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对“政治改革”与“革命”的探讨/凯雲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08日 来稿)
     2012年2月6日 修订稿
    
     现在的中国人对于中国的政治现状,几乎已经达到了一致的认为“现在的中共政权是中外历史上最恶劣的政权”。但是,怎样对待这个恶劣政权,至今仍旧没有达到一个合理的共同认识:受压迫的基层民众对于中共恨得牙痒痒,恨不得马上拿起刀枪把共产党政权推翻掉;在知识阶层,至今还很少听到如此的议论。他们还热衷于“政治改革”。至于“革命”一词是绝口不提的。其实,這两种认知的不同,也反映了他们社会地位的不同。为了认清中国的前途问题,我们必须首先认清以下的诸问题: (博讯 boxun.com)

    
    1. “政治改革”是解决“内部矛盾”,“革命”是解决“敌我矛盾”
    
    “政治改革”就是“利益的重新分配”。一个政治制度,如果没有达到水火不相容的地步,可以通过代表利益的各方进行协商,寻求一个各方都能接受的妥协方案,共同遵守。这就是通常说的“政治改革”,它是解决“内部矛盾”的方法。
    
    但是,如果在一个政治制度中的利益各方,其利益矛盾十分尖锐,达到了无法容忍,也无法妥协的时候,这种矛盾就成了“敌我矛盾”。“敌我矛盾”只能用“革命”手段来解决!
    
    2. 中共与受压迫的劳苦大众的矛盾是“敌我矛盾”
    
    中国当前的矛盾是中共统治阶级与被压迫的全国基层大众的矛盾,就是你死我活的敌我矛盾:中共统治阶级绝对不会自动的放弃他们的既得利益;基层大众为了活命,则必须争取公平的公民权利。这是无法利用协商解决的,因此必须采取革命的手段,来夺取公平的权利。
    
    “自由”与“平等”是与生俱来的人权,任何人都不能剥夺!
    
    3. “政治改革”是当权者的政治施舍,因此其道路既弯且长
    
    由于当权者掌握了权力,他既可以“施舍”,也就有能力“收回”。另外,他们为了保护他们的既得利益,就会使“政治改革”的脚步尽量放慢,以至于无限延长,也就是无限期。对于统治者来说,“政治改革”犹如驭驴者在驮驴头上悬挂了一束稻草,对驮驴来说:是引诱,可看而不可及。类比:对于被压迫的国民来说,“政治改革”只是“画饼充饥”!
    
    4. “政治改革”鲜有成功的
    
    在中国历史上曾经有过三次“变法”——商央变法、王安石变法、和戊戌变法。“变法”就是如今所说的“政治改革”。
    
    在三次“变法”中,除“商央变法”成功了以外,其余都以失败告终。究其原因,就是由于变法触犯了既得利益者的利益。而这一群人手中握有极大的政治能量,他们必然会反抗。以致于使得“变法”失败告终。
    
    “商央变法”与其后的王安石变法、和戊戌变法却有本质不同。“商央变法”的目的是使秦王朝的权利更加集中。秦王朝的统治者当然力促其成。
    
    以现今的中国的政治生态,比照“商央变法”:其实中国的“政治改革”天天都在进行,只是没有向着我们期待的方向进行。它是越来越严厉,越来越专制独裁,越来越法西斯化。
    
    中共为了加强其统治,在城市除了原有的“公安”系统监督国民外,江泽民为了保护他自己,又建立“武警”;随着阶级矛盾急剧尖锐化,又“防爆警察”、“城管”等等统治机构,监督中国国民;为了欺骗民众,在网络上建立“防火墙”过滤网络消息,使中国民众与国外绝缘;为了监督民众互通消息,又建立了“网络警察”、推行“网络实名制”。——这些都是中国的统治者中共用老百姓的纳税钱,建立监督、镇压老百姓的工具。这些作为,难道不是加强他们统治的“政治改革”?
    
    他们在进行这种加强他们统治的“政治改革”时,根本不需要通过“立法”手续。更不需要通全国国民的讨论。这种加强中共统治的“政治改革”天天都在偷偷摸摸的进行。只是在这罪恶的政权下,大家都习以为常了,反而认为是统治者的“权利”。
    
    然而,当前在中国国民所期待的“政治改革”却是要对国民松绑;对统治者限制、进而剥夺当权者的非法权益,实现人人平等的现代人类社会的先进社会模式。这就与当前的中共政权的利益格格不入。他们必然地会阻扰。
    
    这就证明了一个规律:在极权统治下,凡是有利于集权的任何“政治改革”都是畅通无阻的;相反的,凡是分权的任何“政治改革”都是困难的。都是痴人说梦!当前的中国现实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政治改革”梦幻者为什么还不醒悟?
    
    5. “革命”则是首先剥夺统治者的一切权利,在无干扰的条件下重建新政权
    
    在剥夺了统治者的权利以后,我们可以在不受他们的干预下,按照我们的计划逐步实现我们的政治理想和政治建设。——這不再是接受“施与”;而是行驶我们的权利!在不受干扰下建设新社会,自然容易得多。
    
    6. 有人会伪善的说:“革命”是“暴力”,就会“流血”,因此他们反对革命
    
    其实,在极权统治下,统治者天天都在行使暴力,天天都在流血。如果这种暴力多统治一天,就意味着有更多的无辜民众被迫害致死。我们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自从共产党成立以来被迫害致死的无辜民众,早就超过了我们利用革命推翻它可能的牺牲!
    
    再说,中共在他们的反革命夺取政权时不也是采取流血的手段吗?为什么我们在行使正义的、打到反革命的中共政权时就不能采取流血手段呢?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中共在夺取政权时的历次战役中,还是独一无二的采取了灭绝人性的“人海战术”的呢!
    
    “人海战术”就是驱使中共统治区的老弱妇女(青年人早已被赶去“参军”打仗了,老一点的被赶去组成运输队“支前”去了),抱着孩子,哭哭啼啼的(共军正需要这样)在中共进攻部队前面打头阵(号称:“人肉坦克”)。——中共的这种战法有两个目的:其一,中共军队利用活人作为他们衝锋的“盾牌”;其二,也是最重要的,他们利用老弱妇孺进行“心理战”,瓦解国军战斗意志。因为国军也是来自老百姓。
    
    共产党的“人海战术”绝非国民党的造谣。我的“同改”[注一:同班学习为“同学”。类推,同队劳改为“同改”。——这是一个“老革命”的发明。]中,有多人亲历其事。
    
    ——想想吧,伪善的先生们,你还能说我们用革命手段打倒中共反革命是“不应该”吗?
    
    7. 关于中国国民的“素质”问题
    
    在中国政治民主化的问题上,有人说“中国人的‘素质太差’因而不能实行民主。”持此论者,前有中共党魁、汉奸、日本及苏联双料特务江泽民(瞧,中共的党魁都是这样的人渣!)现有博客韩寒。
    
    他们首先杜撰“中国人的‘素质太差’”,然后根据“中国人的‘素质太差’”,断言在中国“不能实行民主”。因此,就由中共继续独裁专政。——对于这种论调,必须加以痛击!
    
    首先,我不知道他们所指的“素质”是甚麼?是指教育水平,还是道德修养?如果是指教育水平,那么毛泽东、周恩来都是没有毕业的中学生。至于后继的周恩来的“养子”李鹏,虽然曾经被中共拔苗助长,送到苏联留学,却没有一门课程及格。因此顶多也只是个中学生水平。——他们不都是操控全国政治生活的“国家领导人”吗?如果指的是道德修养,那么中共台上人物,就没有一个具有作为人的基本的道德水平。关于此类揭发甚多,此处不再赘述。
    
    其二,“民主”是政治制度,是上层建筑。在这种政治制度下,国民只需要选出他们信赖的社会精英去领导政府为国民服务。因此领袖的素质才是最重要的!
    
    “民主”制度就是“选贤与能”,也就是说挑选既“贤”且“能”的人领导政府。其中“贤”是首要的条件。再从“贤者”中再选“能人”。——基于这种标准,历来中共的统治者就没有一个是合格的!如果在中共政权中有“贤者”,就不會有历次的政治运动;如果在中共政权中有“能者”,就不会有“大跃进”和“大饥荒”。
    
    中共统治者及其走狗代言人,反污中国国民“素质太差”,其实是混淆是非,恶毒至极!
    
    其三,台湾人也是中国人。他们不是已经实现了民主选举吗?难道台湾人的素质,天生的就比中国大陆人的素质高吗?可见那些持“中国人的‘素质太差’”论者,是对中国人的恶毒诬蔑!
    
    其四,由于台湾人的领袖是由老百姓选举出来的,每个参选人,必须“讨好”选民。他们所提的政纲,必须是急多数选民之所急。可见选民才是“主人”;领袖只是实际意义上的“公仆”。这种领导人绝对不象统治中国大陆的中共头目。中共头目是统治者。他们考虑的是权利斗争,是他们自己的利益。他们从来也不把民众利益放在心上!——台湾与大陆各自的政治生态,就是“民主”与“独裁”,孰“优”孰“劣”鲜明的对比。这种鲜明对比竟然发生在同一个民族(中华民族)内部。因此对任何借口“民族素质”论者,都是一记耳光!
    
    其五,在民主制度中,法律是面向全民的。它不是统治者的统治工具。领袖犯法照样依法惩处。陈水扁被台湾民进党推上总统大位(这当然是选举中的一个缺失) ,后来他以权谋私,贪污受贿。最后还是逃不出法律的审判,被送入大牢。
    
    以此对比中共的现政权:人人贪赃枉法。当权者投鼠忌器,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于追究贪赃枉法者的法律责任。——这难道不是又一个“民主”与“独裁”,最实际又鲜明的优、劣对比吗?
    
    顺便提一下:陈水扁出身“三级贫农”,当属中共所说的“革命阶级”。然而在他当上总统之后,却幹上偷鸡摸狗之事。這正好反证了共产党的“阶级学说”纯述虚构,是欺人的伪“学说”!
    
    其六,民众对于“民主”的认同,是通过教育得来的。一个民主的政府,是处处考虑提高国民对于“民主”的认知的。关于这方面,国民党在建立国民政府以后,是剑及履及的。他们在中小学开了不同水平的“公民”课。介绍民主政治。本文作者初浅的民主意识,也是得益于当时的民主教育。比如说,在1949年,当我刚刚接触到中共时,我就发现中共的“人民政府”绝非他们所宣扬的“民主政府”。我曾对老师说,“共产党绝对不是民主的。”理由很简单:他们高喊其领袖毛泽东“万岁”,“红太阳”,“大救星”以及“共产党万岁”。然而这些颂词都是封建王朝对其封建帝王的吹捧,自称“民主”的政权岂能套用!然而他们(共产党)用得却很“热情、自然、流利”。因此我就断言:共产党政权绝对不是民主的!——当年老师怕我惹麻烦,叫我“千万不要再说!”不过,后来我还是当了“右派”!
    
    其七,按照共产党的说法,到了共产主义社会,“国家”就消亡了。——那么作为统治者的共产党又岂能独存?共产党又岂能“万岁”?
    
    8. 中共是前苏联侵略中国的代理人。中共的“革命”性质是属於反革命
    
    如果我们正视历史就可发现:中共的“建党”,就是在苏共的领导下按照苏共的模式建立的。
    
    苏共就是一个反民主的集权组织。它推翻了俄国二月革命所建立的民主政权——临时政府。然后它又向外扩张,兼并了十五个邻国,最后建成了一个由十六个“加盟共和国”组成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简称“苏联”。此后在东方,他们利用中国国内的军阀混战无暇顾及北方领土时,鼓动原属于我们的蒙古地方[注二:蒙古和西藏,当年都称为“地方”。当时中国行政区划为二十八“行省”和两“地方”]独立,建立了由苏联控制的“蒙古人民共和国” [注三:“蒙古人民共和国”没有得到中共以前的中国历届政府承认]。
    
    另一方面,苏联又以“第三共产国际”名义,到中国组织中国共产党。并指令初建的中国共产党渗入国民党内部发展壮大。壮大以后的中国共产党又处处与国民党领导的国民革命作对,破坏中国的民主革命。所谓的“南昌起义”就是渗透在西路北伐军中由共产党控制的部分军队发起的对国民革命的军事叛变。最后迫使国民党不得不清党。這就是中共所谓的“四一二政变”以及“蒋介石叛变革命”的历史真相。这种做贼喊贼的做法,也是中共一贯伎俩!——以后的历史证明清党并不彻底。以致于中共潜伏在国民党中的余孽,在中共的反革命内战中,一直起着对国民政府剿匪的,极大的破坏作用。
    
    中共叛变国民革命失败后,共产党并没有死心,1931年又在苏联的扶持下,在江西瑞金成立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从表面上看来,它是中国的“国中之国”,实际上它是苏联在中国境内的“飞地”,也就是苏联的一部分!——這难道不是中国共产党出卖中华民族的领土吗?也就是说,中共就是卖国贼!这与中共建国后出卖大片国土的事实是一脉想承的。
    
    9. 中华民国才是中华民族的“正统”
    
    中共历来是靠欺骗起家,当它夺得政权以后,仍旧不遗余力的利用造谣和欺骗,涂改和伪造历史,自称它是“中国人民的大救星”,迫使中国民众相信他们就是中国的“正统”。
    
    的确,现在在中国还有不少较年轻的中国人认定中共是中国的“正统”。因此,他们认为中共的政权是不可侵犯的。殊不知中共的政权是利用各种非法手段,包括对外出卖民族利益,对内强取豪夺,非法得来的。——中共利用抗日战争后的民生凋敝,国内困难重重,造谣、挑拨、离间,推翻了中国民主革命的成果的国民政府,建立了反革命政权——因此这个中共政权是罪恶的。如果你站在民主立国的立场,你就绝对不会认定目前的中共政权是“正统”。
    
    真正的“正统”应当是民主的“中华民国”;当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只是一个反革命流氓组织!
    
    10. 中共以“民主”为号召“革命”;在夺得政权后,却以独裁专制代替了民主。“民主”却成了禁忌词汇。——也就是说,“民主”是中共的夺取政权的“手段”,不是他们的政治“目的”!
    
    有人曾经对我说,“既然共产党打败了国民党,就意味着共产党是‘革命的’,国民党是‘反革命’”。共产党也曾自我标榜“人民选择了共产党”。——对于這两种说法,我认为有讨论的必要。因为他们“似是而非”,且具有极大的欺骗作用!
    
    我们必须认清共产党历来是:为了达到目的,从来是不择手段的。他们“唱”得非常漂亮;“做”的却是非常丑恶!正因为他们的任何“保证”从来也不准备实践,因此他的唱调可以无限制拉高。——這可是任何一个负责任的对手,包括负责任的政党和负责任的政治人物都无法达到的。因此,在国民党和共产党的斗争中总是处于劣势,原因也就在于此。
    
    比如说,共产党在争取国内群众和外国“友人”,特别是美国政客支持时,他的“民主”高调比国民党高得多。以至于在国内有许多“民主人士”,站在共产党一边与国民党为敌。这些“民主人士”包括闻一多、李公朴,以及中共封为“六君子”后来投共的章伯钧、罗隆基、储安平、章乃器、黄炎培、史良等人。——他们在国民党心脏地区极力抨击国民党,因而也影响了许多知识界和文化界的人士对国民党的信心:這对共产党的夺取政权起了极大的舆论作用。——后来在中共的政权中,他们都占了一席之地。可是,当他们在中共政权统治下才发现,原来共产党更加不民主。他们为此稍加评论就被中共打成“右派分子”。——其情岂不可悲?然而他们是不可与其他大多数“右派分子”一样值得同情和尊重。他们是不值得同情的,因为他们害了国人,也害了自己,是咎由自取!
    
    另一个值得一提的是:在国际上也曾风靡一时的“左派”。他们怎么看国民党都不顺眼。这些人的代表人物包括美国学界的“中国通”费正清。费正清以“中国通”身份,影响了美国的学界和政界,因此也影响了美国政府对中国(国、共两党)的决策。其中最重要、必须一提的是:当年美国总统杜鲁门派遣马歇尔为特使,来华“调处”国、共两党在战后合作,建设民主新中国。然而,马歇尔是带着对蒋介石的成见来的,在调处过程中,他处处袒护毛泽东。
    
    由于国民党在抗日战争中,接受了美国援助,马歇尔一到中国就趾高气扬,迫使蒋介石召开国共的重庆谈判。在重庆谈判中,他亦步亦趋的按照毛泽东的阴谋,以“休生养息”为名,迫使蒋介石在战后遣散许多抗日部队。——这段历史阴谋,在毛选二卷中有所论及。
    
    不过在执行时,中共的裁军是:只裁减了部队“番号”,裁减番号的部队溶入保留番号的部队中。结果是共军的一个团比原来的一个师还要大。以上是我的同改,中共老干部告诉我的。以后也从其他方面得到证实。
    
    国民党的部队是在马歇尔的监督下,真实的按协议执行了。被遣散的部队,加上汪精卫的伪军,后来都被中共收编,使得中共突然壮大,最后夺取了政权!
    
    马歇尔来华“调处”大大的帮助了共产党夺取政权,可是毛泽东也没有感谢他。当他即将夺得政权时,迫不及待的发表了“马歇尔滚回去!”并且宣布“向苏联一边倒”的政策;定美国为“美帝国主义”。——我很奇怪,这些知名的“人士”,包括杜鲁门、马歇尔、以及遍及中、外的“左派”们,竟然是如此的愚蠢!
    
    这里我们必须知道,在二战后的蒋介石,在国内和国际间充满“左倾”思潮条件下,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际上都是十分孤立的。相反的,中共却是得到各方援助。这就是由于他们的欺骗宣传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例子很多,本文不再详述。
    
    美国自身反对共产主义,却在中国援助了共产党建立政权。这简直是不可思议!它是违反美国的传统国策的!更遭的是:他们竟然扶植了一个潜在的敌人!现在要想打败这个敌人,就要用几万倍的努力才能对付了。——历史的教训岂能忽视!
    
    从以上所举的历史事实可以说明一个社会现像:即,被众人讴歌的,比如毛泽东、马歇尔,往往名不副实!相反的,被众人诋毁的,比如蒋介石、右派份子也未必是应该诅咒的!——总之,应该多用自己的脑袋思考;不应道听途说,人云亦云!
    
    11. 中共以消灭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为号召,却造成了新的、绝对化的剥削阶级——中国共产党
    
    社会主义者认定:自从有史以来人类社会的发展已经经历了四个历史阶段:即原始共产主义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并且提出了没有剥削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其中“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初期阶段。“共产主义”是人类社会的“最终阶段”。
    
    共产主义者认为,“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等到了“共产主义”,“阶级和国家都消灭了”。——这就是他们提出的“社会发展规律”。社会主义者杜撰的这部历史,就是“社会发展史”。
    
    其实这部“社会发展史”,并不符合真实的人类社会发展历史。它是社会主义者伪造的“学说” ,是杜撰出来的“历史”。
    
    社会的发展本来就是随机的过程。实际上,世界上各个民族的发展历史,并不是统一的经历了“五个阶段”。比如说,欧洲的社会社会发展过程和美洲的社会发展就是极不一样;又如,中国的历史你能分清五个阶段吗?既然分不清,只好由“学者”(如:郭沫若之流)杜撰、附会了。
    
    其二,既然“共产主义”是人类社会的“极终阶段”,這也意味着,到了“共产主义”人类社会就不会再发展了。——成了僵死的社会。你能相信吗?
    
    在这里我们姑且不对社会主义者的人类社会的发展阶段理论(其实是十分荒谬的)进行分析与批判,单就他们的口号与其实践进行分析和研究。分析和研究的结果是:他们消灭了旧的、相对模糊的“阶级”,却又造成了新的、绝对化的统治剥削阶级——中国共产党——这个统治剥削阶级是全方位的控制,其中包括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甚至国民的私生活,例如民众的生孩子的私事……。
    
    其三,这个阶级统治有极严密的统治系统。中共的阶级统治系统不是一条线,也不是一个平面网,而是一个占据三维空间的像海绵一样的组织系统。它渗入到整个社会每一个“空间”。在这个“空间”里,每一个人都被监视着!这难道是我们能够容忍的吗?
    
    12.他们过去是以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为号召,夺权并建立共产党政权;现在却强调“民族主义”抵制全世界的民主洪流,确保他们的腐朽的独裁专政。——这说明共产党人所说的“主义”,其实都是随机的,一切都是根据他们当前的需要来决定的。你若是“执着”于中共的某项主义和号召,你就可能被打成“反革命”。
    
    13. 现在的中共统治下的社会是官僚资本主义社会
    
    在中共的建国初期,中共以消灭剥削的名义,剥夺了私有财产,建立了国有经济。或者说,“社会主义经济”。
    
    “社会主义经济”其实就是“国家资本主义”。一切操控在共产党所控制的政府手中。但是这种经济制度实在不好,以致于使得国穷、民更困。居然在物质分配上实行了凭票分配制度,而且一拖就是二十多年。在那段时期,人人缺食少穿,人人浮肿,肝炎蔓延。——真是“共惨”!
    
    自从毛泽东下地狱后,邓小平提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的政策。这种肮脏政策,无论就“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来分析,都是该诅咒的!谁是那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呢?其实就是他们自己!他们以各种名义,各种肮脏手段,掠夺财产,先富裕起来。形成了一批新兴的官僚资本。实行了官僚资本主义!
    
    至于那意味中的“后” 富起来的大部分人呢,却永远没有消息。可见邓小平提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的政策就是在中共无数的欺骗中,新增加的一个政治欺骗!俗话说:债多不愁,虱多不痒。无穷大加一,还是无穷大:多一个欺骗又何妨!——这也是中共的一贯信条!
    
    14. 官僚资本是从国家资本和国库中盗窃得来的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邓小平提出的。由于领导阶层都有机会,自然不会反对;没有机会的平民,想反对也没有“机会”。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大规模的执行,要归罪于朱容基。是他把国有资产无赏的私有化到他们自己的口袋里去了。以致于中国共产党又来了一次“大跃进”——他们在一夜之间,创造了大量的“亿万富翁”。其数量之多,财富之大,比老牌资本主义在二百年来所积累的成就还要可观。——这难道不是朱容基的罪行吗?
    
    据说,朱容基曾经是“右派份子”。依我看,他是混在“右派份子”队伍中的阶级异己份子!
    
    15. 现在的中共政权是人人都在贪、都在盗、都在犯罪。在中共当权者中,就没有一个是“干净”的,人人都有把柄被对手抓着。投鼠忌器,谁也不敢动。谁敢、谁能进行真正改革?因此,局内人谈论“政治改革” 只是利用欺骗,缓和阶级矛盾;局外人谈论“政治改革” 只不过是痴人说梦!
    
    16. 结论:
    
    既然“政治改革”不能成为事实,为什么我们不能另寻途径?—— “革命”就是必由之路!
    
    流氓的力量绝不可轻估!因为他们是不择手段的。对待这种对手绝不可拘泥传统的约束——當对方打来时,你还死抱着“君子动口不动手。”至少也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在必要时,则不惜以加倍的还击!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3103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俄国革命史》句读(三之下)/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三之中)/王澄
·啥叫反动?啥叫反革命?
·《俄国革命史》句读(三之上)/王澄
·中国真的不需要革命吗?/王在安
·我的“革命”啟蒙人/林保华
·解龙将军:中国军事革命的一个旁证
·《中国的出路》之五十三:代价少的改革好呢,还是来得快的革命好/魏京生
·《中国的出路》之四十七:革命还是改良?/魏京生
·《俄国革命史》句读(二)/王澄
·浩气长流,继往开来(中)——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6周年暨辛亥革命100周年/一平
·邓小平是开国革命者中最后的破坏者
·走出改良与革命的二分法/刘荻
·反右时期的“反革命”剧团
·牟传珩: 中共“十八大”面临 “新土地革命”
·藏侣自焚、重庆模式和革命/陶红波 (图)
·革命是权利,民主是协商,自由是审美/李劼
·文革,一场远没有结束的革命/胡赛萌
·郭永丰:我之革命观
·辛亥革命还是茉莉花革命?
·在甘肃革命老区看望干部群众 温家宝给村民盛饺子 (图)
·中国文化的衰落和胡锦涛的“文化新革命”
·中国茉莉花革命第四十九轮公告-大陆维权和台湾民主 (图)
·乌坎维权与天鹅绒革命 (图)
·“零八宪章论坛”元旦献词:以“革命”促“改良”
·韩寒自由民主革命观点同龄人是否认同?
·韩寒论“革命民主自由”文章引发互联网激辩 (图)
·韩寒博客大谈革命 引爆中国网络热战 (图)
·韩寒连发三篇文章 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
·舞钢市的反革命乔振甲/视频 (图)
·延安革命旧址建住宅楼 律师称文物局在滥用职权 (图)
·广东:改革与革命赛跑
·千秋雪:民主化转型就是一场“革命”!
·吉林军人携枪逃与广东暴乱:中国掀起土地革命?
·中共中央党校教授:1949年后中共革命走向民主反面
·国民革命影像档案首度公开
·媒体:胡锦涛文化革命的“两虚一实”
·革命百年之后
·上海革命烈士遗孤胡琴珍晚年遭中共迫害 (图)
·中国人为何在美国国会山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文新平 (图)
·郭永丰牢狱之歌-纪念辛亥革命兼致中共十八大(之一)
·银行买断工龄下岗员工响应茉莉花革命号召参加散步
·建国后的4次土地革命
·四川三台民办教师帮学生改申诉信错字被打成反革命33年未平反(图)
·革命烈士后代被贪官逼得无法生活(图)
·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发扬革命传统,把反对当代的法西斯——中共的斗争进行到底/杜阳明
·上海南汇区革命烈士遗孤胡琴珍维权反腐遭拘留
·上海:老革命后代却沦为乞丐,现命在旦夕/赵玲娣(图)
·张铁鹰:手术是否遭罪,想想革命前辈
·“计生委”将t引领中国宪法革命?/杨支柱教授
·紧急呼吁:《告全国红军老革命后代书(第一号)》
·“粉碎四人帮”是伟大的人民革命?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中国是否在进行财产豪夺大革命--拆迁黑幕
·中国007:中国的民主革命与民运
·兰剑:二十一世纪保皇党人是中国民主革命进程最危险的敌人
·恐龙: 我从“文化大革命”得到了什么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