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北京观察:中国的“老朋友”越来越少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月10日 转载)

姆拜尼马拉马

斐济总理姆拜尼马拉马在其发布的新年文告中宣布,斐济将于本月7日取消自2009年4月以来实施的公共紧急状态,并将在接下来讨论新宪法。中国学者陈子明撰文认为否认普世价值的中国,朋友必然越来越少。
    
    笔者获悉,军事政变后上台的斐济群岛共和国总理姆拜尼马拉马在2012年元旦讲话中宣布,在新的一年中将取消"报禁"和解除自2009年4月以来实施的公共紧急状态。
    
    2009年,这位军事独裁者从宪法中取消了新闻舆论自由的条款,所有新闻在发表前必须要有当局的新闻官员审查通过后方可放行,国外记者被限制进入斐济采访。姆拜尼马拉马还宣布下个月就将出台一部新的宪法,以促进斐济走向民主国家和民选的国家领导人。他说:"新的宪法要保障一个真实的民主制度,要确立一个原则,那就是一人一票,同时每个人具有保持自己价值观的法律保护。"中国网民们闻此消息,不禁弹冠相庆,欢呼道:"中国(政权)又少了个老朋友!"
    
    毛泽东时代的官媒经常鼓吹"我们的朋友遍天下",而眼下的中共领导人则不得不面对他们自己所谓的"敌对势力"遍天下的严酷现实。
    
    2011年对于中共领导人及其喉舌来说,是眼见着"老朋友"一个个凋零的一年。反美的老朋友--本·拉登和卡扎菲,一个死于美军特种部队的枪下,一个死于本国起来造反的老百姓手中;委内瑞拉的查韦斯,也得了癌症,生命危在旦夕。一党专制的老朋友--突尼斯总统本·阿里和埃及总统穆巴拉克被"茉莉花革命"赶下了台,通过民主选举的政府已经或即将上台执政;叙利亚总统巴沙尔,也已陷入内外交困的危机之中。
    
    中国的"胞波"(胞波是缅语中的"兄弟")--军人掌权已经半个世纪的缅甸,于2010年11月7日根据新宪法规定举行了多党制全国大选,11月13日,缅甸"全国民主联盟"总书记、民主运动领袖昂山素季软禁期满获释。2011年8月19日,缅甸新总统吴登盛单独会晤昂山素季,事后,缅甸议会专门为全国民主联盟修改了《政党注册法》,取消了对政治人物从政的限制条款,为昂山素季等政治人物从政扫除了障碍。11月30日至12 月2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对缅甸进行了历史性的访问,欧盟官员、澳大利亚外长、日本外相、英国外交大臣也纷纷访问缅甸。在缅甸实行对内和解、对外开放的同时,吴登盛于2011年9月30日突然宣布,"尊重人民意愿","暂停"与中方合作的造价达36亿美元的伊洛瓦底江密松水电站项目,令中方措手不及。
    
    再看看与中国政体最接近的三个国家--朝鲜、古巴、越南。朝鲜官媒所谓"21世纪的太阳"金正日陨落了, 28岁的"青年大将"金正恩就任"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朝鲜是子承父业、三代世袭;古巴则是弟承兄业,两位八十多岁的卡斯特罗老翁执掌大权。这样的政权都是坐在火山口上的政权,随时都有突然喷发、烟消云散的可能。越南在政治民主化方面走在中国的前头,但是由于昔日的中越战争和眼下的南海争端,它与美国、日本、印度等国越走越近,已经或者说正在成为国际上的"敌对势力"的一个重要环节。
    
    只要中共政权拒绝自由、民主、宪政这些普世价值,它就是自己与世界民主阵营和中国大多数民众为敌。随着以"茉莉花革命"为代表的世界民主"第四波"的不断发展,中共政权的朋友必然是越来越少,最后难逃"孤家寡人"的命运。
    
    作者:陈子明
    
    责编:吴雨
    
    陈子明,1952年生人,中国科技大学研究生院生物学硕士,中国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民主运动的积极参与者。曾担任北京社会经济科学研究所所长,并在其主办的《经济学周报》中倡导改革。多次因参与民主运动系狱。
    

原载德国之声【DW】中文网《北京观察》栏目,栏目网址:http://www.dw-world.de/dw/0,,30124,00.html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277031056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北京观察:火车票实名制让人欢喜让人忧
·北京观察:赖昌星案侦结会不会引起官场恐慌? (图)
·北京观察:温家宝讲话能震住地方官吗? (图)
·北京观察:俄罗斯献给普京的圣诞大礼 (图)
·德国之声《北京观察》:尊严与挽歌
·北京观察:金正日到底是谁的朋友? (图)
·德国之声北京观察:哈维尔与中国知识分子
·北京观察:北京出台微博实名制规定传递什么信号? (图)
·北京观察:乌坎事件唯一出路是严惩司法暴力 (图)
·北京观察:部长听得,文化人就听不得! (图)
·北京观察:中国政治何时进入2.O时代? (图)
·北京观察:“红军小学”是中国教育之殇
·北京观察:《炎黄春秋》头上又悬刀了吗? (图)
·德国之声北京观察:“传统美德”哪里去了?
·北京观察:北京的空气污染成政治问题?
·北京观察:令人纠结的人大代表选举
·北京观察:要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图)
·北京观察:北京和台北间的软实力较量 (图)
·北京观察:解析六中全会的“文化发展中国路” (图)
·北京观察:中国网络中的哈维尔与金正日
·德国之声《北京观察》:何以成为泥足巨人? (图)
·德国之声《北京观察》:华山果农噩梦实录 (图)
·北京观察:北京鸦灾,不祥之兆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