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论隐形的“家天下”/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月05日 转载)
    武振荣更多文章请看武振荣专栏
    来源:《民主论坛》
     (博讯 boxun.com)

    一、
    
    去年12月17日,朝鲜的金正日死了,他的儿子金正恩依据“夏传子,家天下”的原则名正言顺地接了班,成为朝鲜的的“伟大领袖”。联想到此前17年,金日成死后,其子金正日接班一事,朝鲜制度的陈旧性是丝毫都不加掩饰的,可以说是“赤裸裸”的。
    
    确立了“家天下”制度的夏朝是在公元前22世纪建立的,试问:在21世纪的今天,朝鲜为什么要搞这种已经传了43个世纪的、赤裸裸的“封建制度”呢?简单的说,朝鲜没有掌握隐形技术。
    
    二、
    
    朝鲜这一档子事姑且放下,我们就对比地说一说中国的事吧。中国已经掌握了隐形技术,可以造出隐形飞机、隐形军舰之类的先进武器了,目前这些在此前还是“保密”的东西已经“解密”了。官方对之进行高调的宣传,生怕外国人小觑了中国的隐形技术。
    
    如果说,中国在军事工业上所掌握的隐形技术算不得什么,别的国家比中国更强,那么,请别忘记中国很早就已经掌握了“政治”上的隐形技术。到目前为止,我可以肯定的说,在此一技术上,中国是独一无二的,绝对第一流的,超越世界上的所有国家。换句话说,任何国家对此都是望尘莫及的(如果它们需要的话)。
    
    三、
    
    目前,共产党在中国推行的政治制度是千真万确的“家天下”,但是,在人们的观察中它却很难被发现,为什么呢?它“隐形”了。军事工业上的隐形武器是要逃过雷达的“眼睛”,同样,政治上的隐形技术也要欺骗人民的肉眼,使人民看不到加诸于自己身上制度的真面目。同军事工业上的隐形技术一样,政治上的隐形技术也是一套非常复杂的技术系统,也有着一个愈来愈复复杂、愈来愈“隐形”的过程。
    
    毛泽东死了,他的儿子没有接班,不只因为毛岸青是个“疯子”;邓小平死了,他的儿子没有接班,也不因为邓朴方是个“瘫子”,而是,此时的中国最高当权派已经在试搞政治上的隐形技术了。
    
    就此,如果有人问:中国为什么要搞政治上的隐形技术呢?简单的说,中国当权派没有扔掉“马克思”、“列宁”这“两把刀子”。此“两把刀子”要割“封建主义”的“肉”是尽人皆知的事情啊,所以,在当权派操着“刀子”时,他们所奉行制度中的“封建主义”就得“隐藏”起来。对比的看,朝鲜的金家王朝从上一个世纪80年代起,就公开抛弃了“两把刀子”,直接操“金家刀”,不要什么伪装,以至于最近一位中国网民说他们“够爷们”。中国到底是经历了辛亥革命,到底有了民主革命的百年历史,因此,赤裸裸的“封建主义”在中国是难搞的,于是,就有了政治上隐形技术发展的需要了。
    
    到江泽民下台时,他的儿子尽管是一个“天才”(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头头,能不是“天才”吗?),也接不了班,由此产生的连续后果是,胡锦涛的儿子、温家宝的儿子尽管都是“龙子龙孙”之类的,也得在政治上“隐形”。可不是吗?胡温都看清楚了这一点,所以,他们没有把自己的儿子放在“政界”,都放到了“商界”啊。
    
    四
    
    政治上隐形技术运用的第一个好处是: “共产党民主”了。最高当权派的儿子们不能够以纯粹的“血统关系”掌权,好像是一个事实。于是,高层政治出现了类似于正常民主国家的那种“换届”的现象,与此相应的是,在某一届任期将满时就出现了“坡脚总统”或“坡脚总理”。目前,胡锦涛和温家宝这样的“强势人物”已经变成成为人人都可见的“坡脚人物”就是明显的例子。最近,一些敏感人物,说自己发现了某某报“炮打温总理”,或某某人物“不尿胡锦涛”,话都不虚。
    
    可就是这么的一点变动,在中国人民中却引起了一个类似民主国家换届的那种情绪和期待。试想一想,在共产党16大时,人们把对江泽民的失望不就是转换成为对胡温的期待吗?以至于弄出了个什么“胡温新政”。10年过了,这个所谓的“新政”不是被江泽民的“老政”更“老”吗?眼下,人们却又对18大充满了幻想,把当年对胡温的期盼又得转换成为对“太子党”的期盼了。可见,隐形技术带来的后果是人民更麻痹,更无助。最近韩寒的文章说,中国革命已经没有了“革命的对象”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事例。其实,不是中国没有革命对象,而是它给“隐形”了。
    
    
    可正因为如此,鄙人以为政治上的隐形技术之运用给中国民主运动增添了很大的麻烦。统治中国的那个 “家”虽然不是以某一性的,但它却是一个比单独性氏更大的一个“共”字头的“家”。中国的“太子党”,都是这个“家”的成员。在即将举行的18大上,他们要名正言顺低掌权。危险危险不止于此,人们对18大是谈论不都是已经在事先默认了“太子党”统治中国的事情嘛?也就是说,太子党在中国要掌权,已经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情了。
    
    中国的太子党集团,是不是毛泽东在生前所说的“党内资产阶级”——这个问题我不敢兴趣;感兴趣的倒是,这个集团把中国最高政治权力的“私人性”(“家”)给成功的“隐蔽”住了,以至于人们要批判它,首先得“发现”它,要不然,你连它也看不见,怎么批判呢?对于要搞中国民主运动的人来说,透过隐形技术所设置的技术障碍,把表面“民主”的那一点眩人眼目的玩意剥离掉,同样需要“政治技术”。
    
    五
    在某种意义上,我认为隐形了的“家天下”,被赤裸裸的“家天下”还坏。为什么呢?
    
    在赤裸裸式的“家天下”统治中,人们要革命,其对象也是赤裸裸存在的。目标明确了,行动起来也很直接;可是,在我们中国的今天,连很出名的网络作家都看不见“革命的对象”,以为它不存在,麻烦不就是大了吗?
    
    质言之,政治上的隐形技术在中国成功地“隐蔽”了一家一户姓氏的同时却带出了一个由若干个不同姓氏组成的“完整”的“太子党大家庭”,于是,他们就像就好像是以“民主”式轮流吸中国人的血。叫一家子人来吸血,吸血虫也许很快就饱,“偃鼠饮河,不过满腹”;可叫许吸血虫“轮流”吸血,那不就更残酷吗?电影《归心似箭》上有一段故事说,一个被绑在了树上让蚊虫叮咬的人,如果外人跑来,把第一批叮咬的蚊虫赶跑,那么,来了新的一批,那人很快会死去。原因是,第一批叮咬的蚊虫吃跑后,扒在人身上就不动了,于是,后面的蚊虫上不来,这样,被绑在树上的人生存时间会长一些;政治上吸血虫吸人血的情况也是如此。
    
    说来说去,话又回到1989年的话题上了,在中国“当死的不死,不当死的,却又死了”,那才叫寒碜呢?“家天下”早就当死,可它在太子党里又活了过来;革命当活,可在30多年前,却被当权派置之于死地啊!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4198291129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就金正日之死想到的/武振荣
·中国真的 “告别革命”了吗?/武振荣
·简论“文革”的三次变脸和变质/武振荣
·简释香港的六四新语:“平反不如造反”/武振荣
·茉莉花与六四/武振荣
·“六四”曲:22周年祭/武振荣
·“六四”曲:邓公还魂记——仿元曲带过自度曲/武振荣
·茉莉花:革命的连接链/武振荣
·孔夫子躲猫猫:天安门广场孔子塑像被悄悄移走/武振荣
·读艾未未作品有感赋打油诗五首/武振荣
·茉莉花的呼唤:学生啊,学生!/武振荣
·茉莉花的考问/武振荣
·论宅民主极其漂变 兼论茉莉花革命之缘起/武振荣
·简论茉莉花革命之“聚集”/武振荣
·茉莉花革命缕析/武振荣
·茉莉花:民主的脸谱/武振荣
·和朝鲜独裁者秘密勾当何时终结?/武振荣
·论第二民主/武振荣
·我行,我能!/武振荣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