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小平头:权力、性及“打江山坐江山”(上)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14日 来稿)
    
    平头按言:近闻毛粉王希哲为中共“打江山坐江山”辩言,一时觉得似曾相识的耳熟,不禁浮想联翩……
    
    (一)权力和性是中共官场永恒的话题
    
    爱因斯坦有云:生命和爱情是文学创作永恒的主题。平头认为权力和性是中共官场永恒的话题。
    
    老百姓有一句話叫做“滿口仁義道德,一肚子男盜女娼”,用來貼在党国脑门上,再沒那么严丝合缝的了。
    
    其实,中共自建党之后,高层利用权力以逞淫乱是一种常态,从曾任中共宣传部秘书的郑超麟的回忆录"革命与恋爱"的章节中,我们可以看出,已有家室的中宣部长彭述之先是与蔡和森的妻子向警予胡搞,后来又与罗亦农的妻子睡到了一起;向警予死后,蔡和森又夺去了李立三的妻子李一纯;而罗亦农后来又夺去了贺昌的妻子诸友伦;李一纯则先后与杨开智、李立三和蔡和森都组成过家庭;而与朱德的前妻(朱敏的亲生母亲)私通者,正是出卖罗亦农的叛徒后遭中共暗杀。
    
    他们之间关系的混乱与胡搞,到今天都很难梳理清楚。
    
    由此也可以理解,为什么到了延安后不久,中共高官开始了第一轮的换妻潮,毛泽东首先停妻再娶,抛弃贺子珍而和江青搞在了一起;战功威赫的老红军黄克功求婚不成、竟连开两枪杀害陕北公学只有16岁的女学生刘茜,而且事后还大言不惭地反诬"刘氏狼心恶毒,玩弄革命军人!"
    
    “前方吃紧,后方紧吃!”李维汉趁邓小平百色起义落难逃跑之时,横刀夺爱,将其妻金维映(李铁映之母)收为己有;邓力群则趁着李锐在延安整风时挨整之际,趁虚而入,占有了后者年轻的妻子范元甄。
    
    说起来,这些都是当时延安流行的一种风气,正如西谚所讲的,"美女与骏马永远是属于部落酋长的"。所以,作为文化人的王实味、丁玲来到延安之后,从革命圣地的一派光明中看到了依旧是封建性的专横与野蛮,这才写下了《野百合花》、《三八节有感》,抨击革命圣地的"衣分三色、食分五等"、"歌啭玉堂春。舞回金莲步"等不良现象。
    
    有一个史料,贺龙从前线来到延安,冲着王实味这帮子文人大骂:"老子在前方卖命,你们在后方骂娘!"其实,现在看来,那些骂娘的,倒是从社会公正的角度出发,说了些大实话,结果给自己带来了惨遭砍头的杀身之祸。
    
     (二)周恩来身边的女人
    
    让我们将解剖的手术刀指向尚被中共供在神坛的“圣人”周恩来。
    
    可以肯定地说,女人在周恩来的政治生活中,起过很大的作用。周恩来利用女人的天才,和政治统战的天才,其实是一套学问。这也是毛、周文革权斗,周一直屹立不倒的原因之一。
    
    从《叫父亲太沉重》谈起
    
    首先为写《叫父亲太沉重》的作者艾蓓小姐感到不平。艾蓓的书,基本背景是事实,问题是,她没有勇气用第一人称,忠实地写出,而是故弄玄虚,用迂回曲折的小说笔法来表达,以至很多人怀疑她的真实性。
    
    開放雜誌主編金钟披露;新近出版的《司徒華回憶錄》,提到八九年六四事件後港支聯曾協助一名「毛澤東情婦」移民美國。她就是毛身邊僅次於張玉鳳、孟錦雲的女人陳惠敏(陳露文)。毛认陳惠敏为女兒和情人。毛死後,粟裕(大將,陳父上級,陳露文之父陳玉生是新四軍第三軍分區的司令員),楊得志都愛她,表示可以離婚,和她結婚。 
    
    當問到《叫父親太沉重》,周恩來有沒有婚外情時,陳露文毫不猶豫地說:周有情人,是一位將軍的妻子,比陳大十歲,是海政的舞蹈演員。周常打電話找她,在她們那圈子裏人皆知道。她說「艾蓓完全是周恩來的女兒!」艾的養父是個副部長(即中央社会调查部副部长罗青长),生母在北京,當然不會公開。
    
    陳露文解釋說,高層除陳雲身體衰弱,林彪「抽白麵(鴉片)」外,個個都玩女人,老帥朱、葉、老鄧都不例外。他們當這是最高的特權享受。有的高幹還「扒灰」,搞兒媳婦,告到毛那裡。
    
    早年北京的高层人士都知道,艾蓓是罗青长的女儿,而艾蓓的相貌完全不像罗青长,却像周恩来。罗青长是长期担任周恩来的情报保卫工作的,他与周恩来的关系和汪东兴与毛泽东的关系差不多。(罗曾任周恩来总理办公室副主任、国务院副秘书长,分管外交、情报、对台工作。七十年代初期,中央调查部恢复工作后,罗青长任部长,一直到1982年中央调查部合并入新组建的国家安全部。同时兼任中共中央对台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周恩来临终时,把罗青长叫到身边,连说了四个「托」字,「托」什么呢?他没有来得及说,托党和国家大事,罗青长还不够条件,周恩来的家事有邓颖超,也不用「托」给罗青长。笔者理解是,周恩来「托」罗青长的事是照顾艾蓓,用句香港人的口头语,罗青长是为周恩来「食死猫」的。
    
    别看罗援少将(罗青长之子。曾是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究部副部长。现在的职务是,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少将)常代表军中鹰派发表对美强硬言论,只需当面对质,跑到美国出书的艾蓓是罗青长的女儿,还是周恩来的私生女,罗援少将想必会"强硬"不起来。
    
    第一位女人张若名
    
    根据现有资料,法国的中法文化交流中心出版过两本书,一本是「张若名研究及资料辑集」,另一本是「张若名研究论文辑录」,出版的「导言」中说:「张若名(1902-1958)是中国第一位留学法国而取得博士学位的女学生」是20世纪「二○年代改造中国的理想主义者」。
    
    五四运动前后,周恩来、张若名、邓颖超有过三角恋爱关系。周恩来与张若名相恋于先,然后邓颖超横刀夺爱。中共早期资料中,谈到当年那个风云的时代,周恩来与张若名出双入对的柔情蜜意故事,张若名也长得比邓颖超美丽,当时被称为才女,他们手牵手参加过对北洋军阀的斗争,1920年1月同时被捕,11月双双到法国同居。
    
    当周恩来和张若名热恋时,邓颖超不断给周写信。当时国共第一次合作不久。邓颖超在国民党中很活跃。她到广州后,与国民党的上层多有交往,与鲍罗庭夫妇关系密切。周恩来在黄埔军校始终是蒋介石的部下,而邓颖超已经是国民党的中央委员了。当年周恩来在巴黎决定放弃张若名而接受「小超」(周对邓的昵称),主要基于政治上的考虑;这和当年蒋介石放弃陈洁如而接受宋美龄是很相似的。中共反右以前,周恩来曾到昆明秘密探访过张若名,1958年张若名在昆明投河自杀。
    
    王一知·张文秋
    
    中国共产党初期一位著名美女王一知,也曾经是周恩来的密友。王一知原是中共成立时东京小组施存统(复亮)的夫人,后来与张太雷同居,张死于广州暴动,王一知长期受周恩来的特别照顾,当年张国尽夫人杨子烈亲自见到邓颖超打过周的耳光,王一知也受过侮辱。
    
    共党地下工作者深谙“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个中三昧,谍报人员濳伏敌后都是以夫妻档为掩护。
    
    周恩来在上海时,还有一位神秘女友叫张文秋,又名张一萍,她是专职性「住家主妇」的女同志,像周恩来这样重要的领导人,当年在上海的住家绝不止一处,张文秋就是周的其中一个住家主妇,后来张文秋被共产国际情报组在上海的代表佐尔格看中,周恩来派张文秋做了佐尔格的妻子,佐尔格又把张文秋让给另一个德籍助手(中文名吴照高)做临时夫人。佐尔格就是当年轰动中外的上海神秘西人案的主角。延安时代,周恩来、邓颖超把张文秋介绍给毛泽东。张文秋很得到毛的喜爱,她又把自己同母异父的两个女儿刘松林、邵华嫁给毛泽东的两个儿子毛岸英、毛岸青,他们既是亲家,又是周恩来、张文秋、毛泽东三人之间的纽带,主要串连者是邓颖超,政治意涵耐人寻味。
    
    胡绣枫、胡楣姊妹
    
    抗战时重庆社交名人胡绣枫女士,她是重庆社会局局长李剑华的夫人,夫妻俩都是国民党身分的中共地下党员,1939年,毛泽东和周恩来指示潘汉年争取大汉奸李士群的合作,李提出一条件,要求他的旧情人胡绣枫回到身边。周恩来认为胡绣枫是自己身边不可缺少的女人,很感为难,于是胡绣枫建议由她的姐姐胡楣代替她。
    
    胡楣又名关露,是三○年 代初著名的诗人、作曲家和编剧家,也曾在上海为周恩来传递情报,胡绣枫给李士群一封信,请李给姐姐关露一份工作,李士群一见,觉得关露和妹妹 一样漂亮,就留在身边,关露从此就以李士群的情人身分做了汉奸,实际上为中共秘密工作。
    
    江青和周恩来的关系
    
    江青与周恩来的关系也是个谜,毛泽东、江青的结婚,现在中共的说法 是周恩来介绍的,中共地下工作的负责人王世英、杨帆等当时向党中央提出资料说,江青私生活糜烂,同志们称她为「公共汽车」。中央大多数同志也反对毛江结婚,但是周恩来说,江青同志在上海地下工作中做了大量工作。
    
    中央最后通过毛江结婚,江青可以做毛夫人,但20年内不可以担任政治职务。五○年代初毛泽东提出陈伯达、胡乔木、叶子龙、田家英为中央主席秘书时,周恩来提议加上江青,后来中共中央有过文件,这是江青从毛夫人到 合法参政的开始,文革初期,周恩来与江青互相吹捧。这一切都令人感到,江青可能是周恩来安置在毛泽东身边的西施或貂蝉。至少说明了周恩来和江青的关系是不寻常的。
    
    孙维世·黄慕兰
    
    周恩来和孙维世,超过养父和养女之间的关系,明知其事,严格保密而又用政治手法处理的是邓颖超,早在1937年,周恩来把孙维世从武汉的八路军办事处带回家中时,那种喜悦,邓颖超早已看出周恩来内心藏着一个 秘密。
    
    
    1951年,邓颖超主持孙维世和金山结婚,其后,孙维世向邓颖超诉苦说,金山婚后本性难移,乱搞男女关系,孙维世感到非常痛苦,邓颖超回信说,在上海十里洋场混久了的男人,总是免不了有这些事的。如果想到他为党做了大量工作,作为他的妻子,就可以自堪告慰了。这段话有相当的暗示性和针对性,周恩来的私生活和金山相比,没有多大的区别。
    
    金山的第二任妻子电影明星王莹,也是和周恩来私人接触最多的。后在周的安排下,与白崇禧的机要秘书(地下党员)谢和赓结婚赴美留学。
    
    在上海地下工作中,还有一个和周恩来单线联系的女人,是黄慕兰,她当时以交际花的身份活跃社交场所,由于她艳压群芳,裙下有律师,法租界的包打听(暗探)、翻译官等,她在周恩来身边,往往能提供最重要的情报。
    
    周恩来守口如瓶
    
    周恩来身边到底有过多少女人,永远没有人知道,周恩来时时强调保密的重要,在一次会议中说:「保密的事非同小可,回家后,不要一时高兴就说出来」,「我老婆是老党员,中央委员,不该说的我对她就是不说」。
    
    邓颖超也在一篇回忆周恩来的文章中说,他们结婚后,聚少离多,他到那儿去,「去干啥、呆多久、什么从没有讲」。周恩来一向「守口如瓶,滴水不漏」,「我们之间相互保密的事是很多的。」(1982年6月30日「人民日报」)
    
    周恩来去了哪儿,当时的白区活动,一种是中共的「住机关」,这种住机关有的男女同志,假扮成夫妇,一种是单身女性,专门接待高级领导人的,另一种是妓院,因为妓院可以闭门「密谈」,环境也容易控制。向忠发的小老婆,就是周恩来替他从妓院中选的。周恩来这些行为,当然可以解释他 是为了党的需要,为了工作的需要,周恩来和邓颖超之间尚且「守口如瓶」,做中共党史研究工作的,故事只能讲到这里。 (以上资料引自司马璐:早年周恩来身边的女人初考——原载《浴火凤凰》)
    
    (三)现代“韦小宝”戏子金山
    
    金山,原名赵默,湖南省沅陵县人。父亲赵锦文,因经营蚕丝和绢子,在苏州发迹了,便举家迁往苏州。金山十几岁在商行帮工,后入梨园学戏。因慕原苏联艺术家金山而取此名。
    
    现在的年轻人都知道金庸笔下的韦小宝。别看他是个混混,没有念过书,他在天地会、青龙教、少林寺和康熙皇帝面前都是大红人,他有七个老婆,哪一个也不是等闲之辈。戏子金山就是现代版的韦小宝。
    
    金山幼年丧父,家遭惨变,十七岁就混迹于上海滩。在上海,他的青红帮老大杜月笙的干儿子。在南京,他身穿国民党军官的制服经常出入蒋介石的总统府。在广西,他和反蒋的桂系军阀李宗仁、白崇禧交往密切。在南洋,他是华侨领袖陈嘉庚的座上宾。
    
    地下工作,如鱼得水
    
    金山十几岁就混迹于上海十里洋场,虽然没条件读书,可是聪明过人。照样学样,在蓝衣剧社混上个跑堂演员,可是人高马大、漂亮,富于激情,头脑灵活,口齿便捷,黑白两道都吃得开,是典型成功的都市边缘人。 他几乎同时参加上海最有势力的两大帮派:青红帮和共产党。上海青红帮老大杜月笙认他为义子,共产党也需要这样能"混"的人,一九三二年就发展他入党。金山给他的小老弟赵丹取个外号叫"混世魔王",可比起金山"混"的本事,赵丹就差了行市了。
    
    金山入党后,党内情报首脑李克农要他一定维持好和杜月笙的关系,因为蒋介石对杜月笙一直都毕恭毕敬。田汉、阳翰生策划、夏衍编剧的《赛金花》,洪琛导演,金山演李鸿章,王莹演赛金花,蓝苹只能演小妓女。这戏一炮而红,从上海演到南京,场场爆满。金山成为当时的"话剧皇帝"。他很快又变成社会名流,和蒋介石也都见过几面。黑白红三道,风生水起,这一切得到周恩来的激赏。
    
    金山本来想跟周恩来去延安,周告诉他:"你应该留在这里,争取到更多地方去演出,扩大知名度、扩大影响。"周很明白,这混世魔王要是去了延安,等于压在阴山背后,就失去了他特有的魔力。金山心领神会,和《鹿鼎记》里边的韦小宝一样,暗自窃喜:"两边都是俺的人"。很快他和李宗仁、白崇禧就关系密切了,在这桂系军阀重金邀请下,率团南下广西。在桂林盛大出演,宣传抗日。金山得风借水,继续南下,先后到了云南、香港、新加坡等地,这就是当时轰动一时的"南洋巡回演出"。
    
    1945年9月,日本投降,金山受蒋介石派遣来到长春,从日本人手里接收了“满洲映画株式会社”,建立了长春电影制品厂。任厂长并主演了电影《松花江上》。
    
    1949年4月,金山接受李宗仁的派遣,以国民党代表团顾问的身份来到北京,参加国共谈判。新中国成立后,国民党代表团的成员张治中、邵力子、章士钊、刘斐、李蒸、黄绍竑等都留在了北京,并参加了李济深领导的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民革)。金山也留在了北京,他没有参加民革,而是归队。
    
    一年后,张治中又见到金山。廖承志告诉张治中,金山是共产党大特务!他1932年就加入中国共产党,是隐藏了18年的中共地下党员,他现在是周恩来的姑爷了。张治中目瞪口呆,说:“金山老弟你真是个好演员,把我们都骗了。”
    
    "话剧皇帝",到处留情
    
    金山确实是个好演员。
    
    30年代金山主演《娜拉》、《钦差大臣》、《赛金花》一鸣惊人,成了中国话剧界的一颗明星。 抗战爆发了,金山带领剧团先后辗转武汉、重庆、香港、马来西亚、新加坡、越南演出。后回到重庆,在郭沫若的《屈原》中演出,名声大燥,被称为中国的话剧皇帝。
    
    中共建政后的第一部话剧《保尔.柯察金》中,金山成功的饰演了保尔。1937年主演的电影《夜半歌声》里饰演的宋丹萍家喻户晓。60年代,金山在电影《风暴》中饰演的施洋大律师,感染了一代中国人。
    
    金山的婚姻状况也不一般。
    
    有据可查的金山的第一任妻子是易果岭,她是金山刚到上海时的邻居。易果岭是金山的原配夫人。
    
    金山的第二任妻子王莹,电影演员。蓝苹由于和王莹在争演《赛金花》女主角的斗争中败北。王莹不仅成了《赛金花》中的女一号,并和金山结为伉俪,并被各报竞相报道。因此,蓝苹此恨透了王莹。王莹和金山离婚后与谢和赓结婚去了美国。1967年,王莹被江青(当年的蓝苹)投入监狱,1974年王莹屈死狱中。王莹是金山的事业夫人。
    
    金山的第三任人妻子是影视界四大名旦之一的张瑞芳。金山和张瑞芳是在重庆郭沫若家中相识的。1942年1月,郭沫若的剧本《屈原》杀青,郭沫若认为只有金山符合他新目中的屈原形象,邀请金山演屈原,张瑞芳演婵娟。《屈原》一炮打红,金山和张瑞芳在重庆结为伉俪。中共建政后张瑞芳陪同金山落户北京,在金山主演的《保尔.柯察金》中饰演女一号冬妮娅。和金山离婚后去了上海,任上海电影制品厂厂长,60年代主演的电影《李双双》风靡全国。现在张瑞芳九十多岁了,在上海开办福利院。张瑞芳是金山的抗战夫人。
    
    金山的第四任妻子是周恩来的养女孙维世。1950年新中国政府组建起第一个话剧团体中国青年艺术剧院。从苏联留学归来的孙维世任导演,金山任副团长(团长是后来成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廖承志)。在排演《保尔.柯察金》中金山和孙维世相爱。对金山知根知底的周恩来劝阻不成,一气之下拒绝出席养女的婚礼。邓颖超代表周恩来出席金山和孙维世的婚礼,邓颖超带去了周恩来送给新人的红包。打开红包一看,是一本《婚姻法》。周恩来潜台词是警告金山:你要好好遵守《婚姻法》,不要把婚姻当儿戏。
    
    i
    
    图:金山与孙维世。
    
    金山的第五任妻子不是外人,她是孙维世的妹妹孙新世。孙新世伴随金山走完生命的最后历程。孙新世至今健在,每到清明节和金山的忌日,到金山墓前祭奠的只有孙新世。孙新世是金山的老年伴侣。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我党“秘密战线”的情报人员,向来恪守管住“三巴”的铁律:任何时候要管住自己的嘴巴;有了成绩不能翘尾巴;见了美女要管住自己的鸡巴! ——这是延安时期社会调查部的一个“土八路”首长的经验之谈。话虽粗俗,但却放诸四海皆准。
    
     遥想当年,情报界的大腕“王牌特务”金山,倜傥风流,样样优秀,唯独“见了美女没能管住自己的鸡巴! ”结果阴沟翻船——以赴朝慰问团副团长的身份,色胆包天,在朝鲜将金日成的爱妃勾引上床,被打入另册,从此一蹶不振。
    
    和金山一生中交错而过的女人无计其数,但有两个女人他永远不会忘记。一个女人是30年代被他“潜规则”过的蓝苹(江青)。60年代那场史无前例的运动中江青小人得势,把金山关入监狱,差点要了金山的命。“情敌”孙维世则被迫害致死。俗话说的好:宁愿得罪小人,也不要得罪女人!
    
    另一次是1952年,金山随文化艺术代表团赴朝鲜前线慰问中国人民志愿军。金山在朝鲜期间,金日成让自己的妃子兼女秘书给金山当向导兼翻译。
    
    金山和这位女秘书朝夕相伴,二人坠入情网,被捉奸在床。金日成勃然大怒,枪毙了那个女秘书。碍于金山是周恩来的养女婿,便把他交给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这政治影响太坏了,彭德怀非常恼火,发电报请示中央,要借金山的头,向金日成谢罪。周恩来知此消息后,连忙回电命令把金山押回北京受审。
    
    金山一到北京,便被宣布开除党籍,撤职查办,最后被送到石景山钢铁公司建设工地上去劳动改造。
    
    金山一生在国统区八面玲珑,左右逢源,如鱼得水。但中共建政后,“白区党”在与“红区党”的权争中处于下风,光荣与梦想,俱往矣——他没有逃过文化大革命这场浩劫。
    
    1966年6月,文革刚开始,金山的好友周扬(时任中宣部部长)、田汉(时任文化部部长)、夏衍(电影局局长、文化部副部长)、阳翰笙(时任文联党组书记)“四条汉子”就被揪了出来。金山自然也逃脱不掉。金山很快就被揪出来批斗,妻子孙维世也被剃了阴阳头。红卫兵说金山是假党员,逼他交代和周恩来的关系。1966年12月,红卫兵抄了金山的家,同时以“特嫌”罪名逮捕了金山,一关就是七年。
    
    金山的回忆文章《莫将血恨付秋风》中透露了个中缘由:在金山和孙维世结婚的那天也就是1950年10月14日,江青找到孙维世,故意拉近孙维世问道:“你为什么不上我那去?”孙维世问:“什么事?”江青说:“还不就是讲讲你和主席出国的事情吗?”金山在这里解释孙维世不去也不和江青讲她同毛泽东出国去苏联访问的事情是因为事关党和国家机密。 江青知道了之後,咬牙切齿的要报复。文化大革命开始後,江青将孙维世秘密关在北京的一所监狱里,死时脚铐手撩,剥的一丝不挂,打得遍体鳞伤,孙的头部被钉进了一颗钉子,孙维世死时年仅47岁,一代才女、红色专家如流星般陨落历史的尘埃。
    
    因果报应,中共高官的淫乱史,应验了《金瓶梅》那句偈语:淫人妻者,人亦淫之。真是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这几年出版的冼济华、赵云声合著的人物传记《话剧皇帝——金山传》,把到处留情、风流倜傥的“话剧皇帝”金山描述成一个具有坚定的政治信念、为党的事业虽九死而不悔的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但更多的人认为,金山只是个杰出的演员,是当代的韦小宝。
    
    到了今天,随着权力的不受约束和金钱的腐蚀毒化,中共官场上淫乱更为变本加厉,无以复加。如用MBA管理知识调度七名情妇的宣城市塬市委副书记杨枫案;重庆的司法局长文强,能利用职权威逼十多个女明星与其同眠、并强奸几名女大学生、一掷千金地给幼女"开处"等等骇人听闻的恶性丑闻,只不过是中共这种淫乱常态的顺延与膨胀的个案而已!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103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小平头: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六)(配图) (图)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四)/小平头 (图)
·小平头: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
·小平头:费记民阵再次安排统战部特务李震为洛杉矶大会站台(图)
·小平头:韦国清南宁屠城
·“机密”,“机密”,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小平头 (图)
·陈泱潮:五评“小平头为中共看家护院、孤立民运的毒招”
·小平头:“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共特"封殺文革資訊阴谋破产记
·小平头:千里走单骑——"共特"李震老巢探营记(下)
·小平头:千里走单骑——“共特”李震老巢探营记(中)(图)
·小平头:千里走单骑——“共特”李震老巢探营记(上)(图)
·陈泱潮:三评【平头牌民运梅毒】——小平头炮制“抓特务”闹戏的目的何在?
·一蓑烟雨任平生——回应刨根问底、陈泱潮的责难/小平头
·“共特”李震网上逃窜记/小平头
·柏林大会目睹之怪现状(二) -----“关于李震事件的说明”之说明/小平头(图)
·柏林大会之目睹怪现状(一)-----“关于李震事件的说明”之说明/小平头(图)
·小平头:网坛魅影
·一份文革秘档的传奇——“共特”柏林会议现形记 (下)/小平头(图)
·小平头::一份文革秘档的传奇——“共特”柏林会议现形记 (上)(图)
·四五英雄“小平头”刘迪去世/中原同工
·小平头:黄琦11次进灾区救灾部分图片--黄琦失去自由周年纪念(图)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