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网评《韩寒说民主》/网络游戏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2月31日 来稿)
     原文用【 】表示。网络游戏的评论用“网评”表示。
    
     原文:【韩寒:《说民主》(2011-12-24 17:30:02) (博讯 boxun.com)

    问:革命不一定是暴力革命,天鹅绒革命就是完美的典范。
    回答:我不认为天鹅绒革命能够发生在中国。不谈当时的国际局势,也不说整个捷克的人口只有北京的一半。相信天鹅绒革命其实就是选择相信了民众的素质,执政者的忍让,文人的领袖,这三者的共力才能形成天鹅绒革命,我认为这三者在中国全部不存在。你不能把一场完美的革命常挂在嘴边来反驳也许未来不完美的改革。我理解中国很多文人和学者对天鹅绒革命的感情,他们甚至能够在脑海中将自己 代入哈维尔的角色暗自感动。但无论中国发生暴力革命或者非暴力革命,文人所处的地位和角色远远比他们想象的要低得多,更别说能作为领袖了。而且国民素质越低,文人就越什么都不是。你也不能用完美的民主,完美的自由,完美的人权从字面上解释应该什么样子的来逃避中国的现实。改革和民主其实就是一场讨价还价的过程,你不能盼着执政者看了几本书忽然感化把东西全送给你。你不能天天盼着天 鹅绒革命,再由你来扮演哈维尔,并瞬间让每个中国人有一张选票,还都不能被贿选。捷克至今也不是普选。所以我的观点很简单,暴力革命我们都不愿意发生,天鹅绒革命不可能在近期的中国发生,完美民主不可能在中国出现,所以我们只能一点一点追求,否则在书房里空想民主和自由憋爆了自己也没有意思,改良是现在最好的出路。】
    
    网评:我承认天鹅绒革命模式很难在中国发生,但不可以就此认为推翻专制政权的革命也很难在中国发生,因为推翻专制是革命的目的,而推翻的形式没有必要也不可能按照一种模式进行。用天鹅绒革命模式很难在中国再现,而推断出针对专制政权的革命也很难在中国发生的逻辑是荒唐可笑的,是低估他人智商的,是非韩非寒的。
    
    【而且国民素质越低,文人就越什么都不是。】国民素质不高的中国,有个文人,名字叫韩寒,他曾经什么都是,而非什么都不是。
    
    【改革和民主其实就是一场讨价还价的过程,】这句话没有错,但也只点出了改革和民主过程的一个方面,而且不是主要方面。改革和民主过程,是追求人人平等的过程,是减少社会不公的过程,是朝向更文明的过程。即使我们把它比作讨价还价的过程,也是消除垄断价格、漫天要价和坐地起价的过程,是回归每人一份筹码而不是由独裁专制者垄断绝大部分筹码的过程。
    
    【你不能盼着执政者看了几本书忽然感化把东西全送给你。】这句话是正确的。无论独裁专制者,或者民主体制政府,都需要来自民间大众的声音和行动给予压力,才可能做出改良、让步和妥协。所以独裁专制政权下的平民大众更应该起来,来争取自己应有的权利。或通过声称发动革命的胁迫,给独裁专制者压力。如果革命的胁迫也不能使统治者让步妥协,那么,只剩下被迫以革命行动来推翻独裁专制政权一条路了。倘若连革命这条路也不想走、不愿走、不好意思走,甚至反对革命的话,那你就活该了,因为以反对革命只发牢骚的方式来对待不改革不让步的专制政权,是你自己的选择。
    
    【所以我的观点很简单,暴力革命我们都不愿意发生,天鹅绒革命不可能在近期的中国发生,完美民主不可能在中国出现,所以我们只能一点一点追求,否则在书房里空想民主和自由憋爆了自己也没有意思,改良是现在最好的出路。】改良不是改一件旗袍,拿去裁缝师傅那里就行。改良需要民众给统治者以足够的压力才能实施,如果不幸你的统治者是属独裁和专制的,如茅坑里的石头一般,则需要给予更强烈剧烈的压力才有可能。
    
    韩寒的【改良是现在最好的出路】这句话,足以让他身败名裂。
    
    原文:【问:你得出的结论就是中国人素质太低,不适合民主。政府有没有给你维稳的回扣啊?
    回答:我不知道你如何看出了这个结论,我觉得我已经写的很通俗 了。民主不是适合不适合的事情,它迟早会到来。国民素质低并不妨碍民主的到来,但决定了它到来以后的质量,谁都不希望来个卢旺达式的民主,虽然这并不是真正广义的民主。有时候缓缓来,有时候突然来。也许它来的不那么彻底,来的不那么全部,来的不那么美式,来的不那么欧式,但在你的余生里,它一定回来,回首起来,可能还来的有点平淡。】
    
    网评:即便是中国式的民主,也比中国式的独裁专制来得进步和文明。
    
    原文:【问:你的意思是一切只能靠执政者的恩赐,而不是人民自己的争取?
    回 答:给执政者压力当然重要,但遗憾的是,执政者的配合更重要。这的确需要运气和人品。现在社会各个阶层是割裂的,比如执政者,你动车事件闹得再大,他们依然淡定,觉得这是民间的事情,不费一兵一卒,时间自动摆平,执政者的家属可能完全不关心这事,只关心谁要上谁要下,谁的岁数差一点,XX位置怎么排。而在这样的舆论压力下,事情依然能自然过去。当然,更有可能是他们都没有感受 到舆论压力。好比你账户里有十亿,你丢了一千块,你自然不紧张。文化界兜里加起来的总和就五百,而他们认为统治者兜里也就三千,所以我觉得他们是放大的统治者的焦虑。人家完全没考虑你的问题。而文化界很多人认为一切的问题就是体制的问题,仿佛改了体制一切都迎刃而解,他们虽然善良正义,嫉恶如仇,但要求农民和工人和他们拥有一样的认知,甚至认为全天下都必须这么思考问题。可事实往 往有些让人寒心。】
    
    网评:【给执政者压力当然重要,但遗憾的是,执政者的配合更重要。】遗憾的是,韩寒又错了。真实的是,给执政者的压力比执政者的配合更重要。压力够大,你不配合就叫你滚蛋。这样的情形下,没有不配合的执政者。不举卡扎菲的例子了。
    
    原文:【因为拉力赛都在偏远地方举行,我这些年去了上百个各种各样的县城,这些都不算特别封闭和贫瘠的地方,我和各种各样的人聊天,他们普遍对民主和自由的追求不如文化界想象的那么迫切,他们对强权和腐败的痛恨更多源于为什么不是我自己或者我的亲戚得到了这一切 ,而不是如何去限制和监督,只有倒霉到自己头上需要上访的时候才会从词典里捡起这些词汇来保护自己,只要政府给他们补足了钱,他们就满意了。一切能用钱解决的社会矛盾都不算什么矛盾。而知识界 普遍把国民对这些词汇的这种应急应用当成了他们的普遍诉求,觉得与文化界形成了共识。我不认为在分歧和割裂这么大的国家里能有一场美好的革命。你也许觉得这正是执政者驯化的结果,所以要改变执政者。但现实就已经这样了,那一两代人已经这样了。但是幸运的是,我和他们的子女聊天时,互联网和各种传媒已经或多或少的打开了他们的眼界。所以我并不悲观。】
    
    网评:人们对民主自由的认识由于教育不同等原因而不同,这个不同也包括诉求不同。没有可能也没有必须要求全民在某个问题上达到一致,或同等水平。不管民众对民主自由的认识有多么不同,都不应该剥夺他们应有的个人权利和自由。民主体制,为保障人的基本权利提供了一个合适的平台。
    
    原文:【中国共产党到了今天,有了八千万党员,三亿的亲属关系,它已经不能简单的被认为是一个党派或者阶层了。所以共产党的缺点很多时候其实就是人民的缺点。我认为极其强大的一党制其实就等于是无党制,因为党组织庞大到了一定的程度,它就是人民本身,而人民就是体制本身,所以问题并不是要把共产党给怎么怎么样,共产党只是一个名称,体制只是一个名称。改变了人民,就是改变了一切。所以更要着眼改良。法治,教育,文化才是根基。】
    
    网评:【中国共产党到了今天,有了八千万党员,三亿的亲属关系】。怎么不按照九族的概念,甚至十族,就可以让所有的中国人都与共产党沾亲带故?对不起,问题来了,共产党啊,你为何对你的亲朋好友实行专制统治呢?大家可都是一伙的啊,是一丘之貉啊,都是血浓于水啊,都是一衣带血的同胞啊。干嘛下手这么狠啊?如文革如六四,干嘛把自己人批斗游街枪毙,干嘛派坦克血洗天安门?干嘛把97%的财富集中在0.4%的同胞手里?干嘛不一人一票选举?反正大家都是共产党员或者是共产党员的父母兄弟姐妹伯伯叔叔婶婶姑姑侄子外甥连襟妯娌丈人公公婆婆远亲近邻发小师母等。
    
    【因为党组织庞大到了一定的程度,它就是人民本身,而人民就是体制本身,】如此因为所以,真是天晓得的逻辑。党 == 人民 == 体制。也可以的,今天人民觉得党是垃圾的,是尿屎,要拉掉。因为你说【它(党)就是人民本身】,反过来也一样,还要他妈的党干嘛?专制体制也是一样,阉割。韩寒会同意吗?反正党不会同意,因为他根本不把他的同胞放在眼里,他们是压迫掠夺百姓的黑社会组织。
    
    原文:【问:如果革命到来,有影响力的文人应该扮演什么角色?
    回答:文人到时候就应该扮演一颗墙头草,但必须是一颗反向墙头草。文人需有自己的正义,但不能有自己的站位。越有影响力就越不能有立场,眼看一派强大了,就必须马上转向另一派,绝对不能相信任何的主张,不能跟随任何的信仰,要把所有的革命者全都假想成骗子,不听任何承诺,想尽办法确保不能让一方消灭其他方而独大。所以未来的中国如果有革命,谁弱小,我就在那里,它若强大了,我就 去它对手那里。我愿牺牲自己的观点而争取各派的同存。只有这样,才有你追求的一切。】
    
    网评:你自己做什么与文人无关,干嘛非要文人跟着你做墙头草?韩寒,我已经把你假想成骗子了。
    
    原文:【补加一个问答,关于素质和民主:
    问:我去了一些发达国家,我发现在表面的素质之下,其实深交下去,人性也都是这样的,所以好的制度才是高素质的保障。
    回答:我完全的赞同。但我们说的就是表面素质,不要因为觉得人私底下都是怎么怎么样的而小看表面素质。民主的质量就是由国民的表面素质决定的。一个人开车可能关远光灯,看见人彬彬有礼,遵守社会功德,但一交往,发现其实也是自私懦弱狭隘贪婪……这又如何呢。素质和人性放在一起谈没有意思,美国人的人性和中国人的人性说到底当然是大同小异的,全世界人类的人性都差不多。所以这里就 有一个鸡和蛋的问题,先有好的素质,再有好的制度,还是先有好的制度,再有好的素质。其实这个没有疑问,在能出现好的制度的时候,无论素质的好坏,都应该保障好的制度,因为好的制度恒久远,一颗永流传,制度有实在的,素质是空幻的。问题是,当好的制度由于种种原因迟迟不能到来的时候。咱不能天天期盼从天上掉下来一个好的制度,然后一切才有开始的可能和动力,否则反正好的素质也没必要,又缓慢又不见得有效……好的制度以及好的民主有两个到来方式,一种是有一个纪念日,一种是没有一个具体的日子,但要一两代人的努力。我觉得还是要实际一些,美国的独立宣言再好,美国的宪法再好,美国的宪法修正案再好,是因为他们的政党和人民都做到了。我们宪法其实也好,我们的执政党说过不少只比独立宣言好不比独立宣言差的宣言,但大多数没做到。他们是不会看着各种宣言而自省的,革命代价又太大太不可控,改良又慢又拖延,国民素质又不高,的确看着像死结。但我依然选择相信改良。暴力或者非暴力革命只能是督促改良的筹码,但不能也不肯能真正的操作起来。】
    
    网评:这段文字里,韩寒先玩草花素质和黑心制度这两张。玩够了,就亮出他的底牌:【我依然选择相信改良。】
    
    【暴力或者非暴力革命只能是督促改良的筹码,但不能也不肯能真正的操作起来。】为了达成改良专制制度目的,民众必须加注,直到目的达到。这就是博弈。如果对方站起来说:不玩了,也不改良。那么,我们只好把筹码丢过去,砸他个头破血流。这个时候,筹码已经不是筹码了,而是武器,是被傻逼所逼。因为,实现民主是必须的。才不管你韩寒【不能也不肯】这样做。
    
    总结:通篇在谈“革命不好改良好”,不是什么“谈民主”。估计他已经不好意思谈民主了。读者不必沮丧,其实你还是蛮幸运的,因为好在韩寒不是一名歌手,否则你不得不在2012农历新年CCTV的《春晚》上听到他唱《改良好啊改良好,改良就是比革命好》的灰谐歌曲了。
    
    这是韩寒《新三篇》里的第二篇。相对于《老三篇》而言,韩寒的《新三篇》逃脱不了失败的命运。因为读者已经不是《老三篇》时代的读者了。抱歉,韩寒。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20830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艾未未应否对韩寒的文章表态?/樵夫
·变革、民情及个体责任——有感于韩寒博文引发的争论/王建勋
·刘松萝:不要把韩寒变成余秋雨
·韩寒:说民主、谈革命、要自由
·张朴:韩寒堕落成了憨憨,可惜!
·韩寒:爱的代价
·再见!艾未未/韩寒
·韩寒说得对,独裁者何来内政?
·胡锦涛准备拿韩寒开刀了!
·韩寒:梦想是需要养的 是纯粹的 无关房子和车子 (图)
·韩寒:时无英雄,让我这样的竖子成名 (图)
·钱云会案:需要真相还是需要符合需要的真相/韩寒
·韩寒和公安部副部长,谁在说韩寒和公安部副部长,谁在说谎?谎?/姚小远
·韩寒:2010年上海大火 我就在现场!
·韩寒精彩讽刺文章:外国真落后
·韩寒:游行的意义
·李敖韩寒无矛盾/柳叶刀
·潘石屹:韩寒有力量
·陈文茜为何贬低韩寒/西风独自凉
·韩寒论“革命民主自由”文章引发互联网激辩 (图)
·韩寒博客大谈革命 引爆中国网络热战 (图)
·北大教授评价韩寒:他已超越“左与右” (图)
·韩寒连发三篇文章 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
·“教育问题研究专家”熊丙奇:我们应该有成千上万个韩寒 (图)
·郭敬明首次谈对手韩寒:他代表不了80后作家 (图)
·郭敬明:韩寒代表不了80后作家 自己也代表不了 (图)
·韩寒等4作家告百度侵权法院受理
·韩寒等四作家状告百度侵权
·韩寒告诫未来女儿:套好安全带 带好安全套 (图)
·韩寒嘲讽郭敬明半裸照:我女儿8岁就能读他的书 (图)
·韩寒等组团维权起诉苹果侵权 索赔金额650万元
·韩寒等作家结盟维权起诉苹果 索赔650万 (图)
·韩寒答应为杂志撰文 将爆料与女儿私密话语 (图)
·作家维权联盟公司昨成立 倡议人为韩寒李承鹏等
·“江苏口才帝”蓝志放言:不学韩寒靠出格取胜 (图)
·韩寒撰文斥中共:揣着良心的人被割头颅
·从韩寒到何天白:拷问中国素质教育
·胡锦涛指示:我们的下一个目标是韩寒/首知联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