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官退民进话乌坎/王在安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2月29日 来稿)
    —就2011年年终述评答子佑先生问
    (王在安 2011-12-23)
     子佑: (博讯 boxun.com)

    2011年即将结束,您认为2011年中国发生了哪些大事儿?
    
    王在安:
    我认为,当今中国的大事儿只有两件:第一件大事儿就是经济改革,第二件大事儿就是政治改革。
    轰轰烈烈的2011年表明,中国的第一件大事儿——“经济改革”已经死亡。经改死亡的标志就是:中国经济改革的最终结果,并未使老百姓真正感受到自己生活得更有尊严了,而是造成了不可逆转的“恶性通货膨胀,贫富悬殊不公,生态环境恶化,社会道德沦丧,官场腐败透顶,公民权利尽失,维权事件蜂拥,政府内外交困”的局面。
    面对这种以“发展是硬道理”为“邓氏理论”指导的经济改革后果和危局,执政集团给我们的感觉只有十二个字:束手无策,无可奈何,一筹莫展。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中国的经济改革趋于死亡了呢?原因只有一个,就是邓小平先生在20多年前运用非法程序和手段搞掉了坚持政治改革的开明领导人胡先生和赵先生,从此中断了中国政治改革的历史进程。
    从那时起,中国的历史进程就进入了邓小平“发展是硬道理”的经济改革轨道。但是,实际上“宪政民主才是更硬的道理”,才是“真正的硬道理”。20多年来,邓小平和他指定的领导人,完全否定了“宪政民主”这个“更硬的、真正的硬道理”。
    现在事实已经再清楚不过了:搞市场经济改革,离开了“宪政民主”的方向引领和保驾护航,其后果只能导致经济愈发展,官场愈腐败,道德愈沦丧,生态愈恶化,贫富愈悬殊,社会愈不公,百姓愈不满。
    一言以蔽之,离开了以建立宪政民主政体为目标的政治改革,任何市场化的经济改革和经济发展,最终都只能使社会掉进万劫不复死亡陷阱!
    正是因为中国的经济改革已经掉进了万劫不复的死亡陷阱,而执政当局又束手无策、无可奈何、六神无主、一筹莫展,最终催生了启动中国官场大分化的政治改革契机。
    从官方阵营来看,2011年最高统治集团面对内外交困的乱象困局,至少发出了四种不同的声音:一是吴邦国高喊“五不搞”;二是薄西来高调“唱红打黑”;三是温家宝多次倡导普世价值,并警告说不搞政治改革死路一条!四是汪洋先生在广东谨慎推行放宽言论的控制,以及与维权公民对话的民主政治改革破冰试验。
    可以说,他们是各拉各的调,各吹各的号,互相矛盾,方向各异!这真是多年来中国政治舞台上罕见的一幕好戏啊!
    这台戏好在什么地方呢?
    第一,好在面对邓式经济改革死亡的困局,统治集团已经开始分化了,一些手握重权的政治家们,开始瞄准不同的方向,各自寻找突破困局的出路了!
    第二,好在对温家宝多次倡导政治改革,并发出“不搞政治改革只有死路一条”的警告后,统治集团高层虽无人大声附和,但却也无人敢于正面出来与温家宝对阵应战!从而使得温家宝总理成为百姓心目中2011年真正的英雄人物。
    第三,好在吴邦国虽然喊了一嗓子“五不搞”,但却立即遭到国内外民众排山倒海般的批驳和嘲讽,一下子就心虚地变成哑巴了。从而使“五不搞”成为逆历史潮流而动的绝望独唱。
    第四,好在虽然薄西来先生的“唱红打黑”在相当程度上获得了民意的支持,但是由于它采取了政府主导的运动方式,最终不仅导致社会精英对它的合法性产生质疑,而且引起中央核心领导对它的恐惧——文化大革命难道不正是这种“权力主导下的运动”吗!在民众愚忠于执政者的毛泽东时代,权力主导下的运动是强化专制政体的拿手好戏,而在当今这个民众觉醒、愚忠消失、信息自由传播的时代,任何群众运动都有可能导致专制腐朽政体的灭亡。这正是运动式的打黑唱红难于逾越重庆本土的根本原因。
    第五,好在汪洋先生在广东谨慎推行放宽言论控制的民主化试水,以及与维权公民对话的政改破冰试验初见曙光。
    这个曙光是什么呢?就是在最近发生的广东省乌坎村民维权事件中,村民赶跑了执政40余年的党委书记,建立了中国第一个真正民选的自治权力机构。乌坎村民反对专制的维权力度,远远超过22年前的89民动。但是汪洋先生没有下令大兵进村镇压,最终政府“暴力工具”被维权民众逼退,乌坎村民众维权代表林祖銮于12月19日“单刀赴会”,与政府高官、省委副书记朱明国及汕尾市委书记郑雁雄会晤谈判,并以官方全面妥协,同意村民提出的释放被捕村民、归还离奇死亡的村民代表薛锦波遗体、承认一度被定性为非法组织的乌坎临时理事会是合法村组织等三大诉求而告官民和解。
    这难道不是“官退民进”的第一缕曙光吗?
    中国的反右派运动是官进民退,中国的大跃进反右倾是官进民退,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是官进民退,中国的反自由化是官进民退,中国的89民运是官进民退,中国每年千万起民众维权事件是官进民退,唯有乌坎村民于公元2011年创造了“民进官退”奇迹!
    伟大乌坎村民创造了中国的历史!
    这是民主与专制两种势力,在力量对比上的重大转折点!
    这是中国政治改革划时代的重大事件!
    借用毛泽东的一句话: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不是枪杆子说了算,不是某个政党说了算,而是民心说了算,而是公民选票说了算,而是宪政民主说了算!
    所以,如果要对2011年中国发生的重大事件排座次,我认为排在第一位的重大事件,就是乌坎村民创造的“官退民进”维权事件!
    
    子佑:
    听了你这一番话,我也深有同感。让我们向伟大的乌坎村民致敬!中国大有希望,中国人民大有希望,宪政民主在中国大有希望!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721803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乌坎村抗争局部胜利的启迪/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秦永敏:中国社会转型有多种路径,乌坎事件昭示“拖延就意味着全民起义”
·乌坎事件,中共中央葫芦里买的什么药?/刨根问底
·乌坎暴力革命礼赞/张三一言
·罗茜:透析乌坎事件转机
·刘逸明:乌坎村的维权行动能否成为公民运动标杆?
·组织性是获胜的保证——乌坎村事件的启示/曾节明
·乌坎侥幸免屠村,浴血恰逢侨博会/草虾
·乌坎村事件为村支书体制敲响丧鈡/项守信
·公民运动让乌坎有转机但无保障
·乌坎是胡锦涛设定的胡江隔空角力战场,汪洋被绑上战车/冼岩
·廖祖笙:为乌坎淌下感同身受的泪水
·陈泱潮就【乌坎事件】致函胡、温、习、汪洋
·和平解决乌坎村事件不是共产党的失败或挫折/陈树庆
·乌坎——中国社会转型之坎/南云楼
·乌坎村代表了中国民主的方向/陈维健
·曹长青:要乌坎自治还是中南海专制?
·查建国给广东政府关于乌坎事件的公开信
·乌坎民变,拷问中南海/陈破空
·乌坎双赢 中共第五代领导人登场?
·实拍 12月24日的乌坎村 (图)
·声援乌坎村广州网民遭清算
·媒体赞叹:乌坎村是中国民主里程碑
·海门镇、乌坎村继续外弛内张
·“乌坎转机”的时代意义和国家样本意义
·朱明国从乌坎事件谈群众工作
·官员谈乌坎事件:群众被激怒才知什么叫力量
·纽约时报: 中国至少还有62万个“乌坎村” (图)
·乌坎事件起因经过事件特点全解密 (图)
·乌坎土地风波走向良性互动 (图)
·广东乌坎村民恢复正常生活 挂横幅拥护共产党
·海门电厂后台是李鹏儿子 想复制乌坎没门
·陆丰乌坎村所谓的「犯罪分子」 (图)
·乌坎日记
·乌坎村事件:拉开了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序幕
·乌坎被拘三代表“取保候审”回家 外界持续声援官方手法被质疑
·视频:在京访民举牌支持乌坎人民 (图)
·视频:访民在北京举牌支持乌坎人民 (图)
·乌坎模式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