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孙林(孑木)出狱:“命根”下的“漂流瓶”/春眠不觉晓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1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作者:春眠不觉晓
     最近在网上看到河南女士王译劳教出狱同时被软禁的新闻,因几十本的日记,亲友明信片等文字物品被扣,拒绝出狱,被警察强行抬到车上……
     无独有偶,年初,异见人士秦永敏在出狱时也是被武警强行押出监狱,同样是因为几百万字的手稿书信被扣留…… (博讯 boxun.com)

     桡从看守所转监狱的时候,之前被羁押的一年多时间里写就的一百多万字的日记和读书笔记,不给带走,被迫烧掉……,
     今年桡侥幸带出狱的除了已见诸网络的那六个吞到肚子里得以保全的小塑料瓶,还有一个实在吞不下去了,因此就藏在“命根”下的那个“漂流瓶"也侥幸漏网……
     其实在出狱的前几天,警察已经将桡的书,读书摘录本等所有可以有字痕迹的物品都进行了极其仔细的检查,所有的书和报纸,都一页页地翻过,读书摘录本也逐页逐段检查过去,幸而桡的报纸上只是简单地圈圈点点,文字很少,读书摘录本密密麻麻地,后面均有摘自**书**页的记录得以通过,那本用牛奶和油笔管芯特制的笔写过材料的含《自由论》的俩本书也因肉眼看不见得以留存……
     出狱的当天清晨,包括上级领导三人在内的十几人来到白天关桡的房间,领头的高科长很温和的说:哦,衣服都穿好了……,桡不语,脱掉上衣,面朝墙壁把背部给所有人看,肩背上曾因入狱时被扭打受伤贴的膏药立刻被揭掉了,内藏的纸条同膏药一起被收走,然后转身脱掉裤子,光脚站到地上,前一天已有干部通知要全身检查,桡所以没有穿短裤,这时全然一丝不挂了,背对着墙,左、中、右三人近身查看,也许是因为这三人职位较高的缘故吧,也许是对同性的裸体还残留了一点羞耻心,没有细查男人的“命根”处,背面的墙壁也做了天然的屏障,“命根”后用膏药贴藏的第七个“漂流瓶"得以幸存了下来……
     其后桡跟几个朋友吃饭聊天,叙及出狱的当天,有在监狱的老干部评价:“浦口监狱如此放人,不亚于最高首长出行,是浦口监狱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出动如此之众多的武警,便衣!……
     这七个塑料瓶里取出的纸张,每一张都密密麻麻方向不一地写满了文字,每一张上都有褶皱和或轻或重的污渍以及拼接的痕迹,每一张上都有桡的汗渍和苦心孤诣的心血,每一张上也都有涉及鲜活人物淋漓的苦楚……
     我来之前,桡已经用数码相机将纸条一张张拍好了,然而我整理时却需要桡一字一句回忆解说,一张纸上的信息可以打出三张纸的内容,桡在回忆中根据匆忙简写的内容又补充了具体的真实的东西,做一张纸张的整理不亚于又重新经历了一遍痛苦的历程……
     桡发在网上的《给江苏监狱管理局的一封信》收到的回函是没有盖公章的,回函否认桡信中所述被干部辱骂一事,我却在纸张里找到了那位叫魏巍队长在俩天里打同一犯人俩次的记录,时间地点,人物都具体,我不知道如何解释?!在看守所诸多被**死的消息比比皆是的今天,在公检法的高级官员都公开撰文承认在看守所刑讯逼供致死人命的事情不算离奇的今天,江苏浦口监狱的干部明明辱骂犯人却都不敢承认,还回了一封不盖印章的公函?!这不是纯粹此地无银、眼耳盗铃、自欺欺人吗? !
     一个国家的司法部门经常忘记在公函上盖上公章,这让老百姓应该是信还是不信?
     况且还有类似“命根”下的“漂流瓶”的血泪文字,这又让老百姓应该是信亦或是不信?
给中共监狱管理局的一封公开信

    我,孙林(网名孑木)于2008年9月17日上午被南京市看守所的七名警察其中一名是全副武装的武警单独押至“南京第四机床厂”也就是你们对外公开的“浦口监狱”。你们并没有按照你们的常规,而且是把我直接送到“一监区高危分监区”。这对于一位被牲口咬为“罪犯”的冤者来说,我并无异议。但是我必须质问的是为什么不把我同其他犯人一样,先送进“集训队”,通过学习后再分到各监区。而是将我直接送到“高危分监区”?你们很清楚,在“高危”服刑的犯人(除穿红马甲的组长之外)其余的都是些,因为在其他监区服刑时,被认定是犯了错误之后才送到“高危”以“新的方式”改造的犯人。而我却是从看守所直接被送到这里,是不是你们有“其他”的“隐情”或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这不得不使我想到所有监区的“精神病犯”都是在这里......
    “高危监区”,对于外面的公民不知道“内容”,可是在你们的监狱里似乎是个不可缺少的一个设置,它的存在不仅仅突显在“高危”这两个字眼上,更为体现的是在平日里的“管理手段”上。就连你们的“ 手下”在“讲评会”上公称为:“监狱中的监狱”。尤其是在这里有过经历的犯人都会把这里称之为是“监狱中的地狱”。你们把我直接送到这里,虽然对于像我这样有着充分思想准备的人来说并不意外,可令我吃惊的是在高危分监区里又新设立了一个“学习组”。而这个学习组,又是在我到来的前三天才设立起来的(这是几个月之后才知道的)。这就同我还未被抓捕的前三天南京市看守所就已经安排811号房(这是“特号房”)的犯人给我预留了空位一样。你们这里的唯一不同就是安排了一名蒋姓被判十七年的所谓“要求改造”的犯人来监督我的一切言行,并及时汇报给政府干部,甚至连我上厕所他也宁愿闻臭也不离开。而看守所则是安排了一名警察“密探”(别人告诉我的)与我“套近乎”随时询问我所掌握腐败资料的存放处......。当然这位警察装囚犯一事于你们无关。如果这段故事用三言两语在这封信里,是既说不清楚也会使你们怪我信说“跑题”了,因此就暂时不说了。不过先要说明的是我这封“公开信”不仅是对你们的手下所做上述行为表示愤慨,也是效仿你们浦口监狱在2009年春节前以“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给每位服刑人员家属的一封公开信》的方式,也让世人了解一下你们“改造犯人”到底是以什么样的管理模式去教诲犯人的。
    我在你们的“第四机床厂”高危分监区,而且是“特订的”学习组里苦苦挣扎了两年八个月十二天。我的所见所闻也并不像那些服务政体为了寻求狗食,随时能进入劳改队的“记者们”和那些文化酱蛆们宣传的“文明改造犯人”、“以人为本的教育模式”。我不想定论他们是骗子,只是用在我亲身经历的诸多事实的其中一例来让世人分析一下,它们到底怎样“教导”犯人的。
    2010年12月8日星期三上午9:45分。按规定轮到我们“学习组”洗澡。时间定在上午十点而吃饭时间是10:20分左右,因此我就做“洗前准备(因时间太紧)”。并由蒋明亮(真姓化名)向魏巍:警号3227356警官报告,他没有同意,并前来制止。因为时间没到,还差十五分钟。这并没有错,我们也不敢申辩什么,而我也只能是带着“笑容”以一种“抱歉”的态度渴望得到它的原谅,并希望能得到它的“批准”。与此同时转身准备拿回我的脸盆和换洗衣服。就在这时“你个呆屄”听到它的骂声,我愣了一下,回过头看了看它,也没把这样的辱骂当回事。因为在这晦暗之地像这类的骂人堪比家常便饭,甚至当听不到这种骂声时就会知道它们昨天一定“中了大奖”,今天想改变一天习惯的感觉。所以我赶紧去拿东西准备尽快地回到308室(这是白天专供关我的监室)。当我刚进入吸烟室(吸烟室于洗澡同一室)里去拿东西时,门口又传来“日你妈的,什么东西”的骂声,而且这次的骂声远远大过前一次。我转过身并用同频率回道:“我都六十岁了,不要说我妈已经死了,就是不死你怎么日?”?这时它堵在吸烟室门口,而我也走上前,两人几乎脸贴脸地站在门口。这样对峙了足足有一分钟(注:请你们用办我案子“精明”的公安方法把硬盘恢复到当日就可以看见)。那四目相对的愤怒几乎都要撞出火来,它恨的是:我为什么就不能对他动刑具?(这我将日后在《逆源》一书里细说)而我的脑海里则是:如果再骂即使打不过你也得咬你一口,宁愿加刑。僵持了一段时间后,忍不住的它终于带着指令的口吻发出了赖狗般的嚎叫“滚回去”,而我也带着“君子报仇”的心态回到了308室。可是,当我刚跨进308室的门时就听见吸烟室的门“哐”的猛关声,中间该掺杂着“操你妈屄”的骂声。这骂声并没有淹没在那使劲关门的巨响声里......。这经过听到的人很多,不过,我估计能站出来作证的不会太多,因为减刑还在它们手里。
    在西方人权组织的督促之下,如今中国的监狱在外表环境上的确比毛泽东时代的劳改队大有改进。但与为了寻求政体经济支撑的所谓的记者和那些文化酱蛆们所宣传的有着天壤之别。首先毛泽东时代没有“绑门板”这一说......。早在上个世纪法国作家米歇尔•福柯对民主国家的监狱就有过细致的描述:“监狱是隐匿晦暗充满暴力的可疑之地,在那里,公民的眼睛无法清点受刑者的苦难”。更何况在我们这样的单一政体之下的监狱。再加上我们劣根性超强的囚犯们“为了早日与亲人团聚”的欲望,早已丧尽了尊严,甚至连做人的底线也彻底放弃了。他们除了只是听从任意发令的警官之外,就是对它们阿谀奉承,把它们像皇帝一样的奉供。更令人发指的是在犯人中间还相互践踏以博得警官们的“信任”。像我这样不求改造,不要得分,不检举别人,不求减刑,拒绝一切文字理论改造,以“文明不服从”的“流氓改造者”真是少之又少。正如这次“对峙”已超出了所有犯人的“行为规范”。在监狱里完全可以以“对抗管教”的名目来处理;结论将是禁闭或带镣﹑带铐或更严重的处罚。而对我才给了“扣二分”的处理。从犯人的角度;这样的处理是最轻的。但为了做为我是个“人”,又以人的“尊严”我仍然不能容忍其作为;一个公务员,吃着我们纳税人的饭还去污辱一个死去的人的灵魂....。
    在你们尚未做答复之前,我也不想多说些什么了,因为——因为太多的因为......、我只想表明一句:希望你们能尽快地将处理,其结果尽快公开通知我,并且最好能使其家属得到认可。否则等我哪天再遇到烦恼时,一不留意小酒喝高了,耻辱感战胜了理性的忍耐时,就会把我母亲从坟墓里请出来,再邀请些她生前的战友和被她医治好病魔的病人以及她的亲人﹑好友﹑儿女们,甚至她儿子的“微博”围观者们,再伴随着信党不信佛,而且见钱眼开、并未“跳出三界”的﹑爱参与政治、相当代表的中国和尚们。敲着木鱼,念着口不印心的经歌,举着引人注目的“广告”连同骨灰一并送到你们“第四机床厂”看看这位高墙内的皇帝。“80后生”﹑“人民警察”和“人民政府干部”是如何“日”一位从一九四四年就加入“八路军”、又在党的指令下把“青春”奉献给了“三过草地”老红军死后的灵魂的。
    我上述的欲行,也许会遭到世人的诅咒。但你们不要不信我做不出。在我与你讲法律,你与我谈政治;我与你谈政治,你又与我耍无赖;当我与你耍无赖,你却拿起法律作武器的无赖时代。我们这些小民只能采取的是用流氓手段去征服无赖。否则我们将无法伸张正义。请相信:我一定会不计后果地兑现我所承诺的一切!
     博讯记者:孙林(网名:孑木)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290122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孙林家的网络和古巴伊朗朝鲜的关系/春眠不觉晓 (图)
·把生命留在这片“荒瘠”的土地上/孙林
·孑木(孙林)女儿的政治课/春眠不觉晓 (图)
·《依旧》/孙林(孑木)的女儿 (图)
·与孑木(孙林)零距离接触的十七天/春眠不觉晓
·想念我的一位网友——勇哥/孙林
·公开求职信/孑木(孙林)
·巴克:给孙林先生一言
·孙林(孑木)被捕前后/光远
·为孑木(孙林)愤愤不平
·孑木(孙林)对过去冤狱的“上诉书”
·抗议抓捕孙林(孑木)
·孙林经济拮据 但为艾未未捐出了1500 (图)
·孙林被抓时,苏亮的遭遇:被施以另类酷刑
·视频:当年我在军舰弹仓里撒了泡尿/孙林
·孙林给监狱管理局的公开信得到答复 但与事实有出入 (图)
·孙林:看望我爸爸/视频
·《动向》:博讯记者孙林(孑木)监禁4年后获释 (图)
·孙林在新浪的博客 只发了一篇文章 (图)
·博讯记者孙林称因维权报导坐牢四年 (图)
·孙林:回到原小区后的感慨
·南京博讯记者孙林已经出狱和家人团聚(附录音)
·博讯记者孙林(孑木)按规定今天获释
·博讯记者孙林(孑木)获释100天倒计时开始
·博讯记者孙林戴手铐与老红军、父亲见最后一面
·博讯记者孙林被监禁近三年情况尚可
·博讯记者孙林获2008国内十大网络公民称号/RFA
·博讯记者孙林(孑木)获2008年国内十大网络公民称号(图)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