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小平头:权力、性及“打江山坐江山”(下)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15日 来稿)
    
    (三)“官本位”人分六个等级
     (博讯 boxun.com)

    权力和性视等级大小而特权不一。在等级森然官本位的中国社会,人分六个等级,都有约定俗成的称呼:
    
    中央一级号称“首长”;省一级尊称“领导”;市一级昵称“同志”;县一级戏称“伙计”;乡一级则等而下之直呼“家伙”;广大平头百姓(如下岗工人、失地农民)就只配叫“狗日的”!
    
    这个经典桥段源自一个省长秘书语重心长地给官场把兄弟某市长打电话(短短一个电话,简直就是中国社会各阶层的精辟分析,海明威的电报体也自叹不如):
    
    “同志呀,后天中央‘首长’下来视察,省里几个‘领导’作陪。叫手下的‘伙计’盯紧一点,叫那帮‘家伙’打醒精神,不要让那帮‘狗日的’又搅局啰”!
    
    在中国性行为也看等级可大可小而分别对待——主席奸污女秘书、机要员那叫“游龙戏凤”(所以至今张玉凤、孟锦云、陳惠敏、谢静宜之流还恬不知耻地缅怀“伟大领袖”的恩泽);首长玩弄女护士、文工团员那叫“生活小节”;一般干部搞女人那叫“作风问题”;平头百姓婚外性行为就叫“耍流氓,搞破鞋”啦!轻则劳改,重则枪毙……
    
    “拖屁股大连襟”
    
    如今首长们“与时俱进”时兴玩“公共情妇”了!李薇系数年前中纪委披露的“公共情妇”,曾把俞正声(时任建设部部长、现上海市委书记)、李肇星(前外交部部长)、许永跃(前国安部部长)、陈同海(中石油老总)、金人庆(财政部长)、杜世成(青岛市委书记)等数十名省部级高官拉上自己的床。与李薇存在人脉交集、并与杜世成同在秦城监狱服刑者,还有云南省原省长李嘉廷、北京市原副市长刘志华、最高法院原副院长黄松有、国家开发银行原副行长王益、公安部原部长助理郑少东等。此外,另有多名省部级官员泥足深陷,因“交友不慎”“严重违纪”等卸甲身退。
    
    北方俚语将与一女有染的众男称为“拖屁股大连襟”。大陆高干“公共情妇”李薇的“连襟”阵容壮观非凡:建设部长、外交部长、国安部长、云南省长、财政部长、中石化董事长、北京副市长、高院副院长、国发行副行长、公安部长助理、青岛书记……十馀匹同槽马,个个响噹噹省部级!
    
    李薇确实把裙子戏法演的活色天香,很快就令众高官拜倒其下。2003年杜世成为买美人一笑,公权私用,强行压迫副市长罗永明等,将八大关两栋省级文物别墅,以750万元转至李薇名下,价差数千万元。
    
    政治是挪移乾坤、四两拨千斤的艺术。
    
    回望其途,一介难民富姐的沉浮,俨然一个“中国梦”的样板,一幕权力寻租与资本托庇的活剧,最终因双重规训匮乏落得满盘皆输。其案颇具裙带资本主义(或称权贵资本主义,最初指某人因自己妻子或其他女性亲属的关系而获得官职;后又泛指因血亲、姻亲和密秘关系而获得政治、经济上的利益,以及政治领导人对效忠者、追随者给予特别的庇护、提拔和奖赏)。
    
    “长江后浪推前浪,江山代有佳人出。”公安部原部长助理郑少东的情妇、公安部警花王菲,以及歌星汤灿则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与超过45个高官如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等等(包括中南海的首长)上床。
    
    而如今中共喉舌《求是》两眼一抹黑地强调没有“道德滑坡”,称中国社会现阶段道德状况的主流积极进步。
    
    (四)南宁市长宋福民死于“马上疯”
    
    这是党国元老,中华民国中常委吴稚晖老先生,语重心长教您在脱裤子时必须要注意的事项:“血气方刚,切忌连连,二十四五,不宜天天,三十以上,要如数钱,四十出头,教堂会面,五十以后,如进佛殿,六十在望,象付房钿,六十四五,好比拜年,七十左右,解甲归田。”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如果色字头上一把刀,那么,宋福民是被狠狠戳了这么一刀——这位绰号“宋茅台”的南宁市长“做鬼也风流”地“马上疯”暴死于情妇床上。
    
    广西区政协副主席、前南宁市长、柳州市副市长宋福民因酷爱喝茅台酒得外号“宋茅台”。笔者八十年代中期与时任柳州开关厂厂长的宋福民有过几次饭局。此公十分了得,也许是经历无数迎来送往的酒局历练使然。在宴席上,这位仁兄可以来者不拒,与敬酒者飞觞醉月,连尽数瓶茅台而不滥醉如泥,只是进入如他所言“蒙喳喳”(柳州方言:懵懂之意)的微醺状态。一时在龙城(柳州古称“龙城”)烹界传为佳话。“宋茅台”威名不胫而走。
    
    “宋茅台”破坏军婚死在温柔乡的丑闻传遍了整个南宁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五日晚上,年轻力壮的宋市长爆死在一位独居女士家里,坊间甚嚣尘上的传闻是死于“马上疯”。
    
    房事的禅意
    
    房事房事就是房中之事,房中有很多事,大事、小事、烦心事,但只有一件事才能称之为房事。可见房事就是房中最大的事,其他的事均是小事。有房无事,叫独守空房;有事无房,叫草率行事。也就是在草地上率先行事;无房无事,叫无所事事,就是没有住所做想做的事,如广大失去土地进城打工的农民工。无房但想办法有房行事,叫做开房。开房不是在里面谈工作,开房的目的是为了完成事。而房中行事叫做行房,车中行事叫做车震,野地行事叫做野合,路边行事叫做采花。最有质量的当然是第一个选择。
    
    有一段子说,国内有小姐放出口风:房中行事收费50元;公园椅子上30元;草地上草率行事10元。某天,来了一个农民工弟兄,二话不说甩出一张五十元人民币。“唉呀,大哥真豪爽真有情调!一出手就奔最高档次的,一看就是干大事的。”“少废话,草地上五回。”
    
    当今中国事业有成的领导都喜欢率先行事,办点大事,实事,因此都很忙,一般来说见不到领导,如果撞见领导办事,那叫碍事,所以他人的事不要过问太深,那叫管闲事,自己的事一定要去做,那叫事必躬亲。
    
    能人背后有人弄
    
    这位独守空房的女士是广西新华书店的老总,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段,丈夫是军人,长期驻守边防,没料到前方没烽火,后院倒起火——其老婆“前方吃紧,后方紧吃”地给老公戴绿帽。正所谓:能人背后有能人,能人背后有人弄。
    
    不过该老兄有“真龙天子”的潜质——谁碰他的老婆谁倒霉!想当年胡耀邦的团系爱将中办主任冯文彬“私字一闪念”动了老毛的御用奶酪张玉凤,结果被贬中央党校副校长得了怪病爆死。“主席是真龙天子,谁碰他的女人谁倒霉”传颂一时。
    
    看着宋市长事必躬亲、莫明其妙的死在自己床上,女老总吓傻了,既不敢报警,又不敢叫救护车,只好打电话向当时的广西区党委宣传部部长杨基常求助。杨和宋很熟,是官场上的铁杆死党,两人都是从柳州市副市长的位置提拔上来的。杨基常确实够“铁”——杨部长夫妇急忙赶来救火,到女老总家安排布置妥当、统一口径后,才开始打电话110、120。然后杨部长夫妇信誓旦旦作证,说当时是四人一起在老总家谈工作,宋市长突然倒地而亡。(这与一九九四年九月柳州的“9.11”事件——“风流市长”陈明贵撞死“腐败书记”蒙仁周,柳州市委盖棺定调称“蒙仁周是下乡检查计划生育工作因公殉职”有异曲同工之妙)
    
    经典的现世报
    
    还有一个蹊跷:宋爆毙之日,是中共镇压法轮功后的第五天。当天白天,他在南宁市府怒斥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不仅诋毁法轮功,还恶毒谩骂李洪志。当时有许多法轮功学员都告诫他不要骂,李老师是好人,你骂了要遭报应,可他不相信,公开说:让他来报应我吧。结果就在当天晚上,身体好好的宋市长离奇爆死在相好家,死前没有任何征兆。被法轮功学员公认“这是镇压法轮功之后发生的最为经典的现世报”。
    
    这方面平头可以作证。2010年十月下旬,广西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管局党组书记、局长谭明杰(前广西卫生厅厅长)带队到北欧“考察”。平头全程导游陪同。旅途关系融洽,在前往挪威峡湾途中我一边驾车一边问起宋福民之死,不曾想“瞌睡遇着枕头”——作为亲历知情者谭局长绘声绘色“竹筒倒豆子”倒出上述秘辛,并说出如下事实:
    
    宋离奇爆死,惊动高层。自治区党委书记曹伯纯亲自下令查明死因,并责令时任广西卫生厅厅长的谭明杰亲自操刀解剖。谭检查尸体,发现宋脸色乌黑,象被雷劈过一样,模样很狰狞。开始怀疑被人投毒或饮酒过量,引发急性胰腺炎,剖腹后发现宋肝、肾、胰腺均完好无损,再剖开胸部,心脏、肺部没问题,最后作开颅检查,既无脑溢血、更无脑梗塞,也没有中毒迹象。整个人大卸八块,五马分尸,仍然查不出死因,只能归结为民间传言的“马上疯”(性交猝死)。由于是性丑闻,广西自治区党委经集体研究决定,对外宣称宋死于急性胰腺炎。
    
    (五)“打江山坐江山”的封建余毒
    
     2006年,四川绵阳一个农民建了个毛神庙,叫做“红恩寺”。庙门的对联上写:“打天下坐天下人人都很拥护他 打江山坐江山全国人民都喜欢”,横批是:“真龙天子天下为公毛主席万岁”,在毛神塑像前置有蒲团供人跪拜。这种现象充分折射出中国文化深层次的帝王崇拜思想,中国人做了二千多年皇帝的奴隶,现在精神上还带着皇家奴才的枷锁。
    
    “红区党”与“白区党”权争的启示
    
    中共建政之初,“红区党”在与“白区党”权力斗争中占了上风,这也是“红区党”“打江山坐江山”的观念作祟。认为老子在正面战场与国军搏杀,摧枯拉朽,功劳最大,牺牲最多,论功行赏,江山是老子打的,当然也由老子来坐江山。
    
    如1949年下半年,天下初定,即对南京地下党展开了整党,理由是地下党"组织不纯,反革命混进来了;许多新党员是在国民党大势已去的时候发展入党的,其‘动机不一,成分复杂'。" 中共地下党南京市委书记陈修良对于这些强加在南京地下党头上的罪名不服,曾和上级有过激烈的争论,因此而挨批。当时邓小平还在南京,在9月17日的党支部书记和排以上党员大会上做过一次报告,题为《忠诚与老实》,公开表示对南京地下党的整党是必要的,是中央批准的,南京党组织不同意,不认真执行,是"无组织无纪律"。邓在报告中强调,革命胜利一是靠中央毛主席,二是靠解放军,地下党有功劳,但是第三位的。报告中严厉批评了南京地下党的同志对解放军不服气的情绪。(这次整党实际上没有查出一个货真价实的所谓"反革命",可是有100多个党员受到"停止党籍"的处分。邓报告中列举的"组织不纯"事例,经查证都不属实。此文后来也有没收入官方出版的《邓小平文选》。)
    
    再如1953年,高岗地位飙升,深得毛泽东信任。加上毛泽东让他到沈阳查阅刘少奇在伪满时期是否有过变节行为,并提出分一线、二线的主张,高岗、饶漱石把这看成是一次权力再分配,他们联起手来,将矛头对准刘少奇、周恩来,并欲取而代之。林彪是高岗的重要支持者和同盟军,也是高岗手中的一张王牌。林彪在井冈山时期就是中共武装斗争的代表人物,高岗是陕甘宁革命边区的创始人之一,他们都对在白区工作权力却在他们之上的刘少奇、周恩来不满,对彭真、薄一波等也存在偏见。
    
    只不过老谋深算的周恩来与刘少奇联手,借刀杀人,让斯大林向毛透露,高岗背着毛及中央向苏联提供情报,毛容不得一仆二主,最终才丢卒保车将高岗、饶漱石打成“高、饶反党集团”。“红区党”在与“白区党”权力斗争中折了一阵,却为毛泽东全面修理“白区党”埋下伏笔。
    
    毛泽东决定地下党命运十六字方针
    
    毛泽东红朝登基,尽管“白区党”的情报贡献至关重要,缺一不可,甚至其重要性比“红区党”的正面战场有过之而无不及。所谓“一谍卧底弄乾坤,两军胜负已先分。”从早期的钱壮飞、李克农、潘汉年到后来的郭汝槐、熊向辉、刘斐等人,他们在隐蔽战线上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成为打败国民党的一张张有力王牌。
    
    但过多渲染“白区党”的情报能力,如何凸显毛泽东作为伟大的军事家在国共厮杀的正面战场用兵如神、神机妙算呢?再则,“白区党”的情报首脑掌握抗战时期中共与日伪勾结的惊天秘密,如今得了天下,那些见不得光的勾当始终是毛泽东的心病。
    
    正所谓“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熟谙帝王学宫廷权术的毛,决定牺牲以青年学生、知识分子为主体的地下党员,那些在国民党眼皮底下不顾身家性命、秘密加入了地下党的自己人,在毛泽东的棋局上,曾经被翻手为云如今被覆手为雨,其实都是毛泽东政治工具用完后要抛弃的一颗棋子,他们被救世主和红色新朝弃如敝履。
    
    于是就有了毛泽东决定白区地下党命运十六字方针:降级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于是潘汉年、杨帆、黄敬(俞正声之父)、郭汝槐、谢和赓、金山、安子文、彭真、刘少奇等等大小特务头子,均落得个身陷囹圄,不得好死的下场。
    
    想当年毛泽东发动“文革”铲除党內异己的历史﹕小小的上海卢湾区党委書記姚文元﹐斗胆掀起討伐三家村(北京市委书记彭真的笔杆子)笔战﹐最后竟发展到全国內战﹐不但原北方局一帮最顶級头头全被清洗﹐就連站在天安門上“陪同”毛泽东“文革”的中共二号人物刘少奇也因此变成了死囚。
    
    "革命吞噬自己的孩子",地下党仅仅是某个集团或个别人登基的台阶,“红区党”权力的顶戴花翎是用他人的热血涂红 !
    
    1949年以后,全国各大城市许许多多大学生、知识分子出身的地下党员,以他们血泪人生见证了这一切,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如1949年以前中共地下党南京市委书记陈修良,一位1927年白色恐怖中入党的老资格女革命家,在和横渡长江的大军会师后,在新成立的刘伯承、宋任穷为首的新南京市委中,虽然还安排了一个组织部长的位置,但很快就挨了批评,离开南京,先到上海、后到杭州工作,这正是十六字方针中的"降级使用"。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中,她被划为"极右"分子,和丈夫沙文汉(时为浙江省长)双双坠网,成为著名的"沙陈"集团之首,是当年党内职位最高的大右派。
    
    再如周恩来单线领导的,潜伏国府白崇禧的机要秘书谢和赓,中共建政之初曾任《世界知识》高级编辑兼欧美组组长等职。因“鸣放”期间提了“中南海应向老百姓开放”的意见,1957年被打成“右派分子”,下放到北大荒劳改。因周恩来和董必武相继出面干预,谢和赓一年后得以重返北京。“文革”开始后的1967年7月1日被捕入狱。1975年春,重病在身的周恩来得知谢和赓的情况后,立即指示有关部门释放谢和赓出狱治病。同年5月15日,谢和赓总算重见天日,但出来时精神已近失常。
    
    毛的行宫遍布全国
    
    一直以来,毛泽东仍是全国人民生活简朴的学习榜样。这个榜样的实例,分别是他的朴素的衣服,简单的一日三餐,稿费的分发,以及死后的所有财产等。但人所不知的是,这些都是“暴君的简朴”——看似朴素,实则不计成本的浪费无度!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比如毛的打补丁的睡衣,需专机专人送到上海请高级裁缝缝补;毛早餐喜食麦片,广州军区为此专门派人到香港秘密采购澳洲的麦片,定期专机专人空运北京。毛晚年央视专设电视频道仅供毛泽东一人观看家乡戏剧等等。
    
    毛泽东在全国的别墅众多,是专为他提供出外休息的住所。以当年的物质条件标准,内外装修全是一流的。因此,在国家并不富裕、人民生活极端穷苦之时,这些别墅可谓是最高级别的奢侈品。如果我们按当年的生活标准与物价,这些别墅加起来的价值,怕当代中国能利用公款办私事的人谁也办不到。
    
    毛粉如王希哲们也许会说:这些别墅不是毛的私人财产,因此不能视为毛的生活腐化。这就更有错了,因为他是利用国家财产来为自己服务,而不是为百姓服务的。与当今官员们利用公款吃喝、出国旅行、玩夜总会相比,这些不动产算是大巫了。
    
    在普遍贫困的毛时代,毛的行宫遍布全国,远远超过古今中外的历代独裁者。
    
    近年来,全国多处传出的消息是,在那三年困难时期在国内多个地方曾经为毛泽东建立有六十多处行宫和别墅。如毛在庐山,他嫌“美庐”不够安全,另造了一幢巨型仓库似的毛式建筑,防弹防炮,取名“芦林一号”,紧挨著水库,以便毛随时游泳。“芦林一号”是在大饥荒最严重的时期修建的。华国锋在韶山花巨资修建的滴水洞行宫,防生化、抗核打击。也是同一时间修建。
    
    与滴水洞同时建造的领袖别墅还有:庐山芦林一号别墅、南昌八二八宾馆、长沙蓉园、南宁青绣山行宫、成都金牛坝宾馆、武汉东湖梅龄别墅、武汉东湖宾馆、郑州省委第三招待所、北戴河莲花山别墅、北京密云水库别墅、哈尔滨花园村一号楼、广州南湖行宫、广州小岛一号楼、南京紫金山宾馆、济南南郊宾馆、青岛迎宾馆、青岛八大关小礼堂、杭州西湖行宫、杭州刘庄宾馆、杭州汪庄宾馆、金华601别墅、上海西郊宾馆等61处奢华行宫。
    
    每个别墅都有成连成排的武装部队日夜守护,所有的管理人员、厨师、服务员都原封不动,所有的房屋与设施每天都打扫整理得一尘不染,随时准备着“伟大领袖”突然幸临。即便毛已仙逝,这些“行宫”和别墅有的还被当作历史文物保留着。这又无形地耗费着国家的一笔巨额财产。
    
    外国元首光顾较多的杭州刘庄别墅(现称“西湖国宾馆”)一直维护得相当好。南斯拉夫总统铁托元帅说:他看过很多国家元首的行宫别墅,其豪华庞大、设备周全、环境优美,都比不上刘庄别墅。罗马尼亚总统齐奥塞斯库住进这座别墅留恋忘返,陪同人员经过请示只得临时为其改变行程,让其夫妇在那儿多享受了一天。
    
    “伟大领袖”和夫人江青如何也无须多费笔墨,只要看看近年《百年潮》杂志刊发的当年奉命给江青当秘书的杨银怀写的《我给江青当秘书》就一清二楚了。其中单是《江青的‘女皇’生活》一章,就活脱脱再现了这位“女皇”比慈禧太后还太后。另据丁盛将军的回忆录披露,文革期间,广州军区为毛泽东和江青、林彪、周恩来、康生、汪东兴等要员在广州南湖搞的别墅群,耗资天文数字,竣工后突发林彪“9.13”事件,该南湖行宫长期空置,作为林彪“南逃广州,另立中央”的罪证。
    
    “打江山坐江山”的出处
    
    其实,在那些权力暴发户眼里,“斗私批修”,都是忽悠平头百姓的!只要嘴上“突出政治”,“誓死捍卫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即便是男盗女娼,也是“生活小节”,是“人民内部矛盾”。这不仅有“林副统帅”的“小节无害论”作护身符,更早有“伟大领袖”的一席话作后盾——
    
    1957年3月18日,毛泽东在济南党员干部会议上提到一些党员干部有“打天下坐天下”的思想倾向时说:“这些同志,你说他有没有道理?我看也是相当有道理。民主党派有什么资格监督共产党?究竟江山是谁打下来的呀!所以听他们的话是有不少道理的。”虽然后来出《毛选》五卷时把这段话删去了,但“打江山坐江山”的人们却代代相传地铭记不忘,并且想方设法地维护他们的个人权威与既得利益,坚决不允许他人“说三道四”。由当初的权力的傲慢,到八九“六四”发展到“杀20万,保20年”的权力的蛮横。
    
    乍一听毛泽东所言与毛粉王希哲“共产党打江山坐江山”辩言何其相似乃尔!
    
    王希哲如是说:“毛泽东一介书生能够靠自己的本事,发起农民起义,最终推倒了强大的蒋介石军事政权,得了天下,这在20世纪早已不是斩木为兵可以对抗朝廷的热兵器的时代,完全是一个奇迹!不可复制。今天的反共右派,若没有毛泽东这样的革命得天下的本事,骂归骂,还是服气一点好。
    
    为毛泽东夺取天下立了丰功、奇功的郭汝瑰,肃反、反右、文革等运动,他一次也没落下,郭汝瑰晚年对中共“打江山坐江山”的封建余毒幡然醒悟,深刻地感受到,是蚊子叮菩萨认错了人。在他1997年生命结束前夕,说了这样一段有意思的话:“不为国家、民族利益着想,而徒谈忠义,只会助长专制独裁,阻碍社会进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3113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小平头:权力、性及“打江山坐江山”(上) (图)
·小平头: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六)(配图) (图)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四)/小平头 (图)
·小平头: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
·小平头:费记民阵再次安排统战部特务李震为洛杉矶大会站台(图)
·小平头:韦国清南宁屠城
·“机密”,“机密”,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小平头 (图)
·陈泱潮:五评“小平头为中共看家护院、孤立民运的毒招”
·小平头:“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共特"封殺文革資訊阴谋破产记
·小平头:千里走单骑——"共特"李震老巢探营记(下)
·小平头:千里走单骑——“共特”李震老巢探营记(中)(图)
·小平头:千里走单骑——“共特”李震老巢探营记(上)(图)
·陈泱潮:三评【平头牌民运梅毒】——小平头炮制“抓特务”闹戏的目的何在?
·一蓑烟雨任平生——回应刨根问底、陈泱潮的责难/小平头
·“共特”李震网上逃窜记/小平头
·柏林大会目睹之怪现状(二) -----“关于李震事件的说明”之说明/小平头(图)
·柏林大会之目睹怪现状(一)-----“关于李震事件的说明”之说明/小平头(图)
·小平头:网坛魅影
·一份文革秘档的传奇——“共特”柏林会议现形记 (下)/小平头(图)
·四五英雄“小平头”刘迪去世/中原同工
·小平头:黄琦11次进灾区救灾部分图片--黄琦失去自由周年纪念(图)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