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朱虞夫:一首即兴诗 七年有期刑/陈维健
请看博讯热点:白色恐怖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1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自从朱虞夫以一首十二行诗被起诉以来,我的心一直忑忐不安,想想虞夫这些年来,牢房进进出出,也到了花甲之年,杭州这帮公、检、法干部,对这位“老号子”多多少少也应该有了解,他既没有与你们结怨,也没有与你们结仇,只是以一个诗人的独立人格,与现有的制度格格不入而已,他参加民主党,并不是喜欢政治,而是在那里有一批自由精神与理想热情的同道,他针贬时政并不是有意权力,而是痛恨专横,他的诗那来的“颠覆”一说,“是时候了”,只不过是受了中东的民主浪潮的感染,顺时而发,乘兴而作,只是告诉大家,“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不也是你们共产党一贯的宣传吗。我总是想虞夫是老杭州,杭州中级法院这帮子人,大家都是本乡、本土、本地人,总会手下留情,即使上面执意要判,弄个二年也就过去了,没想到竟然下了重手,判了重刑。
     长期生活在海外平和环境中的我,总是以善良的愿望,低估了中共官员的凶残。虞夫没有诗人的桂冠,却有一颗诗人般的心,四十多年前,当他还是一个青少年时,就展现出了他的才情。在那个读书越多越反动的时代,他已遍读古今中外名著,他尤其钟情于诗歌,喜欢海涅、拜伦、裴多菲、普希金。普希金是他的最爱,他能把普希金的叙述诗“叶普盖尼 奥尼金”一字不漏地背出来,当时他那有一头卷发,真的酷似普希金。他也喜欢中国三十年代湖畔派诗歌,他最喜欢汪静之的“一步一回头,瞟我意中人”,而这个写出绝代名句的大诗人,在那个时代早已从复旦赶出校门,蜗居在杭州下里巴人居住的望江门外,恰好与朱虞夫的棚户相隔一条街。当年我与虞夫相识,以诗为友,他常常读到好诗,得了佳句,便兴冲冲地跑来与我分享。有一次,他在我家翻书,翻着翻着他突然呤出一首诗来,“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你知道清朝有一个文人,在翻书的时候,一阵清风吹来,翻动了书页,他随口吟出“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之句。恰好被旁人听见,汇报衙门,说此人讽吟清人不懂汉人文化,为何要来管我们读书人,此人随即遭杀戮,成为清朝有名的文字狱。他说我们现在不也是如此吗,一句诗,一幅画被打成反革命。我说我家老头子在反右时就是说了一句“外行领导内行”而划为右派,说完我们久久沉默不语。那个情景回想起来是那么地清晰,甚至虞夫忧郁的神态宛如昨日。没想到四十年后虞夫以一句十二行诗入罪,被判七年重刑,竟一语成谶。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中共政权与二百多年前的雍正皇朝一样,兴文字狱,迫害异见,令人发指。 (博讯 boxun.com)

    胡锦涛执政以来,中国的异见人士以文字入罪已经有无数起了,许多人士仅仅在网络上发文,便被判刑,浙江诗人力虹,办了一个“爱琴海”诗网,以颠覆罪被判,在狱中被迫害得不成人形最后惨死,虞夫三进牢房,被折磨得已是百病缠身,这未来的七年,他能否扛得过去?他们已经逼死了一个力虹,难道还要逼死虞夫不成。虞夫的妻子杭莉在法庭上听到判决,当场懵了,血压增高,呼吸困难。这位如同“十二月党人妻子”一样的中国女性,几十年来,负家庭之艰难,受望夫之焦虑,奔牢房之辛苦,身心已悴,再一个七年,她还受得了吗?杭州是一座文化名城,人文荟萃之地,在杭州的西子湖畔,钱塘江岸,青砖瓦巷,哪里没有一段佳话,哪里没有一行诗句,白堤是白居易,“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苏堤是苏东坡,“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更有针贬偏安一隅南宋的“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这样的名句。在现代文学史上,出生在杭州大塔儿巷的戴望舒,以一首“雨巷”“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寂寞的雨巷”道尽了杭州的景,杭人的情。杭州更有一对绝代双骄,徐志摩与郁达夫,一个诗仙,一个诗圣,又在杭州同一个学校府中学堂(现为杭高)同学过。徐志摩偶尔间写成的“偶尔”,“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而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惊讶/更无须欢喜/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我们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意味无穷。郁达夫在与朋友席间偶谈,推杯之间呤唱出“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脍炙人口。虞夫的“是时候了”“歌曲是大家的/喉是自己的/是时候了用喉唱出心底的歌曲。这样的诗不也是和二位诗仙诗圣一样,有感而发,即兴而作吗。尚若这两位诗人也处在今天,哪有这样的风流倜傥,哪来的这样的名篇佳句,恐也象虞夫一样,当局看不顺眼了,拿他一首诗来判他几年,让他瞧瞧厉害。
    在杭州这个地方抬头是诗,低头是诗,一步一回头还是诗。中共执政半个多世纪,以他们的愚昧,以他们的凶残,早已把杭州的诗境,诗情,诗趣,诗魂赶尽杀绝了,但是愤怒也同样会出诗,朱虞夫便是在中共残酷统治下,愤怒而出的诗人。“是时候了”,连一首诗也要判七年,难道不是到了推倒你们的时候吗。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0082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雷鸣声:朱虞夫会无罪释放吗?
·乌坎的选举朱虞夫的诗----中国是时候了/陈维健
·是时候了,还朱虞夫先生以自由/吴义龙
·明晚将公布请浙江当局准许朱虞夫保释签名/李志友
·请杭州检察院准许朱虞夫先生取保候审/李志友
·中国民主党人朱虞夫当代的普罗米修士/陈维健 (图)
·吕耿松:贺新郎 感怀——狱中寄朱虞夫先生暨诸友
·学习朱虞夫先生满腔热情关怀狱中难友家属过好春节!
·萧山遣送站——《探路者——中国监狱服刑纪实》节选/朱虞夫
·朱虞夫、吕耿松等强烈要求浙江当局释放池建伟和严正学
·横刀立马,笑傲专制 ——记朱虞夫先生二三事/吕耿松(图)
·刘路:铁窗民运的忧虑与光荣--拜见朱虞夫先生有感
·民主键盘:铁血汉子朱虞夫
·陈维健:为自由而失去自由的战士朱虞夫
·美国要求中国释放异议人士朱虞夫
·杭州异议人士朱虞夫再获7年刑期
·上千人联名强烈谴责中国司法当局对朱虞夫作出有罪判决
·陈树庆:对于朱虞夫案,我还能说什么?(附判决书) (图)
·朱虞夫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判决书 (图)
·《零八宪章》论坛:就朱虞夫先生被判刑七年声明!
·杭州异议人士朱虞夫被重判七年
·是时候了,应宣布朱虞夫无罪
·朱虞夫案本月宣判 撤诉只为搜集“罪证”
·杭州法庭闭门审朱虞夫案 向友人发诗歌短信被入罪 (图)
·朱虞夫案“公开”审理 杭州民主党人旁听受阻 (图)
·朱虞夫案开庭,法院择日宣判
·朱虞夫开庭,好友邹巍被旅游
·朱虞夫案具体开庭信息 (图)
·浙江朱虞夫煽动颠覆案将于31号开庭
·吕耿松:朱虞夫案的撤诉与起诉
·当局起诉浙江杭州异见人士朱虞夫 罪名“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杭州异见人士朱虞夫被当局起诉
·朱虞夫案将开庭,不幸之中尚存一幸?
·公布第二批支持朱虞夫保释联名呼吁书!
·必须释放朱虞夫、解除对秦永敏打压 !/李志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