政集团中一些人的理解;仅仅采取对抗的方式与态度往往不能解决问题。
    我们都知道《庖丁解牛》的故事:“庖丁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触,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向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经首》之会。”
    庖丁找准筋骨关节了,所以才会如此的得心应手。而当今中国政治进步的关节就是让信念派清醒和明白过来:只要执政集团内的信念派明白过来了,那么中华民族进步与复兴的障碍就消除了;何愁中华民族不再次崛起于世界民族之林呢?
    
    以前的中外学者完全不知道中国执政集团内部的上述真实状况,于是就笼统的用什么“中国的特殊利益集团”或者“权贵集团”等等来分析这个集团的所作所为,而结果却是不甚了了,如同雾里看花,结论也是似是而非的。而且那些分析就是执政集团当事人看了,也会嗤之以鼻的:因为你们实在分析得不怎么样,你们完全没有说对。
    而在没有真正认识清楚当今中国执政集团的真实面目之前,人们动不动就用权力斗争去分析中国的许多政治事件,其实完全是错误的分析:因为许多事件其实真的不是权力斗争的需要,而实在是各方为了自己信仰和价值观的需要。
    明白了吗?
    
    
    注:本文是文章《论当今中国执政集团内三大派别和他们对中华民族文明进步的影响》的简单阐述与介绍,因为原来的文章太长,不适合许多论坛发表,因此就整理出了这样一个简短的文字介绍与阐述。而希望了解笔者对执政集团内三个派别详细描述与分析的人士,可以去搜索原文去阅读了解。特此说明。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55604015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宣昶玮:世界第四波民主化的特点和对中国民主转型的启示
·吴英事件将惊醒民间企业家们/宣昶玮
·宣昶玮:论民主与专制的斗争皆是民族与家族的斗争
·中国初步成熟的封建权贵集团/宣昶玮
·宣昶玮:中国的民主化为什么是世界上最艰难的民主化
·宣昶玮:给温家宝大泼冷水的自由派人士
·特权集团专制信心动摇,和温家宝发出政治改革言论/宣昶玮
·宣昶玮:温家宝放言政改,特权集团专制信心动摇
·宣昶玮致特殊利益集团的公开信-不进行民主化中国必将发生动乱
·宣昶玮 朱合益:2008道德促进宣言
·宣昶玮致天涯网的公开信
·宣昶玮致天涯网的公开信
·宣昶玮:温总理亲自打伞与说《论语》的于丹
·伟大的中国人民是极幼稚与太不成熟的人民/ 宣昶玮
·从当政者再次传唤宣昶玮看执政者的执政水平
·安徽作家宣昶玮受到逮捕威胁
·宣昶玮:吴邦国见识太糊涂,应该向温家宝学习
·大陆民间思想家宣昶玮被国保和公安传唤
·大陆民间思想家遭打压,宣昶玮被国保和公安传唤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文強口述自傳》有六百例舛錯
  • 中美之间的全球内战是全方位的
  • 《霸权论》全书1目录2序
  • 北约脑死因为七十年是一个死亡周期
  • 日本人没有道德但讲卫生
  • 香港那些没有窗户和浴室的劏房
  • 宋美齡長期給馬歇爾寫密函泄露她丈夫的秘密計劃
  • 中共不能與香港共存,將與香港共亡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倾吐心思
  • 唐德剛逢君之惡編造李宗仁妄言
  • 毛泽东早已出卖了台湾
  • 白崇禧8配合中共軍隊對蔣作戰
  • 英国的海盗大学
  • 一百五十萬官兵半年之內全軍盡墨
  • 孔子学院由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
  • 共产党帮助基督教锻炼成长
  • 博客最新文章:
  • 陈泱潮11.7.現代民主憲政制度的基石和核心,是《聖經》文明上帝
  • 胡志伟陳希同說:歷史是勝利者寫的
  • 谢选骏日本是一个共妻国家——难怪自称“大和民族”
  • 胡志伟香港最長壽的雜誌:《春秋》
  • 陈泱潮11.6.國人應當深入認真研讀《东聖神州民主中國新文化運動
  • 谢选骏中华民国背叛了中国
  • 生命禅院【禅院问答】人真有来世吗?
  • 谢选骏老干妈希拉里又出来帮川普竞选了
  • 曾节明所谓民运还不如共产党的问题,是中共五毛炮制的伪问题
  • 陈泱潮11.5.中國長期在無神論文化之中沉淪
  • 北京周末诗会綦彦臣作品二/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李芳敏14400017主啊!你還要看多久?求你救我的性命脫離他們的殘害,救
  • 三鞠请安定位失联车辆,需要用到一个星期和近90台地质探测设备吗?
  • 谢选骏成也废垃败也废垃
  • 胡志伟《我的前半生》作者李文達為何不能分享版權
  • 陈泱潮11.4.進化論不是真理。科學巨人牛頓篤信造物主上帝的神聖
  • 胡志伟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论坛最新文章:
  • 号召大三罢成效不彰 多处有堵路 交通未严重受阻
  • 美媒指新疆秘密文件透露人现身 中国官方指新疆反恐与欧美
  • 澳门新安排:新班子到京受任前培训 港料须跟随
  • 中美贸易 欧盟在华企业暂扛压力
  • 英国大选在即 各政党竭力造势拉票
  • 退休改革僵持不下 法国大罢工进入第五天 交通继续严重受阻
  • 国际人权日80万人游行 惊曝港高法与终审法遭纵火 事态不明
  • 甘肃镇原图书馆焚书 引来怒声指责
  • 爱国港星台北演唱遭轰 传防弹衣登台
  • 东盟连结中国突破中马两国双园陆海新通道
  • 法国大罢工 政府协商推行退休改革
  • 中国再推新疆反恐宣传 指控东突黑手
  • 新德里纸板厂深夜大火43人丧生 莫迪推特致哀
  • 曝中国密试猪猴杂交探寻移植器官
  • 纽约时报曝香港示威者逃亡去台湾增多
  • 入盟中国的外国球员没向国歌行注目受罚 网上争吵一片
  • 中国市场再放一点 寿险外资允51%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