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邓小平的帝王之尊到薄熙来的事过境迁/右志并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月25日 来稿)
     1976年“四人邦”倒台后,全中国人民的最大的心愿就是盼望邓小平能够再次复出,领导中国民主富强,现在看这些愿望是多么淳朴愚拙。是1975年邓小平强力整顿大显成效,使人民认识了真实的邓小平。处于当时封闭的社会政治环境,人民不可能用开放的政治视野来分析邓小平以后的政治取向,当人民对邓小平忠心拥护之时,那时“西单民主墙”的有识之士已经指出,“不要再把一个新的独裁者捧上台”,对此观点,社会不屑一顾。
    
     邓小平再次上台后,果然不负众望,强力推行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翻天覆地的新变化,人民幸运地认为支持邓小平复出是多么正确,而六四的血腥镇压使人民顿然领悟到中国社会又开始了一个新的专制轮回,现在改革开放的进步性在一步一步地被它的负面效应所腐蚀,灾难性的后果更是触目惊心。难道当年人民的选择是错误的吗,为什么邓小平会这样无情无义?其实道理很明确,当年人民的选择没有错,邓小平也没有欺骗人民,也并非无情无义,他只是沿着自己的人之本性在走。关键是社会制度使他走得太久太长,国家体制不具有能及时主动地把他撤换下来的弹劾机制,也就不可能及时修正偏差,最终使正确的事物走向反面。总算是邓自己开明有余,应从了社会压力,接受废除终身制原则,从形式上退出高位,但他并没有做一个真正的平民,而是成为一个终身的隐皇帝。 (博讯 boxun.com)

    
    现在的薄熙来正在重复邓小平当年进步的历史作用。他在重庆的所作所为,与当年邓小平用强制手段拨乱反正的作法如出一辙,把重庆治理的有声有色,欣欣向荣。可以说是步步到位,招招在点,整治手段环环相扣,决不亚于当年的邓小平。有意味的是,事过境迁,他不可能再享有当年邓小平式的帝王运气,人民对他买帐是要讲条件的,右派对他群起而攻之,左派还嫌他做得不够左,有识之士专挑他的刺,腐败的利益集团更是处处与他暗中作对。而他这个地方官员也只能背书别人的教条,作茧谋略,用心良苦,稍有冒格,就会被人视为大逆不道的野心家。
    
    耐人寻味的是,许多人并不看重也不否认薄熙来所作所为的进步成果,却是挖空心思地判断薄熙来是否会成为一个独裁者。社会有这样的看法是六四反思与民主意识发酵的必然结果。用民主法治的理念作为判断领导者的标准已形成社会的共识。一日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社会对左过敏的同时,对独裁好像更过敏,使你还没到独裁的地步呢,就有识之士提前吹警哨了。
    
    有识之士的忧虑也并非无道理,因为中国的革命史展示“独裁总在革命之后,中国社会越有大的革命就越会造就大的威权形成大的独裁,你想享有革命的成果,你就必须承受革命后的痛苦。但现在的中国已在渐渐地跨出这历史的怪圈。
    
    想独裁和能否独裁又是二码事,独断专行是人的本性所在,独裁是长期执政,实力积累到一定程度的必然暴发的过程。只要有独裁的客观因素,你盯住了这个独裁者,就一定会放过其他的独裁者。中国现在各级政府机构的领导人无能武断专横的比比皆是,放大了说,这些人都是潜在独裁族群中的强大生力军。问题的关键是社会要能控制政治人物的独裁本性,使他们不能有长久的未来,给他们一届或二届的表演机会就行了,长期执政终身为帝,老母猪都会飞上天的。还是韩国做的绝,总统只有一届任期,到期就要人走茶凉。
    
    独裁寄生于一党专制,一党专制只是专制的载体,只是专制的一种形式,并不是专制的本身,打倒了皇权制一百年还不一样在专制。我们要把推进民主的历史进程做为我们首要的行动目的,在这个过程中,出现小的强制手段不可避免,有时也是必须的,人民也会在一定程度上接受,关键是防止此手段发生癌变。在一个没有舆论开放的社会中,在一个政府内部没有传统民主机制的社会中,在一个连党内的民主都没有的社会中,怎么可能一次到位于社会民主的高度,这个社会也要反复多次才能承受得起民主过程。共产党就是举着民主自由的旗帜,以打倒国民党一党专制为政治目的而起家的,其结果,共产党是胜利了,民主却失败了,专制照样存在。引发我们去探寻中国民主道路的新思路。
    
    应该承认薄熙来是当今政界最有能力的政治人物,他现在的所作所为对社会是利大于弊。他的“野心”正是中国平庸官僚的软肋,他运动式的治政手段要胜过那些民主不离口却又无所适从,且又无所作为的庸官。在民主政治的大环境不能改变的现实下,用人治正义的强制手段治政,可以立竿见影,安民惠民,优势远远大于“民主法制”的按部就班,重庆与广东的对比已说明了这点。其实运动对社会钢性的推动作用是不可否定的,不能因文革运动的浩劫而完全否定运动的进步作用,如果说改良是吃药治病,那么运动就是手术治病救人。
    
    薄熙来在重庆利用所谓的“左”开拓局面,政局可控后,他聪明地修正了左的偏差,即没转向左倾也没转向右倾,而是创建了以民生为导向的新政,政治上的宽松度也好于先前(这些政绩是政治压力政治竞争的必然结果),这是值得肯定的。即使薄熙来有独裁之心,可社会是不可能再退回到邓小平个人集权的时代,中国废除终身制的政局也是不可逆转,也使当权者没有足够的时间利用权力积累个人独裁的政治资本,即使出现有人专权的小局面,用法律文明手段处理胜算的可能性要远远超过用暴力的强制手段。
    
    中国政治改革长期受困于民主与独裁,法治与人治,改良与革命的理论纠结中。思想文化专制使民意成了权威理论的奴隶,权威和独裁是一对亲兄弟,权威先行,使你思想上信仰,独裁随后,叫你行动上服从”。过去搞反右行左,后来又反形左实右;改革开放后先是对右发烧,现在是对左过敏,所谓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其实质是“权大主义真”的代名词。而政治改革并不属于理论的范畴,在理论上也不会有解,政治改革是利益与权力的公正再分配,是确立依法治国。中国不乏高谈阔论的改革理论,唯一欠缺的是具体的行动,正如有人指出的那样,高权者总故意在河里摸石头玩理论,就是不肯过河,使政治改革遥遥无期,政局腐败僵化,而薄熙来挑起体制内的良性运动真是难得可贵,枯树发新芽也并非是坏事,缓解了社会矛盾,也可能为政治改革提供平和的社会环境。
    
    我们也不妨探索用民主指数的适应度来缓解社会对民主法治要求的困惑,如果认为民主指数的完美度是1,那么中国现实国情的民主指数的适应度在0.52比较适宜,高于或低于此都不会利于社会的发展,民主指数主要是具体量化的民生民权标准。民主指数应该是非党派化的,也可回避中国政治的焦点问题,首先从焦点的外围解决问题,焦点难题也就不攻自破。
    
    民主指数的想法主要是受重庆民生十二条的启发,所不同的是,民生十二条是具体的行政任务,对行政官员生成不可抗拒的责任。而民主指数是把民主概念具体化,形成一种量化的定性标准,可对社会的民主状态达到一目了然。对社会的民主程度有个实实在在的可定性的定量,这样就能把民主指数模拟成一个生产过程来运作,争取每年的民主指数提高一个百分点,促进民主因素一步一个脚印的发展壮大。
    
    最最重要的是要有行动,只有动起来,才能打破僵局,从这点上,我们要不得不敬佩薄熙来挑战现实的勇气与过程。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69114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薄熙来的重庆并没走上改革之路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姜维平
·薄熙来有什么不同?/冼岩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姜维平
·薄熙来是不是大汉奸? /姜维平
·反面解读薄熙来/解滨
·从李俊李庄看薄熙来的重庆唱红打黑(系列评论之一)
·汪洋能斗过薄熙来?/姜维平
·薄熙来的哀鸣 /姜维平
·薄熙来这种人/王澄
·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姜维平
·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姜维平
·薄熙来树“权威”打“异己”谋上位/牟传珩
·我不希望薄熙来能拿到诺贝尔和平奖/右志并
·薄熙来上位只能走政治改革之路/右志并
·我们和薄熙来都是中国专制制度的造反派/Fraserview
·薄熙来谷开来夫妇的谎言 /姜维平
·薄熙来消费毛泽东/网络游戏
·姜维平:邓恳救不了薄熙来
·薄熙来畅谈反腐倡廉工作称廉洁是一种幸福
·薄熙来:我们从没提过“重庆模式”
·薄熙来:邦国庆林长春近平国强永康肯定唱读讲传 (图)
·薄熙来:政法队伍就要对坏人狠对百姓亲
·十八大卡位战 党报头条再挺薄熙来
·薄熙来汪洋明争暗斗 瑜亮情结何时了 (图)
·骆家辉会晤汪洋薄熙来 耐人寻味
·胡锦涛堂弟肯定薄熙来 突批上海有来头
·骆家辉见薄熙来十分惊叹 (图)
·薄熙来:努力探索重庆民主法治建设的操作方案
·薄熙来只得到三个常委的支持 18大入常几乎无望/博讯独家
·薄熙来马失前蹄 俞正声或作第三太子党进常委
·媒体揭秘:习近平和薄熙来都是裸官?
·薄熙来:唱红歌抓文化就是抓方向抓未来抓民生
·薄熙来:抓文化就是抓方向抓未来抓民生
·汪洋突然为广东媒体解禁 针对薄熙来?
·薄熙来被高级干部称为大陆的“陈水扁"
·汪洋突然为广东媒体解禁 针对薄熙来
·薄熙来在全会期间积极运作入常,但全面受挫/博讯独家
·重庆1695人及1045户访民给市委薄熙来书记, (图)
·林保华:薄熙来成了外国老鼠/薄熙来迫害法轮功
·薄熙来主政的辽宁省坚持惩罚“反腐英雄”周伟
·司法局长随意奸污因未婚同居被劳教青年,在薄熙来任内步步高升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