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就金正日之死想到的/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2月28日 转载)
    武振荣更多文章请看武振荣专栏
    金正日死了——这个消息对与世界来说的确是“重大新闻”,对于亚洲来说,更是如此。
     (博讯 boxun.com)

    此消息最初是由朝中社发布的。原文是:“朝鲜中央通讯社称“由于日积月累的身心的疲劳,金正日于17日上午在列车上出现急性心肌梗塞并发信源性休克症状”。”解读此一消息,朝鲜官方对金正日的死亡做出了诸葛亮之死式的说明:死在了“工作岗位”上,可以说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啊!
    
    世界上的人,只关心金正日死了一事,至于说他死在哪里?怎么死的,谁会关心呢?所以,在得知金正日死亡一事时,世界舆论也就同时自然而然地认同了朝中社的消息;而此一认同,却又反过来好像是支持了金正日死于“列车”上的朝中社说法,如此这般的事情在正常的国际舆论中,好像是没有特别意义,可对朝鲜国内来讲却有着非常的意义,特别是对于朝鲜统治者集团高层来讲,意义更迫切。无论怎么说,此一消息在事实上可以非常有效地堵住任何一位高层人物之口,使之发不出金是“怎么死的”疑问。
    
    (一)金正日死在“列车”上,“列车”是一个动态的交通工具,因此,就没有必要追问“列车”停在何处?谁都知道,这位独裁者的出巡一贯是是绝对秘密的,谁跟从?谁不跟从?走何路线?何时出发?到达何地等等都是属于国家机密,因此,对于那些从骨子里“忠于”金正日的高层人来说,是没有权利过问此等机密的。对此,谁都没有权利问:“伟大将军死时,我为什么不在场,我为什么不知道?”甚至连他的儿子——已经被正式作为接班人的——金正恩来讲,也不可以这样发问。于是,一个大独裁者死亡过程尽管充满了疑虑,却成为朝鲜高层任何人都无权追问的机密事情了。
    
    (二),金正日死亡属于猝死。猝死的医学解释是:“猝死指自然发生、出乎意料的突然死亡。……猝死型冠心病以隆冬为半数,患者生前无症状。死亡者生前短时期内有无先兆症状难以了解”。(《百度文库》)。既然是这样,对于一个“猝死”的人,谁可以问:“我为什么不在场呢?”肯定,“猝死”的医学解释也不利于那些追问“先兆”的人。若不是这样的话,假若金正日正常的死在了医院,那么,我想他死时,身边会一定会出现一个封建式的“床前内阁”之局面,所以,对那些没有进入这个“内阁”的人来说,他们可以提出“我为什么不在场”的发问;只是,对“列车”上的金正日之突然死亡,谁都不可能这样发问。
    
    金正日也许是猝死,如果“猝死”是一种“自然发生”的死亡,我在不否认此种可能的情况下,提出了金正日“非自然死亡”之假设。我假设,金正日的死亡是有人故意安排的,是设计的,所以,朝中社报道金正日死于一个没有地点的空间(“列车”)中,是刻意安排的。我的假设不是没有道理的。
    
    从古到今的封建王朝都是用道德外衣包裹的,因此,在长期的封建社会中最高当权者的死亡都是“正常”的。可事实上,在宫廷斗争中,非正常死亡的人却屡见不鲜。林彪当年的“5-18讲话”(1966年5月18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讲话》)中,所例举的为了“政权”,“老子杀儿子,儿子杀老子”的故事,想必不是捏造的。除去这些老故事不说,联系到1971年发生于毛泽东和林彪之间的一那场“未遂政变”,我的假设也可以寻找到最近的支持事例。不用说,他们都是“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这一条线上的人。
    
    独裁国家里的一个显著特点是,一个长期享有最高权力的独裁者都有一副铁打的性格,任何人都不能够改变之。而正是在这个时刻中,最高独裁者个人性格和道德方面的缺点以及统治的手段、方式的错误对于他周围的人来讲,都是“洞若观火”式的,可谁也奈何不得。斯大林的晚年,赫鲁晓夫、马林科夫、布尔加宁、莫洛托夫等对他的缺点不都是“洞若观火”吗?可是,谁敢说呢?毛泽东晚年也是如此,刘少奇、林彪、周恩来、邓小平等对他的缺点何尝不是“洞若观火”呢?可谁奈何得了他呢?可见。要解决他们的问题,就只可能是他们的死亡,也就是说,只有他们的生命结束,其缺点才容得别人批评,原先弄成的局面才可以改变,生前的“路线和方针”才可以结束。对于朝鲜的金正日来说,情况何尝不是如此呢?由此,我假设金正恩此前已经有了“改变”金正日路线的想法,可现实是,金正日人不死,他没有任何办法,难道是没有根据的胡乱猜测吗?没有办法事小,他还得在表面上做出对于其父一切一切的安排和决定的“绝对”服从与“忠诚”。
    
    由此,我想起了去年3月26日发生的“天安舰事件”,那有可能是金正恩背着其父搞的一场阴谋诡计,目的是在最大事件所引起的危机面前,迫使其父下台。可是呢?他低估了老子的“能力”,没有想到,他老子竟安然无恙地渡过了那一场危机,不但没有为此而下台的丝毫打算,反而其地位更加巩固了。所以,我认为就有了金正恩的进一步的安排:促使老子肉体死亡。也许他采用了“花计”,促使老子死在了“美人”身边(这也是外界不可以知道的,不可以告诉外界地点的,其行为亦可以在“列车”上进行);也许是一剂药物,或者一碗汤、一口水,使之没有“先兆”的死亡。
    
    此一假设可能遇到的反驳是,金正日已经立了金正恩为接班人,这是“铁板钉钉”的事情,金正恩有此必要吗?可这样的反驳太没有力量了。毛泽东当年把林彪列为接班人,都写在了“中国共产党党章”上了,不也是“铁板钉钉”的事情吗?林彪为什么要搞掉毛而提前接班呢?要知道,专制政治的一个最大特点是,掌握着最高权力的人事实上享有绝对权力,而绝对权力对于任何的事情来讲都不存在既往的约束。在某一个场合,最高当权者改变一个“既定事实”或“先在事情”只是一句话,只凭他内心的一个“闪念”,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改变的。因此,今天是接班人,明天是阶下囚的事情,数不胜数啊!何况,金正恩的一个哥哥还生活在中国的“澳门”和“北京”,这难道不是一个致命的危险吗?据闻,金正恩曾企图暗杀金正男,但是,因受到了中国的严重警告,而不敢贸然行事。在古代历史上,太子逃亡,借助外国力量复国的例子难道还少吗?
    
    所以,金正恩要提前掌权是有完全可能的。如果说,目前国际社会对于金正日掌权存在着巨大敌意的话,那么,促使金正恩采取行动的可能性就有了一种“国际”的解读。不消说,在年内,拉登、卡扎菲的死亡,阿里、穆巴拉克的下台,此种“国际民主大气候”都对朝鲜形成了巨大压力。对于朝鲜国内的2300万人民来讲,金正日不死,他们“喝不上肉汤”,处在饿死的边缘,是一个眼睁睁的事实,对此,金正日继续掌权无疑会加剧国内政变的危险,与其让危险来临,不如使金正日死亡,这里人们可以看出另一种的逻辑力量的存在。由此联系金正恩在其父死后,没几天许下的要在3年时间内让“人民喝上肉汤”的“愿”就不是有蛛丝马迹可寻的吗?无可置疑的事实是:朝鲜的局势在此间,已经因为金正日的长期掌权在急剧变坏(据闻一些高级干部逃到韩国,军人持枪逃亡到中国),那么,安排金正日的死亡事件就有另一种来自于人内心隐秘之处的合理解读。
    
    金正日不死,朝鲜不可能改变——这是谁都不可以怀疑的事情,正是从这一事情中,我推断:如果此刻有人设计“金正日的死亡”,其行为之“阴谋”成分可以被寻求“政治”上的“改变”之更充足的理由所屏蔽。于是,在专制政治里,一个极大的犯罪行为却可以得到某种程度的道德阐释,向来如此。
    
    金正日之死,朝鲜可以变化——就是本文的中心议题,至于说是变得好一点,还是坏一点,倒可以研究。此间,我要强调的是,即使我做出了上述假设:金正日死于非命,也不会引起风波的。因为,最合理的解释是:他早该死了。进一步说,他如果早死3年,朝鲜人民也许已经喝上肉汤了呢?
    
    金正日之死,给中国专制主义者们传达了一个信息:独裁政治在世界范围内的结束,可以说进入了“倒计时”时期;在这个时期内,任何一个专制政治的掌权者把政权和自己的性命绑在一起,都不是明智之举。人民要自由,国家要民主,是谁也改变不了的大趋势!
    
    2011/12/22于<民主论坛>上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102153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真的 “告别革命”了吗?/武振荣
·简论“文革”的三次变脸和变质/武振荣
·简释香港的六四新语:“平反不如造反”/武振荣
·茉莉花与六四/武振荣
·“六四”曲:22周年祭/武振荣
·“六四”曲:邓公还魂记——仿元曲带过自度曲/武振荣
·茉莉花:革命的连接链/武振荣
·孔夫子躲猫猫:天安门广场孔子塑像被悄悄移走/武振荣
·读艾未未作品有感赋打油诗五首/武振荣
·茉莉花的呼唤:学生啊,学生!/武振荣
·茉莉花的考问/武振荣
·论宅民主极其漂变 兼论茉莉花革命之缘起/武振荣
·简论茉莉花革命之“聚集”/武振荣
·茉莉花革命缕析/武振荣
·茉莉花:民主的脸谱/武振荣
·和朝鲜独裁者秘密勾当何时终结?/武振荣
·论第二民主/武振荣
·我行,我能!/武振荣
·白领:是省油的灯吗?立即民主(18之17)/武振荣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