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力挺阿萨德,北京对外输出暴政/陈破空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08日 转载)
    陈破空更多文章请看陈破空专栏
    
     自由亚洲电台2012-02-07报导 (博讯 boxun.com)

    
    2月4日,联合国安理会表决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结果,13票赞成,2票反对。因反对的2票来自具有否决权的两大常任理事国—俄国与中国,决议流产。
    
    该决议草案是在叙利亚发生新一轮大屠杀的紧急情况下,提交表决的。上周末,阿萨德政权动用重武器,血腥攻击该国城市霍姆斯,超过200人死亡;就在安理会表决前数小时,阿萨德政权再开杀戒,该城55人丧生;表决流产后,阿萨德再度炮轰霍姆斯,炸死50人。
    
    这份安理会决议草案,经阿盟、欧美国家与中俄两国反复谈判后,内容已经大为妥协:谴责叙利亚当局镇压请愿民众,但没有提出制裁或动用武力去制止的条款;支持阿拉伯联盟要求叙利亚总统移交权力的计划,但没有明确要求阿萨德下台的条款。
    
    俄罗斯与中共的反对,等于纵容阿萨德继续屠杀,或者把叙利亚推向内战深渊。俄、中立场,遭到阿盟、欧美以及世界多数国家的严厉批评和谴责,并警告:俄中两国必须对叙利亚的后续事态负责。
    
    为此,俄罗斯做了自我辩护:俄国外长将于2月7日前往叙利亚调解,安理会在此之前表决叙利亚问题,是对俄罗斯的“不尊重”。事实上,俄罗斯在叙利亚有特殊利益,两国政权为“传统盟友”,普京当局不愿失去它在中东的最后一块战略领地。就在阿盟和国际社会谴责阿萨德屠杀并对该政权孤立之际,俄国仍在向后者提供武器。
    
    如果说普京当局还找了一个具体的借口,中共当局则拿不出任何说得过去的理由。中共声称,它希望各方通过“政治对话,化解分歧,维护中东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但决议本身,就是要求对话、和平解决纷争。
    
    面对国内民众抗议,从不以对话、而都以武力解决(乌坎抗暴为唯一例外)的中共,竟在国际舞台上大谈“政治对话、和平解决”,本身就是自我讽刺。
    
    有关叙利亚问题的决议草案,由阿拉伯联盟起草,由摩洛哥提交。难道说,由21个中东或阿拉伯国家组成的阿盟(其中,叙利亚资格被暂停),本身竟不知道如何“维护中东地区的和平与稳定”?而需由远在东亚的中共来教他们如何“维护中东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出于意识形态,在联合国里,中共的反对,几乎都无须正当理由,仅仅是“为反对而反对”。这回,中共还振振有词道:“安理会不是橡皮图章”,当然不是,激烈辩论的过程与13比2的结果,会是橡皮图章吗?中共应该自问并公开回答:中国的“人大”、“政协”两会,是不是橡皮图章?
    
    中共又重申:“不干涉内政。”如果中共投下的是弃权票,倒也罢了;但论“干涉叙利亚内政”,否决票与赞成票一样,都是干涉,区别只是,干涉的角度不同、方向各异;就该决议,赞成的13票,是正面干涉,有助于叙利亚人民;否决的2票,是负面干涉,有害于叙利亚人民。
    
    中共素以“反西方”著称,但这一回,中共矛头所向,却是它自己定义的“第三世界”——阿拉伯联盟;中共解释否决叙利亚决议的理由之一,“决议草案虽然删除了要求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交权等内容,但仍保留了’全力支持阿盟新倡议’等内容”,说白了,中共坚决反对并全力抵制阿盟新倡议。于1月22日通过的阿盟新倡议,要点是:呼吁叙利亚境内停止暴力,敦促叙利亚总统向第一副总统移交权力,并在两个月内建立新国民团结政府。
    
    在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支持叙利亚民众的利比亚人和叙利亚人,冲击了中共大使馆,他们向该使馆投掷石块、鸡蛋和西红柿,表达对中共的强烈愤怒。
    
    中共立场,说到底,就是力保叙利亚独裁者阿萨德,为此不惜与叙利亚民众为敌,甚至不惜与整个阿拉伯世界为敌。再度证明一则名句:“外交是内政的延伸”,对内独裁的中共,直接或间接地,必然对外输出独裁;荼毒中国人民的政权,直接或间接地,必然荼毒世界人民。
    
    虽然没有说出口,但中共力挺阿萨德对叙利亚人民的镇压与屠杀,昭然若揭;因为,在中国国内,中共奉行的,就是同样政策。眼下,中共正大举调兵,部署藏区,预备进一步展开对藏区和平请愿民众的铁腕镇压与血腥屠杀。
    
    在中国国内,中共官方媒体谎称:“91%的中国网友”,“支持”中国政府否决联合国决议草案。而事实上,综合中国网民意见显示,支持中共立场的,不到40%;反对中共立场的,接近50%;认为“阿萨德政权屠杀平民,已经失去合法性”的,达到54%。
    
    这说明,中国人民的主体,并不与国际社会为敌,只有中国现政权,与国际社会为敌;也说明,中国现政权,不仅在国际上陷于孤立,在中国的真实民意中,也陷于孤立。考虑到中国还不是一个民主国家,民意已经如此;如果中国变身为一个民主国家,中国民意,必然更压倒性地反对中共,反对世界上一切形式的独裁与暴政。
    
    阿萨德杀人如麻,叙利亚民众抗议近一年,迄今已有超过5500人死于阿萨德的屠刀之下。或许,中南海正在寻找一个垫底,让中共的“六四”屠杀不再那么显眼,因而力保阿萨德,不遗余力。
    
    纵观最近二十多年,一当专制国家发生变局,中共都出面力挺独裁者,举凡南斯拉夫的米洛舍维奇、柬埔寨的波尔布特、伊拉克的萨达姆、基地组织的本拉登、突尼斯的本阿里、埃及的穆巴拉克、利比亚的卡扎菲…….中共或为之鸣冤叫屈,或为之唱歌打气,或为之提供金援和武器,但结果如何?变局一发而不可收,独裁者纷纷葬身历史垃圾堆。
    
    中共力保阿萨德,再度出于侥幸心理。而注定的,仍将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叙利亚民众不屈不饶,坚韧抗争,前赴后继,惊魂大马士革,也惊魂北京。至于国际社会,挫折是暂时的,无论阿拉伯联盟,还是欧美国家,大可绕开联合国框架下的中俄两国,另辟蹊径,剑指阿萨德,救叙利亚黎民于水火。血债累累的当代屠夫阿萨德,被推上断头台,只是时间问题。
    
    (2012年2月7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19815204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牟传珩:北京勾肩叙利亚阿萨德自套责任枷锁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聶華苓翻譯毛詩詞登在淫刊“花花公子”
  • 人工智能的致命缺陷
  • 台湾绿营承认两个中国的南北朝格局百年
  • 为拍照而拍照的摄影师才是好摄影师
  • 为什么海外一再出现小粉红欺压港人的邪压正现象?
  • 少先队共青团抢劫受到法律保护
  • 人类真是下流坯子
  • 虎妈的孩子们 后记
  • 《林彪密函蔣介石》的玄機
  • 人类的剩余价值就是逃离现代文明
  • 中国大陆接连发生的银行挤兑事件,反映出来的重大信息
  • 苏联,得到了太空、失去了地球
  • 四种沙门说明佛教就是沙门教、萨满教
  • 你想活到一百歲嗎?
  • 你想活到一百歲嗎?
  • 叔本华不知道自己的表象世界——思想
  • 博客最新文章:
  • 徐永海天凉了去看望王连禧带去孙立勇周封锁的爱心
  • 陈泱潮4.《特权论》在北京西單民主墻一鳴驚人,產生重大影響
  • 孟泳新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十五)
  • 张杰博闻香港变战场“中国之治”遭遇重挫当代柏林墙正在坍塌
  • 陈泱潮3.1977年冒險首度全文刻印出《特權論》,【開中國民主墻運
  • 谢选骏被美国征服是一种幸福
  • 滕彪当今中国禁忌话题:猪瘟、猪头、习近平领导能力/VOA
  • 胡志伟蔣公坐敞篷車接受萬眾歡呼毛澤東出巡攜15個替身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傲慢
  • 谢选骏RCEP15国——新的大东亚共荣圈
  • 北京周末诗会刘跃/胡石根保外就医遥遥无期
  • 吴倩你们的耶稣:我被视为是个邪恶的人和假先知,所以他们鞭打
  • 陈泱潮2.《特權論》是【共產世界第三國際黨國體制民主革命的開山
  • 谢选骏座谈会就是坐探会
  • 曾节明国民党引进了共产党专政的话语体系,国共两党将同归于尽
  • 吴倩你们的耶稣:我被视为是个邪恶的人和假先知,所以他们鞭打
  • 谢选骏清宫戏扼杀鲜活的生命
    论坛最新文章:
  • 香港警民暴力升级 欧盟呼吁各方保持克制 促请全面调查暴力
  • 林郑班子民望全见红 中联办续撑港府止暴制乱
  • 堵路第三天:冲突致交通几近停摆 港府被迫俨如停课 罢工罢
  • 港警强攻中大激民愤 师生申请禁制令兼发起全球联署
  • 香港中大变战场 中共政法委撑警:不开枪 要枪何用
  • 香港血腥夜晚 中大一学生头部中弹生死不明
  • 北京惊曝医现鼠疫病人 网上疯传官方谨慎
  • 八百多中国地方政府无力偿贷遭列失信该咋办
  • 资深港评忧北京挺硬或在港制造小"六四"
  • 喻潘金莲与武大郎: 蔡英文批低俗 韩国瑜讥人不正常
  • 港警首冲校园 中大校长段崇智中催泪弹
  • 美国施压 韩日军事情报交流合作还续否?
  • 双11网购有人赚翻 有人欠资想跳楼
  • 开枪 惊骇港警指挥官下令直接打头
  • 成本增加 23%的德国在华企业有意撤离中国
  • 李克强国务院打贪新动向:红顶中介
  • 安倍与美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讨论南海等问题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