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冼岩:汪洋急了?
请看博讯热点:18大争夺战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23日 来稿)
    
    在引人注目的薄熙来、汪洋十八大前戏战中,汪洋的软肋之一是,所谓“广东模式”徒有其名,只是一张皮,缺乏血肉内容,不足以与堪称集东方治理手段之大成的“重庆模式”分庭抗礼。但最近情况有了变化,前则有汪洋指令广东宣传部门十八大前不得压抑批评性报道,后则有广州花都区、陆丰两地民众上街游行得到警方保护。这两种做法,都是国内(大陆)目前未有,堪称独一无二,为“广东模式”填充了特色血肉。
     (博讯 boxun.com)

    更重要的是,如果这两种做法能够持之以恒,真正落到实处,有助于解决当下中国最棘手的难题。谁都知道开放民意比压抑民意好,为民众解决问题比视民众为“维稳对象”好,之所以此前从中央到地方,中国领导人未作此举,不是见不及此,也不是智不及汪洋,而是顾忌此中的风险。这种做法可能导致两种结果,好就很好,坏亦极坏。最坏的局面,当然是各地民众起而效尤,游行示威络绎不绝,最后结局难料。有港媒称,大陆现在已经是布满干柴,只差火种,此说并非危言耸听。现在民间堆积的矛盾,至少比1980年代多得多。1980年代末,仅仅只是放开言论报禁,最后就演变成天安门广场上的对峙,今天又将如何呢?以广东而论,现在只发生两起游行,政府尚可从容面对,但在如此示范的激励下,遍布干柴可能燃起,如果广东同时发生十起、二十起的游行示威,政府还能从容吗?汪洋还敢稳坐钓鱼台吗?现在两例中,官方民间的相对理性,很大原因是民众针对的只是企业和村级政府,而且要求合理,政府较易摆平,如果下回民众针对的是不易摆平的对象,提出不易实现的要求,政府怎么办?双方还能如此克制和理性吗?一旦发生冲突、对抗,就可能各走极端,汪洋就会像20多年前的邓小平一样,发现要想维持局面还是只能回到原点。
    
    集权体制下,社会必然逐渐积蓄越来越多的不满和怨气,如何有序、稳妥地释放这种怨气,使之不至危及政权,这是一道千古未解之题。此前,多种破题的尝试,无不招致反方向上的严重后果。法国路易十六对民间力量让步,最终被推上断头台;中国前清王朝的崩溃,是从开放民禁开始的;毛泽东发动的“文革”,也可说是另一种类型的尝试……正因为屡试屡挫,所以集权体制末期往往陷入“不改等死,改则找死”的困境。此题不破,任何集权体制从长远而言都没有前途。
    
    在新的技术背景下,这一难题并非没有破解的希望。被称为“信息民主”的网络开放,在中国就展示了喜人前景。但不管有效的解决方案指向哪一端,都只能是深思熟虑和精心布署的结果,而不可能是试一试、秀一秀的产物。汪洋抢在十八大前试水,让人很难相信他在这方面已有成熟的方案,更像是行险一搏。正因如此,对于他本人和这种尝试的结局,人们难以看好。
    
    反之,人们可能要问:汪洋为什么要行险?难道他着急了?难道他在十八大的命运悬乎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9198241203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凡美国人都没有资格谈人权/冼岩
·冼岩:中共的文化体制改革还没开始,已经惨败
·冼岩:为什么外资能够掌控中国股市的节奏?
·冼岩:异哉所谓“国企领导任免新规”者
·冼岩:六中全会决议“文化体制改革”之真义
·自由主义为什么敌视民族主义?/冼岩
·用屁股也能想到所谓“香港媒体披露朱镕基私下谈话”是假冒/冼岩
·冼岩:胡锦涛很委屈
·冼岩:博源的精英们为什么害怕“得而复失”?
·刘源进不了“第五代”/冼岩
·胡锦涛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冼岩
·18大的背景与变局——左翼崛起在当下中国之必然/冼岩
·冼岩:18大的背景与变局——左翼崛起在当下中国之必然
·冼岩:朱镕基挺胡批温
·为什么贪官总能在法律上获得“超国民待遇”?/冼岩
·重融资、轻投资——《人民日报》的春秋笔法/冼岩
·冼岩:不要把专家学者太当回事
·秦晓3月6日的自辩错在哪?/冼岩
·旨在“保护贪官”的中国法律制度/冼岩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