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广东模式全面破产,重庆模式全面胜出/冼岩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2月13日 来稿)
    
    薄、汪之争是当下中国政坛的最大看点,近日两人联袂亮相秀“亲密无间”,也不能改变薄、汪分别代表了当下中国两条道路、两种选择的严峻事实。重庆、广东的模式对立已有数年之久,薄、汪直接“对掐”则是近几个月的事。不管从几年还是几月看,与“重庆模式”从理论到实践都有一套完整的框架体系不同,所谓“广东模式”一直含义不清,其理论模糊,其实践贫乏,只有几个空洞的口号支撑。哪怕是薄、汪针锋相对已呈白热化,大多数时候汪洋也未能提出自己的东西,只是为“反重庆”而“反重庆”而已。
     (博讯 boxun.com)

    这种情况在大约20几天前发生了变化,汪洋开始为他据以对抗薄熙来的“广东模式”填充内涵。具体内容之一是指令广东的宣传部门于十八大前不得压抑批评性报道,之二是指令地方当局容忍广州花都区、陆丰两地民众的上街游行,甚至派警方帮助维持秩序。这两种做法,都堪称目前大陆独一无二,确实为“广东模式”提供了独特、堪称之为模式的内容。对此,在“广东模式”还未显露出任何内涵时就一直大声叫好的海内外主流舆论,自然一片欢腾——他们总算不用捏着嗓子干喊了。
    
    当时,笔者就撰文明确指出:汪洋慌不择路,急于表现,很可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见拙文《汪洋急了?》)。道理很简单,如果今天的汪洋是对的,就说明22年前的邓小平是错的,当年的戈尔巴乔夫才是对的,中国早就应该走前苏联一样的道路,不应该白白折腾这20多年。但是,现实的逻辑显然并非如此。正如笔者所预见的,仅仅20来天,汪洋就不得不退回原点,不得不自己抽自己耳光。所谓“广东模式”再起波澜:鼓励批评性报道,变成了要求多报道好人好事;容忍民众上街游行,甚至派警方维持秩序,变成了逾千特警围村数日,变成了特警和防暴警察攻打乌坎村,变成了以催泪弹、水炮车武装起来的上千警察与手持棍棒、砖块的上万村民之间的混战,并且村民打退了特警。至此,“广东模式”全面走向自己的反面。汪洋“潇洒走一回”的结果,是把陆丰的乌坎村变成了电影《地道战》中的高家庄,不但自己站到了民众的对立面,而且使官民关系恶化到某个临界点,海内外为之震动,一些人欢欣鼓舞。与此同时,《南方周末》主办的“2011中国梦践行者致敬盛典”在广州大剧院举行,由胡德平、白岩松、陈道明领衔,预演了为“六4”翻案的一幕——不到30天的“广东模式”实践,差不多让当下中国可能发生的最混乱、最血腥的前景,来了一次预演和示警。
    
    中国执政党所高举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是从一场名为“思想解放”的大辩论开始构建的。这场大辩论也催生了一个著名的论点,即“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论点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核心命题,成为其认识论的基础。正是在此基础上,才构筑了“摸着石头过河”、“不管白猫黑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等实用主义政治哲学。现在,实践已证明了薄是而汪非、重庆胜而广东败,并且再一次为22年前的邓小平正了名。以历史积累的资源条件论,广东远好于重庆。然而,“广东模式”践行才20多天,即搞得烽烟处处,“幸福广东”只留下一片衰退,几处混乱,几点血腥。“重庆模式”已践行数年,却自始至终民众反映良好,安全感、幸福感大幅提升;社会安定,经济高速增长,城市的物资面貌和精神风貌均大为改善。有见于此,哪一种模式更适合于当下中国?两种模式分别将带给中国何种前景,难道还不是一目了然吗?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198221349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薄熙来有什么不同?/冼岩
·冼岩:汪洋急了?
·凡美国人都没有资格谈人权/冼岩
·冼岩:中共的文化体制改革还没开始,已经惨败
·冼岩:为什么外资能够掌控中国股市的节奏?
·冼岩:异哉所谓“国企领导任免新规”者
·冼岩:六中全会决议“文化体制改革”之真义
·自由主义为什么敌视民族主义?/冼岩
·用屁股也能想到所谓“香港媒体披露朱镕基私下谈话”是假冒/冼岩
·冼岩:胡锦涛很委屈
·冼岩:博源的精英们为什么害怕“得而复失”?
·刘源进不了“第五代”/冼岩
·胡锦涛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冼岩
·18大的背景与变局——左翼崛起在当下中国之必然/冼岩
·冼岩:18大的背景与变局——左翼崛起在当下中国之必然
·冼岩:朱镕基挺胡批温
·为什么贪官总能在法律上获得“超国民待遇”?/冼岩
·重融资、轻投资——《人民日报》的春秋笔法/冼岩
·冼岩:不要把专家学者太当回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