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黄秀辉:以普世价值为敌的政权都是“下一个”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26日 转载)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23/2011
    
     作者: 黄秀辉 (博讯 boxun.com)

    
    利比亚卡扎菲独裁政权倒台后,国际事实评论家们都在预测“下一个是谁”,多数评论家都把“赌注”下在叙利亚阿萨德政权上。笔者认为,不管下一个是谁,都取决于这个国家有多少人民还在支持现政权。人民是推翻极权统治的主力,外国的“干涉”只是助力。
    
    利比亚卡扎菲独裁政权倒台后,国际事实评论家们都在预测“下一个是谁”,多数评论家都把“赌注”下在叙利亚阿萨德政权上。笔者认为,不管下一个是谁,都取决于这个国家有多少人民还在支持现政权。人民是推翻极权统治的主力,外国的“干涉”只是助力,因为内因是事物发展变化的根据,它规定了事物发展的基本趋势和方向。外因的作用无论多大,也必须通过内因才能起作用。埃及的穆巴拉克政权是非常亲美、亲以色列的,而他的反对派有明显的穆斯林兄弟会色彩,是反美及反以色列的。由于极权统治压榨人民的本质,打着民主旗号上台的穆巴拉克政权渐渐成为民主的对立面,被埃及人民所唾弃。美国的价值观决定着外交政策,看到穆巴拉克政权摇摇欲坠,转而支持埃及人民的行动,推翻压在埃及人民头上的大山。
    
    要准确地预测“下一个”,是一件很难的事。因为极权统治者号称代表人民的利益,人民是他们的拥护者和“人体盾牌”。所以,CCTV的评论员总是“挺谁谁死”,网民有段子给予讽刺:“人生最蛋疼的事:听唐骏谈成功,听凤姐谈学问,听余秋雨谈人格,听孔庆东谈制度,听曾锦春谈清廉,听倪萍谈爱国,听染香谈民主,听吴邦国谈不搞,听张召忠谈利比亚。”张召忠在分析利比亚局势时称:“卡扎菲倒台不倒台,取决于人民支持不支持他,他和萨达姆完全出现了两个问题,那个扑克牌通缉令到处都举报,卡扎菲是人民和他团结在一起,共渡难关。在这种情况下判断卡扎菲会不会倒台,这可能吗?”可是,卡扎菲不给张召忠“做脸”,自利比亚人民走上街头示威,仅仅8个月,卡扎菲就被击毙了,利比亚反对派宣布全国解放。看到张召忠被网民们声讨,我很同情他。他挺卡扎菲是有前提的——“取决于人民支持不支持他”,这是正确的,问题在于他接着说“卡扎菲是人民和他团结在一起,共渡难关”。他如果不这么说,就体现不出来兔死狐悲的“正确导向”,CCTV还能“特邀”他吗?我们不能强求一个评论员一贯预测正确,但不能原谅他一贯错误。他可以不懂军事,但不可不懂得一个社会常识——与普世价值为敌的极权都是很脆弱的。
    
    普世价值是世界上公认的人类普遍性和共性的生存与发展观,如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反对普世价值,就是反人类。一个以普世价值为敌而反人类的政权,在国际上没有主权、没有外交、没有内政、没有真正的朋友,在国内没有真正的拥护和爱戴。全世界对独裁“不高兴”,国人对独裁更“不高兴”,当两个“不高兴”酝酿到一定程度时,与普世价值为敌的极权就会变成毛泽东说的“纸老虎”、列宁说的“泥足巨人”、英语翻译的“稻草人”,一旦遇到一个外国人吃饱了没事干指手画脚,或遇到一个突尼斯“城管”打死小贩,就会顷刻瓦解,灰飞烟灭。
    
    从“东欧剧变”到“阿拉伯之春”,在人民一旦认识到普世价值的存在和意义,一旦识破“价值多元化”和“价值国情化”的谎言,那些独裁政权就逃不过“墙倒众人推”的下场。最快倒台的是罗马尼亚齐奥塞斯库政权。1989年12月15日,蒂米什瓦拉市警察局决定强制匈牙利族牧师拉斯洛从这座城市迁走,遭到200多名匈牙利族教徒的抗议。12月16日该市爆发万人大游行,其中多数是罗马尼亚族人,他们的口号从“反对强制少数民族迁居”变成“反对一党专政”。17日罗马尼亚军警在市内开枪抓人,平息了骚乱。齐奥塞斯库决定21日在布加勒斯特举行群众大会,支持他在蒂米什瓦拉采取的镇压行动。21日中午在共和国宫广场上,数万市民参加了这次群众大会。当齐奥塞斯库走上设在罗共中央大厦阳台上的主席台开始讲话时,台下高呼“齐奥塞斯库万岁”。但没过多久,群众便开始起哄,齐奥塞斯库未讲完话便退进室内。与会市民很快汇成几支队伍在大街上游行,他们高呼口号,但不是“万岁”,而是“该死”。在爆发示威游行的第19个小时,军队开始倒戈,从布加勒斯特市中心撤走,防暴警察再也挡不住游行队伍向党中央大厦的冲击。一些人打破一层楼的窗户,把齐的著作和画像扔了出来。齐奥塞斯库夫妇看大事不好,下令调来直升机,从大厦的顶部平台向布加勒斯特北部郊区飞去。当日,特尔戈维什泰县警察局将前来寻求保护的奥塞斯库夫妇逮捕送进空军基地兵营看押。12月25日,罗马尼亚解放阵线特别军事法庭判处奥塞斯库夫妇死刑并于当日执行枪决。
    
    最不堪一击的倒台是伊拉克萨达姆政权。萨达姆号称伊拉克是中东第一强国、世界第四军事大国。海湾战争打响后,多国地面部队长驱直入,只遇到了短暂和零星的抵抗,轻而易举地攻入巴格达,不但没有出现张绍忠等央视评论员所说的“人民战争”、“游击战”、“巷战”、“包饺子”,而且出现了巴格达市民手举鲜花夹道欢迎的感人场面。可以说,将伊拉克引向战争、打败伊拉克的并不是多国部队,而是萨达姆自己、以及他的政策和由此带来的独裁、特权与不平等,而这恰恰是一个伪强国的典型特征。
    
    最戏剧性倒台的是前东德克伦茨政权。1989年9月,1300多个东德人‘用脚投票’,通过匈牙利进入联邦德国(西德)境内。与此同时,要求民主改革的大规模示威游行在许多城市相继爆发。尽管为了巩固统治,东德统一社会党在当年10月进行了声势浩大的国庆阅兵,但首都柏林仍然爆发一连三次要求政治改革的大规模群众示威游行。此后为了平息游行,连续18年担任东德最高领导人的昂纳克以健康为由辞去党和国家一切领导职务,原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会书记、国务委员会副主席克伦茨接任了昂纳克的职务。克伦茨上台后,决定放松对东德人民的旅游限制,但由于当时东德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君特•沙博夫斯基对上级命令的误解,错误地宣布柏林墙即刻开放。11月9日,柏林城内越来越多的群众走向向柏林墙,守护柏林墙的士兵放弃了守护,站在一侧冷漠以对。有人站出来高呼“推倒柏林墙”,结果一呼百应,数十万群众一眨眼工夫居然把数十里市区的柏林墙推倒。闻风而来的西德人数着钞票,争购柏林墙砖石,差不多一夜之间,搬空了整座柏林墙。12月1日,东德人民议会废除宪法赋予统一社会党的领导地位,两天后,统一社会党总书记、人民议会、中央委员会都宣布集体辞职。1990年10月3日,东德正式加入西德,其宪法、人民议院、政权自动取消,分裂40多年的德国重新统一。
    
    独裁统治为什么如此脆弱?1946年8月6日,毛泽东在和美国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的谈话中指出:“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看起来,反动派的样子是可怕的,但是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力量。从长远的观点看问题,真正强大的力量不是属于反动派,而是属于人民。”毛泽东说的反动派是指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他以普世价值为旗帜,号召人民起来反独裁、反腐败、反党禁报禁、要民主、要自由、要人权,并向全世界承诺建立“民主自由的新中国”。“自由民主的中国”是一个什么样子?1945年9月,毛泽东在书面答复路透社驻重庆记者甘贝尔的提问中描写到:“它的各级政权直至中央政权都由普通平等无记名的选举所产生,并向选举它们的人民负责。它将实现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原则与罗斯福的四大自由(发表言论和表达意见的自由、以自己的方式来崇拜上帝的自由、不虞匮乏的自由、免除恐惧的自由)。”(1945年9月27日《新华日报》) 因为毛泽东的承诺完全体现了普世价值,所以赢得了民心,资本家的少爷和小姐都往延安跑。可以说,毛泽东用普世价值这个武器把蒋介石赶到了台湾岛。历史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当年的“反动派”在台湾建立了一个完全体现普世价值的社会,而今天的“反动派”仍然是那些反对普世价值的独裁政权。
    
    普世价值是人类共同的社会文明发展成果,是考核国民生活幸福指数的最重要指标。利比亚的国民生活水平在北非数一数二,人均GDP14000美元,国民出国看病回国后可以全额报销,虽说失业率曾达到30%,但餐馆招待、环卫工人这些活大多数还是国外来的打工仔在干。可以肯定,生活水平,不是人们反对卡扎菲的根本原因。在突尼斯、埃及,革命胜利后,临时政权领导人宣布的第一件事就是取消党禁和新闻出版审查制度。
    
    普世价值的体现就是人民当家作主,真正实现民主,而不是欺骗。而在独裁极权国家,人民的任何权利几乎没有,成为任人宰割的羔羊。所谓的“人民”是一个虚拟对象,没有实在所指;所谓的主人,要給公仆下跪、唱赞歌;所谓的自由,都是“第22条军规”;所谓的法律,都是给无权、无钱人制定的;所谓的选举,都是99.99%当选;所谓的听证,都是一群“托儿”的表演;所谓的与国际接轨,都是对人民的抢劫。统治利益集团的人世袭国家权力并利用权力寻租,任何资源、项目、工程必须通过关系与统治集团分享利益。公共服务成为敛财工具,“主人”不花钱根本办不成事情,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普世价值成为一种向往。
    
    没有谁能够阻挡得了人民对普世价值的向往。但是,追求普世价值是需要付出代价的。2009年11月3日,在美国访问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向美国参、众两院联席会议发表演说,她强调了普世价值的可贵:“柏林的自由之钟,正如费城的自由钟,是提醒我们自由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标志,而必须透过奋斗而来,并在我们的生命中日日维护。”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655890002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杨恒均
·鲍彤:把人当人是普世价值——读《赵紫阳在四川》
·国籍的普世价值
·牟传珩:挑战人权普世价值“死路一条”
·刘晓波获诺奖,普世价值的胜利! /张民昌
·秦晓:去意识形态化 回归普世价值
·普世价值和中国特色
·牟传珩:反普世价值声浪又起——红墙大内精神再分裂
·“公平”,真的是“普世价值”吗?
·国家主席、颠覆罪、宪法与普世价值/杨恒均
·历史的 “普世价值”/王惟福
·赵常青:驳钟哲明教授对普世价值和《零八宪章》的错误批判(下)
·赵常青:驳钟哲明教授对普世价值和《零八宪章》的错误批判(中)
·赵常青:驳钟哲明教授对普世价值和《零八宪章》的错误批判(上)
·自由为什么是普世价值/邝海炎
·侯惠勤:当前有关“普世价值观”的争论及其评价
·我为什么要推崇普世价值?/杜光
·除非中国价值高于普世价值,中国价值才有脸拿出来/吴洪森
·接受普世价值就意味着动乱流血吗?/熊飞骏
·王德邦:“普世价值”与“中国特色”的征战
·江泽民新年期间大动作支持普世价值观和政改
·胡锦涛主张学习朝鲜和古巴 常委会决议不再讲普世价值 (图)
·李泽厚:普世价值毫无疑问,制度设计可添加中国元素
·采访杨恒均:温总理为什么谈普世价值?
·杨恒均:普世价值难产,中国特色阵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