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2011携带“危机” 的政治风险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月26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今年元旦,胡锦涛是在《求是》杂志公开发表了在中共十七届六中全会上的讲稿,再次强调,“国际敌对势力正在加紧对我国实施西化、分化战略图谋。”这似乎正在应验了党魁胡锦涛近来一再异乎寻常地强调“忧患意识”的预感。记得,2011年2月19日,胡锦涛面对中东北非“茉莉花革命”来袭,在中央党校举行的省部级主要领导人社会管理及其创新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强调,要切实加强党的领导,强化政府社会管理和舆论控制。2011年2月20日,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再次要求,加强社会管理,巩固党的执政地位,“努力使社会冲突与纠纷消失在萌芽状态”。接着,党喉舌刊物《瞭望》杂志又专此刊发了对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陈冀平的专访。这位维稳要员,一语道破了当权者要“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的天机。陈冀平说:“从国际形势来看,一些西方敌对势力对我实施西化、分化的图谋愈演愈烈,打着维权的旗号借机插手人民内部矛盾,蓄意制造各种事端。”
     (博讯 boxun.com)

    2011年,以震惊中外的“高铁追尾”惨剧为标志,揭示了中国“带血的JDG经济”发展模式走到尽头。这一年,中国经济不断滑坡,高额外汇储备损失五千亿元,地方政府债台高筑,海外热钱纷纷流出,房价掉头,土地流拍,外贸出口单月增速连续下跌,劳动力市场进一步萎缩,大宗商品市场大幅下挫。特别是中国股市熊冠全球,爆跌不止,统计显示,股民人均亏损至少4.2万元以上,基金总亏损超过4000亿元。中国股市十年归零,十年血泪,广大股民义愤填膺。
    
    面对,中共“十八大”高端权力大洗牌在即,广东陆丰乌坎这个拥有1.3万人的乡村,因土地被非法征用发起了声势浩大的“打倒贪官”、“还我耕地”的中国“新土地革命”农民运动。乌坎人自去年底以来,多次集体上访无果,便团结一致赶走村里的党组织及村干部,并经民主选举,自行组成“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和“妇女代表联合会”管理村里事务。为保护自己的土地,乌坎人多次上街示威游行,并带起了周围各村群起维权,震惊了海内外舆论。
    
    过去的一年里,大规模群体冲突事件井喷式的涌现:南京梧桐树、守望教会户外聚会、上海工人罢工、四川阿坝藏人、宋庄艺术家活动等等群体事件层出不穷,少则300人,多则数千人。从去年中看,经典案例就有广东增城冲突、潮安县古巷镇等示威,大连反PX厂10万人大示威等,直到岁末广东爆发乌坎群体性抗争、海门镇示威,可谓一个地地道道的民众抗议年。这一年,江西抚州民众钱明奇,因不满拆迁问题10年都未解决,在市内多个政府机关引爆连环炸弹控诉,开创了中国特色“自杀式袭击者”抗议新模式,刷新了大陆官民对抗新纪录。然而,就在5月26日人民日报为此发表文章呼吁《倾听那些“沉没的声音”》不几天,6月8日中午,山东省德州市公安局办公大楼火光冲天;6月9日湖南省耒阳市黄市镇派出所被炸成两半;接着天津市政府门外被投自制炸弹,3人受伤;6月14日,广西宾阳县黎塘镇永安西路新埠桥收费站旁的港兴停车场,发生货车爆炸,并引起停车场内20辆汽车发生燃烧,造成8人死亡、2人重伤、4人轻伤。
    
    去年,8月29日,新加坡《联合早报》发表佛学院助理教授纪赟题《中国政治前途面临艰难抉择》一文称,“看看网络上的言论,无论是各大门户网站、论坛、博客或者微薄,任何只要与政府、官员、富人、权势这几个关键词相关的新闻之下,都会是海水一样泛滥的愤怒留言。如果这些汹涌澎湃的留言代表民意的话,那无疑中国就象一座等待喷发的火山口。”其实,在当今中国特色的过滤、封锁监管制之下,网络舆论能展示出的真实民意还仅仅是冰山一角
    
    综上所述,中国2012年开局的现实是:社会贪污腐败,两极分化,官民对立,民怨沸腾,经济滑坡危险,政治事件不断,民间反抗情绪高涨,政府外交困境难解。中国在改革开放30多年后的今天,政府拒绝政治变革形成的许多深层次问题将一一暴露出来,从而导致了社会的综合症、并发症爆发,将令2012年的中华社会陷于无法解脱的焦虑、愤怒与不安中,给中共“十八大”高端权力过渡带来诸多危险因素。这在本质上说,就是中国传统社会的管理方式与社会渴望变革的内在冲动的矛盾激化,因而经济危机与社会情绪最终必然导致了整个社会的政治危机,即管治危机、认同危机、合法性危机、参与危机、整合危机和分配危机。
    
    在21世纪世界政治、经济社会的深刻变化和国内市场化改革在价值观和利益格局多元化发展的今天,中共意识形态已丧失了主导性地位,既无法解释现实,更不能包容由社会利益多元化所导致的价值多元化现实,由此也就导致了其执政价值观的紊乱与发展方向的模糊,其精神资源、政治组织、执政地位均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因而不得不采取将党与国混淆一体手法,借以寻求民间民族主义宣泄支撑。然而,眼下工人要职业,农民要土地,股民要股利,冤民要上访,公民要权利的浪潮已势不可挡。
    
    以上所有矛盾与问题,都已对社会“稳定、和谐”构成挑战,特别是国际形势风云变幻,平静的背后暗藏着综合国力的激烈竞争和世界现代化进程高度整合濒临城下的民主潮流的冲击。然而,今天中共在大国崛起欲望冲动下,不仅不顺应民众的变革愿望,反而迷信暴力可以维稳,致使现存社会整合机制无法对社会结构的失衡、各种诉求变化做出及时反应,致使社会各群体、个人只能以非常规方式主张权利表达诉求,2012中国注定是一个风险年。
    
    《议报》首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5112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牟传珩:世界“非暴力抗争浪潮”演绎中国模式
·牟传珩: 中共“十八大”面临 “新土地革命”
·“北大”何以声名狼藉 ——官奴校长你该反思什么?/牟传珩
·揭密中国监狱里的离奇“猝死”/牟传珩
·社会变革从不需要“顶层设计”——“我的地盘我做主”/牟传珩
·民众对中共“十八大”临门射球——罢工、抗税浪潮席卷全中国/牟传珩
·牟传珩:悬在中共“十八大”上空的问号——敦促中共党员集体反思意见书
·点击“核心价值体系”的死穴——密室内吹大的气泡能飘多久?/牟传珩
·中国走向“警察国家”——透视北京“天价维稳”真相/牟传珩
·牟传珩:超越“政治陷阱”的行为艺术——艾未未抓着公权力的睾丸跳舞
·为摆脱文化被“代表”而呐喊/牟传珩
·牟传珩:在缺失人性的中国读《家书》
·牟传珩:借“先进文化”阉割“思想自由”
·“类”化文明变革演说词/牟传珩
·中共建制后最特立独行的总理 ——温家宝与民间“政改”互动/牟传珩
·薄熙来树“权威”打“异己”谋上位/牟传珩
·“中国特色”的司法荒唐/牟传珩
·中共六中全会转移话题/牟传珩
·牟传珩:辛亥百年共和“过”演说
·重庆“唱红打黑”全面崩盘--中南海力挺薄熙来受阻/牟传珩
·五毛党在行动————聚焦穿马甲的“网络地工”/牟传珩
·重庆打黑“更大内幕没被揭露”——“律师造假门”再起悬念/牟传珩
·牟传珩 :荒唐绝伦的8年迫害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