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行贿受贿:无关鸡与蛋,纯属狗咬狗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29日 转载)
    
    来源: 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
     (博讯 boxun.com)

    “我只是行贿,为什么判得比受贿还重?”——广东韶关宜达燃料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原全国人大代表、“粤北首富”朱思宜案,由广东省高院派员在河源中院二审开庭。庭审中,朱思宜认为一审法院判刑16年过重,恳求改判。(《京华时报(微博)》11月27日)
    
    过去常听一些受贿贪官抱怨“收钱的判刑,送钱的没事”;如今,又有行贿商人抱怨“我只是行贿,为什么判得比受贿还重?”于是,衍生出来一个疑问:行贿与受贿,究竟是鸡生蛋还是蛋生鸡,到底哪个应该比哪个判的重?曾有观点认为,先有行贿后有受贿,行贿是受贿之因,行贿是腐败的根源;更多公众则认为,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未必先腐而后虫生。
    
    其实,争论行贿受贿是鸡生蛋还是蛋生鸡,本身就是一个伪问题。行贿者既有被动无奈的,也有主动出击的,贪官受贿除了主动索贿,更有一些贪官感叹:行贿的人都是含着眼泪让我把钱收下的,我觉得我不收就对不起他们(江苏睢宁水利局原局长张新昌语)。至于到了法庭上,行贿受贿双方互相抱怨谁害了谁、谁应该判的更重,根本无所谓鸡与蛋,而是纯粹的狗咬狗,为的是给自己卸责减刑。
    
    在更普遍的现实中,行贿受贿者其实是一对牢固的腐败同盟关系,长期你好我好地一切尽在茅台中。直到东窗事发后,这种同盟关系才被打破:行贿者抱怨受贿者“不送钱根本办不成事”,受贿者则抱怨行贿者“啥时候也不会说出去”的承诺根本靠不住。问题是,权钱交易行为不但行贿者的承诺靠不住,反腐监督的制度更加靠不住,东窗事发的比例看上去不小,其实并不高。
    
    在受到查处的数量有限的腐败案件中,“行贿无罪”更是当前一块最大的短板。因此,一些网友对被重判的朱思宜表现出同情,并且揶揄道“受贿者高兴了,看行贿者以后还敢举报”,实则大错特错。人家为减轻罪责互相狗咬狗呢,我们激动个什么劲?必须认识到,只要行贿可以肆无忌惮毫无风险,指望官员个个廉洁不受贿,注定了什么都是浮云。
    
    回到朱思宜案,他之所以被重判,其实只是一个专业的法律问题。朱思宜一审被判16年,是因法院认定其犯行贿罪和单位行贿罪而两罪并罚。朱思宜则认为,自己只是单位行贿罪,所以判重了。朱思宜将200万元送到公安局长家中,究竟是个人行贿还是单位行贿,交给法院去独立审判即可;但应该看到的是,“单位行贿”事实上已经成为行贿无所顾忌的一块挡箭牌。
    
    
    我国刑法规定,犯单位行贿罪,无论数额如何巨大,主要负责人刑期皆在五年以下;而犯行贿罪,则最高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在现实中,单位行贿与个人行贿根本不是泾渭分明,很多行贿者正是借着单位行贿的罪名而轻松逃脱法律的严惩:出事的概率本身就不高,出事了还有单位行贿的挡箭牌可用,为私利而行贿焉能不猖獗?于是为了达到目的,即使“含着眼泪”也要把钱送出去。
    
    严厉打击腐败行为,行贿受贿一个也不能少,他们谁也不值得公众同情。我们既不必纠结于行贿受贿鸡生蛋、蛋生鸡的伪问题,更不必为他们在地狱门前的狗咬狗表演而同情心泛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9168881419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受贿”变“借款”,就算付息也难息事宁人!
·决策失误或比贪污受贿更可怕
·贪污受贿落马名利统统归零 "腐败代价账"的警示 (图)
·冼岩:论领导干部为什么要贪污受贿
·有权有关系 中国就是贪污受贿的天堂
·先抓几个受贿5000元的贪官吧
·评:海淀法院集体受贿非法强拆!
·重庆副县长受贿51万/邬锦晖
·从“抽烟”到“受贿” ,周久耕是如何倒掉的?
·鲜明对比的背后引人深思:武大“领导”受贿与诺贝尔奖
·武汉大学“领导”受贿与诺贝尔奖
·中石油“受贿门”中廉价的人格
·“女记者受贿案”的程序公正吗
·令人咋舌的贪官“受贿招式”
·如果没有贪污受贿,公安局长玩弄女警是不是就白玩了?
·西门子受贿案中牵涉的那个中方人员是谁?
·韩桂芝受贿案调查/曾繁旭
·北京法院解释周良洛受贿1600万只被判死缓原因 (图)
·江苏平民被双规判受贿罪谈司法
·粤北首富二审叫屈 称行贿比受贿判得重
·刘杰:举报王胜俊院长包庇审判人贪污受贿
·中国报社总编受贿被判刑 扯出中央高官
·温州一乡长搭干股受贿 潜逃四年后终落网获刑
·重庆酉阳林业局原副局长受贿16余万元获刑超5年
·新疆昌吉煤炭工业管理局原局长受贿70万元开审
·国土资源报原总编受贿获刑13年 妻女劝其要坚强 (图)
·四川雅安原副市长谭向红受贿800万元被判无期
·广州一家船厂经理涉嫌受贿百万元受审
·四川雅安原副市长贪污受贿860万元被判无期
·中石油一名公司经理受贿859万余元被判无期
·首都机场原董事长张志忠受贿案细节曝光 (图)
·重庆一名中学校长涉嫌受贿37万元受审
·重庆一中学原校长涉受贿37万 曾被评为骨干校长
·重庆移动原董事长儿子沈俊成受贿获刑10年
·湖南永州公安局原副局长受贿改判无罪 遭当年举报者发帖质疑
·重庆巴南国土分局原局长受贿1420万元受审
·重庆巴南原国土局长虞波涉受贿1420万元受审
·首都机场原董事长张志忠被控受贿472万元受审
·北京高法院长池强涉嫌受贿,中纪委却无动于终!/吴业夫
·官员受贿没满5千不用劳教,百姓犯了小错却要劳教
·塔尔寺古建维修队队长昂秀贪污受贿,堕落腐败,损坏塔尔寺的利益
·郴州林业局欧晓龙等7人莫须有的“受贿”罪名
·广西梧州警察受贿、做伪证、刑讯逼供,公安是土匪
·上海政协主席冯囯勤受贿两套别墅/郑恩宠、陈建芳等38人
·原湖南省邮电管理局局长张秀发一家的受贿丑行
·许锋:受贿“上交”岂能不受罚?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