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批“科普作家”方舟子关于中医的言论/张维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17日 转载)
    
    
     来源:民声网 作者:张维 (博讯 boxun.com)
    
    ●本文是我一个在北京中医药大学的一位老同学所作,科学网的某博主说方舟子是“战无不胜”的。理由是“科学理性”。这年头只要是会说话的人就能代表“科学”和“理性”。但是科不科学,理不理性,那还要大家来看。有些人的“战无不胜”不过是因为有一张厚脸皮。
    
    方舟子先生是一位网络红人,靠撰写一些惊世言论炒作网络红得发紫,首先对方舟子先生的勇敢表示佩服,的确也有不少针砭时弊的言论可以欣赏,但是最近这位方舟子总喜欢发表一些关于医药与健康方面的言论,而且言出随意,惊世骇俗,仿佛全中国只有他才是真正的医学权威,只有他才能够正确运用科学的观点来点评医药。
    
    对于这位从来没有学过医的“打假斗士”,发表个人言论本无可指责,但是他对许多医药与健康的话题结论过于轻率,甚至完全谬误。千千万万“粉丝”们每天都在看他的博客,这些不严谨甚至完全错误的言论已经在网民中产生了很坏的影响。作为一位医务工作者实在不能容忍这样的人用如此草率的态度来点评医药,因此从方舟子的言论中找出一些显著的谬误,用客观的科学的态度加以批评和点评,以减少他的言论对社会的负面影响。
    
    一批方舟子:“中医没我懂现代医学”
    
    “中医没我懂现代医学”这是方舟子挂在口头的一句话,我不知道他所指的“中医”是什么概念,在他所有的文章中都没有把什么是“中医”的概念说清楚,大凡是指传统中国医学,中医医师或是民间游医加江湖骗子,在方舟子的眼里都统称“中医”。
    
    “中医没我懂现代医学”这句话的“中医”如果指中国传统医学,那么我们看看什么是中国传统医学的概念。中国传统医学是中国古代几千年总结出来的治疗疾病维护人体健康的经验,中医理论建立在中国古代哲学思想基础之上,是古人对人体健康自然现象的解释方法,是典型的经验科学,在古人医疗实践活动中,某种药物或配伍对某种疾病确实有效的经验是中医存在的基础,然后用古代朴素的哲学思维模式去总结。
    
    事实是中国传统医学创立几千年后才出现现代医学。方舟子“中医没我懂现代医学”的言论自以为高明,他的基本思想就是用现代科学的基本概念去否定几千年前中医理论的具体描述,其结果可想而知。按照他的思想方法,孔夫子不会电脑应该归属于“文盲”一类。
    
    “中医没我懂现代医学”这句话的“中医”如果指正在执业的中医医师,那真是大言不惭,目前正在执业的有执业资格的中医师有严格的学历要求,执业前还要通过严格的考试和测验。我国中医药大学的教学大纲规定,所有医学生必须首先系统学习现代医学基础,只有在现代医学基础课学习1-2年后才开始学习中医专业课,也就是说每一位现代中医师首先得具备现代医学的基础。方舟子一天也没有学习过现代医学,胆敢妄言“中医没我懂现代医学”可见此人张狂心态。
    
    “中医没我懂现代医学”这句话的“中医”如果指民间游医或江湖骗子,那的确与方舟子有得一比了,民间游医和江湖骗子大多是搬弄一些中医的术语和辞藻故弄悬殊,用临时翻书或网上搜来的一知半解的概念糊弄一些医学常识较少的普通民众,这些人大多以骗取钱财为目的,方舟子的伎俩如出一辙,不过骗取的是金钱的基础“点击率”。
    
    二批方舟子:对医学的无知是方舟子敢于挑战一切的医学命题的原因
    
    “无知者无罪”是指不知道事情的真相说错了也可以原谅,“无知者无畏”是指一个无知的人因为并不了解事情的原委对自己的言行无所畏惧,把自己的肤浅理解作为结论,因为无知所以无畏。
    
    方舟子是中医的绝对反对者,他眼里的中医是地道的伪科学,是骗术,中医没有一样东西是正确的,只要提到“中医”他近乎歇斯底里地反对。
    
    我们观察反对中医的几位斗士,如方舟子和张功耀等人,他们有几个共同的特点,最大的共同点是他们都没有学过医,是地道的医学门外汉,他们对医学的理解完全依靠临时翻书和网络搜索得来的“医学知识”。他们以为把字认全了,把句子读通了也就成了医学专家了。第二个共同点是性格偏执,自以为是,这种人如果找到一个似是而非理由来说明一个医学命题,他们会简单快速地得出结论,并且得到的结论是绝对的,因为他们无法全面和系统的去理解这个医学命题,因为性格偏执当然自以为是了。
    
    为什么总是医学门外汉来反对中医?从来没有一位真正有造诣的医学专家出来反对中医,相反许多西医专家们(特别是内科医生)在面临一些疑难疾病时往往会建议患者去看看中医,因为有经验的专家知道,中医可以解决一些西医无法解决的问题。学医的人都知道,现代医学对许多疾病病因都用“病因不明”来描述。现代医学对大多数疾病的致病机理并没有完全弄清楚,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三批方舟子:做科普的人必须具备严谨的科学态度
    
    方舟子的言论十分随意,对科学观点的否定或肯定只需要“复制”“粘贴”几段文字就可以了。
    
    方舟子在“熊胆能有什么用?”一文中写道:“在现代医学看来,这些关于胆的药效都是没有依据、牵强附会的臆想”。在同一篇文章里又写道“80年代以来,国际医学界又开始研究熊去氧胆酸在治疗肝脏疾病方面的应用,例如用于治疗原发性胆汁性肝硬化,是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批准的唯一用于治疗这种疾病的药物”。
    
    熊胆的作用究竟是不是像方舟子说的那样“是没有依据、牵强附会的臆想”?
    
    大量现代医学研究表明,胆汁中多种成分都具备明显的药用价值。仅以胆红素为例,胆红素是胆汁中的重要成分,虽然胆红素含量过高对人体造成伤害,但适量的胆红素在心、脑、肝脏和血管等多种组织与器官具有保护作用,它是一种强抗氧化剂,能够保护ldl不被氧化、抵抗氧自由基损伤和发挥细胞保护作用,它在体内具有重要的生理与病理生理意义,适量的使用含胆红素制品同样可以发挥其特殊的作用。
    
    不过方舟子在否定熊胆在中医药中是“是没有依据、牵强附会的臆想”的同时,却肯定外国人研究的熊胆成分是科学的有用的。这样不严谨的科普作家是不是该退休了。
    
    方舟子说:昆明疾控中心称近年来收到的有关人患旋毛虫病的案例几乎为零,给人的感觉这是罕见病。事实上,卫生部于2001年6月到2004年底开展的全国人体重要寄生虫病现状调查的结果显示,在10个省所采集血清样品中,旋毛虫感染血清阳性率平均高达3.38%,其中最高为云南(8.26%),即每12个云南人就有1个感染旋毛虫。
    
    以上这段话显然是方舟子缺乏医学常识,把“旋毛虫病”和“旋毛虫感染血清阳性”等同起来了,其实卫生部的“旋毛虫感染血清阳性”数据与昆明疾控“患旋毛虫病的案例几乎为零”的说法并不矛盾,所谓“旋毛虫病”一定要有机体损害且表现出症状,“旋毛虫感染血清阳性”只说明人体受到旋毛虫感染或曾经受到过感染,身体内检测出抗体(或抗原),绝大多数情况下感染者并不会发病。
    
    吴向宏先生说得好:“长期以来,方舟子经常跨越各种学科、领域,做出类似于“这个理论是伪科学”、“那个教授是胡说八道”之类断言。这不像是一个尊重科学、尊重同行评议原则的人,却更类似那些以业余水平扮演无所不通人士、挑战一切专业权威的“民科”们”。(
    
    四批方舟子:缺乏科学精神是方舟子偏执反对中医的病根
    
    科学精神是人们在长期的科学实践活动中形成的共同信念、价值标准和行为规范的总称。科学精神就是指由科学性质所决定并贯穿于科学活动之中的基本的精神状态和思维方式,是体现在科学知识中的思想或理念。科学精神与科学本身一样是在不断的实践中不断发展,只要是符合事物发展规律的研究都是科学的。虽然现代医学对疾病的研究已经是硕果累累,但是时至今日人类对自身疾病的了解还十分肤浅,所以病理学教科书经常在病因和发病机理部分用“病因不明”或“发病机理尚未完全明确”来描述。
    
    方舟子做科普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就是他认为:只有通过现代科学实验证实了的才是科学的,其他都是“伪科学”。只要不是按照现代科学的手段得到的一切结论即使是客观存在的也是不科学的,这是典型的科学精神缺失的表现。
    
    科学研究就是探索客观存在的事物发展的规律,中医是古代人们与疾病抗争中对疾病防治的认知,是典型的经验科学。由于时代科技发展的局限,其中存在许多“误传”是很正常的,但因为有“误传和瑕疵”就彻底否定中医是与科学精神背道而驰的。以下举例来说明中医药研究大有可为,并非方舟子所称的“不科学”“伪科学”。
    
    本人十四岁时罹患了严重的急性肾炎,因父母均为医者,家居地区(市级)医院,医疗条件肯定不错,经过医院“十八般武艺”治疗四个多月,病情依然不见好转。父亲见状心里明白,再拖下去将不可救药了。与母亲商量后决定孤注一掷,停掉所有西药治疗,与胞弟上山采草药煎服,四十天后,尿检一切正常,健康至今。此后本人立志习医,不过没有继承父亲中医衣钵,寒窗九年学习的是典型现代实验室医学-医学检验。家父在中医方面造诣很深,活人无数,著有12部中医专著,享受国务院终身专家津贴,虽年近八旬,仍然临诊治病。家父看病从不收人钱财,每到过年,我们家就成了南杂店,患者答谢的大包小包会堆成小山,这种情景是方舟子们不可想象的,举此一例只是说明中医在治疗疾病的有效性是不可否认的。
    
    对中药进行现代意义上的科学研究早在100年前就开始了,不仅中国在做全世界都在做,中药的药用价值研究和成份研究分析已经非常系统和完善,许多中药的作用机理不断被现代科技所证实,上千种中药的成分已经明确,用现代科技来证明中医药的科学性成就斐然,例证太多不胜枚举。
    
    如:中医典籍记载南瓜子有驱虫作用,现代药物研究分离出主要有效成分为dl-南瓜子氨酸,并且获得动物实验的显著支持。
    
    中医典籍记载人参有大补元气,安神益智功效。现代药物研究从红参、生晒参或白参中共分离出30余种人参皂甙,皂甙为人参生理活性的物质基础。实验证明:人参能促进蛋白质的合成、RNA 的合成及 DNA 的合成。人参易化记忆的作用主要与脑内核酸和蛋白质合成有关。研究表明人参皂甙 Rg1 的抗疲劳作用显著。
    
    谈到方舟子的科学精神缺失还有一证,当人们把中药中的有效成分分离出来证明有效性时,方舟子会理直气壮的说,这已经超出了中药范畴,单一成分的特征属于西药。此人继续为大家做医药科普能够靠谱吗?
    
    正确的对待中医中药应该是,通过科学的理论和实践发掘中医药的巨大价值,用科学的实践剔除传统医药中不科学甚至错误的成分,目的是一切为了人类健康。方舟子们用简单和偏执的方法否定中医中药是对科学精神的践踏。
    
    五批方舟子:你有资格做医药科普吗?
    
    医学是一门复杂而又严谨的科学学科,任何学术都可以争论,医药学学术同样可以允许不同观点和不同结论,但是医药科普绝对不能各说各话百家争鸣。因为学术争论是在学术平台上的不同观点,参与者都不是普通民众,科普不一样,科普就是科学技术普及,是指采用公众易于理解、接受和参与的方式,普及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知识,传播科学思想,弘扬科学精神,倡导科学方法,推广科学技术应用的活动。简而言之就是让老百姓懂得科学知识,因此所普及的知识一定是科学的、严谨的、专业的。似是而非的甚至错误的东西讲给普通百姓听那就祸害国民了,因为普通百姓没有甄别专业信息的能力。因此对于做科普的人必须具备资格,特别是医药科普更加重要,因为关系人民健康。
    
    专业资格:做医药科普必须具备专业资格,必须是经过系统医药学科学习的专业人士,为什么医学生学制最长,学习科目最多,因为医学最为复杂,并且是人命关天的学问。方先生虽具备生物化学高学历,生物化学与医学关系密切,但只是几十门医学科目的一门而已。当然方先生可以自己学习系统的医学知识,但从你的言论看来,对医学的理解完全是片面的、支离破碎的。对医学有整体认识的人绝不会轻易说“中医不科学”,“关于熊胆的药效都是没有依据、牵强附会的臆想”之类的话,因为你没有真正了解医学。你来做医药科普不够资格。
    
    科学态度:方舟子在出格的“科学结论”受到质疑时会说“我只是在做科普”,“我只是在劝人们不要吃生肉”,然道“妇女经期可以过性生活”是在做科普吗?那是在挑战一个关系千千万万妇女身心健康的巨大课题。作为一位经过严格训练的生物化学博士,难道不知道这样的课题要成立需要完成多少科学佐证吗?吃过桥米线会得旋毛虫病,昆明疾控的提出了反驳依据,提出了经过检疫和高温灭活以及流行病报告依据,你找出一大堆理由说明他们是“无知”“无能”,这没有用,你要拿出检疫漏检的证明,汤温温度杀不死旋毛虫的实验依据,还要提出你的流行病调查结果。如果只是为了制造“网络效应”而为之,没有真正的科学态度,你没有资格做医药科普。
    
    修为资格:方舟子的博客中充满一种谩骂的情绪,国内生化界知名的张惠展教授“不学无术信口开河欺骗公众”。非理工科人士称为“文科傻妞”,南方质疑他的人是“南方造谣党”昆明疾控中心负责人“不学无术草菅人命,应该引咎辞职”。总之在方舟子的眼里老子天下第一,卫生部因为维护中医被指不懂科学,中华医学会会长钟南山 “缺乏科学素质”,几十万从事中医中药事业的人全是科盲和白痴,只有没有学过医的他才懂得医学。方舟子做医药方面的评论文章滔滔不绝,但是没有一篇按照科学论文的形式在写作,却否定了无数医药方面的技术或成果,绝大多数被牵涉者不愿意与他理论,不是怕他,而是见于他的科学态度和他的个人修为太差。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医药科普作家,必须懂得起码的尊重,尊重科学、尊重同行、尊重我们面对的每一个课题。方舟子你修为太差,不够资格。
    
    六批方舟子:细数方舟子医药打假“成就”
    
    方舟子“打假”天下第一!
    
    客观地说,方先生开始写一些科普文章时,人还算诚实,作品也还可读,后来写过一些针砭时弊的东西,评价也还正面,至少敢写敢说的勇气可嘉,在众人的鼓励之下,粉丝的喝彩声中方舟子的个人感觉像吹气球一样开始膨胀,仿佛自己就是科学裁判,不管是谁,不管是否是自己熟悉的领域还是刚刚从网上才了解的信息,只要有一句话他认为是证据就可以将目标带上“伪科学”“不科学”的帽子,他的功绩实在太大,我们难以找到适当的词汇来赞美,不妨将方舟子在医药方面的伟大成就稍加列举:
    
    1、卫生部支持中医是无知、不懂科学。(按:方舟子发现卫生部批准的各种中医中药方法及成就全是不科学的,没有按照国际标准去做。)
    
    2、中医中药起源于巫术,是不科学的,中医有效的原因是“安慰剂”效应。(按:方舟子发现每年世界上数十亿人次使用中药和中成药,大家都在靠安慰获得疗效。提醒:使用大黄做安慰剂时注意不要过量,否则安慰过度要腹泻的)。
    
    3、中药是毒药,因为无论是什么处方制成的汤药或制剂,都会含有有毒成分。(按:方舟子发现几乎所有的有关中药处方或成药都有毒,并列举一大批中药为证。遗憾的是几乎所有西药也都表明了毒副作用。按照方舟子的逻辑,有毒的东西太多了,大米饭有毒,因为肯定含有重金属或农药残留,淀粉分解的葡萄糖是糖尿病人的毒药)。
    
    4、方舟子证明了转基因大米中的T蛋白绝对安全,他的证据只要一个“T蛋白已经使用了4年,所以绝对安全”。(按: 我们都知道,好多药物,使用几十年以后才发现存在严重副作用,但是许多使用了上千年的经典中药处方被无数次证明有疗效无毒害的方舟子却宣布不可靠,因为没有做小白鼠实验。)
    
    5、吃了油条会导致慢性中毒。(按:方舟子发现,油条中含铝,会通过消化道吸收导致慢性中毒,不过一片胃舒平的含铝量是一根油条的几十倍,方舟子会说:这不能算,因为这是外国人通过科学实验证明是无毒的)。
    
    6、汉堡是健康食品油条是垃圾食品(按:方舟子说油条本身也是垃圾食品,热量太高(主要是脂肪和淀粉),没什么营养价值,油条是中国食品当然是垃圾食品。方舟子还发现:汉堡是健康食物,因为汉堡是垃圾食品的说法是没有科学的依据的,是没有经过现代科学检验的,是伪科学,汉堡中的高脂肪高热量成分比重很大,方舟子肯定会找到理由证明--汉堡是外国食品当然是健康食品)。
    
    7、眼保健操有害,可能增加眼睛感染的几率(按:方舟子发现中国孩子做眼保健操不仅没用,反而有害,证据很简单,首先按摩穴位是没用科学根据的,外国孩子从不做眼保健操,做完以后感觉很舒服只是心理作用,至于可能增加眼睛感染的几率因为是我方舟子说的就不需要科学验证了)。
    
    8、中药和针灸应该从中医中分开。(按:方舟子绝对反对中医,但是大量的中药有效性被已经被现代科学所证实,针灸在美国和全世界的很多国家都是合法的医疗手段,方舟子在不争的事实面前大胆将中药和针灸从中医中分离出来对待,医学的主体通俗讲就是诊断和治疗,中药和针灸属于治疗的核心,把核心分离后再来批中医,这就是天才的打假斗士伎俩。)
    
    9、妇女经期可以性生活。(按:方舟子此言一出,中医西医一片骂声,方舟子很有才,拿出几篇似是而非的英文资料,这是国际主流观点,看来你们都是科盲)。
    
    以上这样的医药成就案例从方舟子的言论中至少可以找出100项,篇幅有限只列几例。
    
    七批方舟子:方氏毒药是怎样炼成的!
    
    方舟子最伟大的发现是中药基本都是毒药,因为方舟子发现中药里面总会发现一些有毒的成分,我们来分析几例方舟子文章中的毒药。
    
    方舟子文章《不要用“防甲流”中药集体毒害北京中小学生》中写道“根据实验和临床的证据,为避免出现不良反应,甘草甜素(甘草酸的钾盐和钙盐)的可接受量为每日每公斤体重0.015~0.229毫克。另一项研究认为甘草酸的可接受量为每日每公斤体重0.2毫克。根据后一项研究,一个体重60公斤的人,每天服用的甘草酸不应超过12毫克,甘草酸占甘草的含量大约是5%,即每天服用的甘草不应超过0.24克。按照北京教委提供的药方,其甘草用量高达成年人可接受用量的大约9倍,更何况是给未成年人喝的。”我们不去谈这个荒谬结论科学性,只看两件例证。
    
    国家药典规定甘草用量是1.5-9克,甘草酸含量约10%,最多可以摄入900毫克,按照方舟子的计算方式,以成人计国家药典的计量已经超过安全的75倍。用于儿童等于谋杀,方舟子应该马上去检察院起诉国家药监局了。我们再看看国外权威部门的一项实验,在瑞典哥德堡萨霍琳斯加大学附属医院,研究人员选取64 名志愿者进行研究。受试者每天咀嚼食用一定量的甘草,持续2-4周。他们被分成三组,每组服用剂量不同,范围从每天50g到200g。瑞典科学家使用的剂量已经最多超过了方舟子所谓可接收量的833倍,瑞典科学家不是在杀人吗?方舟子应该告到国际法庭去了,国际法官会判决你补偿掉牙费(笑掉大牙的人)。
    
    方舟子文章:《产科良方生化汤有毒》写到“被称为产科良方的生化汤,里面的桃仁有剧毒,而且,药物成分和酒精会进入乳汁,危害新生儿健康”,引起国内产妇一片恐慌。
    
    其实桃仁中会产生有毒成分是维生素B17(苦杏仁甙),维生素B17本身没有毒,在经过酶或酸水解后产生氢氰酸有毒。生化汤桃仁4克(10粒),桃仁含苦杏仁甙 4%(即0.16克)。研究认为苦杏仁苷有控制及预防癌症的作用,世界上很多人吃苦杏仁苷纯品来预防和治疗癌症,正常人每天可以摄入苦杏仁甙纯品4克,是生化汤中苦杏仁苷的25倍。我们喜欢吃杏仁,杏仁中苦杏仁苷含量比桃仁更高,谁听说过吃了杏仁中毒的事情?苦杏仁苷不会在体内聚集,在体内分解时只产生极微量有毒的氢氰酸,并且很快排出体外,所以我们吃了几十粒杏仁干果也不会中毒,当然,我们科学食用杏仁干果应该吃几粒要休息一下为好。
    
    再看看生化汤中的桃仁,10粒桃仁所含苦杏仁苷全部含量仅0.16克,在熬制汤药时已经破坏了一部分,因为苦杏仁苷属于维生素,熬煮加热容易破坏,桃仁中苦杏仁苷又只有部分能够进入汤药,含有少得可怜苦杏仁苷的汤药被产妇喝了后又只有极微量会进入人乳中,按照方舟子的说法还要在产妇喝了酒的前提下会通过母奶进入婴儿体内,进入婴儿体内还要进行一次代谢才能产生有毒的氢氰酸。不知方舟子是怎样计算这道算术题的,毒害婴儿的结论从何而来?
    
    方舟子所有关于中药有毒的结论都是这样臆造出来的,对科学认识粗浅之程度不敢相信,给整个社会带来很坏的影响,属于扰乱社会治安的严重行为,按照他的言论所带来的危害足以到达法律惩处的程度。
    
    八批方舟子:举一例看方舟子装内行贻笑大方
    
    方舟子无所不懂无所不能,非典期间,有一篇著名报道《中药治甲流钟南山“很服气”》,方舟子见报后立即发表一篇文章进行猛烈抨击,文章题为《钟南山凭什么对中药治甲流“很服气》。
    
    方舟子文章写道“让钟南山“服气”的“金花清感方”是“经过北京顶级中西医专家长达7个月的科研攻关”搞出来的,钟南山又是在北京参加活动,是否碍于人情表的态,不得而知。但医学是科学,一个药物是否有效,不在于某个人物是否服气,而在于是否有严格的临床试验验证。临床试验要符合国际公认的大样本、多中心、随机、双盲、对照的原则。从报道看,“金花清感方”的所谓“临床对照观察”,并不符合这些原则。比如只有200余人参与,这最多算是临床二期试验。一个药物要证明有疗效,必须经过临床三期试验,通常要上千名患者参与。又如它设的是“不用药对照组”,但按惯例应该设安慰剂对照组,否则即使用药组比不用药组有改善,也无法排除是安慰剂效应。“金花清感方”的“临床对照观察”事先对病人进行了挑选,不符合随机原则。它并没有用双盲法,似乎用的是汤药,那样的话病人很清楚自己在吃什么药,恐怕连单盲也没有做到”。下面我们一句一句来分析他的文章内容:
    
    1、方舟子:让钟南山“服气”的“金花清感方”是“经过北京顶级中西医专家长达7个月的科研攻关”搞出来的,钟南山又是在北京参加活动,是否碍于人情表的态,不得而知。方舟子:但医学是科学,一个药物是否有效,不在于某个人物是否服气,而在于是否有严格的临床试验验证。临床试验要符合国际公认的大样本、多中心、随机、双盲、对照的原则。
    
    评:方舟子在科学问题上随意揣测臆断是惯用手法,制造一种“金花清感方”不科学的背景。“严格的临床试验”是方舟子挂在口头的法宝,按照他的理解,中国目前进行的临床试验都达不到“严格的临床试验”的标准。
    
    2、方舟子:从报道看,“金花清感方”的所谓“临床对照观察”,并不符合这些原则。比如只有200余人参与,这最多算是临床二期试验。一个药物要证明有疗效,必须经过临床三期试验,通常要上千名患者参与。
    
    评:错误一、
    
    我们看看“临床试验”(clinical trial)的定义:由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规定的新药审批程序,分三期。Ⅰ期临床试验主要目的是检验新药对正常健康人是否有毒性或其他害处;Ⅱ 期临床试验主要目的是检验新药是否有效力;Ⅲ期临床试验主要目的是检验新药的最适剂量。
    
    方舟子连临床试验最最基本的概念都没有搞清楚,二期临床试验检验药物疗效不是三期!可是方舟子在评价医药的文章中无数次采用“严格的临床试验”一词作为批驳别人的工具,可笑的是自己挥舞了半天的“武器”连装子弹的地方还没搞清楚。
    
    错误二、
    
    III 期临床为主要的说服性临床试验(相当于美国的PIVATOL试验),通常要设计为以活性药物为对照的随机双盲试验,需要120对(国外已经上市)或者试验组不少于300例(一类新药),要得到有统计学意义的结果才能获得SFDA的批准上市。这里面对实验人数要求关键是根据具体药物可获得具有统计学意义的结果,200多人也可以做III 期临床。“通常要上千名患者参与”是方舟子没有弄懂基本概念。
    
    3、方舟子:又如它设的是“不用药对照组”,但按惯例应该设安慰剂对照组,否则即使用药组比不用药组有改善,也无法排除是安慰剂效应。
    
    错误一
    
    这个观点是错误的。验证药效是Ⅱ期临床试验,此阶段的研究设计可以根据具体的研究目的,采用多种形式。用药组和不用药组比较有效,就已经排除了安慰剂效应了。安慰剂效应其实已经包括了不用药效应,既然用药组比不用药组有效,就表明用药是有效的。
    
    方舟子完全没有搞懂Ⅱ期临床试验真正的含义,安慰剂只是在具体试验时的一种模拟,需不需要使用主要看实验设计方案。
    
    错误二
    
    “按照惯例”的说法是方舟子经常使用的词汇,这个“惯例”是什么很模糊,美国FDA和中国SFDA对于临床试验的每一个环节都有具体要求,从来没有“惯例”之说。
    
    4、方舟子:“金花清感方”的“临床对照观察”事先对病人进行了挑选,不符合随机原则。它并没有用双盲法,似乎用的是汤药,那样的话病人很清楚自己在吃什么药,恐怕连单盲也没有做到”。
    
    错误一、
    
    进行临床试验,事先对受试者进行了挑选是完全必要的,受试者首先要自愿,受试者的基本状况必须符合实验设计,包括性别、年龄、身高、体重、健康者或目标患者等等。不同试验挑选的标准不一样。
    
    错误二、
    
    随机原则是在具体试验过程中,在抽样时排除主观上有意识地抽取试验对象,每个受试者以概率均等的原则,随机地分配到试验组与对照组。方舟子连具体试验方法都不知道,怎么断言“不符合随机原则”呢?显然“随机原则”的概念没有弄懂,把挑选受试者和受试者随机分组混为一谈,本人猜测方舟子可能从来没有搞过科研设计,“博士”的本本怎么来的值得怀疑。
    
    错误三、
    
    “用的是汤药,那样的话病人很清楚自己在吃什么药”采用汤药就不能做双目法了吗?方舟子实在太搞笑了,汤药就不能制成安慰剂吗?病人可以用舌头试出汤药中的具体药物成分?这些话很外行哟!!
    
    错误四、
    
    “恐怕连单盲也没有做到”读到这句话专业人士都会明白,方舟子先生还没有搞懂“双盲试验”“单盲试验”的基本概念,好像理解为“单盲”比“双盲”要容易一些。
    
    还是我来告诉你吧!
    
    简单说来,“单盲试验”,即两组试验对象分别服用新药和安慰剂,他们都不知道所吃的究竟是哪一种,但是研究者知道。为了排除研究者的“期望”对实验过程和结果解释的影响,第三方参与给药,作为实验对象的病人和作为实验参与者的医务人员都不知道(双盲)谁被给予了新药,谁被给予了安慰剂,这就是“双盲实验”。
    
    一位连“临床试验”基本含义和概念都完全不明白的人,却拿着“严格的临床试验”大棒四处敲击别人,真是很滑稽,很可笑。
    
    本人作为一名普通的医药科研人员,看到方舟子对一切要求进行“严格的临床试验验证”的如此水平,不得不奉劝一句,别再自信了,会出洋相的,自己没有搞懂之前,千万别瞎评乱论,你对中医的评价基本都停留在此水平上。把你真正有研究的东西展示给大家才对社会有益,对自己有益。
    
    九批方舟子—揭露方舟子评医药的诡辩法宝
    
    帽子工厂:
    
    方舟子有一个逻辑,凡是批评他的人都是因为他的批评触及了这些人的利益,在此有必要特别申明,本人乃一名普通医药科技工作者,方舟子所有的文章都对本人从事的工作没有任何关系,为什么写了九批方舟子的文章还没有公开自己的真实姓名,是我怕方舟子的反击吗?对了,方舟子的反击手法特别厉害,如果某一天我的《十批方舟子》文章引起了广泛关注,我承担的“国家科技重大专项课题”恐怕被扣以“造假”的帽子,我的几十项国家专利和国际专利难免被戴上“抄袭”的帽子,因为他的帽子工厂不需要许可证,只要假设一条理由就可以立刻生产出一顶大大的“帽子”。方舟子的文章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些被忽悠的的百万粉丝,还有想博取点击率的某些媒体,如果被他扣上“学术造假”“学术腐败”“伪科学”的大帽子,我们这种人是没有好结果的,原因是我们要通过正常辩论与他叫真,因为他不懂医药理论的整体性和研究程序,他会偷换概念、虚设靶子,调查对手的资格,臆测对手的动机,他会以科学法官的口吻给你下判决,与方舟子正常辩论肯定会陷入“有理讲不清”的泥潭。如果以法律手段控告他的诽谤,除非咱们“实在有空,闲得无聊”。所以本人还是以“炎帝使者”为名最好,也可以避免“想通过批方舟子博出名”的嫌疑。
    
    洋人准则:
    
    在方舟子评医药的文章中,充满美国FDA、国际主流、国际惯例、国外主流观点等等外国人的幌子,在方舟子的脑海里只有外国人才懂得科学,只有美国的所有研究才是符合科学原则。
    
    中医药之所以不科学是因为至今为止中药还没有一种药得到美国FDA承认,方舟子认为美国人不承认当然就是不科学的,其实按照美国FDA的现有规则中药永远也不可能得到承认,因为中药处方基本上都是多种药材的组合,美国FDA的认证规则里面根本就不会把多种药材的组合当成一种药物来认定,即使是某一种具体的药材,因为通常含有几十种甚至更多成分,通常也不可能被认定为具体药物,这是FDA的规则所决定,这与中药科学不科学毫无关系。
    
    科学是发展的,是相对的,方舟子眼里洋人讲科学是绝对的。殊不知懂科学的外国人也在不断否定自己的有关药物的认定,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从西药产生到现在总共生产了10000多种西药,现在用于临床的西药仅有1000种左右,有9000多种西药已经被淘汰退出历史舞台,而且这种被淘汰的西药还在不断的增加, 被淘汰的主要原因是在批准生产上市后不断发现药物毒副作用。
    
    如果你质疑方舟子这些所谓“国际主流观”,要他拿些具体例证,他会找出一堆英文资料来佐证,欺负你们不懂英语,如果有业内懂英语的行家揭穿了他的错误,他会大胆指责对方翻译水平太差,反正他代表国际主流。
    
    转基因大米吃了没有害处,因为有几篇外国人的调查报告和文章说过了,中国人没有懂科学的所以说了也没有用。
    
    以点代面:
    
    方舟子评医药至多也只能算是一个民间医药爱好者的水平,因为他所谓观点不是按照研究科学命题的逻辑来进行的。方舟子几乎所有评论医药的文章都是以一个点的根据来否定或质疑一个科学命题或一种生活方式。
    
    云南过桥米线因为有生肉需要烫着吃就说“过桥米线不安全”。
    
    “坐月子”的习俗中含有一些迷信传说,就全面否定妇女产后需要坐月子。
    
    一篇分析甘草毒副作用的文章数据(其实方舟子根本没有读懂文章)就把北京教委用了2克甘草预防甲流扣上“集体毒害北京中小学生”的大帽子。
    
    中药生化汤中含有桃仁,桃仁中含有可能产生毒害成分的维生素B17(苦杏仁甙),就说生化汤有剧毒。
    
    方舟子评医药其实很外行,所写的有关医药的文章也是复制加粘贴,除了以上几个惯用手法装内行外,还经常使用先入为主、双重标准、强词夺理等诡辩手法,我们关注一下他的支持者和反对者,内行人基本说“NO”!外行人大都认为“YES”!可见方舟子评价医药的言论实在对社会有害
    
    十批方舟子—方舟子作医药科普祸害国民
    
    方舟子的医药科普文章不仅在网络上广泛流传,还在各大媒体经常光顾,百万粉丝对其讲述的科学道理深信不疑,作为一名普通医药科技工作者却十分担忧,因为方舟子的有关医药科普的文章实在不靠谱,许许多多错误的“科学信息”被粉丝们盲目接受,用祸害国民来形容方舟子的“科普行为”实在毫不为过。
    
    传播错误信息,误导国民认知
    
    方舟子有关医药的文章可以说几乎篇篇充满错误,前面9篇文章已经列举不少例证。最近一篇《一种寄生虫的传奇》文章大部分是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微生物与生态学教授Despommier的旋毛虫网翻译抄袭过来的,一位专业网友竟然指出此文章有30处错误,不仅翻译词不达意,还杜撰出了多处很外行科普笑话,篇幅关系仅举4例:
    
    1、“2005年公布的全国普查结果”——2005年中国做过全国性的流行病学调查,其中包括旋毛虫。这不是全国普查,而是有统计设计的抽样调查。写科普要一定要搞清楚起码的科学术语,普查和调查是两码事。
    
    2. “全国旋毛虫病感染率达3.38%,其中最高为云南,高达8.26%” 。方舟子把“旋毛虫病感染率”当成了旋毛虫发病率,绝大多数感染者并不会发病。方舟子把感染率数字当成指责昆明疾控官员否定近期无旋毛虫病疫情报告的根据实在无知可笑。
    
    3、“数天后,狗患病死了”——这也太缺乏常识,旋毛虫病特指人类发生旋毛虫病,动物感染一般不发生疾病,是保虫宿主,即使发病,过程也是数周,狗怎么会在数天后患病死了?原文指的是几天后解剖死狗,并没有说明是患病死的狗。
    
    4、方舟子文章编造了一个吃旋毛虫生肉的情节,说魏而啸饱受人身攻击(方舟子的无聊想像,原文没说他受人身攻击),用以比喻近期“过桥米线事件”方舟子本人受到的严厉批评,把个人的情绪和恩怨加在纯科普文章中,连科普作家最最基本的原则都没有。
    
    像这样很外行很错误的所谓科学信息,很离谱的个人情绪在方舟子医药科普文章中随处可见,这样的科普不是在祸害国民吗?
    
    随意编造科学结论,危害社会安定
    
    方舟子下科学结论非常随意,他说“生化汤含有剧毒物质”,许多产妇看了后找医生理论,甚至与医生拳脚相向,制造医患矛盾,破坏社会安定。
    
    2克甘草“集体毒害北京中小学生”引起许多家长的质疑,学校磨破嘴皮反复向家长解释缘由,还是有家长拿着他的文章做依据投诉到国家教委。
    
    “吃过桥米线有患旋毛虫病的风险”引发昆明“米线”口水战,一些食客谈米线色变,本人有位朋友前不久出差到昆明,几天内一共吃了4次过桥米线,看到方舟子写的文章后总感觉自己身体多处不适,怀疑自己得了旋毛虫病,我怎么跟他解释他还是放心不下。
    
    我们不能说方舟子写医药科普文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因为他根本不具备写医药科普文章的基本素质,他对医药科普不负责任的态度已经给社会带来严重的危害。
    
    一位政协委员的呼吁---医药科普必须有规范
    
    本人作为一位普通的医药科技工作者,一位9年资历的市政协委员,大声呼吁我国应该尽早建立有关科普写作的技术规范,尽早以法规的形式对科普写作者的资历、能力、写作范围、内容的科学性以及必须承担的法律责任进行严格规范,特别是相关医药健康的内容,因为科普是以没有专业判断能力的普通民众为对象的,如果像方舟子之流一样,凭借无拘无束天马行空的网络,把错误百出的伪科学信息四处传播,误导民众甚至制造恐慌,已经给文明社会带来重大危害。
    
    医药科普只有建立在法规的基础上才会真正服务民众,才是和谐社会的健康乐章。
    
    本文来源:民声网

(Modified on 2012/2/17)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19811004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也过一把考证瘾--方舟子和韩寒共同的错误
·请方舟子先生关注吕加平案件/赵丰收
·中国很需要方舟子,只是……
·想起当年的杨小凯——致方舟子、曹长青/薛曦
·韩寒起诉方舟子和港星卖淫异曲同工!/网络小丑星
·韩寒不该背信滥诉方舟子/何哲
·彼岸风儿: 方舟子和韩寒共同的错误
·韩寒的悬赏闹剧/方舟子
·方舟子:答韩寒《正常文章一篇》
·著名海归学者被方舟子曝论文造假 (图)
·就肖国庆状告方舟子胜诉给法院的公开信/文士玉 (图)
·方舟子应当“更加科学地面对信仰”/张瑜
·刘逸明:方舟子有选择性的打假令人悲哀 (图)
·秀才江湖:方舟子,你凭什么污蔑网民刘逸明
·刘逸明:关于方舟子造谣污蔑刘逸明的声明
·格丘山:藏在方舟子悲剧后面的民族精神(图)
·老海:肖传国该抓,方舟子该骂
·许锡良:方舟子打假与美国人“扒粪运动”
·綦彦臣:我对锤击事件的看法——方舟子奸诈而愚蠢
·韩寒删另一神秘被告集中诉方舟子 不希望累及普通网友
·方舟子称韩寒“代笔”官司胜负无碍打假
·《咬文嚼字》考察方舟子韩寒文史水平:方严谨韩犀利
·韩寒以调整内容为由从法院取回诉方舟子材料 (图)
·上海普陀区法院正式就韩寒诉方舟子案立案 (图)
·方舟子陷入“抄袭门” 出版人称为除“社会公害” (图)
·韩寒父子就新概念一等奖系作弊言论再次起诉方舟子
·方舟子:手稿更显示有代笔嫌疑
·方舟子否认作品剽窃他人图表
·韩寒证实起诉方舟子诉状未提交 后悔选择当作家
·上海各级法院均未收到韩寒起诉方舟子的诉讼材料 (图)
·方舟子接受新华社专访:会继续研究分析韩寒作品 (图)
·韩寒现身回应方舟子 祝其“早日康复”
·韩寒起诉方舟子 民间学者认为有权质疑公众人物
·王刚桥:韩寒方舟子“斗法”值得观察
·方舟子回应韩寒起诉:即使输也不会道歉
·韩寒就代笔质疑起诉方舟子索赔10万 (图)
·韩寒起诉方舟子索赔10万元 (图)
·韩寒方舟子网上拳来脚往几个回合 妙趣横生
·韩寒、方舟子、罗永浩与麦田
·方舟子:罗永浩荡是个什么东西
·方舟子《伪“天安门文件”的闹剧可以休矣》本身就是闹剧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