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尊重人权是和谐和平的保障(1)/山东莱州张玉树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12日 来稿)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节选),对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违法失职行为,有向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
    的权利。
     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 (博讯 boxun.com)

    由于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侵犯公民权利而受到损失的人,有依照法律规定取得赔偿的权利。
    今天援引宪法第四十一条,揭密四十多年(1966年——2008年奥运会)上访危难,震惊人类的国家工作人员,披着执法的外衣违宪,白白残害百姓,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很成功。上访百姓最大的失败,是太相信宪法,根本不会知道宪法是虚设或者被架空。对此,只笼统总括案件要点,论证违宪,解析人权。具体案件重点、焦点、怪点在此之后逐年分说。
    本案从地方政府公安法院,到省委公安厅,直至公安部,牵连国家机关多,涉及处、厅局、部级职位高,权利大,披着执法的外衣,代表政府公安法院,迫害一家上访百姓,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时间最长的打击报复。
    案件起因,是六六年前的一些问题,对此只说要点。掖县检察院检察长王延年,在担任平里店公社书记期间,伙同石柱村党支部书记张天松,强迫一家百姓搬迁旅大,造成损失。六三年祖父去世因家务纠纷,张天松又指挥民兵对父母绑打拖打,拘禁父亲,夜间鸣枪威胁,不让殡葬祭奠和与遗体告别,上访中共中央监察委员会,为此触怒掖县县委常委兼平里店公社书记王树吉(掖县县委副书记、县委书记、烟台专署副专员),到石柱村召开全体社员大会,对上访的母亲诽谤,破坏名誉,更为严重的是,说让我们打赢了官司,他不在平里店公社。
    掖县(莱州)政府,对上访中央,从六六年以来,披着执法的外衣,在石柱和周边邻村,人大百众面前,公开采取诬陷、酷刑,戴坏分子帽子打击报复,同时组织指挥四十多次打人和流血事件,致死父亲,致残母亲。尤其严重的是做假汇报,把省委、公安厅、公安部拉下水,采取法西斯审查方式,没人道的肉体摧残,伴随抢走我的妻子,暴力破坏婚姻家庭,残害胎儿婴儿,哺乳不满6个月,强迫母子分离,残暴到没有人性,逐级随同连续迫害一家百姓二十多年。由此造成一家十人受伤害,其中八人受处罚,单纯公安部批准处罚六人(包括胎儿婴儿被多次拘禁)。促使在中国一方国土,动用了暴力,制造了悲剧,造成了恐怖,污染了社会正气,败坏了国家声誉,消弱了共产党的形象,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综合侵犯。
    在全案中,父母两人被戴坏分子帽子,我被判刑,妻子被收容审查,二弟弟和二妹妹被强劳,三弟弟被少年管教,更为严重的是,对胎儿婴儿多次拘禁。除此之外,多次行政拘留,政府收容,上访乞讨收容,山东省信访局劳动教育所拘禁,监视居住,在宾馆限制人身自由。
    一家十人,父亲被致死,母亲被致残,瘫痪在床。我被保外就医,儿子一级精神残疾,三妹妹二级精神残疾。其余五人也受到了严重的肉体摧残和精神折磨。
    在家乡,大妹妹跳井自杀,我用菜刀自刎,在监狱自杀,在北京,二弟弟、二妹妹两人跳中南海自杀,三弟弟在中南海自焚。
    二弟弟在掖县六中上学,被掖县人委工作组指挥批斗,开除学籍,小弟弟和两个妹妹,被漫骂、侮辱、诽谤、恐怖造成辍学。
    我被关押济南看守所,提审时,篡改陈述,不让看提审记录,强迫签字,打着按手印,作废签上意见的审讯记录,拖着脚镣在审讯室里来回走,走慢了就被踢倒,刑讯逼供。在掖县看守所,被捆绑拷打,加带脚镣,单间关押2年多。在莱西县北墅劳改支队,送不认罪集训班学习,禁闭,夹带脚镣2次,全中队大会批斗三次,小组会批斗没遍数。分配基建装卸工,拖着脚镣上下汽车,装卸砖瓦石头水泥。
    二弟张玉桥在文登县泽头强劳所负刑,山东省公安局(厅),把其申诉材料退回,并且批示说:“无此单位故退回,如询问药方,纯属谣言。”由此开始,对其捆绑拷打,身上压石头,戴口榴子,用扁担抬被铐着的双手出收工,带背铐长期紧闭,生活上虐待。
    媒体推动破坏名誉,两次戴坏分子帽子大会,全县公判大会,全县有线广播,阶级展览馆展览,押解父母到平里店和郑家村做人体展览。委派村团支书张振婷(女)到各公社宣传演讲,与一家人斗争的所谓先进事迹。除此之外,王树吉,在各级政府游说和诽谤。
    本案与任何案件的区别,是国家工作人员代表政府公安法院,不但公开栽赃陷害,公开动用暴力,而且公开说出报复的原因。以上王树吉说的话,在此不赘述。现在要说的是,平里店公社主任郭明山在社员大会上说:“治了她家,就治了过西的(过西公社上访人),省她上北京,给她两个通行证,(两个坏分子帽子通知书)叫他长来长往的。”
    山东省公安厅王振兴(后任省人大办公厅主任)提审我时说:“你把省地县都告了,连孙玉画(公安厅治安处处长)都告了,王秀英还很年轻,不能跟你一辈子,你在这里不谈,到劳改队去也得谈。”
    山东省公安厅迟长聚提审打我说:“叫你妻离子散,全家完蛋,叫你舅(公安部迟镜川)也完蛋,经中央批准了,连案都翻不了,不怕你不服,不服叫你在劳改队干一辈子。您家告政府,告共产党,谁给您解决问题,您告谁。”
    七五年八月三十日,山东省革委苏善田,代表山东省公安局,宣布对我逮捕时说:“张玉树,知道为什么逮捕你吗?好!你不知道,根据你的态度,你弟弟妹妹去你舅哪里,带的东西都经你的手,你是知道的,你去你舅哪里都不承认,经省公安局反复研究,决定对你逮捕。”对此,虽是公开的打击报复,但也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暗算,作假汇报,没完没了的偏信,随同迫害,比邪恶还恶,比黑社会还黑。
    二十多年,政府和司法工作人员违宪渎职,剥夺了我父亲的生命,一家人的身体健康,人身自由,人格尊严、劳动、休息、弟弟妹妹受教育、我的婚姻权利。违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五条,第三十三条二、三、四款,第三十五条,第三十七条,第三十八条,第三十九条,第四十一条,第四十二条一款,第四十三条一款,第四十六条一款,第四十九条。还有宪法没有保护胎儿的空白。
    本案涉及三百多人,经过中共中央监察委员会,公安部,山东省人民委员会,山东省革委,烟台专署,烟台地革委,掖县人民委员会,掖县公安局,掖县人民法院处理。
    还经过掖县人民委员会工作组,(迫害我们的工作组),烟台专署专案组,烟台地革委工作组。七九年末,中共中央办公厅冯文彬主任,把我们的案件,批示给山东省委白如冰书记,80年初,山东省委专案组,在我们村走走过场,应付了冯文彬主任的批示。白如冰书记代表山东省委,向中央办公厅和公安部作了汇报,维持对一家人的处罚,但不给维持结论。
    八六年,公安部于震,林鹤生,周山等处长,面对公安部宣布的审查,批准的处罚,省委白如冰书记的汇报,冲破来自各级政府的阻力,敲开了锁定的铁案,决定给一家百姓平反,给公安部带来了光彩,是公安部的进步。
    在公安部信访室,周山处长接见我们三兄弟,陪礼道歉说:“张玉树,你们兄弟姊妹四人被处罚,是公安部批准的,在这方面,公安部有错误,我代表公安部向你们承认错误,并准备大会作检查。”
    74年山东省公安厅王振兴干涉婚姻自由,对我收容审查,妻子王秀英与三弟张玉玺先到公安部,我被释放后,也到了公安部,请求保护我们的婚姻,公安部不但不保护,而且宣布对我和王秀英审查,押回山东省公安厅,交给王振兴。由此开始,收容审查、拘留、逮捕、抄家、暴力破坏婚姻家庭,残害胎儿婴儿同时进行,在判刑前结束。因此公安部造成处罚不是四人,应该是六人,同时株连母亲和小妹妹。
    八六年前二十多年,政府和司法工作人员说我们是上访老户,上访专业户,视为无理取闹,法院判决,说我为坏分子母亲翻案,到中央和省党政机关无理纠缠,逻织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
    67年烟台专署专案组调查后,烟台政法姓任的领导,对六三年绑打鸣枪问题说:“您村干部向有的,村干部违法乱纪,当时抓也就抓了,现在时间长了再抓失去现实意义。”73年给父亲平反,给母亲摘掉坏分子帽子时,地县革委对政府和司法官员指挥四十多次打人和流血事件说:“打人都是事实,在戴坏分子帽子期间,被打被管,政府承担责任。”八六年,公安部和地方政府公安法院,给全家平反了。九三年莱州政府善后安排决定,又偷偷的承认60年有搬迁损失。由此足以证明,八六年前二十多年的上访,属于正当上访,政府和司法工作人员,对控告人打击报复,是侵犯人权。”
    八六年给一家人平反时,从公安部到地方政府公安法院,说是彻底平反,不留尾巴,没有不实之词,入党参军不受影响,同时对一家人表示同情,让我们要个条件,提个要求。
    我们请求赔偿损失,农转非,安排固定适合身体能维持生活的工作,追究违宪渎职官员的法律责任。对此答复是:“赔偿没法律,农转非,安排工作没政策。审查证据,不审查证人,政府集体研究的,不追究个人责任,政府承担责任。”
    八七年四月十五日,因宣布无罪一案,不服掖县人民法院一九八七年掖刑审字第一号判决书,上诉烟台中级人民法院。烟台中院,对诉公开恢复名誉,赔偿损失,追究违法官员的法律责任,判决说要求过高,属于无理要求。对上诉暴力破坏婚姻家庭,残害胎儿婴儿退回掖县法院重审。
    政府重用违宪渎职的国家工作人员,让其步步高升,同时还让伙同违法的村干部收益,入党,农转非,调出去工作,更为严重的是把村团支部书记张振婷(女)调到烟台地委。对此给害人者安排有政策,给被害人安排没政策,应该做出合理的解释。
    以上政府答复,终审判决,退回掖县法院重审的部分,至今未重申,对违法分子的重用,有悖《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五条、第三十三条、第四十一条、第三十八条之规定。
    八六年,由于不追究政府和司法工作人员打击报复的责任,他们在各级政府有很大的能量,不但造成没还我们清白,没有赔偿损失,而且也没有妥善安排工作和生活。为此我们不同意,不接收政府的平反决定,。法院宣布无罪的判决。
    对于九二年接收善后安排决定,不是同意这个决定,是为缓和政府给百姓造成的危难,停止乞讨,安定家庭,经中央办公厅任处长同意,同年八月十六日,书写了有保留,有条件接收九0年善后安排,交给中央办公厅信访处曹科长(女),曹科长又让我书写同样的材料,交给公安部,莱州市委各一份。得到了公安部和莱州市委的认可。在此需要说的是,莱市委,不但十多年没安排好一个工作,而且把没安排好工作的责任偷偷地推在我们身上存档。
    九四年,我上访公安部,平反时的处长,都调离信访,是胡贤娣(女)处长接待,同时看了我九二年八月十六日书写的材料,承认没息诉,同时说:“你完全可以在基层干个什么,公安部也希望早日结案,如果中办还需要我们下去(莱州),我们还下去。”以后胡处长也退休了。
    公安部最明显的错误,是偏信,偏信已经达到不审查证据的程度,先抓人,后取证。做为公安部应该吸取教训,在于震、林鹤生、周山等处长处理我们案件的基础上,认真彻底查处政府和司法工作人员违宪渎职,把握好属于公安部处理范围的案件,继续推动进步。可是现在的公安部,又走了回头路。
    二00三年,公安部信访一位领导,对我反映的问题,说是毛主席造成,历史不可抗拒,公安部不管历史问题,只管九几年的问题,还说公安部处理善后是错误的。同时让莱州市公安局做好我的工作,不再到公安部上访。
    二零零四年,公安部督察局对我们的案件,委托山东省公安厅吕厅长,吕厅长又委托莱州市公安局专案复查。莱州公安局告诉,复查结果向公安部汇报了二十条,公安部只叫把抄家的东西退还,连个最低生活保障也没说。
    二零零五年,公安部一位女领导,对我多次强调说:“(节选)都过去了,没有新问题,再来公安部,公安部不接待。”我把一级精神残疾的儿子,交给有直接责任的公安部,这位领导说我耍赖,山东省多名公安拧着我们父子两人的胳膊驱逐出公安部信访室。
    今天郑重指出,所有案件在案发的当时,我们及时做到控告,只是从掖县政府公安法院,到省委公安厅,直至公安部,不但不立案,而且偏偏迫害控告人,百姓对此不可抗力,案件成为历史,不是我们的责任。八六年给一家人平反时,再次提出控告,坚持至今,因此属于公安部处理范围的案件,不让到公安部上访,驱逐出信访室,是凭借中央机关霸道,借口案件成为历史,成为过去耍赖,有悖《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八十八条之规定。再说日本侵华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了灾难,早已经过去了,更成为历史,中国政府支持赴日诉讼代表团,说明国家尊重人权没受时间限制。因此公安部没理由借口案件成为历史,成为过去推卸责任。
    我给党和国家领导人,两院一部领导,法学家寄过材料,对此,明明知道绝对不会收到,为一线希望,还是寄了材料。这些材料到了信访,就成了垃圾。
    我还找过很多律师,请求给予法律支持。很多律师说起诉这么多国家机关,特别牵连省委和公安部,是政府行为,涉及政治,在注重政治影响的中国,哪个律师,哪个法学家,也不敢替其说话。此案可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不过牵连公安部,涉及政治影响,没有求真务实的可能,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也不会受理,除非国家领导人说话。
    从六六年到二00八年奥运、残奥会,政府和公安机关,对一家上访百姓,监视居住,拦截阻止上访,限制人身自由,没完没了长达四十多年,公安部整完一家六人,特别暴力破坏我的婚姻家庭,残害我的儿子(一级精神残疾),促使后继无人,平反时,不但没追究违法官员的法律责任,而且没有赔偿,没有安排好工作和生活,也不给被害的儿子治病,今年我已经65岁,还在乞讨生活,对此,还有脸说是尊重人权。
    八六年后,五年一届的党代会,一年一次的人大、政协两会,特别是今年的奥运和残奥会,政府和公安机关,不管是否违宪,仍然限制上访人员的人身自由。我和二弟弟张玉桥,于七月二十九日,二十八日被政府和公安机关从济南抓回莱州,三弟弟张玉玺于七月二十九日,在家中被抓,分别关押在水利局和鑫泉宾馆。我只有约二十平方房间和洗手间里的自由。对此违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七条一、三款。如果是逐级奉命执行任务,有悖《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五条三、四、五款。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理论,附合非法拘禁罪四个要件。法律对本罪的构成,不要求一定有危害结果的发生,只要实施了剥夺人身自由的行为,只要情节不是显著轻微,即是既遂。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再根据2008年7月国家发布,在双奥会期间,准许上访人员申请在地坛、紫竹园、月坛三公园游行示威。对此,我把握国家给上访人员一次正当权利,在限制人身自由期间,(2008年7月29日—9月19日),第一时间,向政府和公安机关提出无数次口头申请,也多次向政府和公安机关要纸、笔、眼镜写书面申请。在此需要说明的是,游行示威,并非是上访百姓本意,是公安部剥夺了控告权的无奈,目的是让党和国家领导人知道百姓的上访危难,希望能为最低层弱势百姓做主。还需要说的是,“游行示威”如果不是虚设,政府和公安机关,没理由不批准。
    综上所述,从地方政府公安法院,到省委公安厅,直至公安部,这么多国家机关,对一家无罪上访百姓,没完没了审查了二十多年,上访四十多年,人生有几个二十年,几个四十年,总不能没完没了,只立案审查我们一家人吧?也该轮到立案审查共产党自己的干部和党员残害百姓,败坏政府声誉,削弱共产党形象的时候了,对无罪的百姓能立案审查,为什么对违法的政府和司法工作人员就不能立案审查?对此让百姓怎么相信共产党?既然共产党是世界最进步,最对人民负责任的政党,就应该主持公正,伸张正义,没理由不审查自己的干部和党员残害百姓。社会主义是人类最优越,最附合人民利益的制度,也没理由白白残害一家百姓。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五条、第三十三条、第四十一条、是亮点条款,是宪法的光彩。宪法是根本大法,是高效法律,是各种法律的最高渊源。绝对不能虚设,也不能允许被架空,否则会造成“法的紊乱”。
    保障和尊重人权,是人类共同的责任,是政府进步,社会稳定,民族和谐,国家和平的保障。
    
    违犯宪法和法律追究申请书
    申请人:张玉树,男,66岁,汉族,居住山东省莱州市平里店镇石柱栏村
    事实和理由,以下尊重人权是和谐和平的保障陈述,百姓希望遏制玩弄法律游戏,案中藏案,杜绝弹性法律,不给做假的机会。
    此致
    联系电话:0535-2613032
    手机:13145400839
    张玉树
    山东省莱州市平里店镇石柱栏村
    2010年4月7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55034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山东莱州张玉玺,尊重人权是和谐和平的保障(6)
·山东莱州一塑料公司全体职工被突然抛弃 陷入绝境政府不管?
·山东莱州五位访民聚会市政府门口要人权 (图)
·山东莱州平里店村民张玉桥因上访而遭受酷刑/视频
·山东莱州平里镇政府把石柱栏村小学出让荒芜/视频
·山东莱州石柱村民因土地问题上访被抓/视频
·山东莱州张玉玺不怕做“钱运会”/视频
·山东莱州平市里店镇政府剥夺村民自治权/视频 (图)
·镇政府侵犯村民自治权 倪文华赴莱州助村民维权
·山东莱州张玉玺起诉平里店镇政府要求归还土地及村委公章(附多图) (图)
·山东莱州村庄成为癌症村续:污染企业被勒令停产
·视频:山东莱州市老军人老党员维权行动 (图)
·山东莱州采石场随意弃置废料致河水断流变色 (图)
·国家海洋局北海预报中心解除莱州湾海冰警报
·山东莱州湾海面结冰 部分海面形成约60米宽海冰带
·山东莱州湾海面形成约60米宽海冰带
·莱州湾冰面达100平方公里 百艘渔船被困(图)
·山东莱州展润公司举报当地政府非法侵占亿元财产
·大风涨潮致莱州湾12名工人被困海水浮冰
·山东莱州市发电厂的职工被镇压
·山东莱州张玉玺村主任委托代理人张玉树解析两审法院走向
·給公安部的公開信/山东莱州石柱村张玉桥、张玉玺
·張玉璽合法選舉為村長,山东莱州政府、法院、公安為什麼不承認?
·山东莱州张玉玺三兄弟上访的悲惨遭遇
·山东莱州张玉玺:为村民举报我随时准备被地霸整死 (图)
博客最新文章:
  • 刘蔚中共军的生物武器造成了武汉
  • 胡志伟: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三
  • 毕汝谐严歌苓的妓女题材小说《扶桑》毕汝谐(纽约作家)
  • 生命禅院认识浑沌原理的价值和意义(四、五、六)
  • 谢选骏另类罪己诏
  • 台湾小小妮早安地球🌍天佑地球🌍共匪快走、天下太平&#
  • 胡志伟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二
  • 曾节明中共的极权大系统为何在瘟疫面前一败涂地?
  • 胡志伟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
  • 谢选骏没有十字架就无法保护医护人员免遭瘟疫的攻击、魔鬼的陷害
  • 李芳敏144000詩篇38:7我的兩腰灼痛,我體無完膚。
  • 台湾小小妮親愛的大陸苦難同胞:消滅共匪病毒🦠人人有責加油&
  • 陈泱潮8.習近平抱定邪黨滅美初心,治下P4研發「热核反应级别」【
  • 胡志伟明末三大案
  • 谢选骏圣经记载的蝗灾会降临中国大地吗
  • 东北一虫冷万宝:写给谁呢——有感李文亮之死
  • 胡志伟今天是他的座上客,明天就成了階下囚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