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 中共“十八大”面临 “新土地革命”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月17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我的土地我做主”农运迭起
     (博讯 boxun.com)

    2012年,中共“十八大”高端权力大洗牌在即,广东陆丰乌坎这个拥有1.3万人的乡村,因土地被非法征用发起了声势浩大的“打倒贪官”、“还我耕地”的中国“新土地革命”农民运动。乌坎人自9月21日以来,多次集体上访无果,便团结一致赶走村里的党组织及村干部,并经民主选举,自行组成“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和“妇女代表联合会”管理村里事务。为保护自己的土地,乌坎人多次上街示威游行,并带起了周围各村群起维权,震惊了海内外舆论。
    中国农民的“五无”境地
    土地是农民生存的条件,没有土地,农民就失去了根基。土地问题的根本,就是所有权问题,即“耕地究竟属于谁?”中国宪法第 10条 规定:农村的土地属于集体所有,但是国家可以对土地进行征收和征用,只给农民补偿。这种土地“集体所有”,但农民无权的现实,直接导致了土地所有权主体的虚置。中国官方借助于“国家”“集体”的虚置名义,实质上垄断了土地所有权,且压制农民成立自保组织,致使农民无法参与制度创设与权益博弈过程。这就是农民之所以被迫群起抗争,要夺回土地的根本原因。
     “耕者有其田”,本是农民的天赋人权。中共当年搞土地革命时,曾把土地分给农民,今天却又借助于“国家”“集体”的空头名义把土地夺归己有,致使中国农民沦落到完全失去土地的“五无”境地:“种田无地,上班无岗,低保无份,创业无钱,生活无望”的悲惨境地。
    此据媒体披露的调查数据显示,中国每年的“群体性事件”多达十余万起,其中土地强行征引发的群体事件占到了6成左右。中国社科院表示,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农村的重大事件中65%为侵占农民土地问题。
    眼下,中国大陆失地农民群体权利受到粗暴侵犯后,竟没有任何有效维权的渠道,多数省份因征地而发生流血冲突,甚至有农民跑到北京天安门前自焚,但恶性的征地事件仍在继续发展。其实,中国最后一代皇朝垮台,就是从民众保路运动开始的,它很像现在政府侵犯农民地权引发的抗争。农民“无地则反”,这是政治问题。
    农民自发土地革命宣言
    记得1978年,安徽凤阳小岗村农民,曾以按手印方式签“生死状”自主分地壮举,打响了中国“联产承包责任制改革”战役,被称之为文革后农民冒险进行的“第一次自发土地革命”; 29年后,黑龙江富锦村民意识到,没有土地权所有权,一切保障农民权益的口号都是空谈。为此,黑龙江富锦村民集体发出了一个历史性的决定:“我们 72个村4万多农民对我们72个村的150万亩土地拥有所有权。以村为范围,以农户为单位,原被侵占的集体土地全部归全体村民平等所有”。这标志着21世纪中国农民土地自主意识的真正觉醒,并借助于互联网络,发起了“我的土地我做主”的新农民自发土地革命宣言。紧接着陕西省原黄河三门峡库区约 7万农民,也效仿发出《向全国告诉收回土地所有权》公告;继而,江苏省宜兴市省庄村250 户农民又贴出《坚持宅基地所有权要求实现“居者有其屋”》通告全国,一场 “我的土地我做主”的文革后“新农民自发土地革命”运动风起云涌,延至今日。
    然而,这次“新农民自发土地革命”的命运不像“第一次农民自发土地革命 ”那样幸运,遇上了当时“要吃粮找紫阳,要吃米找万里”的解放思想运动与开明领导推动的时代。富锦农民维权代表于长武;陕西三门峡库区农民代表陈思忠、郗新继都相继被抓捕,“新农民自发土地革命”运动遭到镇压。
    今天,广东陆丰乌坎人,又一次接过了“我的土地我做主!”的土地革命旗帜。中国农民土地维权运动一次比一次更具有鲜明的政治性和影响力,迫使中共中纪委委员、广东省委副书记朱明国紧急带领工作组,以“谈判”方式暂缓冲突,初步答应乌坎临时理事会提出的部分要求,并承认了其自治组织合法。然而时隔三天,12月在28日上午,广东东海镇党委在情况通报会上,宣布成立乌坎村党总支,暂时接替乌坎村委会工作,又要搞党领导下的村委会重新选举。这在事实上已经否认村民自治组织,其“还我耕地”的土地革命愿望一时还很难兑现。
    中共“十八大”面对“什么叫力量”
    2011年12月26日,广东省委副书记朱明国在省委组织部、省委维稳办会议上说,“群众已经被激怒起来了,你才知道什么叫力量”。眼下,这种“力量”正拨动着中南海的敏感神经。12月27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北京召开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时专此作出回应:“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分配权等,是法律赋予农民的合法财产权利,无论他们是否还需要以此来作基本保障,也无论他们是留在农村还是进入城镇,任何人都无权剥夺。”但他回避了土地权属这个根本问题。
    眼下,中南海正面临“新土地革命”浪潮,和“我的土地我做主”的农民运动迭起,中国能不能进行“还地于民”的根本性土地改革,已经成为中共“十八大”绕不过的一道门槛。“耕地究竟属于谁?”已经成为了悬在中共“十八大”上空的政治问号。只要官方一天不对土地进行彻底改革,乌坎类似的自治革命事件就会层出不穷。
    (首发《动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940813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藏侣自焚、重庆模式和革命/陶红波 (图)
·革命是权利,民主是协商,自由是审美/李劼
·文革,一场远没有结束的革命/胡赛萌
·郭永丰:我之革命观
·与韩寒谈民主革命/齊彧
·《俄国革命史》句读(一)/王澄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陈维健
·伟大的民主主义革命家孙中山/翦伯赞
·陈破空:回应韩寒:革命终将来临
·中国革命·反革命——论中国青年韩寒新作《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及其人类的起源/巩胜利
·一平:乌坎农民革命的警示
·乌坎、柳州土地纠纷、韩寒三论及太子党上位的联想/中国社民党革命委员会新年文告
·孔灵犀:中国民主革命路线图
·高华遗作:革命政治的变异和退化——“林彪事件”再考察
·高瑜:韩寒和革命
·对“政治改革”与“革命”的探讨/凯雲
·网评《谈革命》/网络游戏
·姜福祯:向共和致敬——辛亥革命本质上是一场共和革命
·艾鸽:百年荒诞与革命正解
·乌坎维权与天鹅绒革命 (图)
·“零八宪章论坛”元旦献词:以“革命”促“改良”
·韩寒自由民主革命观点同龄人是否认同?
·韩寒论“革命民主自由”文章引发互联网激辩 (图)
·韩寒博客大谈革命 引爆中国网络热战 (图)
·韩寒连发三篇文章 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
·舞钢市的反革命乔振甲/视频 (图)
·延安革命旧址建住宅楼 律师称文物局在滥用职权 (图)
·广东:改革与革命赛跑
·千秋雪:民主化转型就是一场“革命”!
·吉林军人携枪逃与广东暴乱:中国掀起土地革命?
·中共中央党校教授:1949年后中共革命走向民主反面
·国民革命影像档案首度公开
·媒体:胡锦涛文化革命的“两虚一实”
·革命百年之后
·当局指黄琦反革命威吓访民与其断交 (图)
·国家图书馆辛亥革命展拒绝儿童参观引不满
·老股民愤然退出 中国股市需要“革命”/曹中铭
·陈树庆:辛亥革命精神指引我中国民主党人继续前进
·上海革命烈士遗孤胡琴珍晚年遭中共迫害 (图)
·中国人为何在美国国会山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文新平 (图)
·郭永丰牢狱之歌-纪念辛亥革命兼致中共十八大(之一)
·银行买断工龄下岗员工响应茉莉花革命号召参加散步
·建国后的4次土地革命
·四川三台民办教师帮学生改申诉信错字被打成反革命33年未平反(图)
·革命烈士后代被贪官逼得无法生活(图)
·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发扬革命传统,把反对当代的法西斯——中共的斗争进行到底/杜阳明
·上海南汇区革命烈士遗孤胡琴珍维权反腐遭拘留
·上海:老革命后代却沦为乞丐,现命在旦夕/赵玲娣(图)
·张铁鹰:手术是否遭罪,想想革命前辈
·“计生委”将t引领中国宪法革命?/杨支柱教授
·紧急呼吁:《告全国红军老革命后代书(第一号)》
·“粉碎四人帮”是伟大的人民革命?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中国是否在进行财产豪夺大革命--拆迁黑幕
·中国007:中国的民主革命与民运
·兰剑:二十一世纪保皇党人是中国民主革命进程最危险的敌人
·恐龙: 我从“文化大革命”得到了什么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