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兵:笑蜀为何读不懂杨恒均?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15日 来稿)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刘兵
     (博讯 boxun.com)

    著名时评家笑蜀在微博贴出2010年2月12的旧文《要用法治丈量重庆打黑》。此文是针对同年2月3日杨恒均博文《从“法治”与“制度”的高度审视重庆打黑》。笑蜀开门见山道:“(我与杨恒均的)根本的分歧,在于对法治不同的立场。恒均不同意主要用法治审视重庆打黑,认为无论重庆打黑怎样违反法治,好歹,它抓到的都是真正的坏人!”
    
    看过笑蜀老师旧文后,重新激起我的好奇。我特地去杨恒均老师的博客,搜出有关重庆“唱红打黑”的几篇博文,也特别认真地阅读了笑蜀批评的这篇。我得出的结论是,虽然就这一篇来说,有些内容值得商榷,尤其是一些语句与表达方法,但我认为并没有笑蜀所说的“杨恒均不同意主要用法治审视重庆打黑”这样的内容。杨的意思应该是提醒知识分子,不应该仅仅从“法治”的角度审视重庆的打黑,更应该从法治的与制度的高度丈量造出重庆“唱红打黑”的怪现状。结合上下文,杨老师在这篇博文里,越过了法治这个在他看来早就不是问题的问题,描写一些知识分子们“只看到了重庆打黑中缺乏法治的一面,却没有看到重庆打黑中暴露出来的更大的那一面:那就是整个中国法治的缺失。”
    
    在杨恒均老师的这篇博文里,有他半年前写的另外一篇博文《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的链接。文章写到:“不管法律是否完善,是否被一些人任意玩弄,我们现在唯一可以信赖和依赖的依然是法律,而不是包青天、薄青天。在重庆打黑中,我认为独立思考的人士,媒体工作者和知识分子最应该关注的是:是否符合法律程序,是否知法犯法。”杨这篇文章不但从中国的现实与法治精神出发,还从世界各国打黑的经验出发,指出评判与丈量重庆打黑的标准就是法治——哪怕当下的中国“法治”并不完善。
    
    杨恒均对重庆“唱红打黑”从三个不同多角度,或者说变换了三个身份不停写了近十篇文章。作为时评作者,他写了《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如果薄熙来发动一场文化大革命》、《用“公民社会”对付“黑社会”》等脍炙人口的博文,批评重庆打黑变成“黑打”,不讲法治;指责重庆用“唱红”教育人民等同于搞文革,是复辟与倒退。
    
    虽然这些博文属于时评,但杨恒均也同国内大多数时评作家的角度不同,他同笑蜀这类时评家一起批评重庆“唱红打黑”的时候,也同时尖锐地指出了造成“唱红打黑”的制度土壤,以及贪污腐败无所不在的问题。例如,他那篇《看完文强的罪证,我发现他是无辜的》,就把他同那些为了强调重庆“黑打”而一味指责重庆打黑,甚至不惜去美化文强这种官员的知识分子们分开来。
    
    他在写时评抨击重庆模式与“黑打”的同时,又从学者的角度,写了至少五篇长文,从理论与实践的双重层面进一步深层分析重庆模式与唱红打黑。《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等等,都是关于重庆模式与文革的最通俗易懂的学术性文章。杨恒均不只是告诉你重庆搞文革是不对的,他还告诉你,重庆为什么会搞文革,以及如何才能从根子上避免有人动不动想要“七、八年搞一次文革”的重庆现象重演。
    
    与此同时,他还从推动中国法治与政治体制改革的角度,写了几篇引起了一些朋友误会的博文。其中一篇就是被笑蜀批评的《从“法治”与“制度”的高度审视重庆打黑》,还有一篇比较典型的是他最近一次到重庆调研回来后写的《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你很难想像,杨恒均在写了近十篇批评重庆模式的文章后,竟然认为重庆是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他的脑袋进水了?
    
    我个人是理解他的这种做法的。在一些国家,时评、理论文章与推动现实博弈的文章应该由三种人来写,在中国杨恒均是一人身兼三个角色,当然很吃力,而且常常被人误会。尤其是一边向普通民众宣扬理念,一边要开启“官智”,同时又不得罪知识分子群体。能够有效推动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与民主进程,杨恒均可谓独树一帜,做得相当可以了。他对重庆“唱红打黑”的评论,以及借此议题普及民主与法治的理论知识,加上借题发挥地引起大家对国家滞后的政治体制与法治的关注,可以说是无出其右的。
    
    笑蜀在批评杨恒均的这篇文章中指出:“在我看来,法治的价值始终是不可动摇的第一优先。”这话没错,通观杨恒均几篇博文,也是这个观点。但杨恒均和笑蜀不同的地方在于,他并没有停留在重庆打黑引起的法治缺失问题上,他更进一步,指出了造成重庆打黑(黑打)与唱红的制度土壤,正是法治缺失造成的。
    
    我们看到中国一些自由派主流知识分子在批评重庆的时候,达到了“忘我”的地步。以致当重庆负责打黑的王立军失败后,笑蜀贴出了这篇两年前批评杨恒均的博文,让人们分享他执着“法治第一优先”的精神取得了胜利时的那种喜悦。
    
    然而,这其实只是法治的一起小胜。笑蜀老师不妨再读一下杨恒均老师的几篇博文,然后问一下自己:王立军为什么要到美国领事馆滞留24小时?王立军为什么被中纪委审查?请问,世界上哪一个讲法治的国家有中纪委这样的“非法”机构?把人带走不用告诉家属,一个国家的副部级公安局长就这样从公众视线里消失?这样最不讲法治的事就发生在笑蜀对法治取得胜利弹冠相庆的时候,你的“法治的价值始终是不可动摇的第一优先”前面是不是应该加一个定语:重庆法治?
    
    如果我们不继续追问下去,重庆的打黑可以偃旗息鼓,但中国违反法治的现象会销声匿迹吗?中国的法治真有多大的进步?过去一年大规模的抓人,非法拘禁,违犯宪法的判决,都发生在什么地方?知识分子怎么能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读过杨恒均老师的所有文章,也读过笑蜀老师的绝大部分文章,我还是不认为笑蜀老师真的看不到重庆“唱红打黑”暴露出的更深的整个制度与法治的弊端,只不过作为一个体制内或者到了体制外依然以体制内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的时评家笑蜀,确实有其局限性。而笑蜀批评的那篇杨恒均的博文,恰恰是要从重庆打黑引申开去。稍微有点政治头脑的人士都能认识到,杨恒均在写那篇文章的时候,重庆打黑已经不可能成为气候,甚至已经被北京当局主流执政者完全否决。这个时候,知识分子要来对重庆打黑揣上一脚,实在是很“勇敢”也很方便的,但要从重庆打黑深入下去,不但需要胆量,还得有政治智慧。
    

刘兵 上海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32215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杨恒均: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杨恒均
·杨恒均:多一点“公知”,中国更有希望
·杨恒均: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杨恒均为什么批于丹?
·陈行之:听杨恒均说于丹
·杨恒均: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张成觉:杨恒均是民主小贩、党校教员?还是中南海智囊?
·杨恒均: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图)
·杨恒均:无处不在的“中国模式”:几多欢喜几多愁 (图)
·杨恒均: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杨恒均:“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的民主制度?
·杨恒均: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杨恒均
·杨恒均911断想之断想/李悔之
·杨恒均:反思911,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杨恒均
·杨恒均: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杨恒均: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图)
·著名作家杨恒均微博、博客被关闭 名字成禁止词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杨恒均
·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促中国准澳外交官见杨恒均
·杨恒均指自己并非失踪 冯正虎获释
·杨恒均突再发声 重获自由仍受质疑
·失踪网络作家杨恒均可能将恢复自由
·杨恒均出来了,说“病”了一场
·杨恒均广州失踪澳洲交涉 民主小贩疑遭警绑架
·德国之声:澳籍作家杨恒均广州失踪
·澳大利亚:作家杨恒均在中国失踪/美国之音
·BBC:澳籍华裔作家杨恒均中国广州失踪引关注 (图)
·杨恒均广州失踪,澳大利亚外交部介入找人
·杨恒均傍晚广州在白云机场失踪
·"走遍中国"之:异地做官不能防止腐败/杨恒均
·李悔之:宣扬民主,为杨恒均作一回“义工”
·欢迎“民主小贩”杨恒均的新书《家国天下》(图)
·杨恒均和广州保安的新闻失实
·杨恒均呼吁:请把你们的月饼送给他们!(图)
·杨恒均世博亲历记:中国人的低素质让世博蒙羞?(图)
·吴英的死刑、王立军的休假与杨恒均的博客
·李剑芒:也说说杨恒均那点事
·杨恒均究竟是“胡适”,还是“卧底、线人”?
·期盼杨恒均与维权者同行/周鸿陵
·杨恒均:这样的民主,一定会带来混乱!
·刘亚洲的“西部论”与杨恒均的“七十年大限”论
·杨恒均:与文化部长商榷如何“反三俗”
·杨恒均:弱势群体不是潜在的杀童犯
·中国大趋势,我不得不说的话/杨恒均
·杨恒均:从“情报治国”到“民意治国”?
·看完文强的罪证,我发现他是无辜的/杨恒均
·杨恒均;举报色情网站与官员财产申报
·杨恒均:判断真假民主的标准是“专制”
·杨恒均:看《蜗居》有感,我们都是精神上的二奶
·杨恒均: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公民万岁——兼答李悔之与杨恒均先生
·杨恒均:你的富裕,是共和国的耻辱!
·把杨恒均、李悔之当“汉奸”围剿的悲哀与根源
·杨恒均: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