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华尔街应该取消社会主义分赃制度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16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畅销书《黑天鹅效应》的作者塔勒布(Nassim Nicholas Taleb)建议,华尔街银行为追求高分红,罔顾社会整体利益,追求高风险投资,唯一的解决之道就是取消银行界的“分红制度”。
     (博讯 boxun.com)

    而在我看来,塔勒布所说的“分红制度”,在2008年的“金融海啸—国库输血”之后,“分红制度”实际上已经沦为一种“社会主义分赃制度”,这哪里是什么“分红”,而是漂白黑——其运作方式就是“赌赢了自己拿钱,赌输了国债出钱”。
    
    塔勒布在专文中指出,由MF Global破产可以看出,华尔街为获利追求高风险,搞垮银行后要求政府以公帑抢救的历史迟早会重演,虽然美国政府已强调不再金援破产银行,但投资银行业永远跑在政策前面,没人清楚又会有哪家银行误判风险宣布破产。塔勒布认为,现在是根本解决投资银行界问题的时刻,既然银行不能倒,纳税人税金又得随时到位支援,包括大型银行、保险公司及某些巨型避险(对冲)基金都得放弃分红制,并接受严格规范。
    
    由于银行透过衍生性金融操作及税务手段,将风险隐藏在看似妥当的财务报表背后,造成为中饱私囊却枉顾整体经济效应的不平衡状况,塔勒布正确地指出:“这违反亚当史密斯的资本主义基本原则。”
    
    塔勒布在文中强调,分红制度鼓励银行业者加入赌局,隐藏风险。虽然华尔街2011年的“分红”可能减少20%——30%,不过投资银行界2010年的滴血红利,在经济前景不明中却创下历史新高。这表明,向银行界徵收分红税根本不能遏制金融骗子们的犯罪活动,因为这种“稳赚不赔”的分红制度就是金融危机的罪恶源头。
    
    塔勒布指出,过去投资银行是相当平淡及可预期的工作,而今天新手交易员可能赚得比过去公司董事长还多,投资银行慷慨分红却不愿借钱给中小企业,完全违背了资本主义市场的基本概念。塔勒布因此指出说,避免金融风暴无须繁文规定,取消分红即可一劳永逸。
    
    正如《金融时报》的专栏作家约翰·凯(John Kay)所说:资本主义并非“贪婪”代名词。而“资本主义应被某种更好的东西取代”——结果不过带来了社会主义独裁。
    
    一个多世纪以前,社会学家维尔纳·桑巴特(Werner Sombart)解释了社会主义在美国缺乏吸引力的原因,他得出的结论是“在烤牛肉和苹果派上面,一切社会主义的乌托邦都烟消云散了”。俄国和中国社会主义乌托邦的破灭,也恰恰是因为这些问题。今天的iPad和Twitter,即是当年的烤牛肉和苹果派。在长达两个世纪的资本主义工业化过程中,大多数人晚上睡觉可以享受到弹簧床垫和淋浴,不必再睡草垫和用泵洗澡。
    
    在后社会主义世界里,欧洲左翼政治力量缺乏令人信服的学说。右翼力量则在讲述“贪婪是人类主要推动力、政府是自由企业精神绊脚石”的故事。“市场”新闻不再涉及新产品和服务,而是紧盯着富时指数(FTSE)的起起伏伏。右翼的学说将医生和教师视作寄生虫、而不是生产者,并为现有大企业影响力的有害扩张提供了掩护。
    
    丹尼尔·叶尔金(Daniel Yergin)和约瑟夫·斯坦尼斯瓦夫(Joseph Stanislaw)在《制高点》(The Commanding Heights)一书中为里根(Reagan)和撒切尔(Thatcher)时代的经济成就大唱赞歌时,也不得不承认与这一成就相伴的思想体系魅力有限。“没有谁会高喊着‘自由市场万岁’而就义。”
    
    贪婪是人类前进的动力之一,但并不是主要的动力;而且,最能体现贪婪哲学的机构正是在2007-2008年间倒闭的那批机构。有些工人工作纯粹为了谋生,有些工人以自己的工作为傲,有些公司则懂得复杂装配要依靠团队合作的道理,结果前者生产的产品被后两者生产的产品挤出了市场。由于语义上的混淆,我们在描述把食物放上餐桌的过程和押注信用违约互换(CDS)的赌博活动时,都会使用“市场”这个词。这种混淆使得人们把属于前者的美德记在了后者头上。
    
    资本主义并非“贪婪”代名词,社会主义才是。资本主义的代名词是企业家精神。
    
    赌赢了自己拿钱,赌输了国债出钱,这是典型的“社会主义分赃制度”。号称资本主义象征的华尔街,必须取消“赌赢了自己拿钱,赌输了国债出钱”这一社会主义的分赃制度,否则,不仅自由已死、民主必亡;而且,美国迟早也会像欧猪国家那样陷入国家破产的窘况。
    
    华盛顿应该与华尔街合作,取消社会主义分赃制度,而不是继续推广社会主义。社会主义不能救中国,也肯定救不了美国。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740235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新国家主义与主权国家的灭亡
·从欧债危机看社会主义的祸害/谢选骏
·退房潮与民主政治的迟到/谢选骏
·谢选骏:欧盟需要一次南北战争
·谢选骏:格林斯潘本末倒置、一窍不通
·谢选骏:中国以75%的折扣购买欧债
·谢选骏:纽约知识界辛亥革命百年座谈会发言
·谢选骏:祝贺美国参院全票通过排华法案道歉决议案
·希特勒反犹书信到底有没有原件?/谢选骏
·谢选骏:不宜全盘否定辛亥革命
·谢选骏:希腊出售古迹文物来解决债务危机
·谢选骏:一个暴力主义者的自白
·著名传道人林三纲“14类型人物分析”/谢选骏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新南北朝的曙光/谢选骏
·谢选骏:美韩军演 剑指中国
·谢选骏:“以德报怨”是独裁者的特权
·谢选骏:革命外交是丧权辱国的外交
·美国的国债与商纣的鹿台/谢选骏
·谢选骏:君主立宪制适合中国国情
·《南风窗》揭露孙中山卖国得罪了谁?/谢选骏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