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网评《谈革命》/网络游戏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2月30日 来稿)
    
    原文用【 】表示。网络游戏的评论用“网评”表示。
     (博讯 boxun.com)

    原文:【韩寒:《谈革命》(2011-12-23 06:09:34)
    最 近翻看了很多问题,革命和改革两个词被频频的问起。平时媒体也很喜欢问,但是也只是一问一听,无法见诸报端。写下来无论什么观点,八成也是不保的命。但作 为这次冬至回读者问的第一篇,我就先用整个篇幅来回答我关于革命两个字的看法。我综合了读者和一些内外媒的提问,在这里一并作答。】
    
    网评: 【革命和改革两个词被频频的问起。】不是吗?革命和改革,是今天海内外华人都无法逃避的选择题,也是邓共专制统治者和被专制者统治下平民百姓无法逃避的选 择题。或选择革命,或选择改革。革命是安装了火箭推进器的改革,改革是缠了裹脚布的革命。革命和改革形式不同但方向一致,都是推动社会朝着某一方向滚动, 或滚向幸福,或滚向灾难。拜人类社会文明程度不断提高之赐,今天革命和改革的方向,似乎更接近幸福,而不是灾难。
    
    坊 间有个这样的传说:改革成本低,革命成本大。这是谬传。举个例子,东西坏了,修修补补,这是中国五、六十年代的流行风。但今天就不同了,修理和卖新的相 比,许多情形下,还是买个新的成本低,划算,性价比高。改革成本低,革命成本大?不一定,要看具体情况。低风险高回报的事情毕竟比较难得,通常回报和投资 是成正比的。什么样的社会需要改革,什么样的社会需要革命,都要视具体情形而定。例如,中国的今天,有人看了以后说:维稳。有人看了以后说:改革。有人则 说:需要革命。那么到底谁说的是对的?其实都是在根据自己的立场和社会地位表态,没有一个先知能够跳出了说哪个变革是正确的,是符合中国社会现状的。
    
    革命是变革,改革也是变革,维稳就不是变革了。因为主张维稳的人不想变革,因为主张维稳的人革命已经成功,已经成功了六十年了,他们的改革也已经成功,而且已经成功了三十年了,当然就不喜欢任何的变革了。
    
    原文:【问:中国最近群体事件频出,你认为中国需要一场革命么。
    回 答:在社会构成越复杂的国家,尤其是东方国家,革命的最终收获者一定是心狠手辣者。很坦率的说,革命是一个听上去非常爽快激昂并且似乎很立竿见影的词汇, 但是革命与中国未必是好的选择。。首先,革命需要有一个诉求,诉求一般总是以反腐败为开始。但这个诉求坚持不了多远。“自由”或者“公正”又是没有市场 的,因为除了一些文艺和新闻的从业者,你走上街去问大部分人,你自由么,他们普遍觉得自由。问他们需要公正么,他们普遍认为不公正的事情只要别发生在我自 己身上就可以了,不是每个人都经常遭受不公待遇,所以为他人寻求公正和自由不会引发人们的认同。在中国是很难找到这样一个集体诉求的。这不是需要不需要的 问题,是可能不可能有的问题。我的观点是不可能也不需要。但如果你问我中国需要更有力的改革么,我说一定是的。】
    
    网评:【革命的最终收获者一定是心狠手辣者。】如果过去是,今后未必是。如果以前的革命是比心狠手辣,那么我们既要联想毛泽东比蒋介石,也要联想周武王姬发和商纣王子幸。民间俗话:两强相遇勇者胜。勇敢者,换个角度的说法就是心狠手辣。
    
    【但是革命与中国未必是好的选择。】这我同意。但无论何时,革命终究是一种选项。而且,在没有其他更好更有效的选项时,革命无可奈何地被推荐出来,来充当一次不得不的与中国成功牵手的男嘉宾。
    
    【革命需要有一个诉求,诉求一般总是以反腐败为开始。但这个诉求坚持不了多远。】作者似乎在给小孩子们讲一个童话故事:一个反腐败为诉求的革命。2011年末,专制政权才反腐败。因为反腐败对维稳有利,他们可以继续专制。
    
    【在 中国是很难找到这样一个集体诉求的。这不是需要不需要的问题,是可能不可能有的问题。我的观点是不可能也不需要。】一个社会是由各个阶层的人所组成,各个 阶层有他们自己的诉求,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诉求。今天的中国,集体诉求有,而不是没有,集体诉求不是不需要,而是太需要。譬如,医疗教育社会保障等,就是涉 及到十几亿大众的最基本的诉求。出版自由结社结党自由,保障公民权益,法制法治,则是更高级的集体诉求。作者视而不见,估计给下了什么药了。
    
    【但如果你问我中国需要更有力的改革么,我说一定是的。】作者含糊苍白地表达了赞同改革的个人诉求。什么才是有力的改革?
    
    原文:【问:你为什么不去领导一场起义呢?
    回答:开玩笑,就算我认同革命,并在上海起义,而且还稍具规模,官方只要一掐断互联网和手机讯号,我估计不用政府维稳机器出马,那些无法用QQ聊天或者玩不了网络游戏看不了连续剧的愤怒群众就足以将我们扑灭,你也别指望着能刷微博支援我,你三天上不了微博就该恨我了。】
    
    网评:盗用韩寒同学的这段逻辑程序,我有模有样地来个素段子。『开顽笑,就算我决心反美,并在上海誓师,而且武装百万粉丝,美帝只要一掐断中美热线和关闭星巴克,我估计不用航母前进黄海,中共中央就会派遣坦克将我压成阿扁,你们也别指望着能捐款支持我,美帝把中国孤立之日,就是《独唱团》读者含泪把我五花大绑点天灯之时。』
    
    原文:【问:那难道中国就不需要民主与自由了么?
    回 答:这是一个误区,文化人普遍将民主与自由联系在一起,其实对于国人,民主带来的结果往往是不自由。因为大部分国人眼中的自由,与出版,新闻,文艺,言 论,选举,政治都没有关系,而是公共道德上的自由,比如说没有什么社会关系的人,能自由的喧哗,自由的过马路,自由的吐痰,稍微有点社会关系的人,我可以 自由的违章,自由的钻各种法律法规的漏洞,自由的胡作非为,所以,好的民主必然带来社会进步,更加法制,这势必让大部分并不在乎文化自由的人们觉得有些不 自由,就像很多中国人去了欧美发达国家觉得浑身不自在一样。所以,民主和自由未必要联系在一起说,我认为中国人对自由有着自己独特的定义,而自由在中国最 没有感染力。】
    
    网评:听说太子党权贵和贪官污吏们的子女甚至老婆二奶小三什么的,在美国等西方民主国家里生活得如鱼得水。怎么到了韩寒口中就成了【很多中国人去了欧美发达国家觉得浑身不自在。】了?奇怪。不是韩寒病了,就是韩寒的电脑病了。
    
    【其实对于国人,民主带来的结果往往是不自由。因为大部分国人眼中的自由,与出版,新闻,文艺,言论,选举,政治都没有关系,而是公共道德上的自由,】是韩寒小看国人,还是韩寒小看自由?我不知道。不会是韩寒小看韩寒吧。
    
    原文:【问:我认为中国顽疾太深,改革已经没有用了,只有来一场革命才能让社会好转。
    回 答:我们假设革命没有遭到镇压,当然这本身就是不可能的。我们幻想一下革命,假设,革命到了中段,学生,群众,社会精英,知识分子,农民,工人,肯定不能 达成共识。而我们一直忽略了一个人群,那就是贫困人口,这个数目大概是两亿五千万。你平时都不能注意有他们的存在,因为他们甚至从来不使用互联网。既然革 命能够发展到中段,必然已经诞生了新的领袖。没有领袖的革命一定是失败的,白莲教起义就是很好的例子,而有了领袖的革命,也不一定好到哪里去,太平天国又 是很好的例子。中国式的领袖,绝对不会是你现在坐在电脑前能想象的那些温厚仁慈者。这样的一个领袖,八成独断专横自私狂妄狠毒又有煽动力,是的,听着有点 耳熟。但中国人就吃这一套,也只有这一套才能往上爬,这个社会习惯了恶人当道,好人挨刀。文艺青年们看好的领袖一个礼拜估计就全给踢出局了。而越是教育水 平高的人,越不容易臣服与领袖。所以这些人肯定是最早从革命中离开的。随着社会精英的离开,革命人群的构成部分一定会产生变化,无论革命的起始口号有多么 好听,到最后一定又会变回一个字,钱。说的好听一点就是把应该属于我们的钱还给我们,说难听一点就是掠夺式的均富。你们不要以为因为我觉得自己有点钱,所 以我怂了,害怕失去。在革命的洪流里,你拥有一个苹果手机,你是开摩托车的,甚至你会上网,你平时买报纸,吃肯德基,你都算是有钱人,甚至是有能力在互联 网上阅读到这篇文章的人,都是充满着原罪的被革命对象。有一亿家产的人比起有一万家产的人反而安全,因为他们打开家门,门口已经放的是纽约时报了。最后倒 霉的还是中产,准中产甚至准小康者。以前人们在各种政治运动中自相残杀,现在的人们只认钱,所以很多人民已经被训练成只认钱的自相残杀者。所以你就想象 吧。而中国人讲究清算,这也必然导致镇压。】
    
    网评: 韩寒在这一段落,与其说是反对革命,可从读者的角度,读到的却是对独裁者毛泽东的控诉,和对中国现今社会的批判。请看这句【中国式的领袖,绝对不会是你现 在坐在电脑前能想象的那些温厚仁慈者。这样的一个领袖,八成独断专横自私狂妄狠毒又有煽动力,是的,听着有点耳熟。】【现在的人们只认钱,所以很多人民已 经被训练成只认钱的自相残杀者。】
    
    这句是把周恩来刘少奇胡锦涛习近平等归类于恶人档:【但中国人就吃这一套,也只有这一套才能往上爬,这个社会习惯了恶人当道,好人挨刀。】
    
    韩寒骂毛共邓共官员没文化:【越是教育水平高的人,越不容易臣服与领袖。所以这些人肯定是最早从革命中离开的。】
    
    原文:【任 何的革命都需要时间,中国那么大的国家,不说天下大乱,军阀混战,权利真空。稍微乱个五年十年的,老百姓肯定会特别期盼出现一个铁腕独裁者,可以整治社会 秩序,收拾一下局面。至于从百花齐放重新看回人民日报,这个真的没所谓。况且我们的一切假设都建立在军队国家化的前提下,所以这些都是幻想,连幻想都不乐 观,就别提操作了。】
    
    网评:整篇文章已经混乱了,这段混乱到混沌或者混蛋的地步。严重怀疑是菜花甜妈在帮韩寒解答有关中国问题。
    原文:【问:那你看埃及,利比亚⋯⋯
    回答:埃及,利比亚是被一个人独裁统治几十年,城市也不多,一个事件作为爆点,一个广场用来演讲,就可以革命成功。中国没有一个具体的个人能成为被革命的对象,城市,人口众多,而且各种千奇百怪的灾难都发生过,G点已经麻木,更别提爆点了。就算社会矛盾再激烈十倍,给你十个哈维尔在十个城市一起演讲,再假设当局不管,最终这些演讲也是以被润喉糖企业冠名并登陆海淀剧院而告终。】
    
    网评: 毛泽东的个人独裁统治已经被推翻三十五年了,是被死亡推翻的。所以我们感谢上帝赋予人类于短暂的寿命,否则,独裁专制统治者的恩情真的会比天高比地长。埃 及利比亚的故事是否会在中国重演,我们无法肯定。我们可以肯定的是,独裁专制政权的寿命一天比一天短。中国的专制政权能例外吗?
    原文:【当然,以上更是废话,最关键是就大部分中国人一副别人死绝不吭声,只有吃亏到自己头上才会嗷嗷叫的习性,一辈子都团结不起来。】
    
    网评:既怕中国人团结起来革命,又抱怨中国人【一辈子都团结不起来】。这种矛盾观点映照出中国人的生存法则:不到非不得已,决不参加革命;忍无可忍的某一天,顺手抄起一件家伙夺门而出。
    原文:【问:你的观点非常的五毛党,是被政府买通了么?为什么不能一人一张选票选主席。
    回答:在这样一个非此即彼,非黑就白,非对既错,非带路党既五毛党的社会里,革命两字说起来霸气,操作起来危害更大。也许很多人认为,中国的当务之急就是 一人一张选票选主席,其实这并不是中国最大的急迫。相反,一人一张选票,最终的结果还是共产党代表获胜,谁能比党更有钱?五百亿就能买五亿张选票。不行加 到五千亿。一年税收都十万亿呢。你和人家比有钱?你觉得你周围的朋友的公正独立,那样的人加起来也就几十万张选票。你看好的有识之士,能有十万张都不错 了。唯一能和共产党抗衡的就是马化腾,因为他可以在QQ登陆的时候弹出一个窗口:谁选我马化腾,谁就可以得500Q币。此举估计也能获得两亿张选票。但问 题是,到时候马化腾一定会入党的。民主是一个复杂,艰难而必然的社会历程,并不是什么革命,普选,多党制,推翻XX,这些脱口而出的简单词汇可以轻易达成 的。如果你对司法和出版都从来没有关心过,你关心普选有什么意义呢。无非就是说起来更拉风一点。这和那些一说起赛车只会提F1,一说起足球只知道世界杯的 人有什么区别呢。】
    
    网评:【相反,一人一张选票,最终的结果还是共产党代表获胜,谁能比党更有钱?】【谁选我马化腾,谁就可以得500Q币。此举估计也能获得两亿张选票。】韩寒哪里是在谈选举,分明是在谈买票。选举舞弊和选举是两回事。通过买票上台仍旧是非法的,结果会导致人财两空。
    
    【民主是一个复杂,艰难而必然的社会历程,并不是什么革命,普选,多党制,推翻XX,这些脱口而出的简单词汇可以轻易达成的。】民主虽然不是靠并不是什么革命,普选,多党制,推翻XX,这些脱口而出的简单词汇轻易达成的,但是从认识读懂这些简单词汇开始的。凡事都无论复杂与否,都是由简单开始,日积月累,直到成功。
    
    原文:【问:我觉得中国的革命和民主只是时机的问题。你认为什么时机最合适。
    回答:革命和民主是两个名词,这两个名词是完全不等同的,革命不保证就能带来民主,这个咱们不是早就已经证明过一次了嘛。历史曾经给过中国机会,如今的局 面则是我们爷辈的选择。现今中国是世界上最不可能有革命的国家,同时中国也是世界上最急需要改革的国家。如果你硬要问我在中国,什么时候是个革命的好时 机,我只能说,当街上的人开车交会时都能关掉远光灯了,就能放心革命了。】
    
    网评:【现今中国是世界上最不可能有革命的国家,同时中国也是世界上最急需要改革的国家。】中国已经发生二次革命了,一次是1949年,这大家都知道;另一次是在1976年10月,大家可能不认为那是一次革命。对于1976年10月发生的事情,官方的说法是“粉碎四人帮”。这是一种泼皮无赖的说法。今天许多人已经意识到那是一次政变,是宫廷政变,是最高统治者派系之间的革命。这种革命虽然规模较小,效果却不小,同样导致中国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革命有多种形式。农民起义是革命,工人暴动也是革命;法西斯灭亡是革命,共产党崩溃也是革命;暴动是革命,政变也是革命。今天的中国需要改革,如果改革不发生,那么就需要革命。总之社会是需要不断更新的,更新的形式要么改革,要么革命,没有第三种什么维稳和谐。
    原文:【但 这样的国家,也不需要任何的革命了,国民素质和教育水平到了那个份上,一切便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也许你能活着看见这个国家的伟大变革,也许你至死都是 这个死结里缠绕的纤维,但无论如何,你要永远记得,错车时请关掉远光灯,也许我们的儿女将因此更早的获得我们的父辈所追求的一切。
    冬至回读者问之一,完。】
    
    网评: 对于文盲,正确的方式是给予教育。对于素质低下,正确的方式也是给予教育。埋怨国民素质低下就如同埋怨文盲不识字一样,不是正确的方式。专制统治者没能给 予国民以良好基本的教育,在国民素质和教育水平低下方面要负全部责任。这样的国家,正需要改革或者革命。保障国民得到良好的基本教育,正是革命的诉求之 一。
    
    总结:整篇文章围绕革命和改革打转,但条理散乱,逻辑疏松,思维肤浅,观点陈旧不堪。
    
    反正,维稳割脑切胆手术,轮到了韩寒。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0198281405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邓共为何频繁高呼『中华民族复兴大业』?/网络游戏
·2011年胡式当官指南/网络游戏
·中共的民族政策,将导致中国分裂/网络游戏
·芦笛三过函谷关(二)/网络游戏
·天才是一种什么东西?/网络游戏
·北大出一个孔三妈是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网络游戏
·发现林彪体:A、B、C、D是正确的/网络游戏
·评、抨、呯何新《重论毛泽东》/网络游戏
·预言党国末代首领姓氏为“王姓”/网络游戏
·红黑两中国毛邓两中共论(一)/网络游戏
·中国现代史上一次有知无觉的改朝换代(四)/网络游戏
·中国现代史上一次有知无觉的改朝换代(三)/网络游戏
·中国现代史上一次有知无觉的改朝换代(二)/网络游戏
·薄熙来消费毛泽东/网络游戏
·中国现代史上一次有知无觉的改朝换代(一)/网络游戏
·欲解中国之惑,需先鉴定中共性质/网络游戏
·又见卡扎菲/网络游戏
·【《中国的和平发展》白皮书】导读/网络游戏
·为中国算命/网络游戏
·27岁男子连打两天网络游戏后砍父跳楼
·网络游戏防沉迷实名验证10月1日实施
·网络游戏“实名制”昨起实施 被指“漏洞”很大
·《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引发网民热议
·中国文化部将网络游戏与手机娱乐纳入管理重点
·去年中国自主研发网络游戏实际销售收入165亿多元
·中国政府控制网络游戏
·中国将对网络游戏业进行大清理
·中国当局严查关闭违规网络游戏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彭博是个死硬的政治骗子
  • 曾节明习近平搞砸大陆,毁掉香港,台海战争的浩劫临近
  • 谢选骏美国正在滑入个人统治
  • 陈泱潮ZT制度转型的前提是改变信仰/罗慰年
  • 谢选骏南极争议证明主权国家的盗匪性质
  • 紫电灭绝人性的抽象劳动理论
  • 谢选骏我知道美国债务的最终结局会是如何
  • 申有连邪恶无耻的马克思主义之十一
  • 谢选骏康有为梁启超都是贪污犯
  • 少不丁笑谈解放军在香港搬砖
  • 张成觉八秩感懷
  • 孟泳新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十七)
  • 陈泱潮10.中國民主墻組黨等五大事件,是推倒蘇中東歐共產政權的
  • 谢选骏日本国家是天子哲学的产物
  • 胡志伟張發奎兩次從蒲台島反攻大陸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红尘
  • 谢选骏中国如何避免勃列日涅夫的覆辙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