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乌坎是胡锦涛设定的胡江隔空角力战场,汪洋被绑上战车/冼岩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2月23日 来稿)
     12月20日以前,汪洋内心的犹疑不决被一些敏锐的观察家捕捉到了:既不愿意真正“来硬的”封锁村庄,又不愿意作出真正让步、明确表态不追究村民的“闹事”责任。事态就在这种暧昧的气氛中持续发酵,牵涉的因素越来越多,影响的范围越来越大。直到12月20日派出省委工作组,汪洋才正式站到一个难以回头的位置上,昭告世人,他要创造历史。
    
     毫无疑问,此时此刻汪洋的一切大动作,都会围绕即将来临的十八大。以此视角来审视汪洋的犹豫和决断,很有意思。对其中的一个关键点,很多观察家都没有形成清晰概念:在十八大前夕如此关键时刻,作出这种史无前例、有悖于传统“维稳”思路、必然对中国政坛和政局产生重大冲击的决断,这绝不是汪洋这个位置所能决定的。真正的决定者一定高居其上,这个人也不难猜测:此时此刻,在这种事情上,能够令汪洋采取“出格”行为的,唯有胡锦涛。 (博讯 boxun.com)

    胡锦涛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是为了践行政治体制改革,或者创新社会管理方式,他应该至少在几年前就这么做。此时此刻突出奇招,标的也只可能还是十八大。胡这样做,至少可以达到两个目的:一,胡对十八大接班格局的不满意,众所周知。要想改变既定格局,唯有制造混乱。越乱,越有可能滋生变数,打破定局。胡自忖,现在已是他所可能面对的最差局面,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赔个精光与还保留一点相比,其实差别不大。所以,这一回他破天荒地不惧冒险,不怕折腾和混乱。
    
    二,他要试探对方的底牌。江泽民这个庞然大物,无可争议的实力强大,让人不敢正面对抗。但江毕竟已是风烛残年,而且几次传出病危消息,他到底还能使出几份力气?江系在这种状态下,还有多少的凝聚力和战斗力?这些情况,静态观察很难得出准确判断,必须让对方面对危机动起来,而且不能因此过于伤及自身。所以,必须选择一个有利的战场,与江隔空而非直接地交手。乌坎就是胡选定的战场,在此,他不怕江不出手——如果他还有能力出手的话。作为最大的既得利益者,江最不愿意乱,因为乱则可能生变,影响他的既定布局,他现在显然也难有精力再重新布个局了。如果乌坎村的做法成为示范,全国农民起而效仿,政府要面对的,就不只是星星之火,而是烽烟遍地。所以,对于可能带来全局性震荡的乌坎,江不能不应子。但是,直至目前为止,江系一方的反应耐人寻味:没有明确表态。显然,江系不想过早介入并与胡系短兵相接,而是打算坐等对方出错,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抵定乾坤。
    
    如此就不难理解汪洋此前的犹豫不决:他确实很无奈。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如果有得选择,他显然不想掺和进来。十八大要入常,对他来说,未必要采取这种“超常规手段”;胡如果真心支持他,更用不着出这招。现在,胡明显将他当作了棋子,而他又没有拒绝的能力——到这个时候才来改换门庭,只会落得两头不是人。于是,汪洋最后只能选择咬牙“硬顶上”,虽然是被绑上的战车,更要显得卖尽全力,而且要尽量做得漂亮,否则,他一开始就会出局。于是,他派出了最重要的心腹,从重庆带过来的朱明国亲手操刀,既显得诚意十足,也便于他自己遥控操纵。
    
    最后一个问题:胡这种做法,有没有可能是真心想利用最后的机会,趁江“无力东顾”时,过一把政治改革的瘾?答案是没有这种可能性。首先,中共高层除温家宝外,没有谁表示过对真正的政治改革的认同。温也只是口头表达,并无实际的行动配合。另外,江现在有没有东顾之力还难说,如果他“顾”不了阻止政改,也就“顾”不了十八大的布局,胡完全可以先弄好十八大的事后,再来全力推进政改。更重要的是,在体制内浸润多年,胡不可能不明白,如果汪洋现在的做法真正有效,该办法早就被用出来了,绝不须等到现在,中国也不会到今天这个地步;如果允许村民自治就能打破今日之僵局,母猪也能上树了。原因很简单,正如“支部建在连上”是“党指挥枪”的保证一样,将执政党的权威树立到每个村庄和社区,也是集权体制有效运行的保证。套用孙立平教授的话说,这是让整套制度得以发挥效用的基础秩序。为什么南美一些威权政府,无论维持稳定还是发展经济都不给力?就是因为缺少了这种可与集权体制相匹配的基础秩序。为什么中国能够实现其他国家难以复制的高效率?也是因为拥有了这种与集权体制相匹配的基础秩序。可以说,“将执政党的权威确立到每个村庄和社区”,是“中国模式”的核心奥秘和基因密码。而村民(社区)自治,却是民主体制的基础秩序。用民主体制的基础秩序替换集权体制的基础秩序,无异于自己挖自己的墙脚。墙脚被挖掉后,只剩下空中楼阁,大厦还能不倒吗?集权体制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奥秘,就在于下级依附于上级,必须无条件服从上级。如果下级成了独立个体,对上级的指令可以自我选择执行还是拒绝,或者上、下级之间依据法定的权限各行其是,失去了将全社会资源拧成一股绳的优势后,集权体制的效率将马上一落千丈。在全球竞争激烈、中国在许多方面居于弱势、现实矛盾积淀深厚的背景下,沦为“弱政府”的中央政权,必然承担不了维持稳定和发展经济的功能,这也就意味着它只能垮台。如果它转向民主,希望依托新的基础秩序建构新的体制,由于历史积怨和现实矛盾的积累,放开长期被压制的政治参与后,它只会垮台更快。显然,无论从哪个角度出发,胡都不可能作此抉择。
    
    由此可见,乌坎现在发生的变化,只是一场游戏一场梦。事情过后,一切很快又会回到原样。被利用完后,道具很快会被丢弃,棋子也可能遭到舍弃——失败就不用多说了,如果结局是胡大获全胜,到时出来摘果实的,未必就是汪洋,汪可能最多只是分一杯羹而已。而村民自治这一在中国土地上看起来稀罕的“怪胎”,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短命。长着一对翅膀,是不可能下水游泳的。中国问题的解决,目前看来还只能回到“管好干部”的老路上来。至少在可展望的视野内,中国还看不到走出“既要管好干部,又要依靠干部”这一两难怪圈的希望。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042220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廖祖笙:为乌坎淌下感同身受的泪水
·陈泱潮就【乌坎事件】致函胡、温、习、汪洋
·和平解决乌坎村事件不是共产党的失败或挫折/陈树庆
·乌坎——中国社会转型之坎/南云楼
·乌坎村代表了中国民主的方向/陈维健
·曹长青:要乌坎自治还是中南海专制?
·查建国给广东政府关于乌坎事件的公开信
·乌坎民变,拷问中南海/陈破空
·紧急呼吁:村民必须坚守乌坎,万不可离开村庄一步!!
·何不索性将航母驶向乌坎村?/廖祖笙
·乌坎女孩在哭泣/爱我中华 (图)
·九曲澄:俚词咏乌坎烈士薛锦波
·从乌坎村---盘道村看体制之癌/项守信
·从乌坎村--盘道村看体制之癌/项守信
·北京观察:乌坎事件唯一出路是严惩司法暴力 (图)
·就陆丰乌坎事件告解放军全军官兵书
·唾弃中共、实施民主权利的典范——乌坎村万岁/上海闸北杜阳明
·刘逸明:乌坎村成检验汪洋政治派别的试金石
·声援乌坎村人民维权抗暴的正义斗争/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乌坎公民持续抗争维权 网民进村探访唤更多关注 (图)
·乌坎村结束对峙局面
·连审31小时 乌坎首获释村民曾想死 (图)
·杨建利:乌坎村民维权阶段性成果的启示
·人民日报批评乌坎事件地方政府失误
·陈忠和声援乌坎村民众 鼓励民主党同仁互勉 (图)
·陆丰乌坎更完整的视频
·乌坎前途未卜 网友怀疑中共当局秋后算账
·洪深:乌坎风波引发广州军区加入地方维权大潮
·学者:乌坎处理方式可能给中共带来启示 (图)
·张铁:“乌坎转机”提示我们什么
·广东省委副书记朱明国关于乌坎事件讲话的阴阳文本
·乌坎村民杀鱼慰劳 境外记者争相付费 (图)
·改变世界 乌坎事件成中国民主运动起点
·独立验尸遭拒 乌坎死者家属不信政府解剖 (图)
·乌坎打赢真民主漂亮一仗 两个领袖是关键
·建国62年首次!汪洋亲批乌坎自治组织变合法 (图)
·乌坎92天抗争成功全村欢呼 高官承诺还尸究责
·女歌手张悬声援乌坎不畏封杀 网友致敬 (图)
·乌坎模式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