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逸明:温家宝错把《纪念碑》当《自由颂》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16日 转载)
    刘逸明更多文章请看刘逸明专栏
    
     作者:刘逸明 文章来源:《零八宪章》月刊 (博讯 boxun.com)

    
    11月6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南郊的普希金市,参观了俄国文学家普希金的母校皇村中学旧址。温家宝原定20分钟的参观持续了40分钟,在此过程中,他在讲话时高度肯定了普希金的诗歌《自由颂》,但是,他在背诵的时候,却错背了普希金的另一首诗《纪念碑》。
    
    指鹿为马和贬低中国传统文化
    
    从温家宝在每年“两会”后喜欢背诵古今中外先贤的诗词歌赋来看,他的确是一个爱读书的人。温家宝在年轻的时候应该读过很多文学作品,所以在年过花甲之后依然能够背诵如流。温家宝曾经背诵过余光中的《乡愁》,引述过北宋改革家王安石的“三不足”论,还有《战国策》和《离骚》中的句子。
    
    普希金是俄国著名的文学家、诗人、小说家,及现代俄国文学的创始人,19世纪俄国浪漫主义文学主要代表,同时也是现实主义文学的奠基人,现代标准俄语的创始人,被高尔基誉为“俄国文学之父”、“俄国诗歌的太阳”。因为中苏之间历史上的友好关系,普希金的作品一度深受中国人的喜爱,《自由颂》作为他的代表诗作,相信很多经历过毛泽东时代的人都不会陌生,有的人甚至还会背诵。
    
    温家宝很早就读过《自由颂》应该是不用怀疑的,这首诗比一般的诗歌都要长,全长一千多字,而且无规律可循,温家宝能背诵过来的可能性不太大。或许是年老的原因,他错把《纪念碑》当《自由颂》背诵了,遗憾的是,在现场却没有人敢于当面指正,温家宝即使不是故意错背,也足见如今的中国已经回归到了指鹿为马的时代。
    
    温家宝在皇村表示,自己在担任国务院总理快9年时间当中,只有两次机会能看一点文化的东西,一是在莎士比亚故居,二是在皇村。莎士比亚故居和皇村当然能算得上文化景观,但是,温家宝此话却明显是在贬低中国传统文化,虽然莎士比亚、普希金的文学作品值得世人肯定,但是,中国的传统文化景观并不比这些逊色,温家宝时常到地方上视察,有太多的机会像江泽民那样去参观那些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历史名胜。他没有去不是没有机会,而是他不想去,可见中国传统文化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并不高。
    
    推崇《自由颂》并非控诉黑暗现实
    
    普希金生前曾经在皇村写下了120多首诗,温家宝能到皇村一游,自然要提到普希金的诗歌。去皇村前的9月25日,温家宝在母校南开中学讲话时,透露了他们家在文革时期遭受迫害的情况,虽然温家宝和家人在当时不曾锒铛入狱,但是,在那个人人自危的时代,相信包括温家宝在内的很多人都不会缺少向往自由的灵魂。当他在青少年时代读到普希金的这首《自由颂》时,应该会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不过,温家宝如此推崇《自由颂》,除了因为他和家人在毛泽东时代的痛苦经历之外,更因为他需要通过对《自由颂》的高度评价来讨好今天的俄罗斯人。事实上,温家宝在此前就有过类似的举动。今年4月29日,温家宝在印尼访问时,与阿拉扎大学的学生合唱了印尼的传统民歌《哎哟妈妈》。民歌《哎哟妈妈》的知名度和传播范围显然远不能跟诗歌《自由颂》、《纪念碑》相比,温家宝会唱只要一种解释,那就是事前临时准备的,目的也是套近乎。
    
    温家宝的记忆力或许真的比一般人强,但如今毕竟廉颇老矣,诸如《自由颂》这样的长诗要他全部背诵肯定没有背诵《乡愁》那么简单。《自由颂》和《纪念碑》虽然都算得上诗歌中的精品,但是,《自由颂》的战斗性显然比《纪念碑》更强,对专制的控诉更为直接和犀利。温家宝在皇村讲话时,如果能背诵《自由颂》,就算不是全诗,只是其中的一些段落,也更有现实意义。
    
    温家宝错背的诗歌《纪念碑》是普希金1836年8月21日在彼得堡的石岛写成的,距离他因决斗而死仅有半年多时间。他在这首诗中写出了自己的崇高志向和使命,为自己一生的诗歌创作作了一个最后的总结,而且预言了他的名字将永不会被人们遗忘。温家宝在担任国务院总理这些年中,社会问题层出不穷,官民矛盾日益严重,政治的黑暗程度并不比普希金所处的沙皇时期好多少。
    
    《纪念碑》在普希金逝世之后仍然不能按原文发表,而是经诗人茹科夫斯基修改过的。今天的中国,言论、出版自由显然还不如俄国沙皇时期,普希金的诗歌经过修改还能发表,而今天的中国,因人废文已经成为当局封杀异议作家、诗人的惯用方式。作为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当他朗诵《纪念碑》中“我将长时期地受到人民的尊敬和爱戴”一句时,不知道会让多少中国人身上起鸡皮疙瘩。
    
    新华社为温家宝文过饰非
    
    温家宝在皇村参观的时间虽然是11月6日,但是,直到11月8日,中国官方新闻机构新华社才发表相关报道。在相关报道当中,并未提及《自由颂》,而只是提到温家宝在参观过程中朗诵普希金的另一首诗《纪念碑》。可见,新华社在为温家宝文过饰非,担心如果直言温家宝诵诗时牛头不对马嘴,会有损温家宝和中国政府的光辉形象。
    
    不过,在这个互联网时代,官方的舆论封锁不再奏效,虽然官方媒体不愿意面对温家宝的摆乌龙现实,并且在百度搜索引擎上将“温家宝自由颂”的关键词设为敏感词,屏蔽了有关内容,但在微博以及海外自由媒体上,温家宝的这个低级错误仍然不胫而走,在坊间传为笑谈。当然,虽然温家宝朗诵的不是《自由颂》,但他的举动依然让很多中国人欢呼雀跃。我们需要警惕的是,在不计其数的良心人士尚在狱中或尚被官方以其它各种手段打压的今天,对包括温家宝在内的任何一位高官未曾付诸行动的言论都必须慎重评价。温家宝在谈论达赖喇嘛的时候曾表示“不能只看达赖喇嘛说什么,更要看他做什么”,对于温家宝,我们同样也要既察其言更观其行。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177020909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温家宝南开中学发表演讲谈“迫害”的真意/宫伍元
·温家宝南开中学讲话与政改无关 /刘逸明
·北京观察:陈光诚的遭遇与温家宝的沉默 (图)
·中共建制后最特立独行的总理 ——温家宝与民间“政改”互动/牟传珩
·北京观察:“五毛蛋”让温家宝“影帝”桂冠失色 (图)
·温家宝回应民间“政改”诉求 ——吹响胡、赵时代“党政分开”号角/牟传珩
·温家宝疾呼政改恐难有所为 /zhenghao
·牟传珩:温家宝“党政分开”政改宣言——“礼失求诸野”,表态即行动
·杨浩:温家宝四朝奔政改,十七大终点仍是起点 (图)
·温家宝批“以党代政”透两大信息:江泽民病重 胡锦涛失控 /乔叟
·解龙将军:温家宝终于回归胡赵改革
·郭永丰:温家宝的谎言还要继续多久?
·培根回答温家宝的问题“中国为什么出不了大师”/王澄
·越描越黑的“五毛”,其实是在给温家宝帮倒忙/武矛饭香
·胡锦涛、温家宝透露出的惊天秘密:印钞4万亿
·甬温惨案中温家宝责任问题被刻意回避/七步国
·温家宝说自己“11天在病床上”,新华社说撒谎 有图有真相 (图)
·温家宝,为何不对死难者来一个基本的道歉?/宫伍元
·支持温家宝,打倒江家帮,施压胡锦涛
·川震学生家长进京问责豆腐渣 成都一家四口问温家宝在哪被拘
·温家宝全力配合 李克强开始组阁 (图)
·武汉晶银债权人呼吁温家宝彻查惊天金融诈骗案 (图)
·洪深:叶剑英等后人抗议新华社拒绝报道温家宝诵“自由颂”(图) (图)
·温家宝:房价调控不可动摇 财政收入要用之于民
·中共六中全会七大常委痛批胡锦涛 温家宝自保默不作声
·温家宝今将启程赴俄罗斯出席上合组织总理会议
·温家宝在10月底至母校天津南开中学的部份演讲
·温家宝母校首谈家族遭遇 意在催促政改避免小文革 (图)
·温家宝忆苦难童年谈人心向背 透露父亲过世消息
·温家宝自曝:家人在毛泽东时代遭到迫害 (图)
·温家宝透露:家人在毛泽东时代遭到迫害
·惊奇!胡锦涛、温家宝和江泽民被刻上墓碑 (图)
·温家宝将赴俄出席上合组织成员国总理会议
·温家宝同泰国总理通电话要求依法严惩凶手
·朝令夕改百姓怎么办 温家宝执政能力受质疑
·温家宝:适时适度微调经济政策
·洪深:广东人抗议温家宝谎称通胀可控其实月入8000生活也难 (图)
·北大清华专家上书温家宝 建言“就地高考”
·美国访问学者蔡新: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张贵兰、周怡婷给温家宝总理的信 (图)
·给温家宝总理、孟建柱部长一封备案信/天津谢金凤 (图)
·旅日华侨致温家宝总理第三封信 (图)
·温家宝与上访者精彩瞬间;国家信访局在作秀
·致国务院温家宝总理的鸡毛信/北京经租房访民周重
·至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和法制办一封公开信
·至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及国务院的一封公开信
·上海访民给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温家宝真大方 国内百姓再穷也要免除50国债务
·致国务院温家宝总理的紧急求助信/经租房业主周重
·中国河南冤民刘学立给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给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上海市杨浦区杨冤(图)
·志愿军老兵王辉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告状信
·欢迎温家宝总理即将访问日本/被害人沈正富的亲属
·刘杰:国务院行政不作为 温家宝总理当被告(图)
·访民严松发致信胡锦涛、温家宝,诉说湖州地方政府不作为
·杭州拆迁失地村民叶金娥写博文赞许温家宝的博文被和谐
·王培荣被删得“片甲不留” 温家宝心口分裂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