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还人权、反独裁”天顶雷公天下海陆丰/陈维健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2月1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还人权,反独裁”是陆丰村民,在抗议示威中打出的旗号。几个月来,因土地与选举问题引发的抗议潮,一潮接着一潮。陆丰当局不但没有针对陆丰乌坎村委会操纵选举与倒卖土地问题进行调查解决,而是站在与民为敌的立场上,指称“乌坎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乌坎村妇女联合会”为非法组织,把三个村民代表当作“打砸份子”拘捕,其中临时代表副会长薛锦波在关押中猝死。并称村民受境外势力的煽动,性质起了变化,派出军警围剿乌坎村。12 月11 日凌晨一千多名全副武装的军警驾着装甲车,不开灯,不出声,在夜幕之下,偷袭乌坎村。村民闻讯敲响铜 锣,5千多村民披衣下床拿起棍棒,设置 路障,把守村口与军警对对峙。同一时间邻村的村民也闻风而起。在对峙中,警方发射了50多枚催泪弹与喷射高压水枪,但村民无所畏惧,坚持不让“鬼子进村”。军警在进村不得后,对乌坎村挖沟设卡,建立工事,并且停电断水,妄图迫使村民屈服。但是村民依然不屈不挠,坚持斗争。 (博讯 boxun.com)

    陆丰民众与政府的抗争,无疑把每年十几万起的群体抗暴事件推到了一个新阶段。这个阶段抗争的持续时间,抗争的规模,抗争的性质都 发生了质的变化。群体抗暴已经从瞬间即散的游击战转向了面对面的大兵团持久战,诉求的内容从经济转向了政治,最鲜明的是公开地打出了“反对独裁”的标语。这个标语使中共当局大为惊慌,他们意识到事情正在起着质的变化 ,汕尾当局称此事件受到境外势力的煽动。但所谓的“境外势力”只是几家包括香港在内的媒体报导而已。这种子虚乌有的指称,是当局对群体抗暴惯用伎俩。中共当局理应晓得,“反独裁”这一口号,并不来源于海外的任何势力,应该记得它恰 恰 来源于共产党自己。当年,中共“新华日报”发表了“一党独裁,遍地是灾”的社论,共产党高举“反独裁”的大旗,号召民众起来推翻国民党的统治。而陆丰村民打出这一“反独裁”的旗号,正是出于历史的记忆与继承革命的脉搏。只要对中共历史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海陆丰”在中共革命中的地位。而海陆丰就是海丰、陆丰的总称。这个处在广东碣石湾的海陆丰,在历史上民风十分彪悍,有不信邪恶的反抗传统,更有“天顶雷公,天下海陆丰”之称。因此,也成了中共革命的首义之地。海陆丰在中共历史上有三个第一:第一个建立“农会”1922年。第一个建立“支部”1925。第一个建立“苏维埃”1927年。但是近百年后,在中共已经执政半个多世纪的今天,海陆丰的村民,依然不能支配自己的土地,依然不能选举自己的领导,依然不能成立自己的组织,怎么能不教“天顶雷公,天下海陆丰”的海陆丰人不揭杆而起呢。中共集团不要忘了,在海陆丰这块土地上产生过被 你们毛领袖称为“农民运动大王的澎湃”这样的革命首领。中共集团应该清楚,当年海陆丰人能够载着中共这条船出海,今天海陆丰人也同样可以掀翻当年载浮起来的这条船,这是千古不变“水能载舟,也能覆舟”的道理。
    今天,虽然我们还无法预料这场“围村”之战的最后结果,但是陆丰村民所显示出来的力量,足以让中共当局胆寒。手无寸铁的村民,在大兵压境之下,无畏无惧,勇敢,坚定,团结,这不是偶然的,这是基于海陆丰的历史传承与文化基因,历史在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中共建立的第一个根椐地,也同样可以成为中国民众反抗中共暴政的第一个根椐地。在此,希望中共当局,不要执悟 不迷,为了一已之私,一已之权,把枪口对准曾经养育你们,为你们出生入死的村民。不要将日本鬼子“筑碉堡”、“挖壕沟”、“大扫荡”,那一套野蛮的军事行动拿来对付你们的人民。不要再造历史错误,成为镇压人民的罪人。你们须知,在信息时代的今天,任何罪行都是躲无可躲,逃无可逃的。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5198210928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希拉莉、昂山素姬两个女人的拥抱对中国民主的启示/陈维健
·自焚:燃烧的西藏 燃烧的自由/陈维健
·唱不完的歌“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陈维健
·当艾未未的债主一场了不得的公民抗争运动/陈维健
·狼终于来了!中国楼市全面崩盘/陈维健
·郎咸平教授说中国制造业完了让我们一起哭泣/陈维健
·中共黑社会式的统治是最大的恐怖主义/陈维健
·“不要向我开枪”的教训是“不要向人民开枪”/陈维健
·与"环球时报"谈美国游客救人与小悦悦被碾压事件/陈维健
·与“环球时报”谈艾未未得奖/陈维健
·陈维健:与“环球时报”对谈陈光诚事件
·辛亥革命一百年 革命尚未成功 /陈维健
·中国还要发生多少起“追 尾”事故 / 陈维健
·如果中国有大选的话骆家辉参选会成为第一届总统/陈维健
·奥巴马“联大”谈民主浪潮漏掉了13 亿人/陈维健
·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访美逃避欢迎 / 陈维健
·艾未未、江天勇异见者沉默后的沉重证词/陈维健
·新西兰式的“世界杯”狂欢 /陈维健 (图)
·我们对非洲的人权有过多少关心/陈维健
·为西藏自由而燃烧的绛红色名单/ 陈维健
·中共九十周年“红歌”唱进中南海 / 陈维健
·智悲双运一肩负荷天下众生 --达赖喇嘛七十五岁生日敬献/陈维健
·陈维健:不能相信的罪恶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