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武文建:关于艾未未--随手给单仁平上上课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18日 来稿)
     《 关于艾未未--随手给单仁平上上课 》
    
     一不留神在新浪微博上看到 ---- 环球时报单仁平:“艾未未们”被淘汰是社会潮流。借给艾未未880万元还税的3万人,相对13亿人和1亿新浪微博用户不算多;只借到税款一半的“政治行为艺术”也不算完美;这不是“政府的压制”,民意是压不住的;30年来,“艾未未们”一拨拨冒头,然后陨落,被中国崛起的大进程淘汰,才是真正的社会潮流。 (博讯 boxun.com)

    
    下面是我对单仁平言论的回复,随手给他上上课 。
    
    在这个世界上,从精神层面看,绝大多数人都会被淘汰;从肉身层面看,都会淘汰。问题是,是自然的演化被淘汰,还是让肆无忌惮的权力被淘汰?只要你还算个人,就应该直面这个问题。
    
    “政治行为艺术”完不完美不能用非艺术的标准----借款多少来衡量。所有的艺术用任何的形式来塑造不是个问题,关键要看传达的信息是否到位和智慧。
    
    老艾“借款”行为艺术的优秀在于(还有其他一些作品),把艺术与社会(政治)完全地纠缠在一起,这个纠缠不是生搬硬套的。我以为,老艾的一些作品在传达“不是艺术的艺术”这个概念,表现的很智慧到位,比“瓜子”强,“瓜子”还局限在艺术的框架里。
    
    客观的说,艾未未人本身确实令中国政府头疼,大家还忽略了一点,艾未未的一些优秀作品如“借款”“念”等,令中国艺术评论家们头疼,他们贫瘠的头脑在老艾作品前只有迷茫,他们的知识结构里没有“老艾思想”的基础(包括政府)。
    
    艾未未艺术创作的智慧在于,他的许多优秀作品是与ZF和警察互动的,政府和警察拿老艾当危险分子,殊不知,老艾把这些都当做了“艺术构成”来个再创造----让政府和警察成为他的艺术作品中一个重要的元素。
    
    最后我要说一句,也许此话老艾和政府与警察都不赞同,此话是:没有政府与警察哪能激发出艾未未的智慧与优秀?
    
    --- 武文建
    2011-11-17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370043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当艾未未的债主一场了不得的公民抗争运动/陈维健
·西方人谈艾未未
·三只小猪反攻大陆?---艾未未的小额捐款 /林保华
·三只小猪反攻大陆?----艾未未的小额捐款/林保华
·廖祖笙:“搞臭”艾未未的企图宣告破产
·廖祖笙:艾未未事件之纳税义务和权利享有
·廖祖笙:极权统治的震慑标本艾未未
·朱仕强:共产党抄家艾未未,全球太子党大查税! (图)
·与“环球时报”谈艾未未得奖/陈维健
·艾未未、江天勇异见者沉默后的沉重证词/陈维健
·廖祖笙:被慢性绞杀的艾未未和冉云飞
·拯救「艾未未」,解放「檔中央」 /林國武 (图)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姜维平
·知识分子的软弱性、妥协性——艾未未不敢说/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寃民杜阳明
·共产党终于保释艾未未!/林保华
·中共捉放艾未未成就了中国的良心品牌 / 陈维健
·致艾未未诗歌两​首/王衡庚
·艾未未——从肉体消灭到灵魂污蔑
·就释放艾未未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刘天剑
·汇款网民群体电脑受攻击 网上抹黑艾未未指黔驴技穷 (图)
·环球时报再批艾未未 遭中国网友嘲讽 (图)
·郝龙斌正式邀请艾未未访问台北 (图)
·中国官媒:艾未未们被淘汰是社会潮流
·艾未未无奈:感觉自己遭了抢劫 (图)
·艾未未:担保金转账后觉得自己遭了抢劫
·艾未未:担心公司同事安全所以让步
·“艾未未们”会被淘汰吗? (图)
·税局收钱 艾未未暂免收监
·世界媒体看中国:艾未未案件波澜起伏
·艾未未交付800万以便上诉 (图)
·北京税务部门变卦 艾未未维权路上遇劫 (图)
·艾未未交逃税案保证金被拒
·艾未未借到869万 中共当局又耍流氓(多图) (图)
·艾未未律师指责北京设置新障碍
·新闻目击 一批访民到艾未未家当债主 (图)
·艾未未答谢支持者拿 iPad唱《草泥马》 (图)
·艾未未借款有望过1000万 还有6小时结束 (图)
·廖祖笙:你和艾未未一样缴纳的是赎金
·艾未未的债主:周伟霞/徐绍华 (图)
·声援艾未未的网络呼吁第一批签名名单
·甘肃陇南事件现场照片流出/艾未未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