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高智晟可能已经遇害/陈破空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04日 转载)
    陈破空更多文章请看陈破空专栏
     中共迫害政治犯,手段不一,但让高智晟长期处于失踪状态,并拒绝家属探望,则是罕见个案。举凡刘晓波、王炳章、胡佳、艾未未、陈光诚、陈西、陈卫、刘贤斌等,关押期间,家属至少知其下落,或能探望,哪怕这种机会很少。其他“被失踪”的维权律师,如江天勇、滕彪等,经过一段时间,或重新露面,或有迹可寻。
     (博讯 boxun.com)

    缓刑五年,高智晟失踪三年
    
    唯独高智晟例外。呼吁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的高智晟,于2006年8月15日被当局抓捕,同年12月22日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三年、缓刑五年。2011年12月16日,就在高五年缓刑届满前夕,中共宣布:“高智晟数次严重违反缓刑规定,法院决定撤销缓刑,执行原判三年实刑。”
    
    但,五年缓刑期间,高智晟并非自由身,而由一队国安人员直接控制。显然,真正违反缓刑规定的,是当局本身。其间,2007年9月21日,高遭特务绑架,投入一处暗室,施以极端酷刑和性虐待,凌虐达五十多天;2008年7月,北京奥运会前夕,高和全家被国安带离北京,监视居住于新疆;9月返回北京家中;2009年1月9日,高的妻子耿和带同两个孩子出走境外;2009年2月4日,高被国安从陕北老家抓走,从此失踪。
    
    国际社会要求中共交代高智晟下落,中共当局或默不作答,或支吾其词。至2010年3月底、4月初,高曾短暂现声和露面,旋即又归失踪。又过了一年半多,到这回,中共宣布将高收监服刑。半个月后,2012年1月1日,高智晟的大哥高智义收到法院信件,通知他高被关押在新疆沙雅县监狱。
    
    高智义探监落空留疑团
    
    于是,高智义会同耿和父亲、耿和的两个妹妹,一行四人,遥途辗转,于2012年1月10日,到达新疆沙雅监狱,狱方竟宣称“高智晟不想见你们”,又说“入狱有三个月教育期,如果表现好,可以见家人,如果表现不好,就不能见。”把他们打发回了旅馆。次日,高智义一行再去,却在距监狱几公里外的检查站就遭到拦截,警察以恶狠狠地吼叫阻止他们通过。
    
    疑点丛丛。所谓“高智晟不想见你们” ,明显是谎言;所谓“三个月教育期”、“表现不好就不能见家属”,闻所未闻,莫非是为高量身订做的“规定”?如果高已经不在人世,这又是一个掩饰和拖延的绝招。而沙雅监狱,地处遥远西陲,本身具备阻止家属和其他人前往探视的地理条件。
    
    自从高失踪之后,国内外关注人士议论纷纷,一个最大的疑问是:高智晟是否还活在人间?国际社会不断施压,要求中共交代高的下落。面对如此巨大的疑问和压力,按理,中共只须做一件简单的事情:让高的家属正常探监。疑问岂不自消?然而,中共做法,似乎无论如何不让家属再见到高智晟。
    
    况且,高智义一行辗转四千公里,让他们与高智晟见一面又会如何?中共真要“教育挽救”高,让他见家属,不正是感化机会?或者,让家属对高做工作,劝他以后不再给政府“生事”,又岂非“一举两得”?
    
    问题在于,极可能,当局再也交不出高智晟这个人!如果当真因为高“表现不好”,缓刑期间,当局随时可以撤销缓刑,转为执行实刑,为何要等到五年缓刑期满?看上去,是当局要尽可能长期地关押高,但也可能,当局为了拖延交代高下落,尽可能长期地遮掩高已不在人间的事实。或许,三年之后,高实刑期满,当局再找一个借口,比如说高在监狱里又犯下“新罪”,再判若干年并关押。如此,高被害真相,中共可以长期遮掩下去。
    
    短暂现声的高智晟,会不会是替身?
    
    2010年3月初,高智义曾接到高智晟打来的一通电话。到了月底,2010年3月28日,网上突然出现高的电话号码,3月28日,国内几名维权律师与高打通电话;3月29日,旅居美国的耿和及女儿先后与高通话,高说他正在五台山,“想过一段平静生活。”之后, 家属还与“高智晟”通过几次电话,至4月17日,那个电话号码突然失效,高音讯再度中断。
    
    这是高三年失踪期间,妻儿唯一能听到他“声音”的短暂几天。但“声音”未必不能假造。以中共对高家庭底细的掌握,挑选专人,经长时间琢磨、反复演练、精心策划,大可能做到以假乱真。这个短暂现声的“高智晟”,未必就是真的高智晟。
    
    几天后,4月7日,高智晟露面,他约一位美联社记者在北京一家茶馆见面,说“只是聊聊”。美联社报道时,公布一张由记者拍下的高智晟照片。对此照片,熟悉高的人,议论不一。有说是高本人,有说不是;有说像高本人,有说不像;有说高明显受了摧残,相貌大变。
    
    既然连电影公司拍历史题材,都能通过化妆、改型、模仿等技术制造历史人物的神似效果,换成拥有巨大资源的中共当局,找一个替身,经整型、易容、化妆、模拟演练,假扮高智晟,也不无可能?可以怀疑,与美联社记者见面的“高智晟”,也未必就是真的高智晟。
    
    疑点还在于,宁愿让一个外国人与高智晟见面,也不让家属知其下落,所为何来?论政治风险,让高与外国人见面、说话,岂不更大?一个外国人,一个不熟悉高智晟的外国人,要鉴别坐在他面前的这个人,是真的高智晟,还是假的高智晟,难度可想而知。
    
    中共官方如此交代高智晟下落
    
    从2009年2月算起,拒绝提供高智晟信息近一年之后,2010年1月21日,中共当局终于开口,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回答外国记者:“这个人(高智晟)按照中国的法律在他应该在的地方。”几天后,马某却又改口:“中国十三亿人,我哪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同年3月16日,就在高智晟短暂现声前后,中共外交部长杨洁篪对英国外交大臣说:“高智晟因为颠覆罪被判监禁”。
    
    同期,中共还有一些小动作。2010年2月10日,互联网上,忽现“高智晟在新疆”的两张相片,一个化名“胶水”的马甲,声称亲眼见到高在新疆,“为公司业务奔走”。但经耿和识别,那两张相片,是2007年1月高智晟在新疆时所拍。当局以旧照冒充新照,究竟想要遮掩什么?
    
    作为配合,“胶水”贴照后两天,2月12日,中共驻美国大使馆主动向总部设在旧金山的“中美对话基金会”发送电子邮件,报称“高智晟正在新疆乌鲁木齐市工作。”
    
    此前,对话基金会负责人曾当面向中国驻美国大使周文重询问高智晟下落,据有关人士转述,一听到这个提问,周文重脸色大变,神态凝重道:“你提到的这个人,很敏感,我无法回答。”不久,2010年3月19日,周文重被免去驻美大使职,转任“博鳌论坛”秘书长。
    
    中共官方闪烁其辞,或转弯抹角,或前言不搭后语,且各处口径不一,对它本身,有何益处?这等乱象,大约只能指向一个结论:高智晟遭遇不测,当局无从交代,只能东拼西凑,搪塞其词。
    
    笔者曾遇到混迹海外民运的中共代理人,提到高智晟,口气特别,不仅含蓄有劝导他人不必为高出声之意,还趁机把高贬损一番;至于高下落,则一口咬定高“还活着,没有死”,“不久就会真相大白”,似乎很有把握。
    
    从余杰遭遇推断,高智晟凶多吉少
    
    近期,自由派作家余杰从中国到达美国,揭露自己曾遭中共特务绑架,连续几天,饱受酷刑和性虐待等,其情节,与高智晟的遭遇,极其相似。这是异议人士遭受极端酷刑和变态性虐待的又一例,不仅是对高遭遇的间接证明,而且提供一个推论:连余杰这样的文弱书生都遭中共下如此毒手重手,如高智晟这样的热血维权律师,境况只能更惨。
    
    余是忍了胯下之辱、写了保证书才勉强逃过大劫,相对刚硬的高则有更大可能被凌虐至死。余在出走前并没有对外道出自身这番遭遇,但高却于遭虐之后,以密信方式,对外界公布(2009年2月,高题为《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的陈述发表于海外)。而高、余受到的威胁都是:不得说出去,否则就死定了。如果高再遭凌虐,并因此死亡,也不过就是特务们兑现了他们的威胁而已。大概正是因为有了高智晟被折磨致死、以至于让中共当局无法对外交代的前例,才让特务们对后来的余杰留了一手,据余披露:当他被折磨得昏迷过去之后,特务们将他送到医院抢救。
    
    高智晟遇害的可能时段
    
    综上,高智晟有可能已经遇害。下令“收拾”高、并拍板“收拾”方案的,只能是中共高层。但中共高层未必下令杀害高,极有可能的是,那队负责收拾高的特务,屡屡对高下重手,终至失去拿捏,导致高身亡。
    
    推测高遇害的时间,或在2010年4月之后,如果短暂现声和露面的高智晟是真身的话,那位美联社记者与高见面后,曾做了及时报道;但2011年初,又报道出另一个版本,描述高屡遭酷刑的情节,高当时要求他先不公布此节,待高再次失踪或到达安全地带后再公布。美联社记者的再版报道,正值胡锦涛访美前夕,必令中共当局恼羞成怒。高由此可能遭中共特务们报复,毒打致死。
    
    往早推测,高智晟也可能遇害于2009年9月,如果于2010年短暂现声和露面的高智晟,是一个替身的话。2010年1月15日,曾参与带走高智晟的国保“孙处长”,打电话告知高智义:高智晟“迷了路”、“走丢了”,并说明具体日期是2009年9月25日。
    
    高智晟一直由成群的国安、国保、特务控制,看管严密,岂能发生“迷了路”、“走丢了”这等咄咄怪事?或许,国保“孙处长”的话,应该翻译成“整死了”、“没人了”。正是在“孙处长”如此这般地通知高智义之后,才开始陆续出现有关高的行踪消息。从2010年1月到4月,可谓密集。4月后,高再度“被消失”,音信戛然而止。
    
    (原载香港《开放》杂志,2012年2月号)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1001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高智晟——真的汉子/朱荣
·雷鸣声:没有自由的高智晟依然是一面光辉的旗帜
·高智晟生死是个谜/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2012年1月12日)
·高智晟、艾未未的可贵之处:集众人之小私,完成一人之大公/杜阳明
·中共必须立即还高智晟自由!/李国涛
·释放刘晓波,也请释放高智晟/刘冉
·高智晟“被出声”——江胡权力争夺的表现
·维权者谈高智晟:沉重的身影,残酷的专制
·格丘山:关于高智晟生殖器有没有没被牙签戳的争论之我见
·为何高智晟以悲剧收场
·黄翔:向世人公开的“阳谋”-“和谐社会”与高智晟现象
·高智晟的命运与希特勒的“夜雾计划”/王焱
·我的心碎了——高智晟/侯文卓
·高智晟——我的先生、孩子的父亲你在哪里?/耿和
·贪官贾治邦18大料升常委,高智晟可能遭灭口/刘信
·评高智晟遭迫害:看中共“温柔”的一面/苏云雄
·高智晟家属出国是中美外交交换的结果
·草蝦:师父,高智晟耿和,王耀庆,特务
·林泉:抗议高智晟被私堂刑虐
·国际人权组织“现在就要自由”就高智晟案向联合国请愿自由亚洲电台
·耿和:高智晟可能已经被迫害致死
·律师之怒:不当高智晟有任何权利的公权违法
·快讯: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因声援高智晟律师遭抄家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家属新疆探监受阻
·中共当局不让家人见高智晟 遭中国维权人士痛骂
·高智义能否探视高智晟成焦点
·耿和给高智晟律师写家书 胡佳号召前往新疆探监
·维权律师高智晟被关押在新疆沙雅监狱,刑期三年
·高智晟被关押在新疆沙雅县监狱
·维权律师高智晟被发配至新疆边远监狱服刑
·高智义:高智晟被关押在新疆一个监狱
·胡佳到法院查询高智晟判决书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再度入狱备受联合国关切
·高智晟再入监家人忧心 外界要求当局释放
·当局称高智晟被收监服实刑三年:未告所踪成焦点
·高智晟被重新入狱 中共当局十分紧张
·中国官方宣布高智晟被收监服刑
·北京法院裁定撤销高智晟缓刑 入狱三年
·张向阳在加拿大为高智晟呐喊 (图)
·高智晟妻子致美國國會議員公開信
·高智晟的夫人耿和女士及子女已离开中国
·阿衍:再看我友高智晟的一丝不挂
·世博阳光动迁是福还是祸与高智晟/上海维权
·高智晟:干部子弟打死人五年分文不赔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