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日本政府的信用等级/赵京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09日 来稿)
     日本副总理冈田克也在2月7日的日本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上,正式向80岁高龄的原《每日新闻》记者西山太吉谢罪:“由于国家的密约问题产生了受害者,为此向作为记者而行动的西山表示敬意。”“至少到1990年左右为止,历代的首相、外相尽管接到外务省关于密约的报告,一直在国会否定其存在,难以容忍。我们作为议员应该深刻反省。狡辩是不会得到谅解的。”[1]西山过去因为揭露美日之间关于1972年交换冲绳的密约,被以违反“国家公务员法”定罪[2]。读到这个消息,使我愿意把日本政府的信用从“垃圾”等级提升一级。
    
     这使我不由得回忆起1989年我们在日本经历的当代中日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日本政府在巴黎的首脑会议上签署了“保护中国留学生”的国际宣言,日本的文部省大臣在国会答辩中声称“已经做好准备帮助因为参加游行抗议而被取消奖学金的中国政府派遣留学生”。但当我被取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教委的奖学金(直到今天,教育部和外交部还没有给与我任何说明)而到大阪大学的文部省办公处查询时,那个课长哈哈大笑:“你来日本也不短了。怎么不知道日本国会是吹牛撒谎的殿堂、而日本政治家都是骗子?你讲的那些国际宣言、国会答辩算什么?我们文部省从来没有传达一文要保护你这样的人。保护了你,我的脑袋哪去了?”当然,在后来的黑暗日月里,我们知道日本政府与操握我们在日中国学生命运的驻日公使唐家璇有密约,包括准备以“无完成学业可能”借口把我赶出大学[3]、由国立神户大学提供“法学部副教授”给一个中国学贼打手出卖在日中国民主人权运动等。 (博讯 boxun.com)

    
    2009年9月23日,我致函刚取代自民党政权的民主党首领鸠山首相,要求日本政府公开当年出卖我们在日中国留学生民主人权运动的密约,至今没有回应[4]。法国作家左拉1898年1月13日在为被诬陷的犹太人军官辩护的至法国总统的信中呼吁道:“当真相被埋没后,它会成长、壮大,直到有一天突然爆发出,展现出一切事物的本原。”[5]总有一天,那些埋没在东京、北京、台北、华盛顿档案中的各种见不得人的密约会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为此,我可以再等23年。
    
    [赵京,2012年2月7日,中日美比较政策研究所]
    
    ------------------------------------------------
    
    [1] http://www.asahi.com/politics/update/0207/TKY201202070462.html
    
    [2] http://www.asahi.com/digital/mediareport/TKY201111090337.html?ref=reca
    
    [3] 这也是为什么我坚持完成学业的原因之一。虽然我获得大阪大学第一个社会学博士学位,但无法在日本的社会学和“学术界”找到饭碗,从此到处流亡打工。
    
    [4] http://cpri.tripod.com/cpr2009/Zhao_to_Hatoyama.pdf
    
    [5] J’accuse, Emile Zola. Law Lit, ed. by Thane Rosenbaum, New York: The New Press, 2007. p.34.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94043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简评美国新的国防战略指导/赵京
·随感:日本帝国海军最后的大将井上成美/赵京
·鲍敬言语录/赵京
·支持巴勒斯坦的联合国成员国地位/赵京
·济州岛会成为第二个冲绳吗?/赵京
·国家权力的统治现实与无政府主义的乌托邦/赵京
·什么是所有权/赵京
·当代人类学的力作:山地东南亚的安那祺史观 /赵京
·被我不幸而言中的新闻集团的企业病 /赵京
·《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的方法论局限/赵京
·莎士比亚剧作的人性描写/赵京
·安那祺主义社会革命从西班牙内战悲剧中的教训/赵京
·陈独秀:问题、思想以及“复兴”的可能/赵京
·美国政治的安那祺主义传统/赵京
·安那祺主义者袁振英对创立中国共产党的独特贡献/赵京
·日本政治论丛/赵京
·兰道尔对安那祺主义的思想贡献/赵京
·关于钓鱼岛/尖阁诸岛的非主权方案/赵京
·论哈耶克对自由主义的剽窃、亵渎、歪曲和危害/赵京
·回忆1980年的清华学生会选举/赵京
·中国无政府主义资料(赵京编)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